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夜欲沉沦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分头行动
  安然失踪了?

  有没有这么巧!昨天苗夕刚查到古舟的后人,现在就失踪?

  罗布泊、断指、苗立亨、神秘液体、印章和老羊皮,这一条信息链延伸到现在,我和苗夕只有从古舟入手,才能倒着往回推溯!

  可就在这节骨眼儿上,作为古舟的唯一后人,安然却不见了,这怎让我不震惊?

  “哥,你快跟我说说是怎么回事!”我真的急了,一把拽住鬼哥的手臂就急着问他。

  鬼哥的腮帮子鼓了鼓,看上去有些自责。

  他说今天本来是早早就等在宿舍楼下的,她已经和安然说好了,除去宿舍的时间,其它时间里他全程保护。

  但今天接到安然一起去教学楼后,安然说要上个厕所,他正好早上吃的也多,憋了一肚子的货,便去了男厕。

  等冒了两根烟,拉了个畅快出来时,左等右等的等不到安然。

  他先是红着脸在女厕外喊了安然几声,见到没反应,便立刻给安然打电话。

  可连着打了三四个,对方始终处于关机状态。无奈下他只得再次厚着脸皮求助于进女厕的其他女学生,让进去看一看安然是否在里面。

  结果让他大吃一惊:里面是空的,没人!

  当时他意识到不对了,撒腿就跑,把整个教学楼找了一遍,然后又开始转校园去宿舍。

  但一顿折腾后,根本就没有见到安然的身影,也没有同学知道她去了哪里!

  “我没辙了,电话愣是让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打光了电,只能跑回来找你看看怎么办。”鬼哥一脸惭愧,站在门口直叹气。

  “三栓,你先让哥进来,站门口干什么?”安然早就听我说了很多次鬼哥,这倒是头一次见。谁想她根本不扭捏,大大方方的把鬼哥往里面请。

  我心说你没听到刚才说啥了么?安然失踪了我的大小姐,安然那,古舟唯一的后人,你就不着急?

  可苗夕就像没看到我眼神似得,直等我和鬼哥都坐下,她才清清嗓子问:哥,第一次见面就是这个情况,我不矫情了。我想问问你,你今天从宿舍接到安然的时候,见过那个跟踪安然的人么?

  对,我怎么把这问题给忘了?还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鬼哥尴尬的笑笑,那笑比哭还难看。他搓了搓手说:没见到,自从我跟在安然周围开始,就没发现有固定的异性跟踪她。

  “没有么......”苗夕一听眉头微蹙,低下头不再多问,像是在思索。

  这时我插了一句话说:哥你在厕所时,有没听到外面有喊叫声之类的动静?男厕女厕挨着呢,如果安然发生什么,应该会挣扎抵抗的,肯定有声响。

  鬼哥一听拧着眉头仔细想了想,然后肯定的摇头,说没有。

  “那教学楼都很安静的,即便有大教室讲课的扩音器声,也不吵。我记得当时只听到过一阵走路声,没有任何特殊的声音。”

  我一听郁闷了,安然去个女厕所,不是强行被人带走,为什么不等鬼哥?

  难不成她掉厕所里,被马桶冲走了?

  自己差点没被自己这胡思乱想给气笑了,我迅速想到一种可能!

  “我觉着,如果排除了陌生人的情况,那么绝对是有熟人把安然叫走了!只有熟人才能做到这一点,而且......这个熟人怕是说一些诸如紧急情况之类的事情,让安然来不及跟鬼哥打招呼就走人,然后迅速离开大学!”

  我做出了自己的推断,然后看向鬼哥和苗夕,发现他们两个的表情都很吃惊。

  正在我想问他们为什么这样时,两人同时点头,都觉得我这所说极有可能!

  但点头之后,三人再次陷入沉默。因为没一个人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接在大家沉默了十几秒后,苗夕认真道:“三栓,现在我觉得......咱们该先去干、干妈那里问问情况,看能不能知道安然的更多事情,比如住址,比如她生病的父亲。然后咱们分头去找,可以一路医院、一路家里,最后一路去学校看能不能调出监控视频!”

  “有理!”

  “正解!”

  我和鬼哥一听,异口同声的称赞。

  但我除此之外,心里还有一丝甜蜜。那便是因为苗夕在刚才的话里,说了一句“干妈”,也就是说,她没有喊鬼哥老娘作“阿姨”之类的客套称呼,反而是跟着我一起喊。

  这代表什么?代表她开始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跟我同步而行!

  但现在事情紧急,我这一丝甜蜜迅速就烟消云散。

  我也顾不上补觉了,三人直接下楼来到鬼哥家,求问老太太更多的消息。

  鬼哥老娘也是第一次见到苗夕,看到她时眼睛明显亮了一下。安然大大方方的上去喊声“干妈”,老太太啥都没问就理解了其中的意思,笑着将她拉倒身边坐下。

  因为怕老太着急上火,所以我没敢说安然失踪的事。而是当做闲聊一般,问她知不知道安然家里的具体情况。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