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生而为王 > 第67章
  在另外两个国度,两个名声在外的实验室里,正有人小心翼翼的检视着自己的作品。

  与扶摇已经成型的游戏仓不同,现在实验室里的作品看上去还有些粗糙,到处都是连接的线路,粗暴的裸-露在外面,让人怀疑这里到底是某个地下作坊,还是高大上的实验室。

  但在业内人士眼中,这些简陋的外表并不重要,工业设计是后期的事情,现在对他们而言,重要的是将游戏仓的核心复制出来。

  不知道老板哪里拿过来的图纸,详尽的解说了游戏仓构建的所有内容,不需要明白,游戏舱的原理只需要按图索骥,能构建出完美的成品来。

  在实际过程当中,这些工作人员却发现事情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固然东西已经标在上面了,但是实际操作过程中却让人觉得格外痛苦。线圈的长度,焊接点的距离,芯片的精度……这些都是要在实际的过程中细细调整摸索的。

  但是很显然,这个过程并不容易。

  不过渐渐的,他们也看到了希望的曙光。

  也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会低调的对外宣布,他们基本上掌握了全息技术,再过一些时候,就能有完整的游戏仓面世,打破扶摇目前一家独大的现状了。

  消息一出,公司的股票立刻顺势上涨,股东们个个喜笑颜开,也就不去追究,送到实验室的图纸到底是哪里来的了。

  唯一让他们不快的就是这份图纸居然不是只有自己才有,居然还有一家公司也倒也得到了这样的东西。同为世界知名的游戏公司,相互对对方的实力都很了解,也因为如此,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加快了研究进度,至少不能让对方赶到了自己的前面。

  世界上第一个真正的全息游戏已经没有办法是属于自己公司的了,那么第二个的名头一定要占据。

  他们都对自己非常有信心,有了全息技术,加上自己公司隐藏的软实力,第二个真正的全息游戏一定会比第一个游戏更加出色,远远的将其他游戏甩到后面去。

  想到那一种可能,就连连续加班而显得疲惫不堪的工程师们,都热切了许多,不用公司威逼利诱,也愿意自愿加班起来。

  两个公司在炒作与营销方面,自然比扶摇厉害得多。

  隔三差五的就会有一点儿小消息放出来,今天是突破了一个小难关,明天就是有了新发现,到后天就是游戏仓正在组建成形,第四天就变成了测试过程中发现了一个小bug,为了玩家的安全着想,他们决定重新审视整个过程,重复再来一遍。

  明明是吊在驴子面前的胡萝卜,只是为了吸引注意力,偏偏就是有人吃这一套。

  时不时的就有人在扶摇的网站下酸两句,说扶摇当初连测试都没有,就直接放出来,真是对玩家不负责任。

  又有人说扶摇也就是仗着现在其他公司没有同类的技术,所以才能嚣张一段时间了,等到其他公司的技术也追上来了,扶摇大概就会一路don下去,再也没有翻身之日了。

  真正玩游戏的人,倒是没有人在乎这样的言论,没有玩过游戏的,对这样的言论也不会深信不疑。扶摇的口碑至今都是爆炸般地好,就算想认同这样的说法,也很难过去行礼这一关。

  由于扶摇至今为止,游戏仓都是属于供不应求的状态,更由于扶摇的登陆机制,每台游戏仓能容纳的人数有限制,也就没有网吧老板贡献一台游戏仓出来让玩家们享受。所以到现在为止,扶摇所有的游戏仓,基本上都在私人手中。除去那些玩家之外,也就只有军队和医院有了。

  但是不管是扶摇的玩家,还是这两个地方的人,都不是那种时时刻刻守在网络上面找存在感的。

  对玩家而言,有这个指点江山的功夫,还不如多上扶摇玩两把,另外两个地方就更不用说。

  也是因为如此,那些公司收集到这样的言论,而面对这样的言论扶摇公司没有反驳,一时间居然越发的志得意满了起来。

  这个时候,曾经风光一时的奇幻大陆,固然现在依旧玩家不少,但是比起以前风头无两的状况,却已经要安静了许多。

  就连灯塔国的民众,扶摇也渐渐的生出了期待来。

  艾伦看着躺在信箱里面的邮件,几乎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有一种冲动,冲到亚伯拉罕先生的办公室里去问一个究竟,甚至已经迈出了脚步,但最终却用强大的意志力控制了自己的行动,坐在椅子上,他的手指颤抖着,最后低下了头。

  早该想到的,早该想到的!

  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如今他们也拥有了,那么自己存在的基石已经变得动摇。现在更因为姚玉的事情而让自己陷入了不利的境界。对他们来说,这个时候为了维持表面的和平,将自己推出去,不失为一个极好的选择。

  摆脱了对公司事务指手画脚的自己不说,还能对姚玉卖个好。到时候在姚玉面前只需要说两句,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坚持,将污水泼到自己头上来,那么他们就是清清白白的。

  他沮丧的趴在了桌子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前些时候到底在做什么,居然将这些事情都忘得干干净净,冲动无脑,像一个傻子一样。

  不过现在……

  艾伦冷笑了一声。

  就算亚伯拉公司与亚伯拉罕先生想要过河拆桥,将自己利用得干干净净之后再一脚踢开,他们也应该考虑到,自己翻脸不认人所带来的威力。

  没错,现在已经,被认定为伪全息的技术确实专利权已经有大半在他们手里,项目组的成员对自己也没有了以前的认同度,甚至有人野心勃勃,想要取而代之,但是他们真的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全部了吗?

  想到这里,他的心情莫名的好了一点,露齿一笑,雪白的牙齿配上他的表情,显得说不出的恐怖。

  当然,在自己与亚伯拉公司彻底分手之前,总要给亚伯拉公司留一点纪念,才不负亚伯拉公司对自己的报答。

  陈泽是第一个注意到艾伦与亚伯拉公司翻脸的事情的。

  此时应是国内深夜的时候,灯塔国却正是阳光普照之时。虽然天气很冷,但并没有下雪,阳光照射下来,显得天空高远宁静。

  他正坐车前往姚玉的那间小公寓,司机一听就那个地址就感叹了起来:“那可是大学边上的房子,不管是转手卖出去,或者是租给那些学生都挺方便的。您这次是准备去干什么?”

  陈泽并没有太多心情与司机寒暄,只是简单的说了两句,准备卖掉,司机再多问什么,一律敷衍过去,路上渐渐的就安静了下来。

  摸出手机的时候,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所关注的那些人的推特信息,第一条消息就看到了艾伦十几秒钟之前发出来的消息。

  他从亚伯拉公司离职了。

  陈泽盯着这个消息看了两眼,十分错愕。

  艾伦与亚伯拉公司在外有着伯乐与千里马的美誉,如今这样一匹千里马是要抛弃自己的伯乐了吗?

  事实上,许多知道消息的人第一个反应也是这个。

  亚伯拉公司随后就发表了声明,他们对艾伦,的离职也感到十分惋惜,曾经多次挽留,但艾伦执意离开,他们也就只能如艾伦所愿。

  这官方的词会落在许多人眼中,仿佛是艾伦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尤其是原来的团队中有人云山雾罩的发消息说自己不是那种忘恩负义之人的时候,越发的显的艾伦就是那个忘恩负义的人。

  不少人兴奋的等着艾伦与亚伯拉公司吵起来,结果却是两方都没有冲动,这件事仿佛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过去了。

  不过艾伦离开之后没有多久,奇幻大陆就开始频繁的曝出各种故障来。

  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故障,也没有让人无法登录,但是,总会时不时有点小麻烦,让玩家们一个一个都抱怨了起来。

  没有人愿意玩游戏,玩到一半的时候自己卡住了,更没有人愿意玩游戏玩到一半的,发现自己的眼前忽然一片漆黑,游戏场景全部消失不见。

  这种感觉真是……糟糕透了。

  最开始接到投诉的时候,奇幻大陆的官方以为只是偶然事件,而且这些问题并不难以解决,客服人员远程指导一下就能够轻松解决掉,所以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但是很明显,当投诉的电话渐渐多起来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了,这并不是一个偶然的事件。

  渐渐变得糟糕的游戏体验,让越多的人开始奇幻大陆的官方投诉他们的游戏。

  可是官方排查下来,整个游戏的运行很流畅,所有的系统记录也显示游戏服务器这边并没有问题,仿佛所有的一切,都是玩家的游戏装置出现了问题。

  内部倒是有人想将事情推到艾伦身上,但是,艾伦走之前所有的东西全部移交,没有任何遗漏。同时,走之前和走之后,也并没有进行大的系统更新,照理说是不应该出现这种问题的。

  就算他们想甩锅,想要找一个合适的理由,似乎也变得有些艰难。

  没有硬件更新和软件更新的情况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事?

  已经出国散心的艾伦如果知道这件事,一定会给自己一个欢快的笑脸,同时在心底暗暗的鄙视一下那群人。不过是这么一个小问题都发现不了,他真的十分怀疑这群人的能力。

  但是,从亚伯拉公司离开之后,他就下定了决心,再也没有回头看奇幻大陆一眼。甚至于他在自己的社交媒体上将奇幻大陆设为了黑名单。所以他自然也就无从得知奇幻大陆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

  在国外玩了一圈回来,自觉已经心平气和的艾伦,终于能够沉下心来。

  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名头能够与全息技术挂在一起,能够成为实际意义上的全息技术第一人。

  可是她一手打造的游戏已经不属于自己,第一的名头已经被扶摇抢过去,那一瞬间,他甚至有一点迷茫,自己继续坚持下去,是不是还有必要。

  虽然一直说着扶摇是真正的全息第一,但是,扶摇至今还没有开设国外服务器也只有,国内的那群人说着,艾伦心底对这个结果还是有些存疑,想着如果自己努力一把,是不是还有超越的机会?

  毕竟在亚伯拉公司工作的时候,他也并没有真正的就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游戏的建造上面,私底下还是在进行着全息技术的研究。

  这个时候想起来,倒是有一点唏嘘,不由得摇了摇头。

  听说扶摇的技术与自己是完全两个方向,那么,自己从一开始是不是就选错了道路?

  他不禁对自己的过去产生了几分疑虑,但随之而来的,对自己的未来产生了几分期待。

  当然,这都是后来的事情了,现在的艾伦才刚刚从亚伯拉公司离职,迫不及待地接通了姚玉的视讯。

  陈泽见到艾伦的时候还有几分茫然,虽然他认识这位,但是与他也并没有什么交情,他找到自己身上来是为了什么?

  虽然迷茫,但是他也并没有显露出来,十分礼貌而克制的与艾伦相互握过手就坐了下来。

  这种十分冷的天气里,艾伦也依旧穿着t恤,外面胡乱的照了一件羽绒服,下面是牛仔裤;对面的陈泽西装三件套,手腕转动之间,不经意的露出手上的手表。

  两个人坐在一起倒好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样。

  唯有对视的时候,彼此看到眼对方眼神中坚定的信念,才能察觉两个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同一种人。

  虽然有姚玉做背书,但陈泽对艾伦依旧充满了怀疑。

  就在艾伦离职的当天,亚伯拉公司就撤销了对扶摇的专利侵犯诉讼,宣称因为一些内部事件,公司经过确认之后,确认扶摇并没有侵犯属于亚伯拉公司的专利。他们对之前造成的误会深感歉意,并愿意做出一定的让步来换取扶摇对亚伯拉公司的善意,同时一定程度上赔偿扶摇的损失。

  私底下,亚伯拉公司也派人接触了陈泽。因为陈泽这些时候在灯塔国待着,他们很容易就找到了他。

  言谈之间,亚伯拉公司将之前发起的诉讼推到了艾伦身上,宣称是对方坚持这样,亚伯拉公司才不得不照顾他的心情做出了让步。

  纵然是陈泽不相信对方的言辞,但是他也清楚,这样的诉讼没有艾伦的许可,也无法起诉。

  所以此时面对艾伦的时候,虽然外表看上去十分礼貌客气,但细细感觉就能感觉到这份礼貌客气背后的疏离与怀疑。

  艾伦好像并不在乎他的态度,见面之后惊叹了一番,姚玉现在的合作人显得如此年轻,随后就直截了当的说起了来意。

  陈泽倒是十分意外他的坦荡,但是对方认真,他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

  “你想要参与到全息技术的项目里面来?”陈泽十分惊愕的听着艾伦的要求,并不等他说出更多的话,就摇了摇头,“不,这不可能。”

  “如果你有关注我国的新闻,就应当知道,全息技术现在的牵扯十分大,并不仅仅只是游戏的事。”

  艾伦十分诚恳的说:“虽然我明白你的顾虑,但是我并不要求我能全面参与这个项目。”他的眼睛紧紧的落在了陈泽身上,恳切的想要传达着自己的想法:“你们可以将我当做一个外包实验室的负责人,在不暴露机密的情况下,让我负责其中一部分项目的开发。”

  陈泽几乎不敢相信艾伦居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来。

  他他狐疑的凝视着艾伦,对方的眼睛里只有诚恳,表情也十分坦然,但是他依旧不敢答应。

  如果之前他只以为全息技术包括了游戏和医疗两部分,现在他却并不这么觉得了。这项技术还有许多尚未被开发出来的潜力,不管是后续的开发或者是技术的更新换代,他觉得最好都要掌握在自己人的手里才好。

  但是,艾伦是姚玉介绍来的。姚玉作为项目的总负责人,想必对这个情况也很清楚,知道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应该也不会做出什么犯忌讳的事情。

  “这件事,我没有资格答应你。”最后,陈泽这样说着,“如果你愿意等,可以等一段时间。我会将这样的情况反映给有资格答应的人。”

  艾伦灿烂的笑了一下:“好,我答应你。”

  这件事情商定之后,他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就活跃了起来。纵然在陈泽看来,刚才的艾伦已经没有了什么商人气质,这个时候就更加像一个大男孩了,活泼得让陈泽有些措手不及。

  这样的人并不是他所擅长应付的,又坐了一会儿,他就急急的起身告辞离开了。

  陈泽到灯塔过来,其实是接受了邀约的。

  在他到灯塔国的这段时间内,邀约他的人并没有立刻与他见面,而是安排了他去参观灯塔国的不少工厂。

  陈德对这些工厂也有些好奇,于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对方安排什么他也就跟着去,全程不怎么发言,在关键的时候问几个无伤大雅的问题。

  在不涉及到关键技术的时候,对方也不介意回答他的问题,甚至还略带有几分炫耀之意。

  但是今天要参观的公司似乎有点不太一样。

  自从两家公司曝出消息来,他们已经攻破了全息技术最重要的难题之后,陈泽看着这两家公司的时候,有些鄙夷又有些同情。

  鄙夷自然是因为知道他们的相关技术是从哪里来的,同情也是因为知道他们的相关技术是从哪里来的。

  可他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参观的,就是位于灯塔国的这一家公司。

  听到这一家公司的名字的时候,陈泽的表情就阴沉了下来,瞪着前来安排事务的工作人员:“格林先生,我觉得,作为一个游戏公司的负责人,我去参观这种利益相关的公司是不是不太好?”

  格林先生笑得很平静:“公司并不介意。”

  我介意!陈泽很想这样说,但是,想到姚玉的计划却又冷静了下来,冷淡的对格林先生说:“但是,我必须规避这种可能,我的公司出现了什么新项目,或者是新创意,不能出现早有同类创意的说法。”

  “当然。我们并不是那么敏感而脆弱的人。”

  看着陈泽的表情依然不快,格林先生很快的说:“今天,邀请陈先生去参加这家公司也是有原因的,总统先生今天会在那里与陈先生见面。”

  陈泽终于按捺住了自己所有的情绪,冷淡的点了点头。

  公司参观的过程一路无话,就连解说的人都解说得有些没精打采的。但是,随着参观的路线的改变,陈泽敏锐的发现了什么不对来。

  “抱歉,我有一个疑问。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是?”

  “是公司的研发部,”带路的人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来,“我公司最新的全息技术就在研发部。”

  陈泽的表情更加不好看了,如果不是早就清楚的知道他们将会遭遇什么样的结局,他现在真的很想骂人。

  明知道自己的技术是什么地方来的,如今得了便宜还卖乖,偏偏要跑到苦主面前去炫耀,这种事做出来,真是不怕人笑话。

  这种人的脸皮厚度,已经到了他自觉难以企及的地步。

  盯着说话的人看了两眼,陈泽冷笑了一声,又飞快的将表情调整回来:“既然如此,确实要好好参观参观了。我也想知道你们公司的全息技术,与我公司的全息技术有什么不同?”

  对方笑得矜持:“确实想请陈先生指点一二。”

  “陈先生的公司拥有全球目前最成熟的全息技术,虽然有我公司的发展方向可能不同,但是,陈先生的建议想必也非常宝贵。”

  陈泽:嗯,什么都不想说,我只想静静的看着你走向灭亡。

  虽然是早有预料,但是他也没想过对方会这样厚颜无耻,被对方这样说了之后,简直是一口气闷在那里吐不出来,吞不下去噎着他十分不痛快。

  带着这样的情绪一路走到了实验室,进门就看到一个由各种元件和线圈组成的机器。

  陈泽在关键的部位扫了几眼,不禁在心中暗骂,果然看上去与扶摇的游戏仓是一模一样的。

  偏偏这个时候,对方还要来问他,陈先生对我们的一切有什么指教吗?

  陈泽冷淡的说:“并没有什么指教,我对技术方面的事情其实并不太懂,在公司我主管的也是运营方面的事情。”

  对方并不失望,显得和蔼可亲的样子,简单的带着陈泽在研发部走了一圈,就带着他去了其他的部门。

  从研发部出来不久,之前早就说好的与总统先生的会面终于实现了。

  陈泽也不知道为什么总统先生这个时候会在一家游戏公司,但是并不妨碍与总统先生进行对话。

  总统先生并不是国内常见的那种十分有威严的官员,他是一个有些圆润的胖子,脸颊总是红红的,看上去倒有些像是一个农民。

  见到陈泽的时候,说笑之间也是十分和蔼可亲的模样。

  但陈泽并不会因此就放松了对他的警惕,无论如何,这位总统都是强硬派的领导人物,对国内的态度也一向不太好。

  两人简单的问过后,总统先生就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陈先生是一个十分出色的商人,不知道陈先生有没有意向到灯塔国来做生意呢?”

  陈泽:毫不意外。

  “灯塔国是目前世界上最强盛的国家,我也有一些生意是在灯塔国进行的。”陈泽笑微微的说着,“总统先生的邀约让我很惊喜。”

  总统先生凝视陈泽,他相信陈泽能明白自己的意思,但是现在对方的回应显然让他有点不太高兴。

  深吸一口气,总统先生依旧笑着,对陈泽说:“当然,我们欢迎所有陈先生这样出色的商人到我国来做生意,无论如何,总是会推动我国的纳税事业发展,不是吗?”

  “陈先生的游戏公司现在可是热火朝天,我国的民众已经十分期盼陈先生的公司来我国开展游戏事业,”他试探的看着陈泽,“不知道陈先生近期有没有这方面的意向呢?”

  陈泽依旧回避了这个问题:“开设国外区的想法一直都有,但是目前这个,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目前摆在我们面前,最大的问题就是产能不足,国内的游戏玩家我们都还没有能够满足要求,现在想要出口国外实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那么,陈先生为什么不考虑在其他的地方建立分厂?灯塔国就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毕竟我们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不管是工业自动化或者是其他方面,我相信都不会让陈先生失望。”

  “感谢总统先生的邀请,”陈泽抬起了眼,“但是,我近期内并没有在国外开设分公司产的意向。一些关键的元件只有国内才能生产,到国外来生产,从成本上来说并没有减少多少。”

  “真的没有吗?”总统先生追问了一句,“你不再考虑考虑了?”

  看到陈泽坚定的摇了摇头,总统先生发出了十分失望的叹息。

  “陈先生实在是太过坚定了,”他说,“我一直以为,我们会能达成良好的合作协议的。”

  “抱歉。”

  毫无疑问,这样一场会面最终无疾而终。

  不,也许算不上无疾而终,结局是陈泽开罪了总统先生。

  但是陈泽并不在意,这样的结局是早有预料的,从最初答应邀约的那个时候开始就注定了是这样的结局。

  不过见完这一面之后,也再也没有其他的事情要让他留在灯塔国了。

  于是他吩咐人帮自己订机票,同时早早的打包行李准备回国。

  回国的前一夜,陈德忽然接到了伍丽微的留言。

  上一次伍丽微来见他的时候,偷偷的塞给了他一样东西,让他带了回去。陈泽对她的身份也早有预料,但他并不是很明白,伍丽微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找上自己。

  看过伍丽微的留言之后,他十分犹豫。

  虽然不知道伍丽微为什么会找上自己,但是如果她说的是真的……

  最后他还是选择了相信。

  陈泽去领东西的时候是上午十点,存储柜面前的人并不多。输入密码,柜门就弹开,里面一个小小的手提袋。

  陈泽将手提袋取出来,面色沉凝地回到自己的居所。

  他小心地打开手袋,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里面有什么东西,就被人破门而入:“你被逮捕了!”

  陈泽因为涉嫌间谍而被逮捕的消息迅速的传到了该传到的人耳中,这让他们觉得格外不可思议。

  陈泽是受邀而去的,并且是一个十分聪明的人,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用户该做什么怎么会做出这种不知轻重的事情,让人捏住了把柄?

  但是事实在前,他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否认,只能捏着鼻子,去打探消息,到底是怎么回事。

  姚玉也很快知道了消息,知道消息的那一瞬间,她的表情一下子就冷淡了下来。

  虽然早就知道那边没有安什么好心,但是赤-裸-裸地做出这种事来……也是在是让人觉得有些齿冷。

  “确定了真假?”

  “不知道,事情还在调查。现在只是嫌疑。不过毕竟是对方的地盘,想要弄假成真也容易。”

  陈泽的事情到底真相如何,谁都说不清楚。

  据说是牵涉到了那边最新式的导弹系统,所以也排查得很严,对牵涉其中的人也十分警惕。想要联系陈泽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更让人觉得不安的是,陈泽当时确实从那里拿到了一样东西,而且是设定了严密密码,密码输入几次错误就会直接自毁的装置。

  似乎更加说不清楚了。

  “牵涉到其中的另一个人叫什么?”

  “伍丽微?是不是上次送了雷神公司的情报回来的那个?”

  “如果是她,这件事说不定还真有几分可能。”

  “但是,她现在也不过是一个翻译,怎么可能弄到这种情报。”

  “商业间谍出身的,后来被发展进来的。”

  陈泽的事情发生之后,姚玉又一次接到了自己教授的消息。

  “亲爱的玉,我们有些时候没有联系过了。”

  “确实如此,”姚玉看着教授,有点晃神,“教授您联系我,想必是有事情?”

  “亲爱的,你这样说实在是很让我伤心。”看到姚玉脸上的表情,他一下子就认真起来,“好吧好吧,我确实有事情找你。”

  “我曾经邀请过你到等他过来进行你的事业,现在,你还是坚持你之前的选择吗?”

  “当然,”姚玉回答得毫不犹豫,“我以为这件事已经有了定论?”

  “人是会变的,不是吗?”教授自以为幽默地笑着,“不过,玉,就算你不肯过来,我想,我们也可以在其他方面进行合作。”

  “您的意思是?”

  姚玉打量着对方背后的地方,并不是她所熟悉的实验室,也并不是学校,或者是教授兼职的公司。

  这是一个陌生地方。

  她几乎已经明白教授的来意了。

  “曾经的远方公司几乎是因为你的那一个配方而崛起的,”教授慢条斯理地开始了自己的说辞,“对远方公司而言,其他所有的东西都不重要,只有你的那个配方才是值得关注的。”

  “听说你回国之后对这个配方进行了升级改造?”他的眼睛看过来,目光中带着狡黠的光,“那么你有没有兴趣就这个配方进行合作?”

  “我们愿意满足你提出的任何要求。”

  姚玉正要表示拒绝的时候就注意到了对方的眼神,那是一种狡黠的暗示的眼神。

  她突然间明白了,对方刚刚那句话中的任何的意思。

  “您的意思是说,如果不进行合作,那么,就不会满足要求了,对吗?”

  “当然,”对方耸耸肩,“如果我们连合作都不曾进行,那么我们有什么必要来满足你的要求?”

  “亲爱的玉,我相信你是一个明智的人,能够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

  姚玉面无表情地切断了视讯。

  当然明白她怎么不明白?不就是拿着陈泽来威胁自己吗?

  但是这个时候,她却不得不重视这一句话。对方的意思很明确,合作——交出配方,陈泽没有事;拒绝,那么陈泽的事情就会弄假成真。

  这件事已经到了她无法处理的程度,所以她也没有犹豫,干脆的将消息报了上去。

  陈泽的爷爷是一个已经八十多岁的老人,虽然早就从中枢退下来了,依旧很有威望。

  听到旁人传达过来的消息,陈老爷子叹息起来。

  他很疼爱陈泽这个孙子,也很为他做出的事情而感到骄傲,尤其是在游戏仓被推广,并发现了游戏仓营养液结合的强大作用之后。

  他也是这种共同体的受益者之一。因为有了这种东西的存在,陈老爷子有信心在活上几年,替陈家保驾护航。

  可是,这种疼爱与骄傲,在面临抉择的时候,就变成了折磨他的东西。

  他的理智知道自己应该选择什么,但是,做出这项决定的过程无疑是痛苦的。坐在椅子上,老人的脊背挺得直直的,一眼看过去,就能明白他曾经的军人身份。

  从知道对方要的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开始,他就明白,自己可能不得不失去一个孙子了。

  就算这个孙子是他再疼惜不过的,在这种时候,也比不上国家利益的重大。

  “陈老将军,”有人在身边低低的说着话,“你也先不必忧心,事情还没有成定局。对方只是通过私下的渠道表达了这样的意向,并没有一定要求如此。”

  陈老爷子一贯精神矍铄,但这个时候却显得有些萎靡,但抬起眼来视线投注过来的时候,炯炯有神的眼神才让人发觉,老爷子的内心依旧是强大的。

  “你我都明白,这种话是说来安慰自己的,所以你也不用再说了。我陈又生还没有到自欺欺人的地步。”

  对方低下了头,他也有点不知道说什么来安慰陈老先生了。

  对姚玉来说,却面临着另外一种抉择。

  既然知道了对方要的是什么,那就意味着还有可以与对方商量的余地。只是,想也明白,这个商量的过程并不容易。

  当然那是对普通人来说,对姚玉来说却又不一样了。

  她有些犹豫,虽然对方的行为对公司的发展不利,但是对她所求的世界改变而言却是有利的。

  况且对方并没有直接的冒犯到自己身上,对方冒犯的是陈泽,为了陈泽违反一次自己的规则,这到底是对还是错?

  这对姚玉来说也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当她作出决定的时候,事情又过去了一天。

  灯塔国那边的事情真相仍然在调查,私下的渠道并没有得到回复之后,他们的行动依旧不紧不慢。

  现在对于陈泽的事,绝大部分人都是倾向于不要答应的,毕竟他们真正能明白营养液的价值。

  但是……

  姚玉去见了陈老先生,这是她第一次与陈老先生见面。

  陈老先生知道姚玉过来见自己有些惊讶,但是还是让姚玉进来了。这也是他第一次在现实生活中见到姚玉。

  虽然早就知道姚玉是个很年轻的小姑娘,但是一眼看过去,陈老先生还是十分惊讶。

  面前这个创造了不止一个奇迹的少女虽然二十岁,看上去却稚嫩得仿佛十六七岁,头发高高的梳起,走过来的姿态优雅,让陈老先生不自觉的想到旧社会那些大家闺秀。

  但是等到她坐下来一开口,陈老先生就知道,对面的这个人是一个有着自己坚定信念,并愿意为之奋斗的人。

  就算是小姑娘也不可轻视。

  可是,就算是这样,对方说的话似乎也实在是……

  “你说你想换一个身份出一趟国?然后,将阿泽毫发无伤的弄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青苔绘碧痕”“阿语”“uzilian”以及……依旧看不到名字的那位读者的营养液

  群摸摸大家~

  我对防盗做了下调整,减少了购买比例,延长了防盗时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