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年少为王 > 第十二章一个疯女人
  回到家已经午夜,我悄悄进屋,在黑暗中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发现没有任何动静,我才放下心来。

  连我自己都感觉可笑,回个家居然像是做贼一样,没办法,跟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的小魔女第一次见面实在是印象太过深刻。

  洗漱之后躺在沙发上,我才感觉浑身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

  今天一天真的让我身心疲惫,挨打不说,光是提心吊胆的状态都让我疲惫不堪。没过多会儿,我就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突然,耳边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敲门声,我猛然坐了起来,双眼圆睁的盯着漆黑的客厅,心脏不争气的砰砰乱跳。

  等了一会儿,除了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再也听不到别的动静。我不由得苦笑一声,白天紧绷的神经还是没有轻松下来。

  重新躺下之后,由于好奇心作祟,我却翻来覆去的没有一点睡意,看来不开门一探究竟,今晚是睡不着了。

  虽然我确定刚才是做梦,但是我还是带着三分戒备来到门后面,隔着门倾听了片刻,还是没有什么发现。

  当我轻轻拧开把手的时候,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一股外力就直接推开房门,我在毫无防备之下也被推的一个踉跄。

  我吓得接连后退几步,慌乱之中,我猛然看到门口躺着一个人!

  我使劲儿的眨了眨眼,这才确信了这个难以置信的现实,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躺着的居然是那个非主流四姐。

  一股刺鼻的酒味随之扑鼻而来,红绿相间的头发杂乱的披散着,原本厚厚的妆似乎被什么打湿过,让她的脸变得更加不忍直视。

  白色的衬衫变得皱巴巴的,已经不能完全遮掩她的身体,大片雪白的皮肤直接裸露在空气中。

  因为她是直接仰面躺在我面前,所以我几乎是近距离俯视着她的。一条牛仔短裤下两条修长而又水嫩的大腿格外刺眼。

  幸好我对她这种非主流不感冒,要不然我毫不怀疑我会不会心脏骤停昏迷过去。

  对于这种突发状况,我实在是手足无措,只能干巴巴的吞了口口水。

  说心里话,对于她,我是好感缺缺,甚至想干脆把她推出去,然后关上门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但是如今这世道儿,虽说她现在简直难以直视,但是她毕竟是个女孩儿,就把她这样丢在外面,保不齐有那种饥不择食的禽兽给她祸祸了,那我不就间接成了花季少女被禽兽玷污的罪魁祸首了么?。

  内心稍微挣扎了一下,我还是决定暂时收留她,按照我的想法倒也简单,赶紧想办法让她清醒过来,然后让她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她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重,但说句不怕丢脸的话,这可是我第一次跟女性亲密接触,抛开她的体重不说,光是心里的那种沉重就让我举步维艰。

  把她放到沙发上之后,我感觉一阵乏力,双腿发酸,呼吸都有些困难,只能双臂撑着沙发稍微恢复一下体力。

  我正要离开的时候,她突然翻了一下身,右手好巧不巧的碰到了我受伤的肋骨。

  剧烈的疼痛让我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蜷缩在一起,我能清晰的感受到自己身体的颤抖。

  疼痛来的快,去的倒也快,稍微恢复了神智之后,一阵酥软的感觉让我心里一麻,紧接着,一股沁人心脾的清香让我心里又是一痒。

  我这才发现,自己的整个脑袋正呈现出一种极度暧昧的状态严严实实的趴在了她的小腹上!

  那一刻我感觉时间都静止了,整个人陷入了一个怪圈,心里明知道这样不对,想要赶紧起身。但是浑身像是没了骨头一般,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甚至隐隐有一种不舍的感觉。

  内心正在剧烈的纠结着,突然,一声低沉得呻吟声在寂静中响起,我心里一颤,火烧一般跳了起来,浑身都不由自主的紧绷起来。

  还好,应该是睡得不舒服,或者我压疼她了,她只是稍稍调整了一下睡觉的姿势。

  做贼心虚,我几乎是逃一般的跑进卫生间,用冰凉的自来水使劲儿洗了洗脸,窒息的感觉这才稍微缓解了一点,但是我还是需要双臂撑在洗脸池边才能稳稳的站着。

  艰难的吞了口唾沫,压制了一下像是要造反了的心,仔细的倾听了片刻,直到确定没有任何异常,我才壮着胆子重新回到客厅。

  再次看向沙发的时候,我瞬间石化。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居然把自己脱得不着寸缕,就那么直挺挺的躺在那里。

  我心里很清楚的知道,这样看着她分明就是趁人之危,但是我的身体根本就像是脱离了我的控制,就连动一动脖子都有心无力。

  直到一口气憋的实在是受不了了,我才恢复意识,这才赶忙回过头来,压抑着尽量小心的喘了几口大气。

  四处搜寻了一番,我把餐桌上的桌布抽了下来,胡乱的盖在她身上,这才感觉到稍微轻松一些。

  我可忘不了,旁边房间里可是住着一位小魔女,这要是让她发现,我很不确定我的生命安全有没有保障。

  没办法了!应该还有至少一个空房间,我把非主流弄到那个房间,然后等她醒来之后,让她悄悄地离开,神不知鬼不觉!

  对,这是目前最为稳妥的办法!说干就干,我先是去查看了一下房间,然后拿了一条备用的被单。

  在用被单包裹她的时候,我的双手自然不可避免的触碰到她的肌肤,那种感觉像是电流经过,从指尖一直麻到心里,想必不少朋友偶然间碰到异性的时候有所体会。

  当把她放到床上,关上房门之后,我感觉自己都快虚脱了,强打着精神,踉踉跄跄的来到客厅之后,我的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恶仗一样,彻底瘫软在沙发上。

  那会儿心里那个乱啊,我只能四处打量着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当我的眼光落在地毯上的时候,地上乱糟糟的一身衣服让我心里又是一紧。

  好家伙,辛亏没有放松紧剔!我赶紧把衣服捡起来,几步窜到卫生间,现在对我来说,时间就是生命,万一小魔女起个夜正好碰到,那可就是九死一生。

  当我把卫生间的门反锁之后,一颗慌乱的心在再次趋于平稳。这时候我再看向手里的衣服,感觉完全变了!

  我的脑海里禁不住的浮现这套衣服包裹下那具凹凸有致的身体!

  这个时候她的长相装扮几乎被我抛之脑后,有时候极品的身材完全能够弥补长相的不足,虽然这只是在特定的情况下。

  我感觉手中的衣服像是活过来一般,变得如此细腻,甚至我能感觉到那种蚀骨的温润和丝滑。

  我现在都想不起来当时是怎么把衣服洗完的,再次躺在沙发上,我就像是跑完一场马拉松一般,连睁眼都费劲,就这样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中果然出现了一具完美的娇躯。虽然看不清她的脸,但是那会儿我能确定她就是那个非主流。

  就在我手指将要触碰到她嫩滑的后背的时候,突然浑身一凉,我莫名其妙的转眼掉进了一个冰湖之中。刺骨的冰冷让我几乎窒息,就在我胡乱的摆动着四肢拼命挣扎的时候,浑身又是一痛。

  忍不住的打了一个激灵,我赶忙睁开眼睛,这才发现自己躺在地上,浑身湿漉漉的。

  更让人迷茫的是,小魔女居然黑着脸站在我面前,手里还拧着一个还在滴水的盆子。

  “你昨晚干了什么!”小魔女声音冰冷的问,我甚至能听到她银牙互相摩擦的声音。

  这会儿我才彻底的从美梦中清醒,感觉心像是被人掐住一样,身体都变得有些僵硬起来!完了,非主流被她发现了?

  “那个,那个是误会!我怕你不同意,所以没打搅你。”我一紧张,说话就有些语无伦次。

  话音还没落下,我就感觉眼前一晃,然后一声闷响,小魔女手里的盆子已经重重的砸在我脑袋上。

  说实话,那会儿我没感觉到疼,只是感觉脑袋一阵眩晕!过了好一会儿,我才缓过来!

  泥人还有三分火性!莫名其妙的被人泼一身冷水,还挨了当头一盆,我当时就感觉一股邪火从脑袋里窜了出来。

  当她一脚朝我踹过来的时候,我侧身一躲,然后顺势一抓,毫不犹豫的一把把她拽倒在地。

  没想到这家伙像是疯魔了一样,摔倒都没有吭一声,而是翻身就朝我扑了过来,看她的脸色,我毫不怀疑她是在跟我拼命。

  犯得着么?这女人真是疯了!

  我真被她吓到了,但是为了避免受伤,我只能硬着头皮迎着她扑了过去。双手径直抓住她的一双手腕,然后肩膀一用力,再次将她顶翻在地。

  还没等我喘口气,肩膀传来一阵扎心的疼痛,她居然一口咬在我肩膀上,而且是咬了就不松。

  “卧槽!你特么疯了吗!”我忍不住爆了句粗口,肩膀疼的厉害,但是我又不敢松手,只能脖子一扭,用脑袋拱她的脑袋,忍着剧痛,把她的脑袋拱到一边,从而脱离虎口。

  但她还是疯魔一般,四肢不停的挣扎着,还寻找一切机会咬我,剧烈运动所引起的喘息声,听着像是一匹发狂的母狼。

  万般无奈之下,我只能一个翻身,把她紧紧的压住,但是又怕弄伤了她,我只能像个八爪鱼一样,把她的四肢和身体完全控制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