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以权谋妻 > 第2章 第2章
南榕别无选择,即便这位温先生真的是个好人,让她顺利离开,可她对这里一无所知,以她现下目不能视的状况,出去后又会遇到什么碰到什么,这些都是未知且极具隐患的。

  而即便这里情况不明,安危不明,可她是在这里出现,想要弄清楚她为何在此,或是回去,都只能从这里找出线索。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女子未慌乱哭泣,未轻信于人,未无知拒绝,只处变不惊此一点,温景州便愿施了一分耐心。

  “夜风寒凉,男女有别,姑娘跟着婢女歇息去吧,有何所需,尽管吩咐。”

  话落的瞬间,不远处便有一道轻盈似是小跑着快步及近的脚步声传来,途中在那男子所站的地方停顿了片刻,而后脚步声再次响起在南榕身前约两米的位置停下,下一瞬,便有一温柔恭敬的女声响起:“姑娘请跟奴婢来吧。”

  南榕精准的捉住婢女伸开欲扶她手臂的手,双眼似可视物一般看向她的方向,摇头微笑:“有劳,不必麻烦。”

  而后松开了手,又在黑暗中冲前方无声无动的男子微微颌首:“多谢温先生。”

  温景州看着她的举动,淡淡出声:“请。”

  “姑娘小心足下,请跟奴婢来。”

  南榕打开导盲棍,听着前方婢女的脚步,镇定从容的以此探知前路平险,并精准无误的跟着她。

  鼻端嗅到一股沉静雅致的熏香还是墨香的气息,以及虽然安静但仍让她在黑暗中感受到浓浓存在感的身影时,南榕不自禁屏息了瞬,直待与那道不可忽视的存在隔着几步越身而过,微凉的夜风不知情的穿过,又将一股清冽好似发香的味道带来,只短短几步的距离,南榕便已在黑暗中记下了这位温先生片面的特征。

  “大人,”

  院中重复安静时,一道黑影倏地出现,无声无息的行至负手而立的男子身旁躬身请问。

  温景州身形未动,清冷幽邃的目光在方才那女子凭空出现的地方探究片刻,背在身后的手微动:“去看看。”

  “是,大人。”

  却任凭黑衣男子在方才涟漪波动的地方来回穿越,也未再有任何异状发生。

  温景州略作沉吟,便命了府中婢女过来尝试,却接连几人尝试仍是一无所获,那大变活人的半空异状好似从未发生过,真就只是这般普通无异。

  “有趣,”

  既多番尝试无果,温景州也不再做无用之功,左右本尊在此,早晚有能弄清究竟之时。只在离开时将此地下了严令封锁,只留给那女子往来出入之机。

  南榕谢过为她指路并介绍屋内摆设,还体贴的送上吃食的女子后,便在屋中走动熟悉,若无意外,若此人无恶意,也愿意她能借宿留下,那么她或是要在此地停留些时日。

  腕上的智能手表无故失了信号,屋内的木质雕花门窗,博古架上摸起来像玉像瓷,形状各异的瓶子,墙上挂着的绸纸字画,六扇之多等人高绸缎屏风,雕刻繁杂似她从前未失明时在博物馆看过的绣床,

  以及她现下扶坐着的木质圆滑的桌凳,再加上方才突然而诡异,无法解释的通的异样环境,以及异变后所听到的,这一切一切,都不得不让她大胆怀疑,

  她可能,穿越了?!

  即便信号可以被隔断,人可以假装,屋子家具也可以作假,可她一个失明的女子,一个没有什么复杂家世,没有家业继承,意外后只能另僻崎径以配音来谋生的失亲孤女,根本没有任何价值可令什么人大费周章来恶作剧。

  南榕不曾与人交恶,也没有可以亲近到可以这样玩笑,性格恶劣捉弄她的朋友。

  而她方才摸索了这间屋子内每一个她可以触及的地方,她可以十分确定只有自己在,也没有发现任何类似镜头的东西,或是听到屋内飞行器工作的声音,

  虽然她看不到无法确定在屋内某一处有没有什么可窥视的双面镜,但想来没有什么综艺可以大胆违法到无视本人意愿,来拍摄什么盲女生存记类的真人节目。

  但纵使心中几乎已有了明断,南榕仍不敢掉以轻心,她失明两年多来已经适应了熟悉的环境,每天在固定的时间按部就班的做固定的事情与工作,在固定的日子乘坐固定的车子路线,去到固定的医院找固定的医生复查眼睛恢复的情况。

  直到自己失明,她才明白一成不变的生活有多么难能可贵,是以突如其来的变化令她极度缺乏安全感,便是心弦绷得极紧极累,腹中饥饿,她也无心用饭,闭眼休息,

  这一晚,她就坐在桌边,睁着双眼目无焦距的看着前方,她察觉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