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问道洞天 > 第55章邪教人物
  这声惨叫打破了夜间的寂静,大家惊跳起来,随即见到山下营地着火,杀声喧嚷。

  山下营地离平台有六七公里,正在雷达的扫描半径,牧天野“看到”了三个妖人,传说中的邪派人物终于登场了!

  他们年龄不大,俱为年方二十多的青年,却邪气重重,身上皆穿着灰色衣服,裹头正中画着一对交叉的骷髅骨,手里各执一把白骨剑,颈间挂着一串细小的骷髅骨项链。

  “白骨教!”天地六号汇集情报,一眼就望出来道,白骨剑、骷髅骨是白骨教的正宗标志,灰衣表示是筑基期,他们黑色衣服表示炼气期弟子,金丹则是白衣了。

  白骨教位属八大魔门之一,虽排末席,但依旧不可小觑,资料上说普通的白骨教弟子持白骨剑、习练白骨神功(他们自吹的)、颈间髅骨项链是他们杀人后提炼人骨而成,极是邪恶。

  牧天野连忙提醒方家双姝,大家都在换衣服,牧天野披乌藤甲,方家双姝则换回灵蚕蚕丝套装,她们可不想让人占了便宜。

  “他们是什么修为?知道吗?”方宝璎问道。

  “筑基初期!”牧天野回答。

  “切,这么逊的修为也敢出来混!”方宝珞不屑地道,却不想她都没筑基呢。

  山下营地正鬼哭狼嚎哪,那三位被认为方宝珞认为逊的白骨教妖人对于营地里的人一点都不逊,营地里的虽然极力反抗,却依旧被杀得人仰马翻,纷纷四散而逃,可是白骨教妖人动作神速,四下阻截,逃亡者死得更快!

  “做了!”牧天野取出离地赤焰弓,引出三箭,箭上仅点点火光,迹象不显,不仔细看甚至将它当成了荧火虫。

  距离七公里,本来射不了如此之远,牧天野居高临下,才可能射得到,然而有山风的影响,如果不受控制,射出去是谬之百米都可能,牧天野尝试神识控制箭枝。

  手指松开,遥射三箭,高高地划出三道弧线,再向下方落下。

  “雷达启动制导!”神识附于箭枝上,按照攻击方位,努力修正误差。

  一公里、二公里、三公里、五公里之后,箭枝已经化为了一个小点,难以看清,但是雷达上依旧很清晰。

  “风偏离,修正误差!”三枝箭的尾部被神识拨动,不停地颤动着,修正方向。

  “我们还能够控制它吗?”牧天里焦急地问。

  “行的!”天地六号响亮地回答道:“理论上说雷达扫描半径十公里内,全部处于我们的掌控中!”

  “我们不仅能够控制它们,还可以同时控制它们!任何一位同级的修士都办不到!”天地六号自豪地道。

  很快地,雷达屏幕出现了地面上三个妖人,“继续修正误差!尾部摆动,瞄准他们的头部!”

  恰在此时,那些妖人正在专注于砍杀营地中的人,杀得正是过瘾,统统没注意到天上落箭。

  “轰!”“轰!”“轰!”

  真棒!三声雷响,倒了两个,另一个因为偏差而侥幸逃掉一命。

  倒下的两个,都是火雷箭直接在头顶爆开,爆头!尽管妖人练的是白骨神功的头骨坚硬,可火雷箭如此近距离的攻击,就算不炸死也轰死他们。

  第三个妖人由于距离最远,当前两枝火雷箭爆炸时,他闻声向前急蹿,火雷箭没有中头,离他二米外爆炸,冲击波将他炸得摔倒!

  事先毫无征兆,一下子挂掉两个,第三个妖人大起恐慌,连滚带爬地跑进了黑暗中,逃之夭夭,头都不敢回一下!

  很快地,他在十公里范围内消失掉。

  搞定!

  牧天野把弓一收,忍不住得意狂笑起来!

  已身为炼气期,如此之远的距离射杀两个筑基期,只怕也没什么人能够办得到吧!

  方宝璎瞧他得意劲儿,问道:“杀了几个?”

  “两个,逃了一个!”

  “真牛!”方家双姝都惊讶了,她们度量距离至少六七公里,就算她们驱动本命法宝也打不了这么远,筑基期修士都办不到,牧天野三箭杀了两个,考虑到他的成本,那效益可观得很哪。

  是夜,因有妖人作祟,三人打座调息,一夜无眠。

  ……

  天亮了,牧天野三人收好营地上的东西,准备行程时,一道青色剑光自下飞上,驭剑者是位花白头发的筑基期真修,向着三人拱手道:“老夫赵尚杰,忝为神宵山副山主,昨夜可是三位紫虚宗的小友出手相助,打死两个白骨教妖人,打跑一个?”

  神宵山是附近的一个小门派,最高修为只是筑基,没有金丹真人--------天地六号的资料。

  方家双姝均不作答,牧天野则回答道:“正是敝人,昨夜见白骨教妖人作怪,就赏了他们三箭,不想侥幸成功!”

  侥幸成功?

  炼气期弟子的神识不到百米,筑基期神识一公里,金丹真人十公里,在此范围内可以操控灵器法器和法宝,这只是名义上的射程,真实情况是十分之一,炼气期弟子放出灵器到达十米,就会失去控制,金丹真人敢放出飞剑飞上一公里已经不错了,再远,万一法宝弄丢了呢?

  箭枝就不同了,本为消耗品,放心使用,自此处到山下营地为六七公里,能打得这么远,据说还是三箭齐发,还两箭爆头,你小子和金丹真人都有得比!

  以炼气期修为就敢挑战筑基期,还连杀两人,赶跑一个,上宗弟子就是这么牛b吗?

  赵尚杰震惊不已,愈发殷勤地道:“山下营地是老夫的门人,若无小友出手,几乎狼狈,敢问小友高姓大名?”

  “不敢当,我叫牧天野!”

  “牧天野?”赵尚杰微一沉吟惊喜地道:“可是蒙山大捷中的牧天野?”

  “正是!”

  不知不觉中,牧天野的名声开始流传,赵尚杰知道不少,如金丹三难牧天野,大战张英豪和赌石,这里面涉及太白剑宗和同门弟子,不好宣扬,但蒙山打怪和战半龙人就没有任何问题。

  “原来如此,上宗弟子,果然名不虚传,老夫佩服,佩服!”赵尚杰连声道,取出一份礼单和储物袋道:“牧小友,救命大恩,难以尽报,这里送上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礼单上的礼物主要是神宵香,这神宵山擅长精炼香料,神宵香有宁神静气功效,修炼时点上一枝,可精神愉快,避免走火入魔。再有紫金果、石霜草和六灵芝十份,俱为本地出产的炼制筑基丹的主药。

  救命大恩难报,礼轻了被人笑,奉上筑基丹的炼制药材,无论如何都不算失礼,毕竟筑基筑基,等于新生。

  牧天野也不客气,收了礼物,重开桌椅,请赵尚杰坐下,此时才介绍了方家双姝,赵尚杰稍微看过方家双姝,见到她们神气充盈,丽色惊人,衣着华美,手上、头上、衣服上的灵器闪动,令人看得眼花缭乱,还是双胞胎,修为炼气九层,均以牧天野马首是瞻,不由暗暗称奇。

  大家攀谈起来。原来神宵山弟子出来历炼,没想到被白骨教妖人瞄上了,突袭营地,死伤三分之一,倘若没有牧天野的抛射三箭的话。

  赵尚杰不住地称射,牧天野问道:“本地区属于我紫虚宗地盘,妖人为祸地方,可有上报?”

  “有的!我们已经向金塘城发出了警报,自有金塘派处理,如若发现,当可叫他们授首!”赵尚杰恨恨不已,但也知道只能看运气,大裂谷这般大,妖人只要找个地方一躲,金塘派的来人找不着,也就无可奈何了。

  “经常有妖人过界么?”牧天野好奇问道。

  “不是!”赵尚杰回答,听他的解释:“这里是我们控制的地方,妖人若派人过来,炼气期弟子一般还得在门派里学习(他不敢说炼气期弟子水平差,敢说差?牧天野可是炼气期的),金丹真人是宗门中坚,不易轻出,若是跑来,上宗和我们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们留下!元婴真君则更不用说了,极少越境,来去的只有筑基期,他们来,也不是无的放矢,主要是二天后,鬼脸菇大熟!”

  鬼脸菇,阴属性,天地灵物的一种,受地穴阴气催发,一夜之间可生出千万,其功效主要有两种,邪派人物用它来提炼阴煞丹,这丹药不错,能平和气息,调整状况,换言之,邪教本来够邪的,用阴煞丹能够让他们不这么邪。

  鬼脸菇对于正道人物也有良好的作用,它为极阴属性,然而正如冬至一阳生,当它为极阴时,反倒蕴藏了纯阳属性,可提炼出“一阳丹”,功效为正本清源,大补元气,大战一场过后,辛劳之后,用它来补充元气,功效显著,金丹真人也用得上。

  既然鬼脸菇在正邪两方都用得上,每年一到丰收季节,就有大量邪派人物越境过来进行“收割”,他们可不会老老实实地一朵朵进行收割,而是去抢收割鬼脸菇的正道弟子、凡人收割好的鬼脸菇,而正道则进行“反收割”,双方斗智斗勇,大打出手。

  正邪双方有默契,邪派人物过来的多是筑基期弟子,有的炼气期弟子自恃水平高强也敢过来,而正道也派出的同样是筑基期弟子,籍此双方进行弟子之间的pk,提升修为,如果邪派派出金丹期真人,则往往会引发正道的全面围剿,无论如何都得将他留下来,每一位金丹真人都是重要的“资产”,不容有失。

  赵尚杰所在的神宵派离大裂谷较大的阴穴“涵道谷”位置非常近,每年组织大批凡人和低阶弟子进行收割鬼脸菇是门派一笔重要的收入,可有喜也有忧,遇到强力邪派人物过来进行“收割”,会有大量的死伤,这不,昨晚若不是牧天野超远距离的三箭,白骨教三位筑基二死一逃,搞不好神宵派弟子团灭都有可能----那晚神宵派营地里只得一个筑基,还被打跑了。

  此救命之恩,赵尚杰感谢再三,之后盛情邀请牧天野前去山下神宵山新营地作客,牧天野无可无不可的,正待婉言拒绝,倒是方宝璎道:“好的!”

  她答应下来,牧天野当然不会逆她的意,此时才向赵尚杰介绍两位方家小姐,含糊其辞是:“我的两位方家师妹。”

  路上,牧天野问为何要去神宵山营地作客,方宝璎说:“白骨教吃了大亏,一定会来报复,到时我们可以与他们斗一斗,与邪派弟子争斗是我们的重要历程,此外,鬼脸菇在宗门里很有用,每年各山峰都大量收购,我们与神宵派有这层关系,可以优先收购他们的鬼脸菇。”

  “我们还缺灵石吗?”方宝珞问道。

  “灵石我们当然不缺,但需要贡献值。”方宝璎说道。

  ……

  神宵山营地里的弟子们听说来了三位上宗弟子,都十分激动,有点脸面的弟子赶过来拜见,还有两位筑基,一个姓林一个姓肖,均五六十岁了,而方家双姝两八年华,已经半只脚迈进了筑基!大宗门与小宗派的区别分明,因此两们筑基都与牧天野们以同辈论交。

  方家双姝待人客气而冷淡,只是听大家说话而很少发言,让一些打了鸡血的神宵山男弟子大为失望,唯有牧天野依自己兴趣所在再三询问,得到许多的“涵道谷”资讯:涵道谷离营地十里,正好是阴气笼罩的最大范围,等到阴气退却,营地的人们即可进入进行收割鬼脸菇。

  等弟子们告退后,觉得有点失礼的赵尚杰连忙道歉,牧天野摆摆手,表示无所谓,待赵尚杰离开后,方家双姝才告诉牧天野她们是不得而为之,若给点颜色,只怕他们会拿来当大红,总有一些家伙有非份之想,她们见得多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冷淡相待。

  牧天野们没有住进神宵山营地,而在营地外启动了豪宅居住,让神宵山弟子们倍感羡慕---不止是豪宅,关键是师兄妹三人同住哩!

  天地良心哦,牧天野是个正经人的,当然,这话连天地六号都不信!

  他们等待的白骨教一直没来寻仇,待到三天后,牧天野们出到豪宅,只见面前好大雾,笼罩天地,寒气迫人,不见寒霜,不见冰雪,却冷得蚀骨透筋,森寒之气就连木火双灵根的方宝珞也抵挡不住,若不是与方宝璎均身佩暖玉,自动放出阵阵暖气注进身体里,就得象凡人与神宵山弟子们既含着驱寒用的祛寒丹和穿上厚重衣服了。

  至于牧天野,身上并无饰物,又不吃丹,浑若无事的样子,衣着单薄,行动如常,大家都震惊他得天独厚的的火系能耐,独有方家双姝,更见头痛,她们读过上清宫那位惜花真君的传记,他也同样是木火双灵根,同样是火系天赋异禀,牧天野简直是他的翻板!

  “涵道谷”的阴气正如神宵山弟子所言,还真的是距离营地百米就停止推进,让大家得以从容准备。

  过得一天,阴气自然消退,渐渐露出了原来自然形象,不同的是树木下、草丛里、岩石堆中,出现了无数的脸面诡异的菇类!

  大自然的珍贵馈赠---鬼脸菇,虽然它们的形状丑类,但在神宵山弟子眼中却不知道多可爱,每一朵鬼脸菇都是灵石啊。

  “今年的鬼脸菇与往年相比,起码多了一倍,看来还是贵客上门带来的福气!”赵尚杰恭维道。

  牧天野知道客气话而已,连忙说:“是大家的福气吧!”

  是谁的福气,但赵尚杰知道是神宵山的福气来了,三位上宗子弟在此坐镇,明摆着等待来收割的邪派弟子,等于请了三个免费保镖,万一他们三人打不过,向师门一求救,有什么摆不平的?看来今年神宵山的鬼脸菇大丰收了。

  等到阴气消退到人可以进入,众低阶弟子、诸凡人约三百人一拥而上,手执草篮,采摘鬼脸菇。

  筑基真修、修为高的炼气弟子则负责警戒四方,赵尚杰备下素筳,请牧天野与方家双姝饮宴,等待弟子们归来,双方约定,牧天野们可以得到收获量的三成交易,之所以不能再多,一来他们要自用,二来要上供,三来要与朋友间交换,之前是三三四分成,现在变成了二三二三,后面三成就是牧天野的份量,赵尚杰够给面子了。

  时间推移,半天过去,陆续有凡人采集者先回来,都是那些没有储物袋的,顶多拿个**袋,个个喜上眉睫,嘿,还真的被赵尚杰说中了,今年大丰收,采摘量比起以前翻倍,个头也够大。

  牧天野拿起一只鬼脸菇,与方家双姝好奇地端详,此菇类还真的有点特别,拿在手上,都有丝丝凉气传到手上。

  他们又等了大半天,回来的弟子越来越多,差不多有三分之二的人回来了,赵尚杰看了看报告,说现在的收获量已经等于去年的收获量了,今年大丰收已经成定局,因为去的远的,都有储物袋在手里,收获量少不了。

  大丰收,定局?天地六号叫道:“一二三四五,好家伙,五个白骨教筑基邪修!”

  映入大屏幕的头一位高高瘦瘦的白骨教邪修,只见他瘦到皮包骨,仿佛身体外面披了层人皮,走起路来飘飘的,但千万不要小看他,他这种形状,正是筑基高阶的表现,骨头为重,皮囊次之,此外,别人拿的是白骨剑,他拿的是白骨锤,这非同小可。

  白骨锤,又名白骨锁心锤,乃白骨教找了有灵慧的人或者修道之士,以其头来炼成锤,禁锢其魂在锤内,使用时施放魂火,无论仙凡,吃上这种魂火,都金身难保,最是厉害不过。

  其余四名邪修,有一名正是上次逃脱的人,五人同行,脸色轻松,说说笑笑而来,并未受上回两个家伙被杀的影响。

  雷达扫描半径是十公里,对于修士是片刻钟的事,牧天野发出了警报,听闻有五个白骨教筑基邪修,赵尚杰脸色郑重,他的两个师弟林筑基和肖筑基赶忙收拢弟子。

  神宵山弟子纷乱显然被五个白骨教筑基邪修觉察到,他们加快了脚步,牧天野再次发出警报,拿出了离地赤焰弓,一搭三箭。

  距离一公里,三枝火箭离弦而出,往高处射至,再沿抛物线下落。

  牧天野的灵识控制着三枝箭方向向着邪修射去,射中了领头的三人,这次他们较之前明显有了提防,三箭均未奏功,被他们用白骨锤和白骨剑拦下。

  “轰隆”三声,持白骨锤的邪修叫道:“筑基二三层的玄门弟子的箭,无足为虑!”

  话音刚落,又是三箭射来。

  何止三箭,天空中尽是箭!

  牧天野根本不怕对方拦箭,他远距离攻击,打中就是“有所得”,对方连他的毛都沾不了边,有他打没敌人打,反正他的火力充足,要多少有多少,此乃阳谋。

  被他真气催动,一枝枝箭在弓弦上飞快地生成,然后欢快地飞离主人,向着敌人飞去。

  飞出后不是不管,附着的神识不断修正箭枝的落点,就算不直接命中,爆炸的冲击波同样让敌人消受。

  “哈哈哈!这简直是自导炸弹打坦克啊!”识海里的天地六号少尉发出了阵阵的狂笑声,相控阵雷达加上高速计算机,同时指挥数十枝箭乃至上百枝箭对她而言是小菜一碟,其他任何的箭手都办不到!

  就这么着,五个白骨教筑基邪修貌似落入了一队弓箭手的攻击中,不断地爆炸甚至让他们有种寸步难移的感觉,关键是连敌人都面都没有见到,对方隔着一个小山丘对他们的攻击,让他们气愤,还有气馁!

  “见鬼了,神宵山从哪里来的弓箭手,这么厉害?”白骨锤邪修恼怒地道。

  “啊!”背后传来了一声惨叫声,白骨锤邪修心中一惊,往后一看,正是先前派去神宵山营地捣乱的幸存者,他挡下了好些箭,没想到一枝箭在后面爆炸,冲击波炸得他向前一冲,正好落在顶头一枝箭下,仓猝之中,炸得他受了伤!

  这家伙属于牧天野的重点照顾对象,惊弓之鸟嘛,不关照他还关照谁!

  “我射射射!男人就要射箭,多射箭,身体好,早上射箭,晚上射箭,睡梦也要射箭,射得敌人成刺猬,射得敌人飞上了天!”牧天野一边哼着他的歪歌,一边狂射一通,看到天空中的星星点点箭枝的轨迹,神宵山三位筑基喜出望外!

  对方还没有接近就受此打击,每次相当于筑基二三层的攻击不是棉花糖,硬接还是要消耗真气的。

  “不能这样了,冲!”五位白骨教筑基邪修全力提速,施展出加速术、神行术之类功夫,加速赶往神宵山营地。

  快那又如何?相控阵雷达加上高速计算机本来设计了就是来对付高速目标的:

  “根据他们的轨迹,计算他们的落点,打提前量!”

  “侧击他们,引爆火雷箭,利用爆炸的冲击波,打乱他们的步伐,改变他们的方向,然后,正正落下一枝箭等着他们!”

  ……

  等到五名邪修好不容易冲上了小山丘,下面三百米就是神宵山,牧天野的箭迎头拦击,更是凶悍。

  五名邪修一步一步地顶着火雷箭咬牙切齿地前进时,赵尚杰的心已经放下了大半,甚至还有余暇想:“今年的鬼脸菇应该是大丰收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