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逆天邪神 > 第1405章 绯红阴影
  蓝极星位于距神界无比遥远的东方,比神界更靠近东方的混沌之壁。

  亦更早的看到那颗红色星辰。

  更早的爆发诡异祸乱。

  第一次玄兽动乱是从苍风国的东方开始,然后向西蔓延,蔓延的速度很慢,起初影响的也都是最低等层面的玄兽。

  而这种状况持续了两年多后,却在那一天……忽然全面爆发。

  天玄大陆、幻妖界,还有早已被灾难覆盖的沧云大陆,所有的玄兽,从低等到高等,再到平时千百年都难得一见的隐世玄兽,全部彻底动乱。

  不过,天玄大陆和幻妖界无疑又是幸运的,凤雪児之外,又被云澈以生命神水直接催生出十一个神道玄者,足以应对这个世界任何玄兽动乱,更重要的是有云澈的存在,他的光明玄力,可将暴躁的玄兽快速安抚,将动乱无声化解。

  但是……

  即使有云澈的存在,所有的人,从那一天开始,都清楚感觉到……世界已经变了。

  全大陆范围的玄兽动乱虽刚刚爆发,便被云澈压下,但那震荡天地的兽吼和戾气依旧给整片大陆留下了恐怖的阴影。

  也是在那一天起,天玄大陆、幻妖界,还有遥远的沧云大陆,忽然卷起了一阵不正常的风。风时而轻缓,时而狂躁,时而寒冷,时而灼热,风向更是呈现着违背常理的混乱,上一刻吹向东南,下一息便会忽然卷向西北……

  第二天,天玄大陆突降暴雨,短短几个时辰水淹三尺……但次日,大地忽然变得无比灼热,昨日还被水淹没的大地呈现出骇人的干枯和干裂,每一道地面上的干痕都仿佛要喷出火焰。

  第四天,天玄北海和幻妖西海波涛弥天,无数的海兽扑向它们从不会踏足的大陆,并带着狂躁到极点的气息……

  “云哥哥,刚才神凰城再发玄兽动乱,我探知一番,这次很可能又是全境范围的爆发!”

  收到凤雪児传音的云澈眉头紧蹙。

  以往,他每次净化一片区域的玄兽动乱,浓郁的光明玄力会让这片区域至少三个月不会再有玄兽动乱产生。

  但此刻,距离他上次净化全境忽然爆发的玄兽动乱,才过去了短短十五天!

  他没有马上动身,而是抬头看向东方的天空。

  这几天,天空的颜色一直在发生变化,时而湛蓝,时而阴暗,时而枯黄,时而泛红,时而会毫无预兆的闪过几道雷电……而唯一不变的,就是东方天空的那颗红色星辰。

  无论晴空还是云蔓,无论阴雨还是暴风,它都耀于苍穹,释放着越来越可怕的红芒。

  难道,真的要“爆发”了吗?

  那到底是什么?为什么会如此之快……不是说就算真的爆发也应该要几百年之后,甚至更远的未来吗?

  “爹爹,又发生不好的事了吗?”云无心走近,忧心道。这些天,世界的变化,每一个人,每一个生灵都看得清清楚楚。

  一切都如此的突然,如此的骇人。

  云澈侧身,一脸轻松的微笑道:“嗯,又发生玄兽动乱了。”

  “……好奇怪,”云无心也看着天空:“这几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师父说是气候变化,但我觉得完全不像,而且最近总是莫名的不安,娘亲也是这样,就连冰极雪域那些可爱的雪兽都变得很奇怪。”

  云澈伸手轻拍了一下她的后背,笑着安慰道:“气候的确有点不太正常,不过不用担心,也不想想你爹和师父有多厉害,没有什么事情是我和你师父解决不了的……我先去解决下玄兽动乱的事,很快回来,不用担心。”

  “嗯。”云无心点头,但眼眸中的忧虑并没有化开。

  她虽然只有十三岁,但在生命神水下,她的玄力已入神道,灵觉亦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种诡异的不安感,又怎么可能只是气候的变化。

  空间切换,云澈来到了神凰国上空,这里和幻妖界一样,周围的一切,都和过去有了明显的不同。

  整个浩大的神凰城都充斥着一种不安的气息,尤其空气中本是格外浓郁的火元素变得格极为狂躁,不时在空中爆开团团的火光。

  周围,玄兽的咆哮声惊天动地……并明显夹带着极远处火山喷发的声音。

  “主人,这是怎么回事?”天毒珠中,传来禾菱不解和忧心的声音。

  云澈看着四周,低声道:“元素平衡……被破坏了。”

  “啊?怎……怎么会?是被什么所破坏?”

  “我不知道。”云澈道,而这,也正是最可怕的地方。

  不知其因,要远比元素平衡崩坏本身可怕的多。

  “或许,最有可能的原因,是混沌东极的裂痕。”云澈看了一眼那枚红色星辰,又马上收回目光:若一切真的是因绯红裂痕而生,那么它所释放的究竟是什么气息,竟能影响到如此遥远的星域。

  没有爆发便如此可怕,若彻底爆发的那一天……究竟会带来何其可怕的灾难……

  覆世之劫吗……

  云澈手臂张开,身上闪耀起纯净的光明玄力,他低声道:“能让玄兽如此暴躁,最有可能的,便是能激发和放大负面情绪的黑暗玄气,我现在能做的,只有净化,和尽可能的维护这个星球的元素平衡,希望,这场奇怪的劫难能很快自我平息。”

  说完,光明玄光洒下……这一次的光明玄光,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浓郁。如今的状况,他已不得不提升所释放的光明之力……哪怕会增加被神界察知的风险。

  他却不知道,遥远的神界,此刻也同样陷入一片大乱之中。

  很快,随着他身影数十次的转移,天玄大陆和幻妖界的玄兽暴乱再次平息,最后他又去了一趟沧云大陆,将那里也重新净化了一次,并顺道去看望了幽儿。

  三片大陆都安静了许多,但天空依然蒙着一层朦胧的黑气。

  回到天玄大陆时,已是第二天,他刚要回到云无心的身边,忽然接到了来自苍月的传音:

  “沧澜与黑煞两国的边境忽然爆发了冲突,起因只是很小的摩擦,冲突规模也只有寥寥几百人,连域主都不至于惊动,却不知道为何惊动了皇室。”

  “更夸张的是,黑煞国主竟因此暴怒,半个时辰前直接向沧澜国宣战。沧澜国主性情一向温和厌战,却是直接应战,并当场下令征兵……”

  云澈:“……”

  “这绝不正常。”苍月声音凝重。身为苍风国主,天玄七国的状况、交际以及各大国主的性情和行事风格,她都颇为清楚。这种七国之间的小事,她从不会告知云澈,但这一次……实在太过诡异。

  “……”云澈的眉头一下子沉到了最低,然后温声道:“不必担心,他们两国打不起来的。”

  “夫君,联想到近些年频发的玄兽动乱,会不会……他们也和那些玄兽一样,受到了某种负面的影响?”苍月担忧的道。

  因生命神水而成就神道,苍月的神识也自然远非曾经可比,能轻易察觉到这其中的不同寻常。

  “很有可能。”云澈没有否认,马上又劝慰道:“不过不用担心。我能轻易净化玄兽之乱,自然也能让他们的脑子清醒过来。”

  放下传音玉,云澈身体一转,直赴沧澜与黑煞两国的国境。

  短短几日,他曾经的担忧,全部成真。

  来到沧澜国的皇城,如他所料,整个皇城都是一片惊乱,无论是玄者,还是平民,身上都浮动着不同轻重的戾气。

  除了疯子,无论玄者还是平民,都会厌恶冲突和战争。

  一个小小的边境摩擦,引得两方皇室大怒宣战,简直滑稽可笑,比小孩子间的幼稚闹剧都不如。但,云澈一眼望去,沧澜皇城中响荡着无数激愤的吼声,他们怒骂黑煞,响应宣战,群情激昂……甚至包括绝大多数的妇孺孩童。

  仿佛一夜之间,黑煞国就成了沧澜国不共戴天的仇敌。

  云澈两生经历过无数波澜,眼前的一幕,依旧让他心中生寒。

  他手臂一挥,一层他人无法看到的光明玄光无声扫下,笼罩了沧澜皇城,又很快覆及大半个沧澜国境,然后身影一晃,直接来到了黑煞国上空。

  黑煞国那边亦是如此,和沧澜皇城的状况简直一模一样。

  同样的光明玄光洒下,笼罩了黑煞国境……顿时,满城的戾气如被狂风席卷,一张张激愤、狰狞的面孔僵住,缓下,然后变得迷茫,甚至恐惧。

  他们不敢相信自己刚才的所言所行所想……就像是被魔鬼附身了一样。

  黑煞国主全身冒汗,如大病一场,他忽得站起,吼声道:“快!立刻准备出使沧澜……”

  他话未说完,一个传令使已匆匆而至:“报!沧澜皇室紧急传音,请求和解!”

  “……”黑煞国主顿时如释重负,重重坐回皇椅,却久久惊魂不定,如从噩梦中醒来。

  “怎么会这样……”神界出身的禾菱,亦对所见的一幕幕心生惊惧。

  云澈无言,面沉如水。

  “神界那边,会不会也……”禾菱声音微颤,如果神界也变成这般样子,可怕程度根本不堪想象。

  “神界的气息层面比下界高上很多,那里的生灵也远比下界强大,不至于到如此地步,”云澈说道,短暂一顿,又加了一句:“至少短期内不会如此。”

  什么样的气息,无声无息,无色无形,却能影响大片星域的元素平衡,和无数生灵的灵魂状态?

  在云澈、禾菱……乃至神界所有强者的认知中,当世绝不存在这样的力量。

  混沌空间一直在变化,一直在自我平衡。

  在没有了神的世界,混沌的气息一直在变得稀薄和浑浊,如今的混沌世界,其气息与远古诸神时代自然远远不能相比,是神之层面与凡之层面的区别。

  但亦早就形成了完整完善的平衡。

  但,若是如今的混沌世界忽然出现一股远古时代那个层面的力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