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替嫁后影卫小夫郎揣崽了 > 第91章 番外十五
亡极是个听劝的,更何况劝他的是他心心念念的人,因此自然也不消杨安其多说几句,亡极就将薄刃别回了腰间,乖巧地从地上站了起来。

  看着杵在桌案前老实巴交的少年,杨安其实在无法把他和方才那个准备拿刀自裁的莽夫联系到一起,以至于在反复确认了这两个是同一个人后,他竟忍不住地笑出了声。

  “……主人?”莽夫迷茫地看着他,目光中流露出不解。

  是自己又做了什么傻事吗,引得他笑得这么开心。

  若是发自内心的笑,自己做这个逗他笑的傻子倒也没关系。亡极心道。

  “没事,突然想起高兴的事,”杨安其摆摆手,自己拎起茶壶倒了杯茶,顺带阻止了亡极想要上前来伺候自己的动作,“我自己可以。”

  亡极悻悻地站在原地,低头瞅着自己略微粗糙的手指尖。

  碍于自己是偷偷照顾亡极的,杨安其便没理由提起亡极前段时间受伤的事情,只能迂回地打量着他的脸,状似才发现地问道:“你这几日脸色似乎不大好,生病了吗?”

  他料定亡极不会跟他说自己在清沐阁中负伤的事,但只要确认他的身子恢复得完好无损,别的问题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果然,亡极听完杨安其的问话,原本就有些苍白的脸色更是褪去了几分血色:“……属下,属下不曾生病,多谢主人关心。”

  他们做影卫的,通常是主人不问,便不会主动提及生活中的琐事,所以墨宜应当……没有将自己的这些破事告诉给主人听吧?

  杨安其没再说话,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径自驱着轮椅去后间梳洗了,再回来也不曾与亡极有过多的交流,直接双臂一撑,躺到床榻上,阖上眼睛准备入睡。

  外面在下雨,他是故意没有让自己出去的。

  亡极安静地享受着杨安其给他的默许,一声不吭地站在原地守着他,翘起的嘴角挂着毫不掩饰的满足。

  不知是不是因为亡极守在自己的身边,杨安其这一晚睡得极其安心,起得也就比往日要早了许多。

  他出不了门,一日三餐有专人送进屋中,卧房内又有梳洗沐浴的地方,因此外头的人也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时候在休息,什么时候在看书,只能靠敲门询问来判定杨安其的动向。

  杨安其放下茶杯,提笔心不在焉地写了几个字后,便默默地在心中计算起了那小莽夫轮值的时辰。

  没想到还未等杨安其收回思绪,院外就已经传来了亡极和墨宜的交谈声。

  “肉包也是你吃,甜饼也是你吃,”亡极捧着装满了红烧肉的油纸包,一口也不肯给墨宜,“现在还敢将心思放到我的红烧肉上,美得你。”

  “哎呀,行行好,赏我一块嘛,”墨宜的声音光是听着,就能够让人想象到他垂涎欲滴的馋样儿,“世子妃待你可真好,羡慕死兄弟了。”

  “谁让咱救过世子爷呢,”提到这个,亡极不由更加得意了起来,但终归是大发善心地让墨宜拿了几块儿,“哎!只能拿两块!你给我放下!”

  “嘿嘿,谢啦!”墨宜奸计得逞,捏着四五块红烧肉腾跳着离开了普阳阁,留下捧着油纸包独自一人蹲在树上咀嚼的亡极愤愤不平。

  听见两个年轻影卫在外头小声斗嘴的声音,杨安其无奈地笑了起来。

  原来竟是如此的伶牙俐齿,怎的平日里跟他说话的时候……三个字中竟有两个字都是结结巴巴的呢。

  担心亡极会因为自己可能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而觉得不自在,杨安其特意拖了好久,直到午膳过后,他才装作刚醒的样子对门外唤道:“来人。”

  “是。”

  屋顶传来手忙脚乱的磕碰声,引得杨安其又是一阵后悔,应当再给他一点时间的。

  亡极揣好油纸包,确认不会弄脏自己的衣裳后,开门走了进来。

  刚一进屋,他的眉头便轻轻皱起。

  好浓重的酒味。

  “主人……”

  亡极朝桌案走了两步,却又不敢僭越,只能担忧地看着他。

  杨安其没理他,安静地自斟自饮。

  看着他又喝了几杯,亡极属实再难忍耐了,上前按住杨安其的手,拿过杯子:“主人不能再喝了。”

  “那你喝。”杨安其笑呵呵地看着他。

  亡极一点都没迟疑,直接仰头喝下从杨安其手中夺过来的酒。

  酒劲儿很大,冲得亡极差点儿没站稳,皱着鼻子缓了半天,闷声咳嗽起来。

  见状,杨安其紧忙端了杯清水递给他,亡极匆忙接过,一饮而尽,脸颊红扑扑的。

  看他好了不少,杨安其曲起指节叩击着桌面,示意亡极:“再给我倒杯酒吧。”

  “您已经喝了许多了……”亡极抿着嘴唇,双手握着小酒壶,迟迟不肯上前倒酒,“再喝……恐怕会对身子有损益。”

  闻言,杨安其自嘲地笑笑,垂眸望着自己的腿:“我的身子已然是这样了,损不损益又有什么关系呢。”

  亡极的心被揪作一团。

  “小亡极……”

  杨安其醉意醺醺地看着他,歪头端详了良久,才轻笑着放下酒杯,清润的眼眸盛满了从窗牗投射进来的温柔月光:“我怎么觉得,你似乎只有在我面前,说话才会变得不利落,你是不是……”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