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寻陵鬼事 > 第043章:嗜血的河童
  老船夫埋怨道:“阿火,你不是看着河面吗?这么长的树枝你都没看到。”

  年轻的船夫阿火苦笑道:“我在看啊,可是一眨眼它就冒出来了。想躲也躲不了了。”

  老船夫道:“好了,别说了。赶紧把帆放下来,让船顺流后退一点,再把帆挂回去,驶过去。”

  阿火“哦”的一声,赶紧去放下帆布。然而帆布放下来了,船却未能顺流下行,被卡在河中央了。

  老船夫眉头紧缩,来到船尾,查看水里的情况。苟武儿等人也走到船尾,探头望着水面。阿火眼尖,惊道:“二叔,水里有东西。”

  老船夫问:“什么东西?”

  阿火指着一处水面,道:“绳子,好大一根绳子。把咱们的船绊住了。我下去把它砍断,咱们的船就能退下来了。”进了船舱,拿刀去了

  欧阳想爹脸有忧色,对老船夫道:“水里情况复杂,可得小心在意。”

  郭婉儿道:“是啊,老人家,这河水深浪急。唉!可惜我眼睛不好使,没能看见绳索,否则我射一枚飞镖,就能弄断绳索。”

  老船夫也是无奈,摇了摇头。

  赵飞鹰道:“大哥,船上有没有绳索?”

  老船夫点了点头。

  赵飞鹰道:“以绳索绑住这位小兄弟,一旦有动静,立马把他拉上来就是了。”

  欧阳想爹手里端着避凶算盘,噼噼啪啪地拨打算珠,念道:“五上五,三去七进一,四退一还六,关山明月几里路,可怜闺中孩儿哭,申时主水淹木,水泛木毁人堪忧。此乃凶兆之象,水里必有古怪。”抬眼一看,阿火已经将绳索绑在自己的腰部,准备下水了。

  欧阳想爹上前道:“小伙子,你真的看到水里的绳索吗?”

  阿火点头道:“我肯定看到了,那是一根有手腕那么粗的绳子。”

  欧阳想爹一脸凝重,道:“记住,你下了水,一定要小心,看到别的东西立马拉拽绳索,我们就把你拉上来。你也知道,河里是没有鱼的,懂吗?”

  阿火笑道:“我有刀,如果真是河童,老子给它来一刀,为我二叔报仇。而且我的水性很好,你们就放心吧。”

  老船夫怒道:“我不要你报仇,你给我平平安安地上来就行了。”

  杜惊耘帮阿火把绳索一再勒紧,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记住,砍断绳索马上就上来。”

  阿火点了点头,抓起一把短刀,一翻身,“咚”的一声,纵身跳到水里了。很快他就潜入了水底。

  大家都紧张地瞪着水面,只见水流把绳索拽得不停地晃动,赵飞鹰和杜惊耘紧紧地抓住绳索,随时准备把阿火拉上来。他们俩都是功夫好手,要拉一个人上来,简直易如反掌。

  过了一阵子,绳索突然剧烈抖动起来,似乎有东西把绳索往水底里拉。就在这时,水下忽然冒起一大片殷红的鲜血!众人吓得惊叫起来:“快把他拉上来……”

  杜惊耘和赵飞鹰猛拉绳索,将阿火从水底拉了上来,众人又是一阵惊叫,只见阿火的背上竟然趴着一只黑黝黝的怪物!阿火的头和四肢向水面下垂,没了反应,身上赫然有血迹。

  当阿火被拉到半空的时候,那只怪物突然“喵”的一声尖叫,锋利的爪子一伸,咔嚓的一下,就把两指粗的绳索抓断了。

  在众人惊恐万分的呼叫中,那只恐怖的怪物和阿火落入水中,眨眼之间,那怪物就抱着阿火沉入了水底。接着水下不断地冒出大片大片的鲜血。

  这种可怕的杀戮场景让船上的人都惊呆了,几个风水勇士抓起凳子就往水里砸下去。甚至还有人拔出身上的配刀掷向水里,意图杀伤那只怪物。

  欧阳想爹喝道:“住手!”

  老船夫立马嚎啕大哭起来:“阿火啊!阿火啊!快救救阿火……”

  杜惊耘赶紧扶住他,道:“大哥,你别这样!人死不能复生,节哀吧!”

  苟武儿简直吓破了胆,立马躲进了船舱,喃喃道:“妈呀!妈呀!妖怪!妖怪……”

  郭婉儿虽然害怕,却比较冷静,当那怪物抓着阿火沉入水底之际,她向那怪物射了两枚银镖,却不知能否伤了它。

  欧阳想爹狠狠地捶了一下旁边的船舷,骂道:“他娘的!”

  郭婉儿走到老船夫身边,柔声道:“老伯,你节哀顺变吧!这只怪物跟以前袭击你的怪物是不是一样的?”

  老船夫呜呜而哭,点了点头,垂泪道:“阿火死了,阿火死了,我怎么跟我嫂子交代啊!”

  众人一下子陷入了恐慌的困境!想不到传说中可怕的河童是真的。杜惊耘问欧阳想爹:“欧阳大哥,你看清楚那只东西没?”

  欧阳想爹吐了一口气,点头道:“蓝色的头发,头顶有一个凹槽,眼睛闪闪发光,满嘴利齿,爪子如刀,四肢细而长,背上长一个龟壳!哼哼!跟传说中的河童就是一个模样。”

  杜惊耘瞪眼道:“真是那可怕的妖孽!”顿了一下,笑道:“欧阳大哥好眼力,瞬息之间就看清楚了那怪物的模样。我只看到一只黑黝黝的东西,就像一只大野狗!”

  欧阳想爹道:“大野狗跟它相比,那是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如果传说是真的,河童力大如牛,凶残无比,尤其喜欢吸食人血。”

  说来也怪,自从阿火被河童吞食之后,船居然能动了,不再卡在河中间。几个风水勇士立马把帆布挂了上去,船借风劲儿,继续向上游驶去。

  赵飞鹰以长刀敲打船舷,朝江面骂道:“你他娘的河童,有种别在水底下做缩头乌龟,上来和老子干一架啊!我呸!你奶奶的!”

  他本是个脾气火爆的汉子,刚才见阿火无辜惨死,自己却无能为力,早已憋了一肚子火了。虽然不能发泄在河童身上,怎么也得骂上两嗓子才解气。苟武儿见他骂得痛快,也来了劲儿,对着河面吼道:“你奶奶的河童,注定一辈子在水底做缩头乌龟,就会偷偷摸摸使下三滥的手段。你个又黑又丑的死怪物,见不得阳光,你他娘的不如放个屁把自己憋死在水里算了。我呸!我呸!”伸长了脖子,朝河面吐了几口唾沫。本来他想拉开裤裆撒一泡尿的,但碍于郭婉儿的面子,他才没有做出这种荒唐之举。

  夕阳慢慢地从西边的山顶沉下去了,夜幕逐渐降临。阴沉沉的断魂河在西边群山之中蜿蜒而去。船继续顺风逆流行驶,在死寂的断魂河里,这只孤零零的船就像一片树叶,随时被恐怖的河流吞没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