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以权谋妻 > 第21章 第21章
她纵对他有些好感,但终非同世之人,她早晚是要回去的,而似他这般品行才华与家世的男子,日后位极人臣怕也非是难事,或许还会三妻四妾,

  如是一想,南榕脸上的胭色肉眼可见的淡了下来,待思绪清明时,手腕已抽离了他的掌握。

  温景州眸中的柔色随着她陡变疏离的情绪,及似要与他划清界限的动作蓦地冷淡下来。他缓缓垂下手负于身后,五指合拢。语气仍清润温和:“小心无大差,”

  他引着她一同坐下,深邃的眼眸看着她干净的侧脸,继而说道:“自上次出府你已闷在府中有些日子,时下风和日丽春光灿烂,正是踏春赏景的好时节,不如便出去走动走动,省得多思多虑于恢复无益。而你所提到的橡树已有了些眉目,应是再过不久便会有消息传来。”

  南榕的心思却是被他后半句给勾了起来,方才心中那点纠结也霎时烟消云散,她半转了身手指精准的按在了他放在桌上的手臂上,语气惊喜道:“你竟然真的找到橡树了?”

  南榕不知上都位处何方,但大多国朝首都都坐落北方,或是国之正中。而她也隐约曾看过报道说橡树一般长于南方,自寻找开始至今才不过五六日,他竟然就找到了?!

  温景州垂眸看了眼腕上手指,复又抬起看着她似是发光般明亮的脸,淡淡勾了下唇:“也是多有你提醒,托人问了司农官后才得知有书记载,道是南方有树,汁如鲜奶,干后凝固,软糯微弹,味涩,不可食。故与你所言相对后我便派人迅速前往,若有所得,骑马十日应能返回。”

  话落后却见她神情有异,不复方才欢喜,反有愁色,不免心中生疑,便反握了她的手,微倾了身低声问道:“怎如此神色,可是哪里不适?”

  南榕抬起头,眼眸与神情都显得茫然的看着他的方向,红唇微动,却不知该说什么。

  终究是她太过心急且自大,找到橡胶树才是第一步,后面如何做成橡胶,即便做成了,原料距离上都如此之远,这里交通不便,来回取料,所耗费的人力物力必是巨大,

  还有铁器一事,不许百姓私下售卖,有这两样不便,她先时所想的将压水井送他以为商机以作报答,现下想来真是天真的可笑。投入大成本高不说,还根本无法售卖,到头来,她这一番举动非但不算报答,反给他添了麻烦,耗费了人力钱财。

  她的神情茫然懊悔,脸上的光彩与眸中的精神都如被雨打,萎靡黯淡,这番模样真如一不知所措的孩童,可怜可爱,惹人心软。

  温景州轻捏了她的手,深眸探寻的凝望她,温声低声:“到底怎么了?”

  南榕眨了眨眼,深深吸了口气,再次抬头看向他,不论如何,话说了,钱花了,人去了,既已费了这诸多功夫,便没有半途而废的道理,且将此事终结后,再另寻他法以作补偿吧。

  心事定后,便一改颓色,重振精神,温婉笑道:“只是在想,要去一趟南方竟需如此之久,若能给那边去信,不妨告诉他们不必急着赶路,适当停歇平安返回不迟。”

  温景州眸中划过一抹异色,似怅然,似欣赏。

  她有这世间女子所没有的,难能可贵的坚韧品性,便遇挫折或难事,也不自怜自艾长囿于此,更不如菟丝花般柔弱无依担不起任何风雨。

  “上都位处国之北地,距南边一千多近两千里,行陆地至江河以南快马五六日即到已属极快,若行水路倒是会更快上一二日,只一入海便由不得己,若有何变故便无计可施,是以我才命人骑马前去。”

  而后似是随意问及:“这等速度都嫌久,那南儿以为多久算好?”

  他的语气略带笑意,南榕只以为他是在与她打趣,便也似真似假道:“一千多里一日即达才叫迅速,还不需旅途奔波,只如出了趟门而已,若人能似飞禽鸟类一般在天上飞行,或许更快,一二时辰便可到了。”

  她仰着头望着黑暗的天空,温婉柔美的侧脸带着不自知的怀念与惆怅,

  而后又侧头看他,笑吟吟道:“我真是异想天开了,人怎么可能飞上天呢,不过不论是陆路还是水路,若都能再快些,日后出行都会方便很多的。”

  南榕忽地想起一事,微睁大了眼目中空空的看向他:“温公子你可是该要会试了?科考事大,旁的事都可先放一放,重中之重还是以你之事最为重才是。”

  但凡说此话的乃此间任何一人,温景州都只作狂言妄语,

  可此话从她口中道出,及她方才无意流露之色,都不得不让他由此猜测,她看似玩笑之言,应便是她的世界中所能及之事。

  一日轻易可达千里之外,人可如飞禽鸟类飞于九天,横穿南北而只需一二时辰,什么样的东西,或奇物,能做到如此神通?亦或是,

  他眸色深暗,看向她纤薄亭亭的肩脊,她的同类,有可背生双翼之能?

  “南儿放心,二者并不相冲,科考之事我已心中有数,你之事也不可搁下。只你方才所言奇思妙想,虽惊世却令我如开新门,又心向往之。只这等手段怕是只有仙神点降,或才可有现世之日,也不知有生之年,能否得见。”

  虽看不到他脸上神情何样,可他话中的向往与惆怅南榕却听的分明,她不由转看向他,心中一时有些沉重,

  大夏朝还处于完完全全的冷兵器时代,想要进入半工业时代怕是都要百年几百年,更莫要说是进入科技时代。是以他的有生之年,或是下一代,再下一代都怕无有可能得见。

  但事不是一蹴而就,长城也不是一日建成,时代的发展与社会的进程都是一步步积累,所以人总是要心怀希望的。

  她伸出手去探向他的手臂,温景州察觉她的动作,眸光微动,主动抬臂予她,而后,他便看到她柔美干净的脸对着他,嫣然一笑,这一笑如春日百花,绚烂动人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