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小修行 > 98陆远行
  潘五一时没反应过来:“造反?他一个流氓头子造反?”

  田七说:“自从你来大都以后,有很多人去海陵城查你,顺带查刘三儿,七天前得到确切消息,刘三儿在安澜关树反旗,说秦家王朝得位不正,他要替天行道匡扶正义,号召天下跟他有同样想法的义士加入义军什么什么的。”

  潘五更好奇了:“安澜关在那?”

  常岳华说:“安澜关就是不设防的关卡。”

  潘五知道了。

  安澜关是不设防的关卡,身后是天下城。

  天下城只有衙役没有兵,天下城是前朝国都。小九就是来自那里。

  天下城周遭都是不设防地带,这是天下诸国给曾经的共主的一份尊重,逢年过节,还会送礼问候。

  因为不设防,安澜关变成一座商城,刘三儿要是在那个地方造反的话,起码不会缺钱。

  可正因为不设防,安澜关的私人力量非常强大,刘三儿有那个实力么?

  田七又说:“刘三儿扯旗后昭告天下,然后就带人进山了。”

  这是逃了啊,潘五笑出声来:“他不是应该带兵伐秦么?”

  “那个我不清楚,是院长派我来,还有另一件事。”田七说:“院长让我告诉你,你那个本家叔叔走了。”

  所谓本家叔叔只能是潘无望。不过他怎么走了?潘五呆住,那个混蛋家伙怎么就走了?赶忙问:“为什么走?”

  “院长没说。”

  潘五瞬间感觉头大,八十万金票准备好了,你走了?谁帮我炼器啊?还有两个需要重新炼制的大锤子!

  田七又说:“府城武院那里需要你回去一趟,你的两匹战兽两头狮子十分不听话,变得特别暴躁。”

  潘五说回不去。

  田七想想说:“没事了,就这几件事。”

  潘五说谢谢,又说路上劳累,快去休息。

  说完正事,田七却活跃起来:“你是大比魁首呢,全国那么多高手,他们厉害吧?”

  潘五有点不适应这个风格,前一刻还正经严肃,马上变成活泼青年?

  正好余洋那些人凑过来,接过他的大箱子打开看。

  里面的东西不能说不好,不过也没什么好的,丹药、武技书、护甲、兵器,一个正常修生该有的东西,箱子里配的很齐全,只是没有想象中好。

  余洋拿出护甲在自己身上比量:“挺好的。”

  他们折腾他们的,潘五随手拿起本书回房。

  隔天一早,一辆大马车等在客栈门口,潘五带着三个箱子上车。临走前,大家来送行,方臣书说:“我们明天回去,你留下要好好修习,武宗府是天下修生的最高殿堂,非四级修为不能入,一定要把握机会。”

  潘五应是。

  常岳华笑道:“当初我拼了五年都没能考进武宗府,后来不拼了反倒升到四级修为,不过也淡了心思,就没去;你倒好,二级修为入学武宗府,传出去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

  这些人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进武宗府修习,各自说着很多好听的话,也是祝福着,潘五没办法解释,都是笑着应下来。

  星云忽然走上来,紧紧拥抱一下:“你是咱们东山行省的骄傲,未来肯定有更广阔的世界等着你,只是希望在回到东山行省的时候还记得有我们,见一见,喝壶老酒。”

  东山行省十强来自各个地方,这一次分别还真有可能永不再见。

  潘五和他紧紧拥抱一下,又抱刘向一、余洋……

  余洋说:“咱们也是同学一场,以后一定要来找我玩。”

  潘五笑着说好,又说:“我肯定要去府城一趟,你给我老实在修院待着,等我去找你。”

  余洋大笑着说好。

  东山行省十强,在一起待了小半年,潘五对他们的熟悉程度远超过第三学院的同学。此时分别还真有点不舍。

  跟每一个人用力拥抱告别,说着有缘再见的话,直到站到吴落雨面前。

  吴落雨神情黯淡:“以后可能再也见不到了。”

  潘五说不会。

  吴落雨说谢谢你的画。

  潘五笑着说:“咱俩就不拥抱了。”

  吴落雨说:“你从来都不问我来自哪里。”

  潘五说:“咱们记了地址的,咱们都有。”这个咱们是所有十名修生。

  “那你答应一定要来看我。”

  潘五说好。

  吴落雨忽然抱住他,轻轻地、却又紧紧的;紧紧地、却又远远的,抱了会儿松手退开,脸色泛红。

  潘五看了看她,目光转向王大磐、方臣书这些人,退后两步,深深鞠躬,然后走上马车。

  在马车跑动起来的一瞬间,吴落雨哭了。

  马车里只有潘五和三个箱子,忽然觉得有点孤单,应该养只驭兽,不要像大马大狮子那么不方便带在身边,养只小小的,可以藏进帽子里、躲在衣袖里……

  八点整,全国大比前十名在武宗府报到。这里是天下修生最高等学府,没有之一。这里是唯一一所大秦皇帝做院长的修院。

  这里的修生不算太多,大多数人修到四级修为就已经开始担任各级职务,比如从军,比如担任地方官员,或是做讲师。

  而在武宗府,四级是起步。

  武宗府很恐怖,有一支三百人的百战强军,名字叫百战团,从百战团出去的高手,绝大部分担任军中要职。

  百战团满编三百人,另有三百六十六名预备队员,这样一支全由高手组成的队伍放到战场上厮杀,基本上可以灭杀绝大多数对手。

  秦关中不舍得让百战团上前线打仗,里面的每一个人,包括预备队员都是最合格的军官,他们带兵的作用远大于上阵厮杀的作用。

  潘五对武宗府不了解,也不知道百战团,只知道这里很牛!

  此时站在大门前,看着斑斓古色的门板,心说每次见都是这样,就不知道修修?

  他身边是那风,那个神奇的剑宗女弟子,忽然冲他伸手:“你好,我是那风。”

  潘五愣了一下:“我认识你啊。”

  那风伸出去的手没有收回去:“剑宗弟子的手,只握剑和朋友的手。”

  潘五吓一跳,赶忙握回去:“我是潘五。”

  那风笑了下:“我一定会打败你的。”

  潘五又迷糊了:“咱俩不是刚成为朋友?”

  “你不觉得打败朋友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么?”那风看向长街另一边。

  雷家两头熊,每人挑个担子呼哧呼哧跑过来,见面问好,雷左说:“从现在开始,我们也是同学了。”

  潘五说你好,跟着看向那风,发现她根本没有握大熊手的想法,心说莫不是我变帅了?能吸引女孩了?

  又待一会儿,所有人全部到齐。

  很多人跟潘五一样,早早跟家乡队伍告别,一个人来到这里。

  八点钟一到,沉钟三响,大门敞开。

  门后站着夜幺和一个年轻人。

  十名修生齐齐躬身见礼:“院长好。”

  夜幺点点头:“进来吧。”转身往里走。

  十名修生赶忙搬着各自的箱子跟上。

  潘五带了三个箱子还不是最多的,有俩人每人拿了四个箱子,也不知道装些什么。

  潘五的三个箱子,一个是昨天皇上赐的,一个是从府城带来的,一个装着俩大锤。

  装锤子的箱子是长方型,可以背在身后,再一手提个箱子,终于有了求学游子的感觉。

  夜幺可不管你拿了几个箱子,悠闲走在前面,边走边说:“你们这次进来,跟前两次不一样,这一次就算是武宗府的正式修生了;武宗府跟别的地方都不一样,不管别的讲师是怎么教你们的,在这里只有一件事要记住,听话,上级说什么是什么,就是说你们十个人必须要听我的话,要听陆远行陆讲师的话;同样道理,你们九个人也要听潘五的话,这个没得商量,不听话就是违反军令,违反军令是要被杀头的。”

  潘五忽然说话:“可我从来没想当兵。”

  夜幺笑了下:“我还不想做这个院长呢,你怎么想重要么?”跟着又说:“平时无所谓,打打闹闹说说笑笑,就是把武宗府烧了都没事,可只要在上课时候在训练时候,在出任务的时候,你们必须遵守军令。”

  十名修生没接话。

  夜幺又说:“认识下陆远行讲师,未来十天由他陪你们度过。”

  老头溜溜达达边走边说,经过很多地方,有大楼有广场的,也是能看到人。

  只有一点,这里的修生真的不同,所有人都是步履匆匆,没有好奇心。看见他们一行,只淡淡扫过,然后就跟没看见一样该干嘛干嘛。

  这里的房子修建的很有个性,简单一句话就是什么样的都有,前面能有个茅草屋,边上就是高大二层楼。

  就在大家猜想着会住到什么地方的时候,夜幺停下脚步,指着前面一个山坡说:“这里是你们未来十天的家,那边是帐篷,自己搭;如果身体够好,也可以露天。”说完就走了,完全不负责任的就走了。

  留下那个青年讲师,走过来说话:“我是陆远行,是你们未来十天的老师,武宗府不是兵院,没有兵院那么多规矩,就一点,听上级的话。”

  又指着山包下面一堆布说:“那是帐篷,不想睡露天地的就得辛苦一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