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盛少,情深不晚 > 第1192章 日有所思
  喝了醒酒汤,杨子晴也没有马上清醒,因为这个醒酒汤也是中药配制的,药效稍慢。杨子晴靠在沙发傻瓜,轻轻的低声唱歌,那感觉仿佛似是酒入愁肠,听的白术心里有些难受。“杨子晴,你唱的什么歌啊,你大点声,让我听听!”白术很想听清楚,杨子晴这个时候唱的是什么歌。“......做不到也忘不掉,忘不掉还不敢要,真是可悲又可笑,让她痛又让她酸,让她酸又晾一边......她难过了你不哄,她沉默了你不宠,明明方法千万种,可你却假装不懂,她冷静的说分开,不想再胡思乱猜,不想再眼泪成灾.....你为什么总这样,伤了她让她绝望,当她选择四海流浪,又给她一丝希望,是不是对你而言,反正会破镜重圆,所以才会一次一次,一直往她心上戳,是不是她总心软,才让你周而复反,是不是她变得勇敢,给足了你安全感,是不是她总原谅,你才不放在心上,是不是她总为你唱,像离不开了你一样,应了那一句老话,太主动的太廉价,是她拿起放不下,所以活该被践踏,你见过最初的她,也见过改变的她,可你如果失去她,就再也不会遇见第二个她了......”白术清楚的看见,杨子晴在哼唱这首歌的时候,眼睛里面泛起晶莹的泪光,他心里面一疼的同时,也清楚的意识到,杨子晴心里住着一个心爱的人,而这个人伤杨子晴很深的。他一下就更加心疼杨子晴了,也暗暗羡慕那个被杨子晴惦记,让杨子晴伤心的男人。“杨子晴,你还好吧!”白术问杨子晴。杨子晴嘴角露出浅浅的笑容,却荡起深深的难过,然后忽然又很大的唱着,“再也没有对你生气,再也没有对你的秘密,我决定我再也不会爱你,因为你心早就不再这里......”白术不由一愣,这次,白术听出杨子晴那撕心裂肺的伤心,看见杨子晴眼睛里面掉落的晶莹泪水。他不敢再说话了,只怕自己的言语会招惹的杨子晴更加伤心难过。白术沉默的坐在一旁,还好,这次杨子晴没有再说唱歌或者说话,眼睛一闭,靠在沙发上好像是睡着了。此时的夜很静,所有窗外的小康也清清楚楚听见了杨子晴唱的这两段歌。原来,杨子晴是打算放弃自己了。小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失落,难过,不舍,不甘......千头万绪涌上心头,沉甸甸的压在心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他忽然想起初见杨子晴的样子,那个时候的杨子晴勇敢而开朗,笑得如银铃般清脆可人,夹着小孩子甘甜的满足,只要杨子晴一笑,仿佛满世界都是她的笑声。小康那个时候觉得杨子晴很烦,很吵啊,可是,他忽然意识到,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听见杨子晴那样的欢快的笑声了,也很久很久没有看见杨子晴那样明媚的笑容了。杨子晴闭着眼睛靠在沙发上睡着了,白术终于有机会可以仔细打量样子了。杨子晴此时是一副单纯无害的表情,脸上有着婴儿肥,凝脂般的肌肤,静静垂着的长长睫毛。其实杨子晴,并不是多美丽的人,只是单纯没有心机的微笑,大方开朗的性格,让见了她的白术马上喜欢上了她,让白术为了她的一个微笑而沦陷了。睡梦中的杨子晴迷迷糊糊的做着梦,梦里,她见到了小康。“小康,你的胃还难受吗?”杨子晴一直惦记着小康的胃不舒服,在梦里,她终于向小康问出来这句话。小康微微一笑,反问:“你们不是玩的很开心吗,怎么还想起关心我了?”“不是的,我......”杨子晴生怕小康误会,连忙想跟小康解释。这时,从小康身后走出一个高挑漂亮的美女,走过来,轻轻搂住小康肩膀,“康少,热水都给你准备好了,你去洗澡吧!”“哎呀,这么懂事,这么乖啊!”小康笑着揉揉女人的脸。女人亦是莞而,对小康娇嗔:“跟你在一起,我当然要乖了!”小康长臂搂过女伴,低了下颌说:“好的,我都听你的,我去洗澡了啊。”杨子晴见小康搂着这个女人,心里很是难过,可是听说小康要去洗澡,还是急了,连忙阻止,说:“小康,你不能求洗澡,你的腿伤还没有好呢!”小康微眯起的眼睛,一脸好笑的看着杨子晴,“我的腿只是受了一点小伤,一时站不起来,不代表一辈子站不起来啊。”说着话,小康就站了起来,微微仰着倨傲的头颅,好似以前皓月清风,唇红齿白的模样。那个女人甜甜的笑了,杨子晴却笑不起来,她都想掐死小康。小康又不紧不慢的对杨子晴说:“以后我的事情你都不要管啊,做好你自己的事情,这样就可以了啊!”杨子晴气恼的接话说:“你以为我多想管你啊,只是......只是因为沫沫姐走的时候,跟我说了,让我留在家里照顾奶奶,不然......我管你灯红酒绿的去什么地方,认识什么样的红颜知己呢......”小康大笑,说:“杨子晴,你少胡扯了啊,你到底是什么心思,你以为我不知道吗!”笑完,小康侧头对身边的女人说:“这女人从见到我开始就对我死缠烂打啊,如果不看在她是我家嫂子朋友的份上,我找就让她滚蛋了,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杨子晴又是气,又是难过,一着急,把眼睛睁开,从这个可怕的梦中醒来了。白术还坐在旁边陪着杨子晴,一见杨子晴醒了,连忙笑着说:“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啊?”杨子晴愣了愣,看着眼前明月清风般的白术,才发觉自己刚才只是做了梦。她听见白术关切的话语,晃了晃头,发现头不晕,也不疼来了,只是身上有些没有力气,是醉酒后的征兆。看来秦长风这个酒确实高级,就算喝醉了,也不会有太不适的感觉,而白术的醒酒汤也够厉害,杨子晴只睡了这么一会儿,基本就清醒了很多。“来,你再喝点温水吧!”白术体贴的给杨子晴又倒杯水来,递到杨子晴的手边。“好的,谢谢啊!”杨子晴接过杯子,想着梦中小康对自己的态度,心里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人常说,日有所思,梦有所想,她梦见小康对她是那个态度,实际上小康对她就是那种态度了。杨子晴心中不由的一阵悲凉,对白术很歉意地说:“今晚折腾的你也没有按时睡觉,很对不起啊!”“你千万不要对我说对不起啊,是我们张罗喝酒的,把你喝的不舒服了,是我对不起你呢!”白术一双亮亮的眼睛,很是真诚的看着杨子晴。杨子晴笑笑,她现在没有任何心情跟白术说笑了,站起身,说:“已经很晚了,我回房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啊!”“哦。”白术微微有些失望的,他很是舍不得跟杨子晴分开。白术跟随秦长风多年,养成了固定的睡觉时间,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一定要上床,十点以前一定会自然入睡的。他已经养成了这个规律,晚上十点不睡觉就会困的不行,可是,今天这个时间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按照以往的规律,白术早就困了,但今天的他却是特别的精神,呆在杨子晴的身边,一点睡意都没有。白术是多么希望,可以和杨子晴这样一直坐到天亮啊。他有跟杨子晴坐到天亮的心思,杨子晴可没有心思陪他,她跟白术说了晚安后,迈步就往外面走。白术立即站起来,对杨子晴说:“我送你回房去吧!”“不用。”杨子晴果断的摇头,她的房间离小康的房间很紧,她让白术送她回家,两人走路会有些声响,万一把小康吵醒了,只怕小康会非常不高兴的。杨子晴这段时间不但躲着小康,而且还越来越惧怕小康了,也不知道怎么了,她只觉得小康这些日子的脾气特别坏,动不动就发火。她和小康不遇见则罢,只要一遇见,小康总是对她冷嘲热讽,夹枪带棒的。白术听杨子晴把这个‘不用’二字说的非常果断,他想杨子晴可能是顾忌到半夜三个,孤男寡女,瓜田李下的影响了。因为白术等人随着秦长风住,都住在内院里面,通往他们的卧室的路是由客厅的后门出去的。杨子晴等人住在地方,是要从客厅的前门出去往右拐的。白术想着这个院子里面有很多大康手下的保镖守护着,杨子晴也不会有什么危险,而他还有留下来照顾一下几个师弟,于是,白术就尊重杨子晴的意见,站在客厅里面目送着杨子晴离开。杨子晴心事重重的往外面走,走到他们这些人住的地方后,只见楼前的门口好像坐着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