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天道之宰 > 第八百四十一章散修陈裳
  原来碧水渊窟之所以没有任何灵气,乃是因为这里因为沾染到了特殊的法则之力,变成了高阶的能量,以至于下界的修士根本无法感悟和吸收这股能量,所以反而将这个地方作为了绝地。

  就在这时,忽然符皇看到了墙壁上阴刻的一些细弱蚊蝇的一些符纹,他眼神流露出了一丝呆滞,似乎想到了什么旧事,心如枯井的他竟然又泛起了一丝浅浅的波澜一般。

  这些符文看似杂乱无章的东西,但是符皇却认识,这是自己悄然刻画的东西,只有用自己的符道纹路,才能破译这些古怪的符文,将其翻译成正常的文字。

  “受困的第一年,绝地之恶,庆祖之狠,让我见识了人心之险恶!可叹我一代符道天才,恐怕要陨落在此了。今日受刑三个时辰,被胁迫为庆祖解读符文,何其悲哀,可喜的是,今日竟有一丝亮光照入了渊窟之中,若是能为自己点燃一盏烛光,或许这里也能是我很好的归宿……”

  “受困的第十年,光亮已经完全失去,我心中也没有了希冀,今日为庆老怪解说了两个小符纹,然而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在说什么,我想庆老怪心中更会觉得高深莫测,我已经忘记了一个符师的基本准则,不,我甚至早已忘记了为人的准则,原来我是这种人……”

  “受困的第十五年,我眼前常常出现幻觉,即便我依旧是道心坚定的一代修士,可是对于自己的一身,开始变得耿耿于怀,我****自省,希望看清自己的命运的不堪,然而,我不断的扪心自问,却又不断动摇着自己的道心……我到底应该改成为什么样的人呢?”

  “受困后的第三十年,原来符道的理解本该如此,天地是符,空间是符,因果是符,文字是符,人情世故是符,万物是符,这里的禁制也是符……只是表述的程度不同而已,我已经领悟到了更深层次的符道,这里是我的修行福地……”

  “受困之后的五十年,我发誓,谁人能救我脱困,我一定做牛做马,辅佐其成为东海之主!如果之后年内我不获救,那么天下人,呵呵……”

  “百年了,我已经发现了至大的奥秘,然而却如同龙困浅滩,这可爱的天下,这可悲的天下人,你们应该痛苦,因为你们和我生活在同一时代,若是我能走出这个碧水渊窟,那么这个小世界的天道众生,为我陪葬吧!不,来为我做登上至高之位的之位的尸骸吧!”

  看到这些符文表述的文字,庆祖仿佛见到了不同时期的自己,一时间心中有些五味杂陈。

  “地狱深渊,转眼百年,悠悠岁月,如此不堪!”符皇眼中无意间闪烁出了一丝柔软,不过这样的感觉稍纵即逝,随后立即散发出了俾睨天下的气势,“众生尽屠之,天道我掌之,无上真道,唯有俱罗,俱罗俱罗,无上俱罗!”

  此时的符皇,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眼中不断生灭出无尽的景象,他逐渐陷入了修炼之中。

  而就在符皇心烦意乱,在碧水渊窟感悟符道的时候,在遥远的极海墟众人按照叶奇的计划,开始了各自的行动。

  叶奇为了针对符皇做了很多巧妙的安排,譬如使用《万魔心经》之中的跟多秘术,帮助血魔赤血子提升血影魔功的力量,让其分化出更多更为隐秘的分身,进入东海诸岛,继续分化瓦解符皇的实力。

  同时让其他低阶修士,以及受伤的姚倾城父母,秘密转移到东峦大陆去,而更多的修士开始在极海墟岛附近布置大阵,打算以此地作为与符皇决斗之地。

  做好了这些准备,叶奇就想要准备修炼,毕竟他所留下的时间只有三年,他必须连同自己的多个分身一起,启动所有的光脑,共同参悟,而且还运用很多规则之力才有可能让自己短短三年之后,能挑战符皇。

  然而就在叶奇打算闭关的时候,忽然紫棱螃蟹出现在了极海墟岛附近千里之外,同时还发出了一阵传音:“叶道友,有一个修士擅闯妖兽海,说要见你,我担心此人乃是符皇的探子,所以就将其挟持!”

  “有人要见我?而且还知道去见紫棱螃蟹,此人恐怕没有那么简单!”随即叶奇小心谨慎离开了极海虚岛,这时才发现紫棱螃蟹巨大的身体在散发出一道道蓝色光芒,而在它巨大的鳌钳上漂浮着一朵紫红色的云朵。

  紫色云朵之上立着一个白发老者,正是曾经无尽碧波山实权长老陈裳。因为之前叶奇与无尽碧波山敌对,所以必须要知己知彼,一眼就认出了此人。陈裳来自于无尽碧波山立派元老陈家,如今是神游中期,修炼《九天秘算经》,常常能知福避祸。

  “我与此人并无太多的接触,为何此人却来找我?真是奇怪!”叶奇也觉得很是蹊跷。不过叶奇对于此人的才智还是非常钦佩的。

  此人毕竟只是神游中期修为,在这片极墟海域会受到暴乱的灵力和磁力的压制,修为降低不少,他没有选择直接而来,反而是先去惊动紫棱老怪,让其成为“保镖”帮自己抵御极海墟的种种异常情况,由此叶奇就可以推断此人颇精于谋算。

  叶奇忽然想起当年,自己潜伏进入无尽碧波山的时候的情况,那时候闭关的庆祖和所有的庆家人都没有发现叶奇的存在,而这个陈裳却在叶奇打闹无尽碧波山的时候,提前撤走了自己镇守碧水渊窟的子孙陈林,而且还似乎说了一些隐退的话,似乎是在向隐藏着的叶奇说的一样,当时就让叶奇颇为震惊。

  “原来是无尽碧波山的陈长老,久仰大名,当年我就曾经想过去灵鹤岛的陈家祖地拜访,没想到”叶奇道。

  “无尽碧波山早已湮灭于天地之间,此时的陈裳不过是一介散修而已!”陈裳笑道。

  “不知道陈道友前来可有什么要事呢?”叶奇颇有深意地问道。(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