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特工重生:傅爷家有娇妻 > 342我怕这一章飘红,卑微(二更)

342我怕这一章飘红,卑微(二更)

  白皙的小手放在男人古铜色的皮肤上,十分吸引人眼球。

  余生看着自己的手,指尖从男人的胸口顺着人鱼线一点一点往下,贪婪似的抚~摸。

  “傅爷知道那些见了你的学生在说讨论吗?”

  “什么?”男人的声音越发喑哑,仿佛在强忍着什么,星星之火在他身体里已经被点燃。

  “她们说……傅少爷看起来就很帅,身材好。那么,脱了衣服会是什么样的?摸起来的感觉又会是什么样?”

  傅擎苍抓住在自己身上不安分乱动的手,摁在自己胸口上。掐着少女的腰,把她拢到自己眼前。

  “爷让你负距离感受。”

  “负距离?”余生抬眸,邪媚的眸子里带着几分疑惑的清澈。

  “就是……”傅擎苍稍作起身,把怀里的少女平放在床上,继而慢慢压了下去,顺着她的细腰滑至大腿根,毫不犹豫地抬起她纤细的腿勾在自己腰上。“……这个距离。”

  男人的话音未落,余生便感觉到专属于傅擎苍霸道的力度,闯入了她的世界里。

  “傅擎苍……”余生忙地双手攀住男人的肩膀,未免冲击过大而躺不稳。“……部队里不是有严格的规定,做事要有度,节制。不能太过于放纵……”

  “哦?”男人语调中带着笑意,肆虐嚣张。“部队里也有一种精神,坚持不懈,锲而不舍,永不停歇。”

  余生:“……”

  男人俯下身,埋进少女的脖颈,细细地咬了起来。仿佛一头猛兽,正在咬碎自己到手的猎物,拆骨入腹。

  余生稍作偏头,就对上傅擎苍嘴角勾着笑的脸。还有那双黑黝不见深处的眸子,狠厉中泛着寒气。

  犹如满月中,站在悬崖上深处黑夜中的狠狼,全身充满着危险。

  看着男人的眸子几秒,余生眼前一黑,一只大手掌捂住了她的眼睛。

  一道低沉磁性的声音回旋在她耳畔:“闭上眼睛,乖乖睡觉。”

  早知道,刚刚就不撩拨他了……

  当余生准备求饶的时候,一道手机铃声在房间里响了起来,遮住了少女的娇糯喘息,掩住了男人低吼粗气。

  如同听到“解救”的声音,余生连忙拍着男人的手臂。“接电话!不准说不接,快点接!”

  傅擎苍停下动作,双手撑在少女脑袋两侧,额前的头发上还挂着汗珠。偏头时,眸光寒冷地扫了眼床头柜上的手机,伸手揽了过来。

  ——阿苍,春嫂说遗爱回国了。她说遗爱下午就从“鸿园”离开,可是现在都晚上八点了,遗爱没有来“军区大院”。我刚刚问春嫂,她说遗爱也没回“鸿园”。

  “不管她!”傅擎苍切了电话。

  余生看准他分心的时机,立马从男人身下钻了出来,如脱兔般蹦到床的另一头,抱着被子把自己裹得紧紧的。

  虽只能看见男人的后背,余生却能感受到,一股寒气在四溢。

  “你妹妹刚回国,人生地不熟的,万一出什么事,你后悔了……日后把责任放在我身上,那我就惨了。”

  “傅爷你还是先把你妹妹找到……”

  傅擎苍转身,直接把余生拎了回来。“勾起爷的火,现在想跑?生儿,一个多月没碰你,胆子大了。”

  傅擎苍单手紧箍着余生,瞥了一眼手机上几个小时前白止传来的简讯,扫到“云端之上”四个字。

  他放下手机,把余生抱到自己腿上。“坐上来。”

  这个“坐”,显而易见,清晰易懂。

  “我、我不会……”

  “生儿还小,很多事情不懂。没关系,爷教你,一点点学。”

  男人拉着她,慢慢往自己身前拢。

  “把腰直起来。”

  余生一双手环抱在自己胸前,微微垂着头,一双略带眼泪的双眼娇弱地眨动着。

  眼眸中的男人,完全不似平日里那般克制自己,温柔款款。就像个魔鬼,喝人血的那种。

  “我不要,我不学……”

  **

  夜晚的“云端之上”,是男人的天堂,女人的美梦。

  夜夜笙歌,纵情放纵。

  傅遗爱坐在高格沙发上,包厢也订了“云端之上”最好的一间。十几个酒瓶,瓶瓶酒精度达六十,零零碎碎地倒在她脚边的地毯上。

  女孩脸色涨红,酒精上了头,视线模糊不清。

  “就这几个?这种货色?还、还号称帝都最大的娱乐场所……这质量,也太差了吧?”

  王经理的脸瞬间拉下去了,望了一眼跟前一排十个男公关,而后硬装出笑容,朝着傅遗爱恭谨地看去。

  “小姐,您已经换了八批了,还没有挑到满意的吗?这十个,是云端之上半年来最火,叫座最高,也是长得最好看的。要不您再仔细瞧瞧?站近一点?”

  傅遗爱握着酒瓶瓶颈,另一只手撑着沙发,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视线里,经理一直在左右晃动,有些模糊。

  她用力眨了眨眼睛,穿着凉鞋的双脚也软得很,走起路来踉踉跄跄。

  走近,傅遗爱昂着头,愣愣地盯着面前的男公关细细瞧着。

  看了好一会儿,她甩掉手里的酒瓶,瓶子砸在地砖上。“砰”的一声,变成了碎片。

  “就这货色,还是顶级的男公关?再经营下去,你们酒吧就关门大吉吧。这样的……五千块钱我都嫌贵了。还、还多少?他……五十万?”

  走廊上。

  宫斯寒走在前头,刘经理走在他身后侧。

  “宫少,那位小姐看来就是来砸场子的。下午两三点就在厅里了,硬压着酒保给她配酒。后来有些醉了,又要我给她开最贵的总统套房。然后把店里百分之六十的酒水都点了,喝一口就全部倒进盆栽里,马桶里,还有阳台……她还传了几十个男公关,现在已经是第八批了。”

  “我去前台问了,迎宾的两个服务员说,这小姐是下午硬闯进来的,还弄伤了其中一个迎宾服务员。”

  “刚刚我找酒保确认,我们酒品中的宝格丽,香槟,白兰地等五六种酒品都被她玩完了。”

  “而且,看那位小姐的穿着打扮,并不像上流社会的人。”

  男人一度温和的桃花眸闪过冷光。

  “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敢在云端之上撒野,敢砸我宫斯寒的场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