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时空地球 > 第九章 孔融让梨真相
  “孔融曾经在北海任职,故人称孔北海”。叶纤纤说道。

  提到他的家人,孔融立刻蔫了。语气也软了下来:“唉,卓同将军。凡事皆是我孔融所为,与我家人何干。你告诉曹孟德,有什么事冲我孔融一人来。”

  那个目中无人的狗屁将军叫卓同。卓同?纵观三国历史好像没有这个人,那么此人定是个无名之辈了。

  我脑中立刻浮现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这句话来。

  “岂不见覆巢之下,焉有完卵。”那叫卓同的将军说出了这句流传千古的名句,他居然没有再发怒,突然叹了口气,大概他也有些同情孔融。

  我看着叶纤纤,好歹她还算家学渊源。

  “这句话不是孔融儿子说的吗?”我问。

  叶纤纤摇了摇头:“我记得这话是使者说的吧。”

  鬼知道这句千古名句出自谁人之口,反正我们听到的是这位卓同小将嘴里说出来的。

  孔融不再言语,不过,古人有时候还真是不怕死。

  “把他们一干人等带回去,听候大将军发落。”卓同叫道。

  曹操说孔融聚众不轨,正愁苦无证据。恰巧遇到我们这帮子不知道哪儿蹦出来的货色,这些人自然不会放过我们,所以我们并没有辩解。况且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们只好默不作声的跟着他们。

  千万别相信电视剧里演绎的押送个犯人戴着刑具坐着囚车一路顺风的送到目的地受审,哪有那么好的事儿让你坐囚车。

  我们都是被这队士兵押在中间,一路上颠颠簸簸的往许昌走去。

  孔融好歹也算是名满天下的文人,一路上我们除了双脚绑着绳子防止逃跑,还算被优待。

  我以为我们脚上戴着的怎么也得是铁脚镣啥的。怎想古人生产力低下,哪有那么多的铁器脚镣供你使用,

  老狐狸对我们被抓这一事好像显得一点儿也不在乎,他在研究脚下被绑着的绳子。

  粗麻绳代替的脚镣很结实。对我们来说倒是轻便,行走无碍,但是跑却别想。

  有时候你不得不佩服古人的智慧,他们用最粗糙的东西造出最实用的工具。

  “为什么不是枷锁呢?怎么给我们戴着绳子脚镣?”一路上穷极无聊,阿毛也被传染了,他也跟着研究了起来。

  叶纤纤对阿毛的无知表示不屑:“枷锁是晋朝时期发明的,我们这是三国。”

  纤纤这是行走的活百科啊,原谅我其实也不知道。看来以后还得多拍拍纤纤的马屁,很多未解之谜她可以解惑。

  冷面兽看外星人一样瞪着身边的一名士兵,他在研究古人的装扮。

  那名士兵同样外星人一样瞪着打扮怪异,本来就有些奇形怪状的冷面兽,他俩大眼瞪小眼的一路互相瞪着。

  直到我说了句:“冷面兽,你俩这是打算擦出爱情的火花呢!”

  冷面兽这才把眼神从对方身上移开,可那名士兵依旧瞪着冷面兽,没多久冷面兽又开始观察起来。于是这俩货继续基情四射的互相瞪着。直到前面一条水沟,俩人一齐滚进了沟里。

  武大郎和西门庆这俩货在一起喋喋不休的不知道在聊着什么。

  老狐狸的胸有成竹让我们一干人等心安,没有人把这当成一场灾难。我们倒像是在旅行,反正老狐狸有办法救我们。除了大锤。

  大锤一脸的沮丧恐惧,他还在脑补各种酷刑。猴子在一旁添油加醋的吓唬他,于是大锤加倍的沮丧恐惧。

  “锤子,你知道不。那啥,我说的是凌迟,就是一刀一刀把你身上的肉割下来。就跟片生鱼片似的。”

  锤子吓得一哆嗦,他赶紧捂住了胳膊。

  “别想躲,躲不开。你身上被绑的结实着呢。刽子手都是外科高手,他们会轻易地避开你身上的血管和动脉啥的。”

  锤子手足无措,额头冒汗了。

  “你知道不,锤子。刽子手啊,说切你一千刀不会八百刀就让你断气。因为如果八百刀你断气了,刽子手会被人嘲笑不说,还得受惩罚。就你我,我们。那是啥罪名?聚众不轨。”

  猴子看了眼吓惨了的大锤,继续着他的恐吓:“不轨是啥?不轨就是有异心,有异心就是造反。古往今来帝王最忌讳的就是别人造反。你想我们会有好下场?”

  我懒得理会这帮家伙,我凑近孔融身边。

  “那个,孔融。孔大人。”我一脸的仰慕掐媚。

  孔融轻蔑的看了我一眼,看出我的恭顺,于是对我的敌意少了一点。

  我打蛇随棍上,说出了我的疑惑:“孔大人名满天下,听说三岁让梨。能否告知在下,您三岁让梨的故事?”

  孔融双眼一翻:“老子不爱吃梨,老子是四岁,不是三岁!”

  我“……”

  “难道就是因为你不喜欢吃梨,所以你故意把大梨让给你大哥?”

  孔融叹了口气,悠悠的看着远方:“那倒不是,我儿时还是蛮喜欢吃梨的。”

  “了然了,孔大人果然是忠孝仁义。”我举起大拇指赞叹不已。

  孔融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我:“无知小儿,和世人一样愚昧无知。你以为老子真的想让啊,我不给大哥大的梨子,我连小的也吃不上。”

  我大吃一惊:“你,你,你把大的梨子给你哥哥,是因为怕挨揍?”

  孔融露出一副你以为呢的表情来,我的三观。

  写进了三字经的融四岁,能让梨的故事居然是因为孔融不给大个的梨子就会被哥哥揍,这让我情何以堪。

  我倒是对孔融这货越发产生了兴趣。

  “孔融,你四岁就有如此的智计。怎地越活越糊涂,你跟曹操这老家伙杠什么啊。曹孟德是个什么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不整死你才怪。”我压低声音说道。

  孔融看着我大怒:“曹狭天子以令诸侯,害我天子皇上,狼子野心!难道俺孔融骂他不得?”

  “孔北海!休得胡言!”卓同骑在马上听到了孔融的嚷嚷。如此大庭广众之下骂曹操,他出言制止。

  我撇了撇嘴:“得了吧。汉献帝没被曹操弄来之前过得那是什么日子?人家曹操把天子弄来了,好吃好喝的伺候着,你还想人家怎样。”

  “啥?谁是汉献帝?”孔融问我。

  我拍了拍脑袋,孝献帝是当今皇帝刘协挂了之后,曹魏追加的谥号,现在没人叫他献帝。

  “哦,我是说当今圣上,今日天子,皇帝陛下。”

  孔融大怒:“你与曹孟德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当今圣上被你们这群小人挟持……”

  “得了,得了。孔融,我不和你争辩。”我打断正在愤世嫉俗的孔融,捂着耳朵走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