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田园宠妻:小农女,大当家 > 160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1)
  小子一愣,看向苏木槿,察觉到她眸底那股莫名的熟悉和热切震惊时,微微蹙眉,面上挂着浅浅的笑意,既不会让人觉得冷漠疏离,又不会让人觉得刻意讨好。

  “苏姑娘是认识与小的长的相似的朋友吗?小子是男的,可当不起苏姑娘姐姐二字。”

  苏木槿回神,才发现自己竟不小心把心中默念的名字说了出来。

  相似的朋友?

  她前世短短的一辈子只认识一个安泠月,擅长奇门遁甲、阴阳八卦,向来不苟言笑一身黑衣示人,行事杀伐果决最恨欺凌弱小之人。外人面前她是如同影子鬼魅一般的存在,后来,为护她和栖颜姐逃生,以全身血液为引自爆死阵……

  前世,她被栖颜姐救出衣香楼时,泠月姐姐已经跟在栖颜姐身边了,她竟一直不知,泠月姐姐与她都是金水镇的人。

  小子垂着头,余光快速扫过苏木槿,发现苏木槿面上有几分看到熟人的怀念和伤心时,眉间的微蹙紧了紧。

  文殊兰狐疑的将小子从上到下都打量了一遍,问苏木槿,“你认识这小子?”

  苏木槿张了张嘴,想说她认识,可今生不是前世,她认识泠月姐姐,泠月姐姐却不认得她。

  想到这里,苏木槿略有些颓然的沉默下来。

  好一会儿,才笑着道,“有些眼熟。这位小哥怎么称呼?”

  “小子姓安,在家排行第三,苏姑娘和文少爷叫小的安三儿就行。”安小子垂着头,态度恭敬。

  文殊兰噗嗤笑出了声。

  浮云与浮霜脸上也浮现出笑意。

  安小子眉峰一蹙,眼珠子快速滚动了两下,又道,“小子名讳一个泠字,苏姑娘与文少爷亦可叫小的安泠……”

  “不不不,安三儿,就安三儿,这个名儿就挺好的!你说是吧,苏三!”文殊兰一边笑一边调侃苏木槿。

  安泠!

  真的是泠月姐姐。

  前世,泠月姐姐女扮男装时用的一直是这个名字。

  压下心头难以用语言描述的激动,苏木槿故作平静的懒懒的斜了文殊兰一眼,与安泠月笑道,“安小哥是负责卖这处房产的中人吧?你可以先约一下房主本人,准备好房契,等吃过午饭后去文家的酒楼聚仙阁来寻我们,到时候我们一起去衙门交银子过户。你看如何?”

  安泠月眸中光芒大绽,大众的五官因她这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而耀眼夺目。

  苏木槿闭了闭眼,说不清自己心中是什么感受,只觉眸底一片温热。

  她转过身子,朝外面走去,不想让几人看到她眸底的水渍。

  她记得沫姐姐曾与她们说过,泠月姐姐幼年凄苦,家乡贪官横行,民不聊生。她与父母兄弟姐妹背井离乡换了地方谋生,日子刚好一些却又有地方乡绅看上了她姐姐要强抢民女,她的父母兄弟上前理论,被那乡绅打成重伤,无钱医治,悲惨离世。

  她的姐姐被乡绅玷污,不堪受辱,一根绳子吊到了家里的房梁上。

  等她知道跑回家时,一大家子只剩她一个了。

  她们姐妹四人,除她身边有一个苏海棠,其余三人均是家世单薄的穷苦女孩儿,皆家中亲人俱亡。

  当时,她们三个都羡慕她还有一个亲妹妹在身边,呵呵……

  若她们知道,正是这个她手把手带大的亲妹妹不但撬了她的墙根儿抢了她的夫君,还废了她一双手脚,将她囚禁在底下八年,会怎么嘲笑她?

  可惜啊,她出事的时候,三个姐妹都不在了,不然……

  苏木槿猛的顿住脚步,回头去看跟在文殊兰身后,保持着微笑的安泠月,想着她当年的舍命相互,心中莫名的有些安稳。

  她深吸一口气,停在原地,等二人走过来,笑着问安泠月,“安小哥,你可有空,我们还要去看几处房子,你跟我们一起去看看,参考一下。位置……”

  苏木槿看向文殊兰。

  文殊兰眨巴眨巴眼,以眼神问苏木槿,“其他的还要看?你不是买下这处了吗?”

  苏木槿静静的看着他。

  文殊兰拍了一下脑瓜,将其他三处房产一一说了。

  安泠月一听二人还要去看其他的房产,心里有些担心两人会反悔,眸底显出几分担忧和焦躁,面上却半分没显露,笑着点头,“其中一处还在我们牙行,不过登记在一位大叔名下。我可以陪二位走一趟。其他的……”她犹豫片刻,抱歉道,“行有行规,二位请恕小的不能越矩。”

  苏木槿笑了笑,“是我的错,让安小哥为难了。”

  “那就先去你们牙行名下的那处房产。”苏木槿率先上了马车,文殊兰骑着马,浮云、浮霜一人骑马一人驾车,苏木槿笑着朝安泠月招手,“安小哥,上马车吧走的快一些。”

  “这……男女授受不亲,不好吧?我坐车头就好。”

  安泠月朝热情的苏木槿点点头,撑着车板坐了上去,浮霜笑着甩了马鞭,马车往前奔去。

  另一处,是个闹中取静的地儿,说小,其实比先头那处并不小多少,同样是临街道的两层小楼,后面带一个小院子,不过这个院子里没有打井,只有小楼大厨房那有一处水井。

  “这个位置虽然稍微差一点,但面积和价格都很不错。苏姑娘若是开客栈,闹中取静,这个位置比先前那个更好。……”安泠月垂首跟在苏木槿身边,细心道。

  苏木槿笑着摇了摇头,“我准备在这里开一家小饭馆,管吃管饱的那种,安小哥觉得可行吗?”

  安泠月一怔,对苏木槿言语间透露出来的亲昵有些莫名,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又突然想起苏木槿是个女孩儿,她不过是个外形黑瘦的破小子,就是原来的容貌也只是普通而已,便自嘲一笑,觉得自己想太多了,自己可没有什么让人家可贪图的。

  “安小哥觉得不可行吗?”

  安泠月忙摇头,“小的觉着这个位置开小饭馆不如开个小戏园子,请几个角儿过来排几出戏,捎带着卖一些瓜子零嘴、糕点之类的,戏好听,来吃饭的也不会少,比单纯开饭馆要更赚钱。”

  苏木槿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这个主意倒也不错,不过若开戏园子的话,这个楼就要推翻了,推翻重新盖,将后面的小院子也圈进来,下面一层空出中间做戏台,围绕着戏台盖成两层的小楼,怎么样?”

  安泠月愕然的看着苏木槿,她不过是随口一说,她竟然当真了。

  前世的安泠月冷静自持不苟言笑,很少有见到她错愕的时候。

  这会儿看到,苏木槿忍不住眯起眼,轻声笑了起来。

  她何其有幸,竟然在这里遇见了泠月姐姐。

  文殊兰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苏木槿冲安泠月傻呵呵的笑,左右侧头去看浮云和浮霜,两人的表情也是不明所以。

  “走吧,就要这两处。”

  安泠月的眼睛蓦然瞪大,“苏、苏姑娘,这处两层楼加院子一块儿得五百两四十两呢!”

  先前的那个六百多,加一块儿都一千多两了!

  苏木槿正要笑着说文少爷不差钱儿,就听门外炸雷一般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苏木槿!”

  一个青色对襟半袖,下身着一个灯笼裤的女孩儿身形奇快的闪了过来。

  “姝表姐,你来啦。”

  苏木槿尴尬的看着面前一脸怒火,脸颊因着急奔跑布满红晕的沈婉姝。

  沈婉姝狠狠剜她一眼,手指头虚点着她,差一点就要戳到她的额头上去,“我不该来吗?啊!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很危险……”

  “姝表姐,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新认识的朋友,姓安,名字……”

  沈婉姝后知后觉的瞪着苏木槿抓着安泠月的手,抬手就要拆散,被苏木槿凑到耳边低语了一句,她的手立时顿在半空,恶狠狠的瞪了苏木槿一眼。

  “赶紧跟我回去!爹娘和爷奶都在聚仙阁等着你呢!”沈婉姝一把扯住苏木槿另一只胳膊,带着人就要往外走。

  门外又跑进来一个满脸大汗的伙计,见到苏木槿和沈婉姝,忙笑着招呼,“苏三姑娘,沈姑娘,少爷。那边儿……那边儿……”

  文殊兰皱着眉头,对沈婉姝没有看到他表示了不满后,瞪了眼伙计,“哪边儿?出什么事了?”

  “气喘匀了再开口!”浮云在一旁道。

  伙计哎了一声,深吸几口气呼呼呼喘了,才道,“少爷不是说要收网吗?今儿个那边有动静了,刚叫了三桌席面让给送去周举人家,说是主家有喜。”

  “主家有喜?”文殊兰皱着眉拖着手肘,另一只手来回刮了刮下巴,“是在咱们聚仙阁定的?”

  伙计咧嘴笑,“可不吗?掌柜的刚还说也不知道周家人是不是傻,生怕咱们不知道他们在捣鬼似的,巴巴的跑上门来……”

  浮云与浮霜也是一脸笑意,浮云抬手给了伙计一巴掌,笑道,“说了什么喜事儿没?”

  “说是给闺女找了门好亲事,高兴,要与好友同喜。”伙计嘻嘻笑。

  这下,一群人更乐呵了。

  文殊兰看苏木槿,“你说这人是不是真傻?这么明目张胆的,就不怕你去捉奸?”

  苏木槿挑了挑眉,“不用怀疑,某些人就是拥有着谜一般的自信。”

  沈婉姝听的一头雾水,去看安泠月,安泠月却从几人字里行间发现了端倪,悄悄将手从苏木槿手中抽了出来,“二位既然还有重要的事,那这房产过户的事不如挪到明天一早,二位意下如何?”

  苏木槿有些不舍与她分开,张了张嘴想让她与自己一道又寻不到好的理由,只好作罢,“如此也好,我今日会在镇上住一晚上,明日一早在聚仙阁等安小哥。”

  安泠月笑着道定准时前往。

  一行几人出了小楼,骑马的骑马,坐车的坐车,一起到了聚仙阁,安泠月下车告辞,苏木槿被沈婉姝拖着直奔二楼,沈延峥、杨氏,沈老爷子与沈老太太同时起身。

  苏木槿心中微暖,有些无奈的开口叫人,“姥爷姥姥,舅舅舅母,你们怎么都来了?”

  “你这孩子,怎么自己一个人来镇上也不跟我们说一声!”杨氏面色焦灼,将她全身上下看了一遍确认无事后才松了一口气。

  沈老太太与沈老爷子见人平安无事,也都松了一口气。

  沈老太太嗔怪的瞪着外孙女,“下次想出来就叫上你大表哥和你大表姐,可不兴再这么偷摸着不吭声出来了!”

  苏木槿吐吐舌头,膝盖一弯蹲在沈老太太跟前,将头靠在沈老太太膝盖上,双手抱着她的双腿轻轻晃了晃,撒娇道,“知道了姥姥,我下次再不敢了。”

  “真不敢假不敢?”沈老太太因她的撒娇,眸底多了几分笑意,脸却还故意板着,很没有说服力的轻哼了一声道。

  苏木槿笑眯眯的点头,“真的不敢了!我下次要是再出来,一定带上表哥和表姐给我保驾护航!”

  “净耍贫嘴。”

  沈老太太被她三两句话逗弄的终于露出了笑容。

  沈老爷子面上笑着,看着苏木槿的神色却很是凝重,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沈婉姝被一家人集体无视,很是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儿,跟一眼不错的看着苏木槿的她娘道,“娘啊,你确定槿姐儿是小姑的女儿?”

  杨氏猛回头拍了她一巴掌,“胡说什么呢?不是你小姑的孩子难不成是我的?”

  沈婉姝利卡哎呀一声,“娘啊,槿姐儿原来真的是你的孩子啊!难怪你疼槿姐儿不疼我!爷啊奶啊,你们可要为我……啊!疼啊,娘!”

  “小兔崽子,再嚎一声试试老娘真的好好疼疼你!”杨氏晃了晃拳头。

  沈婉姝立刻投降,“娘,我错了。”

  苏木槿抿唇忍笑,姝表姐对上大舅母,可真是越挫越勇,每次都讨不到好还每次都乐此不彼……

  真的很羡慕啊……

  她咽下喉咙间的喟叹,站起身与几人道,“姥姥姥爷、舅舅舅妈,我有事需要出去一趟,你们先在这里等我,我跟表姐去去就回。”

  几人一怔,沈婉姝张口欲言,被苏木槿以眼神制止。

  若不是想让他们放心,姝表姐她也不打算带上的,毕竟,那样的场合,姝表姐一个未婚女子去不太适合。

  苏木槿微蹙了蹙眉,想着一会儿还是寻什么借口让姝表姐避开吧。

  沈老太太侧头看了眼沈老爷子,沈老爷子满眼担心却还是点了点头,杨氏看到沈老爷子点头,立刻开口,“爹,还是我跟着去吧,姝姐儿自己还是个孩子……”

  “舅母不用担心,我是跟文殊兰一起去,他身边两个小厮功夫都挺好的。”苏木槿忙拦阻,真要让大舅母跟着去,那可就真得乱成一锅粥了。

  杨氏却急道,“文家少爷人再好,他身边的人功夫再好,生死关头,人家肯定先顾自己在意的人,哪里会顾的到你!”

  她的话音一落,屋子里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之中。

  沈老爷子与沈老太太的脸色大变。

  杨氏有些不解,去看沈延峥,以眼神询问,“怎、怎么了?”

  沈延峥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着还懵懂不知的妻子,朝她轻轻摇了摇头,示意她不要再开口。

  苏木槿在杨氏话音甫落的瞬间便怔住了,好一会儿才感觉到心口一阵抽疼,她垂首看了眼心口的位置,抿唇笑了笑。

  做了这么久的噩梦,她以为自己免疫了呢,原来再听到这样的话,还是会疼的。

  苏木槿微微闭了闭眼,又瞬间睁开,抬起头笑着看沈家人,“就在前面一条街,最多半个时辰就回来了。姥姥老爷、舅舅舅母不用担心,我功夫很好的,毕竟我和表姐当初可是在土匪手里救过四舅舅的!”

  沈婉姝也知道自家娘说错了话,忙挺了挺胸脯,“爷奶爹娘放心,我肯定好好保护槿姐儿的。”

  沈老爷子心里叹了一口气,笑着道,“行,去吧,我们在这等你。”

  苏木槿眯眼,“谢谢老爷。”

  沈老爷子摆了摆手。

  苏木槿拉着沈婉姝飞快的出了房间,生怕几人反悔似的。

  平日里她这么卖乖讨巧总会逗人笑,这次,屋里的几人看着她消失的背影却都没有吭声。

  杨氏拉了拉沈延峥的衣裳,“我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沈延峥拍拍杨氏的手,“你是无意的,不怪你。”

  杨氏心里不是滋味的攥了攥拳头,抬起在手背上狠狠咬了一口,沈延峥惊呼一声从她嘴里夺下时,她手背已被咬破了皮,流了不少血出来。

  沈延峥忍不住骂道,“你这是干什么?你不是故意的,槿姐儿不会怪你的……”

  “峥哥,我是顺口说出来的,可有时候越是无意间做出的事越伤人。我不能因为自己不是故意的,槿姐儿懂事,就理所当然的……”

  沈延峥怔了怔,哪里不明白妻子话中的意思,想到槿姐儿这段日子的憔悴和强颜欢笑,一时无法言语。

  杨氏盯着手背上的伤痕,咽下口中的血腥,“有些事,必须疼一疼,才能时刻提醒自己警醒!”

  沈老爷子与沈老太太对视一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都没有开口。

  另一边,沈婉姝与苏木槿上了文殊兰准备好的马车,径直往周举人家而去。

  快到地方时,苏木槿拎了茶壶倒了杯凉茶递给沈婉姝,“姝表姐,喝口凉茶解解暑。”

  沈婉姝没有怀疑的接过一饮而尽。

  马车在周举人后门的小巷外停下,苏木槿将睡过去的沈婉姝小心放好,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对文殊兰道,“我表姐睡着了,你的人留下一个守着马车吧。”

  文殊兰奇怪的往马车里探了探头,转头看了浮云与浮霜两个一眼,“神马,你留下!”

  浮霜一脸怨念的看了眼浮云。

  浮云挑了挑眉,嘿嘿乐了两声,有个好名字真好啊。

  浮霜将马车赶入小巷子里其中一家,苏木槿三人跟着走了进去。

  文殊兰指着一个不高的围墙对苏木槿道,“喏,墙那边儿就是周家的后花园,再往里就是住女眷的后院儿,他们要招待客人,除去花园的凉亭,还有一处巴掌大的小湖,估计会在那儿。”

  浮云凑上去,“在小湖上,周举人说那里凉爽……”

  浮云看了苏木槿一眼,轻咳了两声道,“周举人还从新开的衣香楼里叫了几个姑娘,说要助兴……”

  苏木槿勾了勾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