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生而为王 > 22.第22章
  “王八蛋,吞我水军辛苦钱,十几万块都不给,姚小姐对不起!”

  “王八蛋,吞我水军辛苦钱,十几万块都不给,姚小姐对不起!”

  “王八蛋,吞我水军辛苦钱,十几万块都不给,姚小姐对不起!”

  ……

  微博上炸了。

  原本尤琴的一个微博闹出来的动静被发酵了两天,已经变成针对姚家的群情愤慨,现在却忽然风向大变了。

  最开始出来指证的分析的放证据的去调查的那些大号小号,忽然间就齐刷刷地挂上了这样的话。

  事情好像有点尴尬。

  “姚家也太厉害了,这么快就把人找到了,还能让人改口,真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是依旧往黑里想的。

  “到底有没有这件事?”这是想弄个明白的。

  “擦,把我们网民当猴耍呢!”这是开始愤怒的。

  “水军原来这么赚钱!”这是关注点跑偏了的。

  各种言论都炸裂开来,原本一个共舞的群□□件,瞬间就得到了反转。

  这个时候,冯薇薇和冯莉莉两姐妹发了微博。

  “关于姚小姐的事,我有话要说。”冯薇薇直接上了视频。视频中的她画着心机淡妆,看上去不施粉黛,实际上却是将自己打扮得格外楚楚动人。

  “虽然我不知道姚小姐的事情是怎么闹起来的,但是我愿意为姚小姐举证,姚小姐不可能做出这种事。”

  “我和姚小姐是在你们说的杀人案的当天上午认识的,当时姚小姐救了我一命。”

  她将事情讲述了一遍,然后开始给姚玉掐时间表。

  “我们回到市中心,姚小姐在酒店办理入住的时候我也在旁边,时间已经快十点。”她说了酒店的名字,然后接着说,“我居住在同一个酒店,你们尽管可以去查,十二点的时候,我还看到过姚小姐和朋友一同出门去吃夜宵。”

  “我不觉得姚小姐能同时出现在两个地方,你们所说的指控完全不成立。”

  “之前我不敢说,现在我才敢鼓足勇气来证明姚小姐的清白。虽然我很怯懦,但是,我还有良心。”

  视频中的她一边说一边流泪,时长四分钟的视频简直赚够了好感度,尤其是最后一句,仿佛一个大耳刮子甩了出去,不知道多少人觉得脸生疼。

  冯莉莉转发了自己妹妹的视频,然后发言称如果有必要,她也愿意给姚小姐作证。“我知道我这样做不对,可是当时姚小姐出门的时候,我有拍过照片,上面有拍照时间。”

  两个人的发言很快就被顾康手下的人注意到,然后迅速地转发开来,算是又为这件事灭了一次火。

  还有人坚持不屑地觉得冯家姐妹是被人买通了,没想到意想不到的人出手了。

  姚洵居然直接飞到那边拜见了办案的警察和江队,将网络上的事情和盘托出。恳请他们为姚家正名。

  忙起来昏天暗地的警察们并没有太过关注网络,自然也不知道网络上事情闹到了这样沸沸扬扬的地步,听到姚洵的请求,又大概了解了一下来龙去脉,就有好几个小警察义愤填膺。

  请示过上级之后,很快江队就与警察们一起,不露面地为姚玉做了个背书。

  姚洵得到了这样的证据,顿时喜不自胜,又通过警方将两个酒店的监控视频拿到了一份,越发底气十足,回去就召开了记者发布会。

  三个视频放出来,不少人顿时就说不出话了。

  而这个时候,姚玉却正对着老姚先生,脸上面无表情。

  谁都不知道这件事背后是谁,姚玉却是知道的。

  现在,老姚先生也知道了。

  他震惊地睁大了眼,摇了摇头,喃喃自语:“她怎么能这样,你也是她养大的孩子。”

  姚玉摇头:“爷爷,不一样的。不是自己生的,没有血脉的联系,又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这是老公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证据,怎么能真的真心相待。”

  是的,这件事背后最开始动手的是董蜜,不过后来就有其他人参与了进来,直接模糊了董蜜的重点,将目标转移到了姚家身上。

  董蜜对姚玉的不满老姚先生也是知道的,可是他也没想过,董蜜会做出这种事来。

  他叹一声,问姚玉:“你准备怎么办?”

  姚玉说:“爷爷,我向来不屑于母亲计较,可是如今出了这种事,也不是我愿不愿意计较的问题了。”

  她放低声音,蹲在老姚先生膝边仰头看他,眸中写满希望:“爷爷,我需要你的帮助。”

  老姚先生苦笑:“你就一点都不觉得你爸爸会帮你?”

  “明知道的事,爷爷何必拿出来说呢?”

  老姚先生又叹息了一声:“好吧。”

  正如两个人所说,网络上的风声终于被扭转过来,又被引导到姚家这些年做了多少好事,狠狠地给姚家刷了一道名声之后,姚洵终于带着一丝满意回了姚家。

  见到姚玉的时候,脸上虽然疲惫,也还带有一丝温柔之色:“这几天你受苦了,也是我一时没注意,才闹出这些事来。你手上还有钱吗?要不要出去玩一趟散散心?或者有什么想买的?”

  姚玉对着他淡然地摇了摇头:“爷爷在他的书房等你。”

  老姚先生一个人独占了三楼。

  厚重的红木门推开,窗外的阳光透过暗色的纱帘照进来,空气仿佛变得格外凌厉。

  见到老姚先生,姚洵总有些不自在。

  恭敬地叫了一声爸,得到对方一个“坐”字之后,姚洵坐下来,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他先开了口:“爸,这些时候我也挺忙的,也没陪着您,您日子过得可还好?”

  “死不了。”

  沉默。

  姚玉送一杯茶到姚洵手中,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然后,姚洵看到她坐在了另一边的椅子上,一言不发地看了过来。

  那样淡漠的视线,让姚洵觉得格外不安,不自觉地动了动身体。

  一个穿着十分规整的中年男人做出这副模样来确实有些可笑,老姚先生心中有是一叹,终于开了口:“儿子啊,你知道这次这件事,是什么人在背后闹腾吗?”

  姚洵一愣,下意识地说:“我派人去查了,还没有查出来。那些水军那边也查不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他说着,忽而庆幸:“幸好那边给钱没有给足,水军反水,要不然就算是那些视频出来了,大概也还有人唧唧歪歪的。”

  “大概也不是个聪明人,水军都买了,还不舍得结账。”

  老姚先生摇了摇头:“不对。”

  姚洵一怔,听到老姚先生说:“你真的觉得对方是傻子?这种时候会让人翻盘?”

  姚洵:“爸,你是说……”

  老姚先生怕地拍了几张纸在桌面上。

  姚洵犹豫地拿起来,看了第一页就觉得不太对。

  这张纸上是对话截图,很明显是当初与水军的对话,对方很明确地提出了如何抹黑姚玉的要求,又商量好了价格,问过了账号,约定了如何付款。

  然后就是转账记录,第一次的预付款,和第二次的尾款。

  两次记录唯一的区别在于,第二次的尾款转入了另一个账号当中。

  那个id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那个账号……

  “爸,这一定是董家小辈不懂事,不知道轻重。”他闭了闭眼,反而镇定起来,“我拿着这些过去,一定要让董家那边给个交代。”

  老姚先生一声暴喝:“闭嘴!”

  看着自己的傻儿子明明明白了一切却装作看不懂的模样,老姚先生觉得一阵心累:“这种话,就不要拿出来对我说了。你我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他挥了挥手上的一个文件夹:“你要是不相信,我这里还有其他东西可以证明。”

  姚洵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坐着的姚玉,哀求般地说:“爸,这件事咱们私下谈行吗?”

  事已至此,他还是不希望姚玉知道。

  老姚先生叹道:“行了,坐下吧。你别忘了那最后转到另一个账号的钱,这件事就是玉儿经手的,你觉得她会不知道?”

  姚洵猛地扭头看向了姚玉。

  姚玉正坐在旁边的藤椅上,手里端着一杯果汁,却一口都没有喝。感受到了姚洵的视线,她淡淡地抬了抬头,恰好与姚洵的视线相接。

  姚洵心脏剧烈地收缩了一下,明明知道了这种事,姚玉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

  她并没有生气。

  她已经不再为这种事生气了。

  姚洵叫了一声“阿玉”,姚玉抬眼看他,等着他的下一句。姚洵嗫嚅片刻,终于下定决心开了口:“阿玉,你母亲这些年一向对你可好?”

  老姚先生听了一阵怒意袭来,对自己这个蠢儿子实在是没话可说了。

  明显的女儿已经离心,做母亲的做出来这种事,自己这个做儿子的居然还护着那个毒妇,要生生把这件事掩过去?!

  他深深地呼吸,竭力平静着自己的心绪。

  姚玉淡淡地开口:“母亲对我,一向不错。”看着姚洵陡然间亮起来的目光,她补上一句:“作为养母来说。”

  姚洵心脏陡跳,脑海中只剩几个字来回穿梭——她知道了!她什么时候知道的!

  正要再说什么,门口却有人忽地大力推门闯了进来。

  董蜜站在门口脸色煞白,不管不顾地对着姚玉喊了起来;“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瞒着你的!是,我不是你的母亲,你也不是我的女儿!”

  她盯着姚玉,视线中仿佛淬了毒:“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将你当成是我的女儿过!我恨不得你从来就没有出生过!”

  她的话音落地,虚空中的枷锁颤抖着,断裂了一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