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麒麟巫师 > 第148章 前站:伦敦塔
  谢安不想过多的把秋牵扯进来。??秋是一个传统而善良的姑娘。她不适合成为一名战士。

  善良的人根本不适合杀人。这点无论如何都不会改变。即使杀死那些罪大恶极的人,纯洁的双手也会被玷污。这个世界需要谢安这样的战士,从他们剥夺第一个灵魂开始,已经注定他们的灵魂没法得到救赎。

  两人之间的关系如果仅此而已,对秋来说是一件好事。秋不喜欢滥杀,也不喜欢谢安的另一些强势的做法。这一点,秋很传统的继承了善良。和赫敏理智和自律相比来说,秋是外柔内刚的。

  如果赫敏适合成为魔法部长,那么秋可以做一个亲善大使。两人直接的区别,不是因为谢安或者别的什么外部因素造成的,似乎他们天生就是这样。

  秋顺着卢娜的目光看去,顶着一头蓬松头的赫敏正认真的看着手里的《预言家日报》。秋兴奋的表情冷却了下来。然后变得怪异。赫敏实在算不上漂亮,至少现在她还是一只没有长大的丑小鸭。在这一点,卢娜看起来都比赫敏漂亮些。

  “安德鲁喜欢她吗?”秋有些不确定的问到。

  “也不是,我也不太清楚。你一会儿可以直接问他。安德鲁会来吃早饭的。”卢娜并不想在两人之间过多的介入,她本能的觉得,安德鲁不会那么容易妥协。

  当谢安坐到卢娜的另一边时,秋隔着卢娜对谢安露出了迷人的微笑。洁白的牙齿,圆圆的脸蛋,可爱又娇媚,让远处偷看的男生们瞬间石化。谢安依然没有任何回应,好像面前的土豆泥比秋更加吸引人。

  这样可不行。秋把自己身上笨重的魁地奇护具全部脱了下来。另外的一些魁地奇球员也结束了训练,他们进入礼堂,用诡异的目光看向秋。塞德里克也在其中,低垂着头。

  今天早上在训练结束的时候,在拉文克劳和赫奇帕奇两个学院的魁地奇队员惊讶的目光下,塞德里克·迪戈里鼓足了勇气向秋公开表白了。

  他快的说完了自己的想说的话,希望秋同意和他交往。秋有些被吓到的样子,等塞德里克·迪戈里说完之后,秋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

  没有回答,秋转身离开了魁地奇球场。塞德里克·迪戈里感到一阵不安,其他队员惊讶的看着这一幕。

  如今看来,秋早已经准备拒绝塞德里克·迪戈里了。

  秋换了位置,坐到了谢安的另一侧,这样谢安变成在卢娜和秋的中间。

  她理了理自己的头,运动带来的热量,让秋浑身上下散出一种说不出的香气。安德鲁各方面的感知都极其敏锐,他能嗅到那种处女的清香。

  秋很自然的把自己的胳膊从谢安的腋下穿过,挽住了谢安的右手,似乎两人还是亲密无间的恋人。谢安的身体僵硬了起来。“安迪,对不起,我不该随便怀疑你。”秋靠在了谢安的肩膀上,低声的对他说到。

  谢安不知所措。

  看到这一幕的魁地奇球员吃惊的睁大眼睛。坐在格兰芬多桌子上的双胞胎夸张的吹起了口哨。把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来。

  赫敏微微抬头,看了一眼之后,又转向了《预言家日报》,另一只手里的岩饼直接被捏碎了。

  坐在旁边的哈利和罗恩都睁大了眼睛,一副羡慕加惊讶的样子,看着秋依偎在安德鲁身边。哈莉和金妮扭脸看了一眼之后,都露出不屑的神情。

  两人之间的谈话其他人听不到,最近传闻塞德里克有意追求秋,传闻安德鲁已经和秋分手。看到这亲密恩爱的一幕,多少少男的玻璃心碎成了沙粒。

  一个赫奇帕奇的魁地奇球员推了塞德里克一把,示意他看看拉文克劳那边。塞德里克看到秋依偎在安德鲁身边,巨大的打击让他脸色变得通红起来。

  秋没有选择自己,而是选择了那个邪恶的黑巫师!

  塞德里克也是一名天才,精神意志力都极强。但是上次被安德鲁打败,真的让他难以接受。塞德里克几乎毫无还手之力。那些魔咒射出去,其实没有一个击中了目标。安德鲁如同在戏弄他一样,站到了他身后,在那么多同学面前,彻底击败了自己。

  塞德里克·迪戈里不相信那种可怕的魔咒是正常的,是学生可以掌握的。他和别人确认过,即使是成年巫师也不可能做到那样的魔法。尤其是最后那个魔法,塞德里克·迪戈里仔细听别人描述了他的背后生了什么。那样的魔法,一定是黑魔法!

  基于这样的推断,塞德里克·迪戈里并不准备遵守之前的约定,他觉得安德鲁在决斗中使用了禁止使用的黑魔法,这本身就是一场不公平的决斗。他已经准备好向学校抗议,他要求院长帮助自己。

  可惜的是,赫奇帕奇的院长并不认同塞德里克·迪戈里的观点,她告诉塞德里克·迪戈里,安德鲁·李是堂堂正正击败他的。

  塞德里克·迪戈里准备向邓布利多继续上诉。但是在这之前,在今天的早上的训练的时候,当看到秋有些疲惫的样子之后,塞德里克·迪戈里没有控制住自己心中的小猛兽。他觉得自己如同拯救被恶龙掠去的公主一般,应该把秋从安德鲁的手中救出。

  当秋的表情从惊讶迷茫,变成清晰坚定之后,塞德里克·迪戈里已经感觉到不妙。

  她依偎在他的怀里,塞德里克·迪戈里脸色涨的的通红,他感觉到自己被再次彻底羞辱了。

  “秋一定是中了迷情剂,不然她不会对那个黑巫师死心塌地的!”塞德里克·迪戈里低吼道。

  “:我看未必,秋没有丝毫勉强的意思,而起你看,她的眼神很清澈,也很幸福。”苏珊·博恩斯低声的说道。

  塞德里克·迪戈里愤怒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学妹,起身离开了座位。

  “你不会想再次挑战他吧?塞德里克?”赫奇帕奇的一个魁地奇球员拉住塞德里克·迪戈里。

  “哼,不用担心,我还没有傻到没有准备就去挑战一名黑巫师。”塞德里克·迪戈里冷哼一声,快步离开了礼堂,已经有很多学生用怀疑同情的目光看向了他。

  ————————

  “你想明白了?”谢安嗅着那熟悉的香味,感觉周围似乎一下安静了下来。寄托着善良信念的灵魂,似乎瞬间找到了自己的归处。

  “是啊,我想明白了。塔利娅也好,中东的王子也好,对于你来说本来就是一些无足轻重的人。我非要把他们的事情强加给你,后来还怀疑你杀了他们,冤枉你了。”秋很坦诚的说道。

  谢安没有回答,而是拿起了牛角面包,自顾自的吃了起来。

  “怎么,我主动认错你还不满意?”秋娇嗔的说道。

  “什么?”谢安不解看向秋。

  “你为什么还不理我?”

  “嗯?你不是坐在我身边吗,我没有反对。这还不够啊。难道还要我当众吻你?”谢安一本正经的说道。听到谢安说当众吻自己的话,秋害羞推了谢安一下。

  在另一边的卢娜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苦笑着摇了摇头。

  和秋的和解没有让谢安的工作减少。他对六页书的研究还在继续。当获得剥夺摄魂怪的能力之后,谢安明白,自己掌握了一种可怕的魔法能力。这种能力甚至可以突破最强大的保护。有了这项可怕的能力之后,谢安想起了自己另外一件棘手的问题。

  不是魔法石,而是日记本。

  这件东西留在谢安的手里已经很长时间。到了现在,也不能确定是否是魂器。尽管无论赫敏还是谢安都感觉这本日记非常诡异,处处透出邪恶的气息。但是两人都没有见过真正的魂器,仅凭感觉,根本没法确定这件物品的真实的用途。

  而且随着食死徒势力的膨胀,现在这件东西变得更加敏感。谢安不知道黑魔王对自己的魂器是不是有感应。他不敢随便把这件东西直接暴露在空气中。日记和魔法石一种都放在谢安随声携带的莫克袋中。这两件东西都代表着巨大的利益和关键的道具,一旦被巫师现在谢安手里,凭借现在李家族的势力,可能会遭到极大的打击。

  说到底,巫师世界也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不过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人怀疑到李家族身上。邓布利多怀疑魔法石是被奇洛教授偷走的。尽管这段时间的调查,邓布利多已经基本确定了奇洛被黑魔王控制的事实,只是到现在,邓布利多依然不能确定黑魔王是如何控制了这位霍格沃兹学校的教授。

  研究完成这个魔法阵之后,谢安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要去做。

  恋人之间的时间总是不够,两人刚刚和好,谢安略微有些不习惯。下午的课结束之后,谢安请赫敏留下,把一些羊皮纸交给了赫敏,“这些东西,我需要你帮我检查下。我准备去做那件事情了。现在我有八成把握。”

  赫敏疑惑的接过羊皮纸,直接问道:“什么事情?”

  “伦敦塔。”谢安平静的说道。

  “你是说,安妮皇后的事情!你找到办法了?!”赫敏当然记得那件对她来说非常离奇的事情。过了那晚之后,赫敏每每回忆起那晚的事情,总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似乎是有谁直接把那段记忆植入了自己的脑海中。

  要知道,最强的摄神取念大师,可以在巫师的脑海中,直接塑造虚假的记忆。

  “嗯,最近关于六页书的研究有了一个很大的突破,我似乎可以从另一个维度理解那种封印。在这种情况下,我想可以试试能不能解开一部分安妮皇后的封印。”谢安抽取了摄魂怪的能量之后,对六页书上记录的魔法有了更加具体的理解,他感觉到自己已经有能力开启伦敦塔。

  赫敏还要再问,秋·张出现在教室的门口。

  教室里面已经没有几个人了。纳威·隆巴顿正在整理自己的笔记,哈莉·布莱克和卢娜在小声的议论着最新一期的麻瓜时尚杂志,哈利·波特在和金妮·韦斯莱讨论变形课作业。秋很容易就看到了坐在后面的赫敏·格兰杰和谢安。

  秋微微皱了皱眉,以前没有这样的感觉,今天似乎看到那个赫敏·格兰杰,非常的不高兴。

  “哈尼,要一起去吃晚饭吗?吃了晚饭我们可以一起去玩一会儿魁地奇,你觉得怎么样?”秋走到谢安座位旁,亲昵的问道。

  谢安抬头看到秋穿着黑色的学生袍,乌黑的头柔顺的披在身后,白白的脸蛋微笑着看着自己。

  “秋,你先走吧,我还有一些事情要处理。”谢安又开始仔细检查着自己手里的羊皮纸,赫敏坐在他的旁边,头也不抬的看着另外一些羊皮纸。

  “什么事情,我能帮你吗?”秋做到了谢安前面的位置,双手支着自己的脸蛋,轻声的问道。

  谢安抬头看向秋,想了想把一张羊皮纸交给她。

  “是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图,我需要检查,并且找出其中的弱点。”谢安不想瞒着秋什么,他直接把阵图交给秋。赫敏和他一起经历过伦敦塔的奇异,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两人已经可以简单推断出伦敦塔的魔法构架。

  秋接过羊皮纸,看到纸上密密麻麻的线条和复杂的古代魔文,微微一愣。好在作为拉文克劳的公主,秋在学习上一点没落下。认真阅读了一些古代魔文之后,秋已经被这张羊皮纸深深的吸引了。

  “这是...这种魔纹排布和我学过的所有的魔纹都不一样!好复杂,好精巧,似乎是一种复杂的封印魔法?”秋看了半个多小时,才缓缓的说道。

  “嗯。就是这样!”教室里面并不安全,谢安不想多说,只是简单的嗯了一声,代表承认。

  秋有些不自信的说道:“这样复杂的东西,教授们都不一定会吧,难道这些都是安迪你画出来的?”

  “算是吧,赫敏也帮了我很大的忙,古代魔文我并不熟。”谢安不置可否的回答道。

  秋有些敬佩的看向还在低着头装作研究着自己的手里羊皮纸的赫敏。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