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仙路春秋 > 第两百八十五章啸月神刀
  烛无墨的声音低沉而又暗哑,仿佛风声吹过没有树叶的老树枝头一样,平静之极。听不出半点绝望和恐惧,反倒有种即将迎来新生般的解脱感觉。

  叶白被他苍凉的面孔和诡异的音调,骇的头皮一阵发麻,似乎这个老家伙,要拖着他一起走向地狱。

  万重山依旧沉默不言,只是眼中的悲哀又增加了几分,好象遇见到了自己的命运。

  烛无墨突然哈哈大笑,望定叶白道:“小子,外面的传言,想必你早就听说了吧,你一定也以为,你的父亲是我的杀的吧?”

  叶白目光微微一闪,知道烛无墨将要揭晓一段尘封许久,少有人知的往事。

  烛无墨没有等他回答,眼中流过追忆之色,缓缓道:“四千多年前,我和你父亲,是星风城的两个小混混,整天偷鸡摸狗,但也情同兄弟。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踏上了修道之路,我很快便表现出极高的修道天赋,你的父亲,却精进极慢,常常受到同辈修士耻笑,但是只有我知道,他的修道天赋,比起我来,只高不低,可称我们蛮族古往今来的第一天才。”

  “在我们修道之初,当你父亲听说蛮族修士最多只能修到元婴中期之后,他便立下誓言,要创出一套属于蛮族自己的功法,所以他将自己得到的绝大部分灵石资源,都用在了交换各种各样的功法上面,通过这些功法,来推演天道法则,最终创出了一套古怪的功法,这套功法前期精进极慢,修到元婴之后。却突飞猛进。”

  果然有这套功法存在,叶白心中一动,眼底亦不自觉的流过神往之色,烛无墨和万重山这两个老狐狸似有所察,脸上现出一抹怪异的苦涩笑容。

  烛无墨接着道:“随着我们修为的增长,我和你父亲有了各自不同的追求。你父亲听说了仙人岛的消息之后,立志改变蛮族的命运,而我则渐渐被权势的冲昏头脑,觊觎起了星风城府主的位置,那时候,我和你父亲的关系仍然是极好的,阿拓就是凭借那套功法,击杀了上一任星风城府主,把我推上了府主的宝座。”

  “当上府主之后。你父亲又助我扫平了上任府主留下的势力,才去云游天下。”

  说到这里,烛无墨突然停顿下来,仿佛不太愿意提起以后的事情。

  “接下的我来告诉这个小子吧!”

  万重山终于开口,这个其貌不扬的矮胖老者,似乎也知道许多隐秘之事,目光连闪了几下,整理了一下思绪。此老才慢条斯理道:“老夫万重山,你应该已经猜到了。”

  叶白点了点头。

  万重山道:“我和你父亲。也是在年轻时候就认识了,交情也相当不错,不过后来我参加地下角色赛,侥幸进了前二十强,去了仙人岛修炼,和阿拓。还有烛老鬼的关系,渐渐也有些疏远了。上一任的星风城传信使者死后,我被指定为新的传信使者。”

  “有一天,我接到了一个任务,说是蛮族大陆出了一个挑衅仙人岛权威的厉害修士。如今正在星风城,让我联合烛老鬼去将他杀了,同时将他的功法彻底销毁,严禁流传出去。”

  “到了星风城,我才知道那个人是阿拓。”

  万重山一脸痛苦之色。

  叶白恍然大悟自己在这件事情上,一直忽略掉的一个势力,仙人岛既然给蛮族之人,留下带着缺陷的半残功法,又怎么会容许李拓这样一个异类存在。若他修炼的功法在蛮族中传播开来,对仙人岛对蛮族的掌控,将是一个致命的打击。

  “老万告诉我这件事情的时候,我暴跳如雷,一口拒绝,小子,我虽然自私冷漠,但跟你父亲的交情,却从来没有改变过,我对你父亲的志向,亦十分推崇。当然,在我的内心深处,也十分希望可以进阶到元婴后期。若是我跟你父亲开口,我想他是不会拒绝的。”

  烛无墨这个老枭雄,似乎调整了过来,语气平静。苍老的脸庞,树皮一般,没有半点表情。

  “但这是不可能的,阿拓必须死!”

  万重山严肃道:“仙人岛已经传下话来,若是烛老鬼,或者我有任何的徇私行为,甚至是让阿拓逃出了星风城,蛮荒大陆,将从此只有六个大城!若是阿拓的功法流传开去,将杀光所有蛮族人,而仙人岛将会扶持妖兽,成为力魂大陆新的主人。”

  这是裸的威胁,也是裸的蔑视,仙人岛毫不在意蛮族之人的生命,也不在意他们的反抗,北荒城的废墟就在星风城东北方向数千里外林立着,叶白首次为李拓,烛无墨等人感到悲哀,即使他们有着元婴中期的修为,终究不过是仙人岛手下的一群奴隶,面对仙人岛的强势命令,根本不敢反抗。

  烛无墨道:“我和老万争论不休,始终狠不下心来,而这件事情,也终究没能瞒过你的父亲,我们三人密谋了许久,也找不到一个两全之策,最终你的父亲选择牺牲自己,保全整个蛮族。”

  听到这里,叶白算是明白了大半,对于李拓这个便宜父亲,心绪复杂之极,也不知是该敬佩还是为他感到悲哀。

  “那我父亲和云端夫人之间……”

  烛无墨摇了摇头道:“他们之间之前没有任何关系,阿拓临终之前,说希望有一个后代,我就将我最心爱的女人云端夫人送到了他的面前,只有她的美貌,才配的上蛮族最伟大的天才。”

  叶白只觉得混身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即使早知道蛮荒大陆有着以妻待友的风俗,还是觉得不可思议,同时亦对云端夫人升起一种复杂的感觉。

  烛无墨道:“小子,你或许曾经在心里责怪过云端夫人,怪她将你们兄弟抛弃,即使是最近流言满天飞的时候,她也不肯见你,但是我要告诉你,她没有杀了你们兄弟两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为什么?”

  叶白目瞪口呆,完全搞不清楚是什么状况。

  烛无墨道:“云端夫人并非普通的蛮族女子,她的祖先曾是这片大地上最古老的势力之一,那天晚上是我亲手制住她,才让她去伺候你的父亲的,但是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却是毕生的耻辱,生下你们兄弟两后,她就闭关修炼,一直到今天,再没有见过任何人。”

  叶白哦然点头,想起蛮荒玺的来历,对云端夫人的祖先,忍不住生出几分猜测。

  “小子,故事听完了,告诉我,你想要什么,老夫有的,都可以给你,但能否保的住,就看你自己了。”

  烛无墨话锋一转,声音意外的慈祥和蔼。看得出来,他在李拓一事上,仍有着极大的歉疚。

  叶白微微一楞,这就是他来到星风城的目的,但当这一刻真的来临的时候,叶白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李拓的功法心得,显然是不可能的。除此之外,他倒是有很多想要的,但均无法说出口。因为那些东西,跟李芦这样一个筑基小修绝不该有半点关系,说出来只会惹人怀疑。

  “我想要回我父亲的啸月刀!”

  这是叶白能够想到的最好东西,也是最符合情理的要求,不过他对要到这件法宝的期待不大,这件法宝既然能够成为李拓的成名兵刃,品阶绝不简单,烛无墨未必送的出手,他已经做好退而求其次的打算。

  烛无墨闻言一愕,与万重山换了一个眼色,后者轻轻点头,烛无墨带着几分无奈道:“你的心还真是大呢,罢了,老夫本来打算将这件法宝转赠给老万的,既然你想要,就给你吧。”

  烛无墨轻轻叹了一声,右手一翻,手心里蓦然出现一把雪亮的刀型法宝,此宝一现世,便嗡鸣不断,仿佛有灵。巨大的威压从刀锋处传来,叫人无法呼吸,似乎只要它随意一击,便能毁天灭地。

  烛无墨依依不舍得将刀摩挲了几下,微一运力,宝刀便飞到了叶白面前,烛无墨道:“这把刀,就是你父亲赖以成名的法宝啸月刀,品阶是顶级法宝,如今给你,也算物归原主。但是,小子,或许三天之后你就会失去这把刀,那时候老夫已经死了,它落到谁手里,与我再没有任何关系。”

  竟是顶级法宝!

  叶白心头乱跳,欣喜若狂!

  失之东榆,收之桑隅,大概就是这种感觉了,他如今手里,最好的法宝自然是血脉之宝蛮荒玺,但这件法宝最终能否属于他,还是未知之数,除此之外,上邪剑只是一般的上品法宝,而三千青丝盏,这件魔道法宝未来或许不可限量,但要成长起来,实在太难太难了。

  叶白完全没有想到,烛无墨竟舍得将啸月刀这件顶级法宝给他,而不是留给万重山,或是自己的儿子。

  大喜收起啸月刀,烛无墨看也不再看他一眼,闭目打坐,或者等死。

  “小子,老夫身为仙人岛使者,严禁参与进星风府自己的内事当中,你的小命能否保住,全看你自己的本事,不过老夫亦有一件礼物送给你。”

  叶白心中先是一喜,但随后想到另外一件事情,却是不敢再要任何东西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