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寻墓笔记 > 第六十八章:血饲
  “你刚才不是说是鬼面蛛告诉你要走这边的么,怎么连如何跟它沟通都不知道啊。”李慧嫚闻言,似笑非笑,一脸狐疑的看着我,随即说道。

  我心道糟糕,把这茬给忘记了,我问这样的问题简直就是不打自招,承认自己没办法和鬼面蛛沟通。

  “我也不知道,刚才是它主动跟我沟通的。我就是想知道,怎么样才能主动和它沟通。”将心中的情绪平复,我再次说道。

  尽管如此,我心中还是有些忐忑,深怕以李慧嫚的冰雪聪明会立即拆穿我的谎言。

  听到我所说的话,李慧嫚沉默了片刻,似乎在思考什么,紧接着点了点头。

  “鬼面蛛我也不是太了解,它主动跟你沟通这种事情也不是不可能。”李慧嫚说道。

  我悄悄松了口气,李慧嫚虽然知道鬼面蛛这种东西,但好在只是在一些考古资料上面看到过的,在此之前并没有接触过活的鬼面蛛,因此对于鬼面蛛的行为习性也不太了解,否则我还真没有可能就这样轻易地蒙混过关。

  “怎么样,你知道有什么可以主动沟通它的办法么?”我再次问道。

  在说话的时候,我一直观察着李慧嫚的表情,见她闻言之后,眉头不禁皱了皱,似乎在仔细思考着什么。

  过了好半响,李慧嫚方才回过神,对我说道:“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有什么办法可以和鬼面蛛沟通,我在爷爷书房里看到的那些考古资料都太过片面,很多更加珍贵的东西不是被风化就是被埋在了黄沙之中。那个沙漠古国早就已经消失,我猜想这世界上恐怕已经没有人知道可以沟通鬼面蛛的方法了。”

  “啊,那怎么办?”

  我有些傻眼了,没有人知道方法,那岂不是说我永远也不能跟鬼面蛛沟通,那这小家伙留在身上还有啥用。

  “不过,有些办法你还是可以尝试一下的。”李慧嫚想了想,又再次说道:“我听闻湘西有一种非常隐秘的古老职业,那些人被称为蛊师,他们最擅长的本领不是养蛊,而是怎么和那些蛊虫沟通。据说他们会一些古老秘法,可以真正做到和蛊虫心灵相通,并且蛊虫也对他们的指令言听计从。”

  “那得等到什么时候,再说了,鬼面蛛这种东西,也不能轻易拿给不知道底细的人看啊,鬼知道会引来什么麻烦。”我眉头皱了皱,说道。

  “这的确是有些麻烦。”

  李慧嫚显然也明白我所说的意思,如今这鬼面蛛完全就属于传说中的生物,甚至我怀疑这世界上就只有这座墓里还有两只鬼面蛛。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万一这小东西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知道了,难保不会惹来什么麻烦。

  那些光明正大讨要的还好,若是遇到那种暗地里使阴招的,那就说不好会发生什么事了。

  心中这般想着,李慧嫚说的这个提议直接被我给否决掉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不能和鬼面蛛沟通,也至少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给日夜惦记要好得多。

  “我还有一种办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尝试。”过了片刻,李慧嫚再次说道。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闻言,我赶紧说道。

  “方法很简单,就是用你的血喂养它,很多电视里不是经常那样放么,用自己的血喂养的虫子,可以和自己心灵相通,变成灵虫。”李慧嫚说道。

  “额……”我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向理性至上的李慧嫚竟然会说出这种话,看来的确是不知道其他方法了。

  让我用血喂养,开什么玩笑,这种方法跟自残有什么区别,完全就是在作死。

  先不说鬼面蛛的牙齿上有没有让人致命的剧毒,倘若我真的这样做的话,那这辈子可就没有尽头了。

  鬼面蛛小的时候还好,像如今这么大点,即便用血饲养对自身也没什么危险。

  可若是鬼面蛛长大到成年状态,那又该怎么办?

  一想到之前看到的那两只脸盆般大小的成年鬼面蛛,我就忍不住有些心底发毛。

  脸盆那么大一只鬼面蛛,要用多少血才能喂饱它,说不定它还没吃饱呢,我就被吸成人干了。

  我打定主意,这种事情坚决不能干,我还想再多活几年呢。

  然而,不知道老天是不是要故意玩弄我,就在我心中刚打定这个主意的时候,头顶上忽然传来一阵酥酥麻麻的感觉,和被蚊子咬的时候感觉是一样的。

  于此同时,我全身的血液仿佛都在向头顶出聚集,感觉像是要冲出体外。

  “我靠!”等到我反应过来,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这分明就是那只鬼面蛛在我头顶上吸血。

  我二话不说,赶紧把这小家伙从头顶上给捉了下来。

  小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我的掌心,原本还干瘪瘪的小肚子,此时已经变得圆鼓鼓的,仿佛一个怀胎十月即将临盆的孕妇。

  我看得真切,小家伙的肚子已经被撑成了半透明状态,里面红彤彤的绝对是吸饱了血。

  小家伙躺在掌心,一副极为满足的模样,它张了张嘴,我甚至还能想象出它打饱嗝的声音。

  我怒气冲冲,看着这小家伙,真恨不得一把掌把它给拍死。可一想到它的身体里还流淌着我的血,就强行忍住了这种冲动。

  我有些无奈,这小家伙分明就是跟我作对,我才刚打定主意不用自己的血喂养它,它就先下手为强吸饱了血。

  只是不知道这只鬼面蛛是用了什么办法,它吸血的时候我竟然没有半点知觉,等到它吸饱了我才感觉到。

  这小家伙懂人言,我甚至有些怀疑是李慧嫚刚才所说的话提醒了它,它这才吸我的血。

  鬼面蛛吃饱喝足之后,又开始睡起了大觉,完全没有一点要替主人排忧解难的觉悟。看来我想要尝试着和它沟通,也只能等到它再次醒来之后了。

  “它吸你的血了?”李慧嫚看着那四仰八叉躺在我手心的鬼面蛛,一脸古怪的说道。

  “嗯,等我感觉到的时候已经这样了。”我无比郁闷道。

  “说不定是天意呢,你刚才是不想用血喂养它的吧?”李慧嫚嗤笑一声,说道。

  “肯定的啊,等它长大了,我还不被吸成人干。”我说道。

  “好吧,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倘若它长到成年状态还继续吸人血的话,的确是有些麻烦。”李慧嫚也明白这其中的危险,缓缓说道。

  看到那嘴巴吧嗒吧嗒个不止,一副无比惬意模样的鬼面蛛,我就气不打一处来,用手指头用力弹了它胀鼓鼓的肚皮一下,就将它扔回头顶不再管它。

  “如果将来有机会遇到湘西蛊师的话,我觉得你最好还是请教一下别人,毕竟现在你已经被鬼面蛛咬了。”各自沉默的走了片刻,李慧嫚再次开口说道。

  “嗯,有机会再说吧。”我点了点头。

  这个讨人厌的小家伙偷偷吸我的血,将我原本的想法也给打乱了。

  正如李慧嫚所言,鬼面蛛已经吸了我的血,不管是主动地还是被动的,其实它和我之间都有了一些难以言喻的微妙关系。

  可能有人就会说了,吸了血就吸了血呗,有什么大不了的,蚊子和跳蚤也没少吸你的血啊,也没见你思来想去纠结那么多的。

  关于这点,我是无言反驳,可鬼面蛛和只会吸血的蚊子跳蚤显然不一样,这是个明眼人都知道的。

  说起湘西蛊师,我大学寝室的下铺那位貌似就是一个湘西苗族的朋友。

  我曾经听他说起过,据说他们那个寨子是那种各种古老习俗都保存极为完好的苗家人,和那些已经逐渐跟汉族和现代社会融合的苗家人不太一样。

  我心中打定主意,等下学期回学校的时候,一定要想方设法从他口中打听一些关于蛊师的事情。

  且不管是不是真的能从他口中得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权当是死马当作活马医,万一要真有戏呢?

  鬼面蛛被我扔回头顶后,就继续呼呼大睡,我甚至有些怀疑它上辈子是不是一头猪。

  让我感到有些奇怪的是,这只鬼面蛛在吃饱喝足之后,身体却没有什么变化,仍然只是指甲盖那么大点。

  记得之前在墓道的时候,那些鬼面蛛幼蛛相互厮杀,一边吞食同类的尸体,一边疯长不已。

  难道这只鬼面蛛跟其他的鬼面蛛不一样?还是因为鬼面蛛如果要成长,必须要吞食同类的尸体才行。

  如果当真是那样的话,倒让我心里轻松了不少。倘若小家伙不会长到脸盆那么大,让它吸一点血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嘛,就指甲盖这么大个小不点,我就不信它还能把人吸干。

  杨家兄妹在前面带路,除了偶尔从黑暗中窜出一两只贼头贼脑的小老鼠,吓得杨雨青肖悦还有李慧嫚三个女孩子尖叫不已外,一路上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李慧嫚和肖悦倒没什么,当我看到杨雨青这个强到变态的女汉子竟然也会害怕老鼠,顿时有些无语。

  看来外表再强大的女人,也有一颗脆弱的少女心啊。

  经过长长的墓道之后,我们终于来到第一间墓室门前。

  墓室的墓门已经被人用蛮力破坏掉,断成了好几截。看这墓门断裂的豁口,应该是有不少年月了,兴许是在第一批盗墓贼进入这里的时候就被破坏掉了。

  我用手电筒往墓室往墓室里面照了一下,发现里面有些空荡荡的,没有看到陪葬品,只有一副做工精致的木制棺椁静静地摆放在墓室中间。

  并且仔细看棺椁的模样,棺盖也是被人挪动过的,并没有完整的契合在一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