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明天下 > 第一六一章战场上从来就没有新鲜事

第一六一章战场上从来就没有新鲜事

  云昭再见到巴特尔的时候,他明显的发现,这个身高八尺强壮如山的男人身上似乎多了一丝活力,坐在钱少少的下首左右扫视一眼便低下头颇有些顾盼自雄的味道在里面。

  “后日,全军奔袭五十里攻击岳托大营,胜,你们这些人此生将吃用不尽,败……就战死在那里吧。”

  云昭面对一屋子的将佐下令之后,就离开了房间,至于到底该如何作战,如何分兵那是钱少少跟高杰的事情,张国柱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听命于他们二人。

  草原上是最好的看星星的地方,这里的银河看起来如同一条淡黄色的光带横亘在天空上。

  “我查过了,钱少少,李定国,张国柱在张家口杀了三千四百多人,尤其是张家口的商贾们,除过我恒通号,其余商家没有一家能够幸免,包括三家我秦地的大商贾。”

  在云昭站在旷野中仰着头看星空的时候,徐五想从黑暗中钻出来,来到云昭五步之外低声道。

  “给蓝田县去我的手令,那三家秦商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其中有咱们东乡的刘天雄,他自从当了商南县令之后,就有些跋扈了。”

  “那就一起杀了吧!”

  “遵命,处决东乡刘天雄!他家的财货如何处置?”

  云昭看看徐五想道:“处决刘天雄是因为他贩卖了违禁品给范肖山一干人,目的是要警示后来者。

  官府可以砍刘天雄的人头,可以砍操持此事的刘氏中人,可以追缴他在资敌的过程中获得的收益,还可以罚铜让他们记住这次教训。

  至于刘天雄的正常所得,不得侵犯,刘氏与此事无关的人不得侵犯,记住了?”

  徐五想迅速的在本子上记录了云昭的话,就把本子揣怀里来到云昭身边道:“我很担心您会诛杀刘氏九族。”

  云昭叹口气道:“张家口的事情是我们最后一次株连九族,以后不会了,谁犯的错谁承担。

  我上一次在清水县就差点压制不住心头的杀人欲望,对这一点,你们要多劝谏我,我会权衡的。”

  徐五想道:“我记住了。”

  云昭展颜一笑指着灿烂的星空道:“今天发令的时候我不知怎么的就想到了《李塑雪夜入蔡州》这篇文章。

  我很希望钱少少他们这一次可以做到。”

  徐五想道:“会做到的。”

  云昭指指自己的胸口道:“你知道不,我这时候其实很害怕。”

  徐五想道:“我们只是觉得兴奋,恨不得跟随他们一起去马踏连营。”

  云昭哼了一声道:“我知者无畏!“

  徐五想道:“我们会赢的,就算失败了,了不起把一万蒙古人陷在里面,对我们本身的实力无损。”

  云昭又叹了口气道:“是啊,拿别人的命去为我们争前程,自然是上上策……”

  徐五想道:“我们是干大事的人。”

  云昭笑道:“我就怕干大事成了我们的借口,让我们忘记了我们最初的使命。”

  天亮的时候,钱少少一脸倦容的从土坯房子里走出来,见云昭还站在那里看初升的太阳。

  “全都安排好了?”

  云昭问到。

  “安排好了,整支军队如你所说的那样组成了一架联系紧密的机器,所有人白日里休息,傍晚时分等建奴游骑撤退之后,我们就出发,明日凌晨马踏岳托连营。”

  “嗯,不错,卢象升那边联系好了吗?”

  “联系好了,来的人是卢象升的族第卢象显,他想要我们支援他们一批子药,我答应给他一万斤。”

  “一万斤,勉强够支应这场战事的。”

  “还给了他们五千颗手雷,这是我们能做到的极限了。”

  云昭点点头道:“李定国怎么说?”

  钱小小皱眉道:“李定国说他是游骑,不隶属我们蓝田城,他还说到时候自然有他的道理。

  我派人去马鞍山问张国凤,张国凤居然同意李定国的话,你也不管管这两个目无军纪的家伙。”

  云昭笑道:“没什么好说的,绑缚着老虎的四肢,他确实没有法子发挥特长,好在,他只有八百兵。”

  钱少少哼了一声道:“把伤兵丢给我,再从军中精锐中挑选两百多人补充自己,没见过这样办事的。”

  云昭见更多的军官从房子里出来,就面对着朝阳打了一个哈欠,回自己的营帐休息去了。

  他等了一夜,不是在等他们的安排结果,而是要看看这些将领是不是有必胜的勇气。

  现在,他看到了,就可以去睡觉了。

  李定国一夜未眠,白日里又跑回了马鞍山。

  此时的马鞍山上游戏一样的战争还在继续,没有按期完成军务的济济格在被岳托惩罚之后,驱赶着自己的部属仅仅一个上午又连续向山头发起了七次进攻。

  七次进攻与前几次进攻并无多少变化,只是死伤人数更多了,济济格甚至觉得这些敌人在拿他练手。

  山上守军多变的防守方式总是先他一步取得先机,不论他用什么样的方法,除过失败还是失败。

  直到济济格接到范文程的一张纸条之后,他才精神大振,积极地筹备下午的作战。

  正在考虑济济格又要用何种方式进攻的张国凤等待了好久也没有等到他期望的敌军进攻。

  李定国回来了,丢给张国凤一根烤羊腿道:“从酒宴上顺回来的。”

  张国凤啃了一口羊腿道:“你们居然有心思举行酒宴?”

  李定国笑道:“钱小小非要把自己装扮成一个贵公子,喜欢一边喝酒一边谈事情,我有什么办法,顺便说一声,你的这根羊腿是我从钱少少的桌子上拿的,你别嫌弃他这个小龟公的口水。”

  张国凤瞪了李定国一眼道:“这话在我这里说,不要落到钱少少耳中,他这种人出身低微,自尊心又奇强,再加上他姐姐就要嫁给县尊了,这个时候说这种话不合适。”

  李定国点点头,趴在战壕上朝外看了一会道:“怎么没动静了?你做好埋伏了没有?”

  张国凤道:“做好了,我们埋在地里的火药一直没用呢,只要他今天赶来进攻,我准备把他们一次全部留在这里。”

  李定国道:“明日天明,就是钱少少马踏连营之时,我们要尽全力吸引岳托的注意力。

  同时,弟兄们也必须保持好体力,明日,不等天明,我准备带兄弟们从西北角抢先一步杀进去,放火,丢手雷,用短铳,搅乱敌人的阵营,给钱少少创造一个好机会。

  算是我刚才口无遮拦给他的赔罪。”

  就在两人说话的功夫,山脚下哭声震天!

  正在啃羊腿的张国凤侧耳倾听了一会,放下手里啃了一半的羊腿,脸色凝重的对李定国道:“最坏的状况终于出现了,这些该死的建奴准备拿掳掠来的大明百姓当肉盾了。”

  李定国的脸色也阴沉下来,瞅着山脚处影影绰绰的人影,轻声道:“按照军规,遇到这种状况该如何应对?”

  张国凤咬着牙道:“撤退,重新寻找战机!”

  李定国摇头道:“不成,大军袭击就在明日,我们不能撤退,一旦撤退,建奴就会重新抢占这唯一的一处高地,他们就能提前一步发现钱少少骑兵。”

  张国凤道:“不可射杀百姓,这是军规决定的,蓝田县的军规可不是说着玩的,你还记得那个奸淫民女的家伙的下场吗?”

  李定国烦躁的吐一口唾沫道:“如果建奴发现我们在乎百姓的性命,以后只要把抓到的百姓顶在前面,我们岂不是要不断后退?

  这个样子还打个屁的仗!”

  张国凤摇头道:“定国,就是因为有这些规矩,这才是我们兄弟两个接受蓝田县的原因。

  我们是人,不是野兽,不吃同类!

  侯斌,刘向两厢埋伏,放弃正面战壕!待百姓走出雷区,便立刻引爆火药。”

  李定国瞅着张国凤笑了一声,抽出长刀道:“准备白刃战吧,只有这样,惨死在这里的百姓才不会成为你们的心魔。”

  张国凤道:“百姓夹杂在战场上你觉得有活路吗?”

  李定国道:“建奴本身就没有想着让这些农奴活着,相信我,现在听我指挥。”

  张国凤大声道:“别犯错……”

  哭泣的声音越来越近,果然,如张国凤预料的那样,从半山腰的土坎子上冒头的是一群大明人。

  看人数不少于五百,中间连一个壮丁都没有,大多数都是衣衫破烂的妇孺……在建奴的刀枪威逼下,哭喊着,求饶着,慢慢向山顶挪动。

  在这群人的背后,就是漫山遍野的建奴军卒,李定国扫视了一眼,就发现这一次的进攻,济济格算是空群出动了。

  从山脚到山顶短短一里长的路,已经倒毙了几十具大明百姓尸体,但凡有人走的慢了,建奴的刀枪就会毫不犹豫的戳上去。

  李定国这一次站在壕沟正前面,扫视一眼张国凤道:“想要救人,我们只有一次机会,恐怕也只有一半的人能活。

  国凤,这个黑锅你背不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