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时间沙漏 > 第3章追忆
  那个男中音来自一个名叫邓文西的人,据说是桃园庄最有名的住持。他两鬓留着白色胡须,手握拂尘,已经有30年担任住持的经验了。我站在邓文西面前,一种强大的气场让我不敢站直面对他,甚至不敢直视他。

  “你就是杨柳吧,跟我来。”说罢邓文西径直向里屋走去。

  邓文西也不跟我废话,直接把一套白色的素服塞给我,让我10分钟内去大厅。

  再回到大厅里面已经塞满了人,看起来像是附近的街坊邻居都来了。邓文西指着灵柩前的垫子:“跪!”我被他推了一把,踉跄了两下停在灵柩前。我看到了父亲的面容,就算去世了看起来也像只是睡着了一样。看到他走得安详,我也稍稍放心了些。又注视着父亲好一阵子,我才依依不舍地跪在了灵柩前,眼前就只剩下一面楠木。“磕头!”照着规矩我磕了三响。

  一些繁琐的规矩做完,接下来的半天我就是接待来瞻仰父亲的客人,他们对着父亲行礼数,按规矩我也是要一个一个回礼。在人群中我还看到了梦梦和他的父母,梦梦有些责怪地问我为什么什么都不告诉她,还偷偷地握了握我的手,表示安慰。她的父母跟我没味道地安慰了几句就带着梦梦离开了。见完一大波人,刚稍微恢复的身体又开始变得虚弱。因此,邓文西就让葛夫人将一张床搬到了大厅,让我晚上就躺在床上睡,也算是守灵了。即使知道那是我父亲,但和灵柩躺在一起还是让我心里发毛。

  半夜冷的不像话,那个年代家里连被子都没有得盖,只有壁炉烧着柴火稍微温暖一些,身上裹着的厚厚的大衣还是戈尔先生借给我的。因为有些害怕,我怎么也睡不着。估摸时间已经是半夜时分了,一阵寒风冷不丁地让我寒毛全都竖了起来。这风刮得好奇怪啊,我心想。这时外面穿来一阵轻轻的脚步声,我顿时打起了十二分精神。这是搞什么名堂啊!我的脑袋紧缩在大衣里,露出眼睛滴溜地注意着外面。

  房门“吱呀—”一声就被打开了一些,我一骨碌坐了起来。之后我便看到梦梦鬼鬼祟祟地往房间里探头看来,我又好气又好笑,就阴阳怪气地叫了一声。

  “呀!”梦梦一脸惊恐地一屁股坐在地上,门也是顺势被她拉开了。

  我吓了一大跳,这么大的响声,可不得把屋里其他人都吵醒了?这大半夜的一个女孩在我房间里我可要怎么解释才好啊!周围的世界似乎暂停了一阵子,还好似乎都睡得挺深的,并没有动静从其他房间传来。松了一口气,我便示意梦梦到我这来。

  “杨柳!好哇你长胆子了竟敢吓我!”梦梦就慢慢走过来阴着脸挠我痒痒。我痒的不行就认输了:“认输认输!哎呀你让我喘口气啦!”

  梦梦拉过旁边的一张椅子,就坐了下去。之后我就开口了:“少奶奶啊这么晚不睡你这是跑来干啥呢,刚才害我差点被你吓死!”梦梦也知道她是吓到我了,就吐了吐舌头又作辑又道歉。

  “我怕你害怕嘛才跑来陪你的。”梦梦委屈地说道。

  “我怎么可能会害怕嘛,乱说!”我装着很勇敢的样子,对她翻着白眼。

  “那你说说为什么这么晚了还没睡着,还有啊,看到我的时候好像看到鬼了呢!”梦梦一脸坏笑地看着我,眼神里却似乎有一丝不悦。

  我笑着没说话,便问她要是你父母发现你不见了怎么办。

  梦梦俏皮地歪头说:“哎哟死杨柳你就别担心啦,我父母睡得可深啦,我陪你一会儿再偷偷溜回去呗!”

  说着梦梦就往我床边靠过来,靠在我旁边呆呆地看着天花板:“杨柳啊,你有想过去当老师吗?你要是当老师说不定我们就可以一起教课了呢。”

  我沉默了一会儿才开口:“你应该也看到我家的情况了,现在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也没有了,我要怎么坚持学到那个时候呢?”

  “也许我父母能帮你呀。”

  “不用了,这年代社会混乱,物资又短缺,你父母凭什么这么帮我?每个人都要生存。”我看了看她,低头苦笑。

  其实我是很想去当语文老师的,每次看到我的语文老师在台上朗读课文我就很羡慕那样的生活。在我的印象中,语文老师知识丰富,细心且内心情感细腻,是很受学生们喜欢的。

  梦梦靠着我,淡淡地说:“我一定会帮你想到办法的。”

  我也不由叹了一口气。

  聊了似乎挺久的,就想劝她赶紧回家去。我整了整衣服就说:“走吧,我送你回去。”

  这夜晚冷得不像话,我感觉就像在一个巨大的冰箱中向梦梦家走去。看着一旁瑟瑟发抖的梦梦,我把大衣脱下来披在了她身上。梦梦漂亮干净的脸颊一下变得有些粉红,原来这厚脸皮也是会羞的啊?

  “陆知梦大小姐……我们认识了15年了吧?”我一边走,一边开口道。

  “噗……这样说我们真是认识很久了呢。认识我很倒霉吧?”梦梦笑道。

  “没……没有的事啦,”我一脸黑线,说话变得激动起来:“认识你……我很幸运呢,真的。”淡淡一笑,我稍稍松了口气,平静下来。

  “你还记得我们刚开始是怎么认识的吗?”梦梦抬头看着满天星斗问我,似乎我的话勾起了她的一丝回忆。

  “我怎么会忘……”我无奈地轻笑摇摇头。

  我和知梦的故事,很久,很久,久到我以为我有一天会忘却一切。那时小小的我,小小的她,才三岁,个子连桌子都够不着。

  那时候,梦梦的家庭可以说绝对是有权有势,整个村的影响力似乎都凝聚在那里。他们家掌握着村里的很多资源和资产,一般人是不可能抗衡的。

  因此当时,梦梦的爸爸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势利的人,对我这种家庭更是不屑,甚至觉得我们丢了这个村子的脸。

  那时我们家真的穷得要命,靠着周围邻居的救济过活。

  每次我在村里玩的时候碰到陆爸,他都会语气讽刺的骂上几句:“穷鬼!乞丐!要饭的命!”

  虽然我不太懂他骂的是什么,但是看他的口气我就明白他肯定是在骂我,而且很难听,我便哇哇地哭起来。

  有一次我在院子里,邻居们都站在门口给我们递来救济品。就在我连连道谢准备接过来的时候,正巧被路过的陆爸看见,就冲进来一把把那些物品打翻在地。他指着我骂道:“你个乞丐要不要脸!”

  村民们虽然也觉得陆爸爸这么做不合适,但他毕竟有权有势,就没说什么。我带着哭红的眼睛慢慢弯下腰开始捡村民们给我的东西。这时人群中钻出来一个小女孩,眼睛大大的,穿着很漂亮的衬衫,默默地蹲下来跟我一起捡地上的东西。

  陆爸看到这个小女孩的举动突然面色通红地怒吼起来:“知梦!你搞什么!你帮乞丐捡东西?”

  那个叫知梦的小女孩疑惑地看着爸爸,似乎不懂爸爸为什么骂她,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下来。

  “你!……你这丢人的家伙!”陆爸越说越急,一巴掌扇在了知梦脸上。周围一片惊呼,之后便是一片死寂。

  知梦的脸上红通通的,还透着手印,两行泪是流了下来。她哽咽了一下就朝院子外跑了出去。

  “知梦……”陆爸意识到似乎有些过火了,忙对着知梦喊去。

  我收拾了一下,一声不吭朝家里走去,看热闹的人群叽叽喳喳说了一会儿闲话也都散去了。

  穿过小道,很快就看到我家院子外低矮的围墙。绕到正门准备进去时,我却看到方远的田野上处有个小土包,上面孤零零的白色人影让我的心不由一动。

  “谢谢你”我对她说。

  此后的所有时间直到现在,每当陆爸想要羞辱我,她总是坚定不疑地站在我身边,像是一个小大人一样保护我鼓励我。后来我大了她爸爸也放弃羞辱我了,虽然我知道他还是很看不起我,但还是长了点头脑,没那么鲁莽了。现在这个社会很不稳定,某一天谁说不定会需要到谁,跟身边街坊邻居做好关系还是有必要的。

  梦梦一屁股坐在15年前的那个土包上,俏皮地笑着看着回忆从前的我,风呼呼地刮,将她头上的可爱蝴蝶结吹起。

  “爸爸!你不准再骂他了!我……我以后是要和他结婚的!”15年前她这样说道,那时的她就像现在看着我笑的她一样温暖。

  在从前,车马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爱一个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