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踏天战神 > 第二十九章酒鬼
  不再理会胖子,上官云遥率先朝着大白山的外面飞奔而去,胖子望到上官云遥并未理会自己,索然无味,也是紧跟其后。

  夜,寂静一片,大地此刻似乎也是在沉睡一样,根本没有被外物所打扰,但是在大白山的深处依旧是有着深沉的低吼之声,不知道那深处到底有什么恐怖的存在,而剑奴前辈出现在大白山的意义又何在。这一切上官云遥也是无从得知,或许现在实力还是太过的弱小了,并且影刃如果知道云少并未杀掉自己,不知道他们再次会有其他的行动。

  现在来看,必须要抓紧提升自己的实力了,否则的话,“我为鱼肉,他们为砧板。”这样的情况上官云遥自然不想看到,而且那道身影自己至今还未碰到,他日凌辱之仇,自然要报,不过这件事情,只有上官云遥自己一个人清楚,这是上官云遥作为男人心中的傲气,还是在自己曾经爱慕的女子面前,这样的事情是个男人绝对不能就此作罢。

  大半夜之后,上官云遥强忍着体内的伤势,终于和胖子回到了自己的院子之中,好在今晚只是虚惊一场,剑奴前辈及时的出现,否则现在两人恐怕早已成为了那条大蛇的腹中之食,胖子也是累的不行,直接到头大睡起来,上官云遥拿出剑奴前辈赠与的丹药,放入了嘴中一颗,瞬间灰色的丹药化为了一股暖流,冲向了自己的五脏六腑,原本胸口的疼痛感在此刻也是慢慢的消散开来,在丹药药力的作用之下,上官云遥感受到自己腹部有着一股暖流不断的流淌而来。

  而自己的眼睛也是缓缓的闭上了,毕竟今夜也是太过的劳累了。一夜无话,翌日的太阳刚刚升起,颇为温暖的阳光透过天空那朵朵的白云照射而来,轻轻斜斜的落在了院子之中,形成一道道斑驳的疏影,似鬼魅似神仙,此刻有着一道身影,已经在院子之中练起了长剑,那拥有温柔线条的脸庞,有着一层细密的汗水,口中也是不断的吞吐着浊气,这道身影正是上官云遥!

  如今的他的脚步也是愈发的稳健,手中的长剑时不时都是释放出强大的剑气,震荡的周围的空气都是颤抖不已,如今上官云遥开始修炼《剑流》的第二式必杀之剑,这一招更为的可怕,在与敌人战斗之时,寻求时机,一剑必死,而这必杀之剑所需求的不单单是掌控,更加的对于战斗时机的观察,和剑道的领悟,一旦练成,便是可以化为惊天一剑,斩灭敌人毫无压力,至少战气境都是不敢大意,而如今上官云遥也是愈发的熟练。

  这般熟练不单单是自己平时的努力,而且他无法掌控的天书战魂,每天入睡之后,便是开始给自己演示必杀之剑的形成方式,如何使得必杀之剑威力达到最大化,这一切也是需要在实际之中摸索出自己的套路,影像所表现出来,只是让自己参考而已,唯有自己真正的领悟,那才算的上自己的。

  胖子此刻也是深了一个懒腰,从屋内走了出去,打了几个哈欠,望到在院子之中努力练习的云遥,并未出声打扰,如今的他经过昨晚的生死磨练,也是正真的认识到唯有自己实力强大了,才能更好的保护好自己,或许经过生死的考验,心境才能发生变化吧。

  胖子突兀的自己独自出去了,去武馆之中,练习自己的坤灵掌去了。上官云遥练习了两个时辰之后,也是停了下来,稍作休息,之后他自然还要前往一下武器阁,至于为何?如今上官云遥已经租借长剑七天之久了,他自然也是害怕到时候,管理武器阁的中年前辈会以为自己偷偷的盗走的,这样的事情自然早点说清楚的好,这几日上官云遥一直在练习,如今来看,也是时候归还了,虽然必杀之剑并未练成,但是基本的要领上官云遥心中已经有数了。

  只需要自己不断的练习一番,应该很快就要练成了,况且藏经阁老者曾经可是嘲讽过上官云遥,十五天根本无法修成剑流,但是如今一半的时间才刚刚过,上官云遥恐怕到是赢得此次的赌约了,到时候就是要看看老者的表情会如何,必定会颇为的精彩吧。

  一个时辰之后,上官云遥的身形重新出现在了武器阁的外面,不过几天未见,武器阁依旧没有丝毫的变化,似乎依旧如原来那般冷清啊,上官云遥随即也是踏入了其中,在那柜子之上,正是当日的中年男子,但是如今的他较之七天前,显得有些精神奕奕,毕竟今天没喝酒,望到上官云遥的身影之后,中年男子也是微微一愣。

  不过似乎对上官云遥丝毫不感兴趣,随后把视线转移到了外面,对于中年男子的无视之举,上官云遥自然并未在意,“前辈,七天之前,我从武器阁借走了一把长剑,不知道费用如何,今日我是来送还的。”听到这句话之后,男子顿时唰的一声从柜子之上站了起来,“七天之前,我咋不记得了?”

  上官云遥尴尬的一笑,你记得才怪来,当日你喝的烂醉,会记得么?“哦,当日我见到前辈正在熟睡之中,我问了前辈一声,前辈沉默不语,我知道以前辈的胸怀,必然是答应我了,所以今日特来拜谢,先暂时支付上租借的功绩点,稍后几天必然有惊世绝酿的好酒赠与前辈。”上官云遥沉吟了半响说道,中年男子在听到前半句还颇为的生气,但是在听到惊世绝酿的好酒之后,脸色瞬间转晴,“小子,不错的么,挺会做事的,算了,我今天心情好的份上,这把长剑就赠与你了,至于那好酒么,赶紧给我送来,否则的话,我可不会放过你的。”

  上官云遥苦笑一声,这家伙果然是嗜酒如命,看刚才那番模样,自己如果不说的好听一点的话,今日恐怕自己要麻烦了,但是酒该往哪里寻找呢,如今倒是有些难为上官云遥了,但是话已经说了出去,上官云遥自然不能收回了。

  “弟子,多谢前辈的赠与了,前辈在此稍后几天,我马上去为你酿造好酒啊。”“嗯,赶紧的,否则的话,你可知道你可是触犯了门规的,不过如今有酒的话就没事了。”

  上官云遥听到之后,脸上一条条黑线掉落而来,还好自己机智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