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许你浮生若梦 > 第442章 要一个交代
  她道“我已经好很多了,我可以出院了。”

  “那我通知厉医生。”

  “不用不用,他都累成这样了,还是让他抽空休息一下吧,别为我这等小事劳心费神的。”她急忙制止,没有衣服,只能把这一套病服给穿走了。

  她急匆匆的离开,生怕厉训得知自己的踪迹。

  现在她最怕的就是和他牵缠不清。

  藕断丝连的感情最为伤人。

  顾微还没过马路呢,就听到身后熟悉的声音。

  “顾微,你给我站住。”

  她回头一看,看到厉训穿着白大褂就出来了,都没来得及换衣服。

  距离不是很远,能看到他脸上的倦怠之色,看来忙了一晚,到现在还没休息,早已累的有些憔悴了。

  她心里咯噔一下,第一反应是逃跑。

  她没有任何犹豫,拔腿就离开,而他在后面穷追不舍。

  正好是绿灯,还剩十五秒,她快速穿过。

  等厉训到的时候,却已经黄灯了,想要过马路是不可能的。

  她不禁松了一口气,他是有纪律的,不可能闯红灯的,这点还是放心的。

  她拍了拍胸脯,隔着一条马路,中间车来车往,川流不息。

  彼此的视线交汇,那一瞬她觉得他的视线里藏匿了很多她读不懂的情绪,很晦涩复杂。

  她心头一颤,差点被他看得缴枪投降。

  她狠狠心,转身离去,头也不回。

  厉训目送她远去,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他并不愿她现在狠心,毕竟自己当年的确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如果她不喜欢自己,他必然不会苦苦纠缠,做这样让人生厌的事情。

  偏偏,他知道她心里还有自己,从那个吻就能感觉得出来。

  那他就不应该放弃。

  他看不到她的身影,转身回到了医院。

  他重新换了一件干净的白大褂,走入了重症监护室。

  护士见他疲惫的样子,心有不忍“厉医生,你去休息吧,你这样硬撑着也不是办法。”

  “我没事,这种强度的工作,我还能应付的了。”

  他淡淡的说道,以前他做一些大型手术,可能要做十几个小时,后面的术后工作还要不眠不休的处理。

  他一直站在手术台上,还要稳稳拿住手术刀,他都可以照常坚持下来,现在又算得了什么?

  只是那个时候,会有顾微陪着他,他不会觉得累,反而会心疼她是个女孩子,要给自己当助理那么长时间。

  一般手术结束,他就会用军衔去命令她休息,后面的事情自己来处理。

  这半年,他做了不知道多少手术,却再也没能找到那个契合的搭档。

  合适的灵魂,世间只有一个。

  厉训结束完工作,已经是中午休息时间,他都没用餐,直接在办公室累的和衣躺下。

  他睡了一个下午,才缓和过来,晚上的时候白欢欢过来了。

  “哥,叔叔婶婶叫我们回去吃饭。”

  “嗯,我换个衣服就来。”

  他换了衣服,两人上了车。

  开车的时候,厉训先开腔“这次回来,听叔叔说你带回来一个不错的男孩子,下次有机会让我看看。”

  “我和他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都是叔叔婶婶胡乱配对的,你别相信。”

  “如果是婶婶说的,我或许不会相信,但是叔叔对这个人也赞不绝口,觉得你们可以发展,我倒是有些意外,到底是谁连顽固的叔叔都真服了。可见对方应该很优秀,所以我想见见,看看那个男人到底如何。”

  “这个……”她不禁有些为难,温言回到了曼尔顿,根本不在这儿啊。“他……去曼尔顿了,他家在那儿。”

  “那么远?”

  厉训的眉宇婶婶蹙了起来,没有谁希望自己的妹妹嫁到那么远的地方。

  虽然交通方便,但依然会觉得相隔太远。

  “嗯,八字还没一撇呢,我也不急。”

  “不喜欢那个男孩子吗?”

  “那个……如果你把顾微给追回来,我就把他带过来给你看看,怎么样?”

  她想到这个,忍不住提出了交易。

  “我会和顾微在一起的。”

  “你就这么笃定?”白欢欢有些惊讶的说道。

  “可能……是因为我了解她,哪怕半年未见,但再次见面她依然是我记忆中的那个女孩。我会争取,但我不会强求,不喜欢逼她。她有自己的主张和见解,我会理解和支持。”

  “那万一你们回不到以前了呢?怎么办?”

  “没有怎么办,我会继续我的生活,并且祝福她。这是最坏的打算,我们都是成年人,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别,千万别做最坏的打算,你们肯定会在一起的。你只要把顾微带回来,我立刻把温言叫来。“

  “温言,名字倒是不错。”

  “现在不是讨论我这个的时候!”白欢欢无奈的说道,厉训怎么能如此冷静,表现急切一点会死吗?

  他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温声笑了笑。

  他的确冷静,做任何事都很难慌乱手脚。

  但他也会为了一个人,波涛汹涌。

  因人而异。

  车上,厉训接到了电话。

  车子正好在等红灯,他接完电话,只说了一个字“是”,白欢欢猜测应该是部队打来的。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白欢欢见他面色有些凝重,有些担心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急事?”

  “没什么,回家去吧。”

  他淡淡的说道,缓和了面色,没有再多说什么。

  她知道就算自己再追问下去,他也不会说的,工作上的事情,尤其还和部队扯上关系的,他都不会说的。

  而这边顾微早已逃回家中,也不出门,就在家里吃吃喝喝,好像没事人一般。

  顾寒州晚上结束工作回来,直接把她叫到了书房。

  “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交代?”

  顾微狐疑地看着他,有些费解。

  “你和季修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是说了吗?是男女朋友啊,我们也打算结婚。”

  “起初我也愿意相信你,可是现在我需要你告诉我实话。你哥哥没有那么愚蠢,是你自己坦白从宽,还是希望我派人调查?”顾寒州严肃的说道。

  他微微眯眸,带着些许不悦,显然想要听到真话。

  他身上有一种无形的威压,压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无奈的吐了一口浊气,摊开了手“我伪装的那么好,你是怎么发现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