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文娱的良心 > 第三七九章【杀人犯】
  2022年,12月24日。

  柳城,市中心医院。

  “十一,你快松手,快松手!”

  许婉清拉扯着包十一的手,希望能够让包十一松开,因为现在林歌真的非常难受,可是许婉清的力量根本就挣不动。

  林歌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不过眼神不变,就那样直直地盯着包十一。

  包十一陡然松开手,望着靠在墙上,不停咳嗽的林歌,又转过头望着周韵和许婉清,没有说话。

  林歌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觉得疼得厉害,不过却是说道:“没事,我……没事。”

  “和十一没有关系,是我说错话了。”

  包十一听见林歌这句话,眼神一闪,转过头望着林歌,然后又望了一眼自己刚才掐着林歌的手,怔然无语。

  “十一,你刚才究竟是在干什么?”

  许婉清红着眼睛,眼泪就那样流了出来,扶着林歌,猛地转过头一脸怒容地望着包十一,十分激动地质问道:“你掐着林歌脖子,你刚才是想掐死林歌吗?”

  林歌拉住许婉清的手,示意自己没事,抬头深深地望了一眼包十一,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还有些事要和十一单独说。”

  许婉清欲言又止,想要说什么,一旁的周韵却是轻拍了一下许婉清的肩膀,示意现在这个时候她们两个最好还是先出去一下。

  许婉清抹了抹眼泪,望了一眼包十一,她不知道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包十一要掐着林歌的脖子,这是她根本就无法想象的画面。

  她想不通究竟是什么事,能够让包十一掐着林歌的脖子,要知道那掐着脖子,那眼神真的是想要杀人。

  正是因为想不通,明明两个人关系一直都非常好,突然会变成这样,肯定事出有因。

  那么究竟是出了什么事。

  周韵望了一眼包十一,又望了一眼林歌,虽然她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事,但是她相信两个人一定能够解决好这件事。

  周韵拉着许婉清,往病房门外走去,并且将门再次给关上了。

  ……

  “周韵,你说,你说刚才十一他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那样伸手掐着林歌的脖子?”

  许婉清一出门便拉着周韵的手,眼圈泛红,声音都带了一丝嘶哑,十分不安地问道:“林歌说自己说错话了,究竟说错什么话,十一要那样对林歌?”

  说着,许婉清又忍不住靠在周韵肩膀上哭了起来,刚才包十一那样真的吓到她了。

  周韵摸了摸周韵的头,她也被刚才那画面给吓到了。

  “放心,没事的。”

  “周韵,你说,你说十一他会不会再动手……他们两个要是再动起手来,怎么办?”

  周韵眉头紧皱,心里其实同样担心,不知道究竟出什么事,可是面上还是要安慰许婉清,说道:“婉清,你应该知道十一他很厉害,如果说十一真的要动手打林歌,林歌一定不会是对手的。”

  “是啊,十一他很厉害,以前在学校的时候”

  说到这里,许婉清自然是想起了当初在城南高中军训的时候,包十一就有过和军训教官的对打,招式凌厉,可谓是拳拳到肉,十分厉害,如果刚才包十一真的想要杀死林歌,只怕真的只要一下林歌就真的已经死了。

  这样一想,许婉清不知道是更加不安,还是松了一口气,心里非常担忧,紧张地喃喃道:“他们两个究竟是因为什么才会这样?”

  周韵望了一眼病房里面,透过门上的那玻璃,看着里面那两个人,说道:“他们两个会解决这件事的。”

  ……

  包十一没有说话,就那样望着林歌,不过在心里却一直不停地念着《静心咒》,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非常确认他自刀自演的这一场杀人戏绝对不会有人知道这起凶杀案里面的漏洞。

  因为就像《嫌疑人x的献身》里面,这是最完美的诡计,他是用自己的命去演的这场戏。

  不可能会有知道这起凶杀案背后的真相,自然也不会有人找到他才是那个犯罪的证据。

  因为证据只有他身上的那道被捅得非常深,让他险些死在手术台上的刀伤。

  现在,他身上的刀伤依旧在隐隐作疼。

  即便是这道伤好了,案子也无法再翻案了。

  林歌望着包十一,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走到病床边坐下,就那样很轻松随意地望着包十一,问道:“你刚才是想要杀我吗?”

  “你觉得呢?”

  听见包十一这句话,林歌忍不住笑了,嘴角的那丝轻笑像是刚才那所有的剑拔弩张和压抑都消失不见了,轻声说道:“我记得,你以前就和我妈说过,你会杀了我。”

  “不过,我知道你那个时候会杀了我,不过这次”

  林歌望着包十一,轻声道:“你不会。”

  就是这样简单的三个字,很轻的声音,但是却带着非常直接的肯定口吻,像是再确定不过的事一样。

  包十一嘴角一扯,脸上同样露出一丝浅笑,就那样自然地回答道:“是啊,我为什么要杀你呢,你妈现在又没有再打你。”

  “十一,你有没有想过,如果周杰真的死了,会怎么样?”

  林歌这突然的一句话,让原本渐渐轻松下来的气氛又陡然凝滞。

  就在这个房间,似乎提到那个名字,瞬间就会变得压抑,诡异地沉默下来。

  包十一眼神一冷,面上却是非常平静地回答道:“我怎么会知道,他现在没有死,就算他死了,也是活该。”

  “他如果死了,十一你的手上就沾染了鲜血,你难道就没有想过如果说周杰死了,你就是成了杀人犯,他是死在你手里的。”

  林歌猛地站起身来,就那样目光灼灼地望着包十一,越逼越近,冷声说道:“我知道,你肯定对于现在的结局非常满意,但是你有没有想过真正的意外?”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你没有被抢救回来,就那样死在了手术台上,周韵怎么办?”

  “笑笑怎么办?”

  “还有,你怎么办?你就真的死了!”

  ……

  听着林歌的话,还有那一句句质问,包十一望着林歌,忽然意识到事情或许并不是他想的那样,扯了扯嘴角,说道:“不对,我现在没死。”

  “是啊,你现在没死,周杰也没有死,他现在成了植物人,这样再好不过了。”

  “真的再好不过了,但是十一你真的没有想过这再好不过的结果后面有什么事等着发生吗?”

  包十一眼神一凝,他确定林歌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他并不确定林歌心里的猜测究竟猜测到那一步,这样的林歌在他看来真的有些高深莫测起来,那么林歌心里的想法究竟是怎么想的。

  “十一,你觉得如果你真的把周杰给杀死了,以后笑笑知道这件事,会怎么看你,还有你”

  “又会怎么看你自己?”

  包十一望着林歌,眼神不定,听见林歌所说的这些如果,或许这正是他没有直接杀死周杰的原因。

  不过

  “林歌,你刚才已经说我犯罪了。”

  ……

  林歌走到包十一身边,两个人目光再次接近,就那样直视对方的眼眸,在那黑色之下还有什么在隐藏在对方心里,似乎都想要一眼看穿。

  “十一,我知道你想杀周杰,你不会放过他。”

  “早在五年前,他就不是你的对手,现在他又怎么可能会是你的对手,你不可能会在那个时候去见周杰?”

  林歌压低了声音,就那样靠近包十一耳朵,低声叙述着包十一的犯罪。

  “除非你是故意去见他的,你是故意想要激怒他,让他捅伤你,这样你才有理由把他杀了。”

  林歌这样的话在包十一听来像是有人真的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不过,很显然这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听完林歌的话,包十一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如果说,真相这么容易知道,就不会叫做真相。

  但是,很显然包十一并不会告诉林歌真相,不会告诉林歌他并没有想要激怒周杰,而是他一开始就想好用自己的命去杀周杰。

  至于周杰最后没有死,不过是成植物人。

  这不过是他的杀人之道而已!

  ……

  包十一望着林歌,笑了笑,说道:“林歌,你是不是非常喜欢我的《白夜行》,看这个故事想得太多了。”

  林歌摇了摇头,眉头紧皱,眼神微凝,沉声道:“不对,我说了,我非常不喜欢《白夜行》这个故事,真的非常不希望。”

  “董原亮是杀人犯,这个你应该非常地知道,不管他的父亲做了什么,他杀了人。你真的觉得杀人是一件非常简单的事吗?”

  林歌望着包十一,说道:“杀人一点都不简单,我现在负责的杀人案子也有,里面那些只要手上沾染了鲜血,成了杀人犯,那手上的鲜血真的再也洗不掉了。”

  “你知道吗?”

  “就算那些再有什么理由杀人犯罪的人,杀了人之后,时间能够淡去手上鲜血的味道,但绝对抹不去那鲜血的味道,那样的话手里永远都是有一条人命,那条人命是你杀死的。”

  ……

  林歌的声音很轻,但是每一个字,每一句话却无比清楚地在这个病房里面响起。

  就那样掷地有声,如同一个人在讲述杀人之后,成为杀人犯的故事。

  “十一,你觉得手上真的沾染了鲜血,杀了一个人,真的可以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吗?”

  包十一望着林歌,沉默片刻,不禁笑了,说道:“林歌大师,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没有杀人。”

  “我知道你没有杀人,你不会杀周杰,你不会杀我。”

  听见林歌这句话,包十一笑着点了点头。

  ……

  “那你也挺适合写故事的,你心里想的这个故事真精彩。”

  包十一捂着自己的腹部,慢慢坐下,摇头轻笑了笑,说道:“林歌大师,你想太多了,我这伤口可还疼着。”

  “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吗?”

  林歌望着包十一扯了扯嘴角,只是说道:“十一,如果真的是我想太多,你会不会杀了我?”

  “你刚才不都说了,我怎么可能会杀人。”

  ……

  许婉清和周韵推门走了进来,看见包十一和林歌坐在那说着话,两个人脸上都带着一丝笑意,似乎之前发生的那一幕从未发生过一样。

  房间里面的气氛很是轻松,似乎所有的压抑和不安都是她们两个人带进来的。

  许婉清看见两个人似乎真的没有什么事,心里松了一口气,望了一眼周韵,想了想刚才那件事还是先不要再提,如果包十一和林歌已经解决好,那就解决好,等后面再问就是。

  周韵和许婉清两个人相视一眼,一切彼此都非常明白。

  不过,许婉清和周韵顾忌包十一和林歌,没有主动问刚才的事,但是林歌却是主动提起了刚才他说错的话。”你们两个不用担心,刚才是我说错话了。”

  “我不应该让十一去见一下周杰。”

  ……

  听见林歌这几句话,许婉清和周韵瞬间都明白过来,为什么林歌会说自己说错话了。们两个不用担心,刚才是我说错话了。”

  很显然,林歌的确是不应该说这样的话,要知道包十一这次出这样的事,险些死在手术台上,就是因为周杰那个丧心病狂的禽兽。

  那个禽兽是要杀死包十一,报复包十一,怎么可能还去见那个禽兽。

  许婉清看了一眼包十一,看见包十一似乎并没有再生气,想到如果这样的事发生在自己身上,然后还有人劝自己去看一下那个凶手,就算那个凶手现在成植物人了,她也绝对不会去看。

  这样的话很明显有些过分。

  难怪包十一刚才会那么生气。

  ……

  许婉清走到林歌身边,望着包十一,不禁说道:“十一,你别生气,林歌他说那句话不是非要让你去看周杰。”

  “现在你也不用再去看了,刚才听医院护士说周杰死了!”

  周杰死了!

  就是这样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划过,黑夜和白昼的界限变得不明显了,渐渐模糊起来。

  包十一的手上真的沾染了鲜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