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四玄神 > 第四百零九冤家路窄
  听着钟鸣,殷人山最终还是微微一笑道:“我们还是拭目以待吧!”选择有时候才是决定未来的基调,貌似法华宗已经有了选择!

  “殷前辈,你觉得你们宗门的三人有机会活下来么?”就当所有人相继不语的时候,逸尘抬脚向前道,自己就是南宫星尘,四玄宫的威名可不容许他人污蔑,即便是想想!

  “?”

  逸尘一句话震住的不仅仅是殷正等人,就连不远处的殷人山眼神都是一凝,眼下的局势,莫说是南逸尘,就连十大内阁阁主都不敢这么**裸的挑衅,可他一个弟子居然敢!

  可是想想也就能够理解,陨星阁的情报并未瞒得住他们,作为十大宗门之首的法华宗,逸尘的能耐他当然知道,所以即便是殷人山当逸尘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都难以权衡,扭头看着殷正三人,眼神之中居然凭空产生一种不如之感,这就是他第一感觉!也是众高手的第一感觉!

  众高手的目光并未避讳这么几个小辈,可是即便是如此,逸尘的气势和自信相比三人在殷人山面前的畏缩和拘谨,这两点差距太大,年轻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傲骨和自信往往才是成就未来的关键,至少这点逸尘等人做得好得多!

  “南逸尘,真以为你化形境无敌?”愤怒有时候能够化为一丝的冲动,逸尘的几句话和众人的目光落下,一瞬间,殷正三人的脸色铁青,近乎吼道!

  殷正死死的盯着逸尘,嚣张和跋扈有些时候用得好也不至于全是坏事!至少此刻他们输了一筹!

  “呵呵,无敌,那也需要实力,我敢说无敌,可你不敢!”扭头洒然一笑,殷正的话逸尘接下了,倒是天空众开天境讶异,之前战胜剑阵那的确可圈可点,可是那并非化形境无敌,可是现在当着众开天境的面,能够说出这般狂妄的话,绝非等闲,至少他们不认为南逸尘口出狂言!

  “你?”闻言,殷正一滞,没错自己或许已经到了化形境巅峰的首列,可是有些人却不在其中,而且逸尘之前说的那些人算,无力和涨红的脸颊显示着他的尴尬,可是却无人同情,天才的诞生总需要垫脚石,他们便是!

  “不错的小鬼,可是天下之大,能否无敌于一个境界还很难说!”心里微微摇了摇头,殷人山微微一笑道,输人但却不能输阵,况且幽炎宗的底牌也算是法华宗的依仗!

  “我们拭目以待!”同样的话,说出的人不同,起到的也是不同的效果,眼下一个化形境对着一个开天境说,足够让所有看得到这边的观众侧目!

  天不怕地不怕果然才是陨星阁的风格啊!

  众人的心声此刻却是出奇的相同,狂峰,墨天,夜月等和逸尘结下过梁子的人此刻居然没来由一种快感,虽然双方有过节,可是能让法华宗人宿吃瘪还是不错的感觉!

  深深的看了一眼,殷人山一笑置之,开天境不可能和聚气境的小鬼逞口舌之利,这是气度,这点也是逸尘的依仗!

  看着法华宗众人的离开,冷风等人也是脸上一把冷汗,再看看身边依旧云淡风轻的逸尘,一股苦涩弥漫心间,这样的气魄和心性,他们远远不如!

  就连不远处的千毒王以及狮魔等人都只能相视莫名,刚才的一切都发生在身边,能够谈笑自若的却自始至终都只有逸尘,或者说陨星众,因为在他身后,筱筱等人依旧是平静如常!

  “南师弟好气魄!”殷人山的离去,辰叶等人都觉得有些滑稽,开天境七层巅峰的高手居然在言语上不敌于一名聚气境的弟子,就连他门下的弟子都远远不如,前后气势的逆转不得不说他们都有些佩服眼前的小鬼了!

  “辰师兄过奖!”瞬间恢复一副平和的模样,逸尘拱手笑道!温厚可亲的模样,这还是刚才霸气侧露的南逸尘?

  “咻咻!”相视无果,狂魔等人相继离去,今日的开场着实有些热烈,而这却皆有几名聚气境的弟子引起,开天境的议论,化形境的漠然,以及聚气境的狂放,一幕幕何尝不是超出所有人的预料?

  内阁阁主的离去,千毒王等人的消失,陨星阁处再度恢复平静,可是不远处各方却时不时有人投来好奇的目光,不论如何,陨星阁终于再一次成为了焦点!

  “铛!”当最后一声钟鸣落下,天际一道虚幻的身影缓缓浮现,黑色锦袍,花色镶边,琉璃挂饰,金冠附顶,一头洁白的头发随意的披散,单单是那股凌厉的威势足见其身威,全身平静得毫无波澜的气息,让人看不透他的底蕴!

  “没想到他居然也到了这一境界?”身后幻影天虎在其现身之后,一股感慨也轻轻的传进逸尘的耳畔,能够让这位师叔赞叹的,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开天境九层巅峰的极限,和那三大阁主一样的存在!

  眼神稍稍一凝,记住那人的模样之后,逸尘便打算收回目光,可是眼角余光之下居然看到了“四师兄?”

  似乎是发觉逸尘的眼神,回过神来的杨燕峰微微一笑,只是眼睛之内的血丝却是难以瞬间消泯!

  “原来是他?”

  “见过殿主!”当逸尘明白过来其中的古怪,众人却是相继躬身作揖,几乎是天武阁的所有人,可是陨星阁却不为所动,静默,无声似乎在抗议着什么似的,就连各方势力见此都是哑然,可是十大内阁和不少势力却是明白其中的缘由!

  稍稍看了一眼陨星阁,那人便转过头去,自顾自道:“起身吧!内阁争锋想必就不用我多说了,今天依旧是如此,不过规矩我们稍稍改变一下,那就是最高台最多可以容许十人,其他各台一台一人,决出今天的前一百零九强,前十者将会有一次元浴灌顶的机会!”

  “他是执法殿主?”回过头,逸尘看着身边的四师兄道!

  “是,开天境九重天的极限,相当于无敌于世了!”略显苦涩,杨燕峰无奈道!有些东西终究是瞒不住,可是自私却不是他的风格!

  “无敌于世,师兄倒是忘了晓茹的无奈,浩荡万千,武道无垠,何以敢称无敌于世,四玄宫都只能仰头观望,何况他人,未来终归是掌控在主动者手里!”微微一笑,逸尘仰天豪迈道!

  打击不会只是结束,那也许才是一个不错的开始呢!

  说完,逸尘的心思再度回到百战台,今天的百战台有了许多的变化,不再是安稳的落于地面,而是螺旋之状,最高端一**秀,看来今天的战斗不会平静了,一台一战,若想攀至那最高位,则没人必须经过那前面的九十九战,不仅仅是实力也是耐力的比拼啊!

  “若无异议,争锋开始!”那人谐意的站在中央高台之上,扭头看了看各方,然后声传百里道!

  “哗!”其声音一落,所有观众席皆是暴动,内阁争锋可不仅仅是平常意义上的比试,某种意义上来讲它更是大比的升级,只是这种级别一经足够引起所有势力之主的关注!

  化形境巅峰已经趋近于分念境的存在,而一步踏过便是宗门长老级别的人物,这样的人已经算是宗门的中流砥柱,宗门往往也重视这种级别的弟子,不过是千毒王还是法华三秀,皆是如此,若是说千毒子等人还太稚嫩的话,他们已经够格,而千毒子等人缺的也就是时间!

  “你们觉得陨星阁能拿下几个名额?”高台上,那脾性淡然的执法殿主悠悠道!他并不喜欢陨星阁,不管是前因还是如今的后果,可是天武阁化形境巅峰的弟子虽然不少,真正能够跟魔陨抗衡的却寥寥无几,偏偏陨星阁这届又招来了这么些**的弟子,无奈之下他们只能认同!

  “除去那风苍的话,我想其余六人皆可!”对于眼前这人大家都不陌生,执法殿,那是天武阁的司法管理者,每个阁宇之内犯事之人皆会受到执法殿的追查,而他便是其首脑,也是十大内阁都需要忌惮的存在,因为他手中掌控天武阁精英之中可观的力量,而力量也是权利的象征!

  看着片刻已经打得火热的百战台,冷风等人兴奋道:“走吧!”

  “走!”回头看着热情洋溢的阳等人,逸尘会心一笑,接触再多的老鬼,也掩饰不住他们年轻的心,细细想来他们也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

  当众人掠至最底层一层百战台的时候,场面已经开始有些火热,初始一台也是基数最大的站台,数千人同时决斗,那样子绝对有意思!

  和最下方的巨无霸站台相比,走进才发现,最顶端的那站台显得有些细小,数十丈和数千丈,这差异,逸尘现在有些相信这百战台是天阶元器!

  “还真是巧啊!”回过神,当登上站台,看着走向自己的对手,逸尘有些愕然,百战台战初始战乃是两条队伍排列,相对应的编号便是彼此的对手,每人全场一共三次机会,而逸尘的对手正是那千毒门的炼易,当初化形境七层能够让自己仰望的存在,可是现在!

  “….”对面已经是化形境八层的炼易看着面前的少年,心里也不知道什么滋味,曾几何时他还能凭借实力威吓一番,可是现在?

  自从大比过后千毒门弟子尽量避讳和南逸尘等人的碰面,可是这次争锋没想到的是第一场就碰见了对方!

  “冤家路窄一词果然不假!”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