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时空地球 > 第八章 梦回三国
  “什么人?”

  “报大人,此处有细作。”

  一排长矛对准了深坑里我们这帮子手无寸铁的穿越者。不对,我手里拿着个锅盖来着,算不得手无寸铁。

  不过仅凭一个破锅盖就想反抗,就好比能让叶纤纤减肥一样,纯属做梦了。

  我“吧嗒!”一声扔掉了锅盖,举起了双手。

  “嗨,你们看噻。我们终于见着真正古装打扮的古人啦。”武大郎这样还不忘他的惊奇。

  “你能不能想个点子嘛,我们现在被当做奸细了。这可是兵,一群兵。”难得一向和武大郎穿一条裤子的西门庆反驳道。

  “怎么办?”阿毛问。

  “还能怎么办,找老家伙。”猴子说了声。

  阿毛和猴子说的就是老狐狸。不管怎么样,老狐狸现在是我们的主心骨。这个充满了智慧和狡猾的老狐狸总有办法,对付这些思想简单的古人那还不是小菜一碟,这是我们共同的想法。

  “没办法,我们等着被处决吧。据说古人对细作的处罚是最严厉的,像凌迟啦,车裂啦,剥皮啦等等。”老狐狸不知道搭错了哪根筋。

  “叶博士,叶老。你别吓唬俺。俺胆小,俺知道您一定有办法的。”那是锤子的声音。

  尽管被尊称了一声叶老,老狐狸还是说道:“你以为我是孙悟空啊,现在我们被战场上的一群古代士兵当做细作包围了。我有什么办法,等死吧大家。”

  锤子立刻哆嗦了,他高举着双手:“哎,我不是细作。我不是奸细。我……”

  还没等他喊完就狠狠的挨了一脚,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说道!“老子抓到的细作都说自己不是细作。看你们打扮奇装异服,个个奇形怪状,又在这里神出鬼没。不是细作是什么,给我带回去严刑拷问!”

  很明显的我看到锤子的脸变的惨白,严刑拷问。对于古人来说只要能让你招供,严刑拷问是没什么人性可言的。

  我是不害怕的,因为我知道老狐狸会魔法。单凭他呼风唤雨那一招,这些士兵还不得跪下来把他当神仙来膜拜啊。

  我们举着手从坑里陆续走了出来。我挨近老狐狸身边:“哎,老狐狸,别闹了。你不是会魔法吗,使出来两招把他们吓走得了。”

  老狐狸回过头惊讶的看了我一眼:“魔法?你脑子秀逗啦,这你也信?那是我骗你的。为了能让你跟我们一起穿越,我三十六计都用上了。”

  我噎住,原来根本就没有什么狗屁魔法,这个老东西一直在骗我。

  我依旧不死心:“不可能,那你是怎么做到呼风唤雨的?你再来一次,那一招就好使。”

  老狐狸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别再说你是二十一世纪的人,你的智商说出来我都嫌丢人。全息投影你不知道?”

  我……

  老狐狸头举着双手走在前面不再搭理我,我心中一万只羊驼奔腾而过。

  我回过头继续找我的救星,叶纤纤。我忽然发现自己习惯并且接受了叶纤纤的存在,这真让我恐惧。

  “纤纤,我们该怎么办?”

  只要我不惹她,纤纤对我还算言听计从的:“我们先假装跟着他们。打听一下他们是哪个朝代,这是哪一年。”

  纤纤这么说我立刻释然了,这老狐狸果然是胸有成竹。他是故意吓我们,这老东西还是有办法脱困的。

  锤子就不那么自然了,他脸色惨白。尤其是从小看过的那些古装影视剧更是让他深受其害,锤子固执的认为我们马上就要被捉去剥皮拆骨。

  “肖明哥。我,我还没结婚呢。还没有女朋友呢,我就这么死了。真杀了我也好,省的到时候生不如死。”

  锤子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

  我真想安慰安慰他,告诉他不用担心,我们有老狐狸。

  可恶作剧的想法占据了我的同情心,我加倍哭丧着脸:“锤子,听说他们有七十二种刑法,你看过电视,知道啥叫人彘对吧。”

  猴子打了个寒颤,双腿如筛糠。

  “肖明哥,我叫豆大锤。你能不能叫我大锤。”

  “没问题,锤子。”

  “谢谢肖明哥。”

  “不客气,锤子。”

  我真是个王扒蛋。

  我们双手被反绑,由小队士兵押送。我们判断错误,这并不是一个战场。刚才他们放箭应该是捉拿某人。

  终于,这只小队士兵押送着我们在前面官路上遇到了一支大队兵马。队首一个将军模样的家伙,身着盔甲,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眼神满是鄙夷。

  走在我们前面的军官立刻跑将过去,单膝跪地:“报,报将军。我们追至前面山坡,发现孔融已逃走。孔融聚众,意图不轨。现已查明,这一众人等皆是孔融同党,烦请将军上报朝廷,捉拿孔融。”

  我们几个面面相窥。孔融?三国?我们居然穿越到的是站乱纷飞的三国时代。我想想,这就跟做梦一样,我们真的穿越到了古代。幸亏我熟读历史,孔融被杀应该是208年。

  除了锤子,这些人都明白了,我们穿越到的是哪个朝代。

  “嗯,孔融已被缉拿归案。”将军模样的家伙一脸的不屑。

  这将军很懂得为官之道。对上恭维对下凶狠,抓我们的那名军官于是更加恭顺了。

  将军有些满意了,他骑在马上。眼神高傲:“把孔融带上来。”

  一会儿手下几名士兵将一个瘦袍老者带了过来。

  我怎么也不能相信眼前这个瘦袍老者就是历史上的孔融。这老者个子矮小,身形消瘦。与猴子倒有几分想象。只是一脸的愤怒,倒像是他是抓人的而不是被抓的。

  “孔融,你可看清楚了。大将军说你聚众图谋不轨,眼前这一帮人就是见证。你还有何话说?”这名将军说道。

  “哼,曹孟德老东西想抓俺孔融,这贼斯鸟随便按个罪名就行。就怕他杀了我却堵不住天下人的嘴巴!曹孟德这个瘪犊子,脑袋欠拍的玩意儿,早晚出门被人捅死的东西。还有卓同,你们这群粪坑里的蛆,没一个好东西。”

  那名叫卓同的将军显得有些尴尬,他虽然抓了孔融,可是却不敢得罪他,当下对孔融的怒骂默不作声。

  我们面面相觑,这是孔融?印象中的孔融三岁让梨,学富五车,名满天下。眼前这个满口市井粗语的矮小老头居然是孔融?

  “那个,我说。我们和这位孔融大人并不相识,这位将军想来是误会了。”阿毛大概也觉得这孔融与我们历史上所了解的有出入。

  还没等马上那卓同将军回答,孔融上上下下打量着我们,双眼上翻:“你们又是一群什么东西?老子看到奇装异服的古怪家伙就来气,赤身露体不知羞耻。”

  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我,这真让我气结。

  “老东西咋不快被曹操弄死噻。”那是武大郎在我耳边的声音,大概他也听不下去了。

  我深有同感,这孔融是个臭脾气。不过被抓了还这么倔强。看来倒也有几分骨气。

  “孔融,你可以放肆。也可以骂我和大将军,可你不要忘了,大将军下令捉拿的不只是你一人,还有你的妻儿老小!”那卓同将军语气严厉了起来。

  “哼哼,什么大将军。我看是曹大丞相吧。”孔融冷眼上翻。

  卓同心下一个激灵,随即怒到:“什么大丞相?休得胡言!”

  “曹孟德一心想废掉三公,自己做丞相。好狭天子以令诸侯。骗得了世人,岂能骗得了我孔融?”

  我们加倍的震惊,曹操这老家伙是在赤壁之战前夕封自己为丞相的,这孔融居然早已猜出。

  不过孔融在大庭广众之下揭露曹操面目,无异于自寻死路。我们几个人脑中都是同一个想法:又一个杨修。

  果然那卓同大怒:“孔北海!小将奉大将军之命捉拿与你,不与你计较那是给面子。满口胡言乱语,丞相……啊,不对,大将军岂能饶你!你孔融自视甚高不怕死,难道你不顾及你妻儿性命?”

  “孔北海是谁?”西门庆问我。

  我同样摇了摇头,我们一样的孤陋寡闻。

  叶纤纤在我身边说道“孔北海就是孔融。”

  “这什么名字,我还叫豆南海呢。”大锤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冒出这句话来。

  “你不叫豆南海,你叫锤子。”我不忘打击他。

  锤子对这种打击毫不在乎:“那他为什么叫孔北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