五四中文 > 总裁,我要离婚 > 立冬·099 别人眼里,她是坏女人
  “林盛夏,你每次都把我的警告当成耳旁风!”顾泽恺冷冷的将视线落在她的脸上,嘴角的嘲讽毫不掩饰。

  林盛夏脸上的冰水一滴滴的淌下,她纤长的睫毛上也挂着水汽,只是面无表情的冷然与顾泽锴无异,她明明是那么的狼狈,却依旧骄傲的吸引人眼球。

  顾泽恺揽着苏暖娇小的身子,她的眼泪惹人心疼,昨晚接过手机的时候他便多留意了下通讯栏,果不其然的见到林盛夏这三个字出现在上面,结合着苏暖的异样,他更为的相信是林盛夏又要找苏暖耍什么手段,所以今天从苏暖出门他便一直开车跟到这里,却没有想都真的让自己见到了这一幕!

  他的眼神落在苏暖手中紧紧攥着的支票,上面五百万的数字映入眼帘,顾泽恺怒极反笑,从苏暖的手中将那支票抢了过来。

  “五百万?林盛夏,你用五百万就想要让苏暖离开我?那么你呢?你需要多少钱才愿意滚开我的身边?”

  林盛夏安静的看着他的脸,面对着顾泽恺咄咄逼人的态度,她许久都没有说话。

  时光将这个男人雕琢的更为沉稳,可是却也让他更为的残忍,轻而易举的一句话,令她的喉头酸哽,可林盛夏却还要维持着表面的平静。

  “一千万够不够?”顾泽恺从怀中掏出支票簿,潇洒的在上面画着零,直到最后落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像是刻意侮辱林盛夏似的,将那张支票簿扔到了她的脸上,随后又轻飘飘的落在了桌面上。

  “不要在来找苏暖的麻烦!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

  顾泽恺轻描淡写的扔下这么一句,好似刚才对林盛夏的侮辱不曾发生,而林盛夏只是用着那双澄清的眼眸紧紧的盯着顾泽恺的脸,似乎想要透过他冷酷的表情,发现些什么。

  “泽恺,盛夏她约我来,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此时的苏暖适时的插嘴,她生怕林盛夏会一生气将之前威胁自己的事情说出来,却将一切的责任推到林盛夏的身上。

  明明,是她先邀林盛夏来的。

  “我们走!”顾泽恺却不信,林盛夏这么强势的女人,如果不做些什么,她叫苏暖出来不就没有一点意义了!

  更何况,如果真的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这张五百万的支票又算得了什么!

  “顾泽恺!”林盛夏下意识的伸出手去,想要抓住他的手臂。

  顾泽恺却根本不让她靠近,大掌猛地一挥,甩开了林盛夏的手。

  林盛夏分明看清楚了他眼底深深的厌恶,以及骤然变得尖锐的眼神。

  她不在开口,只是安静的坐在原地,脸上还带着被苏暖泼来的水渍,眼睁睁的看着顾泽恺当着自己的面握住苏暖的手,一步步的从她面前离开。

  满室寂静。

  ————我是今日第二更的分割线————

  元牧阳开着车毫无目的的在市中区闲逛着,脸绷得紧紧的。

  突然,他的视线落在宽敞街道旁一间不起眼的餐馆,隔着宽大的落地窗玻璃,他的瞳孔内似乎映入了一张有点眼熟的脸。

  饶有兴味的将车停在路旁的付费停车位上,他不动声色的将一场好戏收入到眼中,半敞的车窗里,元牧阳单手点燃一支细细的烟,缭绕的白雾中他隐约的注意到不远处的一辆黑色宾利商务车缓缓的阖上了车窗,驶离了餐厅前,那号码倒是挺熟悉的。

  元牧阳心想,继续的隔着车窗看着两个女人表演的八点档肥皂剧。

  只是这样调侃的心境在看到一辆迈巴赫缓缓驶来时,戛然而止。

  元牧阳越看锋锐的眉峰越发的拧紧,虽然早就已经知道了顾泽恺的无情,可是当他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却还是觉得异常的愤怒。

  额前的碎发垂落了下来,遮住元牧阳布满阴霾的眼神,瘦削的脸部线条绷得紧紧的,指尖的烟雾缭绕着。他什么表情都没有的,甚至可以称得上冷漠,他眼睁睁的看着顾泽恺大力的甩开了林盛夏的手,眼睁睁的看着顾泽恺牵着另外的一个女人离开这间不起眼的餐厅。

  林盛夏只是维持着刚才的姿势坐在那里,对于周围人的指指点点并不在意。

  如果不是亲眼看到这一幕,元牧阳还从未想过她竟然还有这样的表情。

  发动车子,他缓缓的阖上了车窗。

  向前驶去。

  ————我是今日第二更的分割线————

  林盛夏只觉得自己脑海里一片的空白,坐在原地,她许久也说不出一句话。

  她知道此时在旁人的眼中,恐怕早就当她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无所谓,她从来——都不在意旁人的眼光!

  只是心里的纠结与难受又算是什么?为什么鼻头会有酸涩难忍的疼?就连心脏都跳动的越发慢了起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