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万界纵横 > 第四章穿墙术
  似豹似狼的凶恶野兽雪白的牙齿间挂着碎肉,嘴边还有新鲜的血迹,正是刚刚穿越过来后看见的那头吃人灰狡。

  陈莫心中一颤,条件反射地向前纵身一跃,人在空中,就已看到那头灰狡四爪蹬地,猛地扑了上来。

  就在此时,陈莫眼前一黑,再次经历那种天旋地转般的失重感觉。

  当眼睛再度恢复视觉时,陈莫看到的是夜色下的城市,高楼林立,霓虹闪烁,繁灯如星,他回来了!

  砰!

  背部撞上了什么东西,继而整个人向下跌落,待陈莫反应过来时,骇得魂飞魄散。

  这空间通道的另一端,居然在几十米高的空中,他现在正身处高空,紧挨着一栋高楼向下坠落。而在他上方,一团毛茸茸的黑影正紧随他向下掉落,却是那头灰狡也穿过了空间通道。

  一人一狡同时下落,灰狡在空中四肢乱蹬,爪尖甚至勾破了陈莫的后背皮肤。

  “穿墙术!”

  生死一线间,陈莫狂吼一声,伸手拍在大楼墙壁上,发动了穿墙术。

  眼前一花,他已经置身于一个灯光明亮的房间,这是一户人家的客厅,客厅的墙壁上,壁挂电视正在播放新闻联播,客厅一侧,一对成年男女和一个小女孩坐在餐桌旁共进晚餐。

  “哎哟!”

  坠落的惯性并没有因为穿墙而消失,陈莫屁股重重地撞在摆放在墙边的沙发靠背上,然后狼狈地栽下来,摔在沙发前面的地毯上。

  房屋的主人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个衣衫破烂突然出现的陌生人,张大嘴巴不知所措。

  一身冷汗的陈莫爬起身揉着屁股对他们笑笑,在他们反应过来之前,迅速地走到门口,打开门走了出去,关上门的刹那,就听到房子里响起女人尖叫的声音。

  为免等电梯的时候被屋主纠缠,陈莫先从楼梯下了两层楼,才用手遮住脸乘电梯下到一楼。

  一路遮着脸出了电梯公寓的单元门,陈莫打量周围,辨认出这应该是隔了他住的地方两条街的一个住宅小区。

  陈莫绕到这栋楼背后,他当时看见那头灰狡跟着他一起穿过了空间通道,也不知道从十多层楼的高度掉下来,有没有把它摔死,他必须去确认一下。

  灰狡摔落的动静不小,楼房背后已经远远围了几个人在观望,远处还有两个保安在赶过来。

  陈莫走近一看,正是那头灰狡奄奄一息地趴在地上,它居然没摔死,虽然趴在那里动弹不得,但仍凶恶地朝着周围的人低吼,嘴边不停地流出血沫,身下也是一滩血迹,估计是腿摔断了。

  ‘灰狡,等级:1阶。’

  凝神观察时,灰狡的信息在心中浮现出来,虽然看不到这头灰狡的血量,但看它现在的状态,正是他捡便宜痛打落水狗的时机。

  “还没摔死,真是命大!”

  “这只狗好大啊!这什么品种,长得真怪。”

  “谁看到是从几楼掉下来的?”

  可能是怕惹麻烦,围观的人只是站得远远的议论,灰狡的位置靠近墙边,光线很暗,谁都没发现这是一头现实里从未出现过的怪物,只把它当成了一条狗。

  陈莫左右瞧瞧,在一旁的草丛中找到了自己失落的外套。

  这个外套做成的流星锤尚算完好,陈莫拎起来就朝灰狡冲过去,挥舞着流星锤,衣服里的鹅卵石一下下砸在灰狡头上,灰狡的吼声顿时变成惨哼。

  “同样是一阶的等级,但这头灰狡明显比之前击杀的那头怀孕的灰狡强壮很多,不但那么高掉下来都没摔死,还这么能抗打。看来这阶位包含的范围挺大的。”陈莫暗自忖道。

  “喂,你在干什么!”

  “快住手!”

  旁边围观的居民见到陈莫出手攻击灰狡此,纷纷叫喊,就有人要上来拉他。

  陈莫手下动作不停,口里却应道:“这是有狂犬病的野狗,咬伤了人被城管追了一下午了,你们看它现在还这么凶,把它打死免得再伤人!”

  周围几人听他这么说,倒是停了下来,一个女人喊道:“不要打了,太可怜了。”

  有人反驳道:“有狂犬病的还是打死了好,不然被咬上一口就遭了,小区里这么多娃娃。”

  旁边又有人疑惑的说:“这个不像是狗啊,我看倒像是狼。”

  不管他们怎么议论,陈莫只是拼命猛砸,直到心里收到灰狡死亡的讯息,这才站起来,镇定地将外套解开,把里面的鹅卵石倒在地上。

  ‘击杀1阶生物灰狡,奖励源能84点。’

  这个时候,两个保安已经赶到现场。

  这两个保安倒是谨慎,问了问周围的人发生什么事,也没轻易相信陈莫的说法,只是挡住陈莫不让他走,一边打了110,等警察来处理。

  陈莫并不在意周围人怀疑的目光,任由他们指指点点,毕竟只凭他一身破破烂烂的造型,就很难令人相信。

  刚才这些居民没有真个上来阻止他,不过是普通人怕惹麻烦,不爱出头的心态,倒不是真的相信他的说辞。

  他背对着众人,静静地注视着脚下灰狡的尸体,心中暗自计时,数到三十多声的时候,一个泛着淡淡光芒乒乓球大小的透明光球忽然出现在灰狡尸体上方。

  “这个宝物光球是必掉?不过好慢啊,虽然没注意前一次击杀灰狡后多久才出现掉落,但感觉肯定要不了这么久,这掉落时间是随机的还是有什么特别的规律?”

  陈莫心里想道,伸手抓过光球揣进裤兜里。

  “咦,这到底是什么狗,头上还长角?”一个走近的男人突然疑惑地出声问道。

  “还真是有角啊,不回是外星狗吧,哈哈。”

  “没见过,是什么珍稀动物吗?”

  “说不定是吃了什么东西变异的,现在什么食品都有毒…;…;”

  瞥了周围大呼小叫的人群一眼,陈莫心中升起一股众人皆醉我独醒的优越感,暗暗道:“是的,这就是怪物,你们很快就会发现…;…;这只是…;…;开始。”

  一想到那几十起失踪事件代表的意义,他就有些口舌发干。

  拿到灰狡掉落的宝物,陈莫在这里事情已了,他当然不会傻傻地等着警察前来,突然一个发力,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窜出去十多米。

  这时候,后面的保安和居民才纷纷叫着,“那人跑了!快拦着他!”“抓住他!”“不要让他跑了!”,然后追了上来。

  陈莫一路冲到小区围墙边,沿着围墙快速奔跑,当进入没有路灯照亮的阴暗地段时,伸手触摸围墙,发动了穿墙术。

  下一刻,他已身在围墙外的大街上,听着围墙内远去的呼喊声,陈莫镇定自若地穿过马路,混入人流,迅速远去。

  一身破破烂烂,即使夜色也难以遮掩,陈莫干脆将t恤衫脱下来系在腰上,再挽起裤腿,赤着上身装做是在晚上跑步锻炼的样子,一路小跑前行,至于那件外套,则是随手扔在路边一个垃圾桶里了。

  光着上身奔跑在街道上,陈莫脑海里不断回放着今天的连番奇遇,重生,穿越新世界,神奇的穿墙术,他内心的激动难以自抑,像少年一样不时挥着拳头跳起来连连怪叫,引得人人侧目。

  现在的城市里,到处都是天网监控探头,陈莫一路小心避开监视器镜头,尽走小路,绕了几个圈子,才回到了燃气公司宿舍小区的出租屋里。

  合租的同学回家去了,这几天出租屋里只有他一个人住,倒是不用担心怎么向别人解释自己这一身破烂血迹。

  疲惫不堪的陈莫一回屋就倒在床上,直到半夜才被肚腹内传来的强烈饥饿感唤醒。

  将一碗方便面冲上开水泡上,陈莫先到卫生间洗了一个热水澡,这才放松下来,只穿着内裤就到客厅端起泡好的方便面开始填肚子,但吃了两口,陈莫就把方便面推到一边。

  今晚这几个小时实在太过刺激,本来只是出门去吃个饭,哪里想到会在短短时间里经历穿越异界、生死搏斗、高空坠落这些非常事件,到现在陈莫还有些情绪不稳。

  “好吧,不管将来会怎样,但以后如果回忆到这个夜晚我竟然还呆在屋里吃方便面,我一定不会原谅自己。”

  换上衣服,陈莫走出小区,小区南边是双楠路,北边是少陵路,少陵路靠西边临近二环路的一段有很多酒吧、ktv、餐厅,一到晚上就热闹非凡,即使凌晨一点过,这里仍是灯火辉煌、热闹非凡。

  少陵路是一条东西走向的道路,不是交通干道,白天来往车辆不多,但到了晚上,夜店集中的这一段就停满了车辆。

  酒吧、ktv都在道路北侧,而南边就全是餐饮,各种烧烤、冷啖杯、火锅、串串…;…;,成都人吃宵夜最爱在开阔的室外,一边观看路边的风景,一边享受美食,这样的座位也最抢手,陈莫运气不错,刚好遇到一桌人离开,独自占了一桌,点了几样烧烤,要了一瓶啤酒。

  靠在椅背上,陈莫望着街对面光彩迷幻的霓虹灯下,酒吧门口进进出出的男男女女,拍拍自己的肚腩,心中默默想道:“也不知这样纸醉金迷的夜生活你们还能享受多久。”

  现在这样和平繁华的生活不知道是否还能继续,陈莫心情有些复杂,一方面期待改变带来机会,一方面又希望生活能安逸平静。

  不管那个世界是遥远的外星球,还是现实的平行世界,又或者只是一个游戏时空,无论它的本质是什么,失踪的人口、他所掌握的穿墙术以及跟随他来到现实世界的灰狡,无一不在证明它是真实存在的。

  既然是真实存在,就不能简简单单当它是一个游戏,即便它的存在和那些电脑游戏有多么相似。

  连通两个世界的空间通道的出现,必然会导致社会产生巨大的动荡。

  而未来,可能是两个世界互通有无和谐发展,也有可能是怪物入侵、文明敌对爆发战争争夺资源。

  但从世界上众多社会学家曾对地球和外星文明接触所做的推论来看,后者几乎是必然的,就像欧洲人发现美洲。

  新的时代已经拉开序幕,社会的变革必将到来!

  唯一奇怪的就是,自己午觉后多出来的那未来九年的记忆里并没有任何新世界降临的消息,难道自己并没有重生,真的只是做了一个梦?和易浩介绍的大老板谈投资也只是一个巧合?

  可这个梦也太真实了,那梦中的记忆时时刻刻的影响着他,甚至在潜移默化地改变他的生活习惯。

  比如他会时不时下意识地拍着自己的肚子,因为未来的他是个腆着肚子的胖子;比如他体质敏感从不饮酒,今晚却自然而然地喝起了啤酒,因为未来和她分手后他常常借酒浇愁。

  不过在新世界降临的机遇面前,他是否重生似乎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与一个神奇的、充满无限可能的新世界相比,‘预知未来’成为富翁这样的生活太过平凡了。

  “让我想想,有了穿墙术可以干什么,没钱的时候到银行金库拿了就走,又或者潜入贪官家里劫他的财济我的贫,轻轻松松就能搞到大笔钱。

  嘿嘿,怎么想到的都是歪门邪道…;…;嗯,走正道有什么法子?

  对了,我可以利用穿墙术去表演魔术嘛,要当魔术大师跟玩儿似的,漂亮妹子还不得哭着喊着扑过来…;…;”

  在脑子里面天马行空地意淫一番,设想了无数美好的未来,最终陈莫却叹了一口气。

  “凭借穿墙术,只要多动动脑子,我就已经可以在现实世界成为人上人,拥有无数的金钱,过上富豪的生活了,但这…;…;不是我想要的啊。”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