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迷失在一六二九 > 六四九一步到位(上)
  其实从实用角度上看,琼海步枪还远没到要被淘汰的时候。虽然它只能单发射击,每打一枪要装一次子弹;连续射击数次之后便要清理枪膛;而且纸壳很容易受潮,导致军队并不能大批量,长时间储存成品弹药,以及在海上使用多有不便……等种种缺陷。但与琼海军迄今所遇到的所有对手相比,这款武器在各方面都还是具备着压倒性的优势。如果不是工业组主动提出要替换,军队方面还真没打算在枪械上升级换代。

  不过正如马千山绝不会拒绝把青铜炮换成七五炮一样,既然有机会换上更先进的枪械,军方也肯定不会反对。毕竟纸壳弹步枪的潜力已经基本被挖尽,再要提升枪械的战斗力,采用金属定装弹已是必然。而且,对于琼海号上的这些乘客来说,在机加工水平和资源储备达到需求标准之后,他们甚至都不用在那些历史名枪中作选择了——有现成的样板可以模仿。

  “我们的新枪将一步到位,直接测绘并仿制那两只五六式半自动步枪——经过四年的努力,到如今我们终于能够大批量生产这种武器了。”

  这回冯宇飞的意见得到了所有人的赞同,采用五六半作为琼海军的制式武器,不仅仅在武器性能和技术参数上完全能够满足未来几十年,甚至可能是上百年的军事需求。而且在唐健等人心目中,他们一直是把琼海军当作原来时代那支人民军队的继承者,中**队装备五六半,在他们看来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大的方向确定。在小细节上大伙儿又稍稍讨论了一下,主要是关于是完全彻底,丝毫不走样的仿制原先那两支五六半,还是在细部上做点小小调整的问题。有人建议可以根据后世人民解放军的选择,直接选用更小的口径——五点八毫米口径。而非原本的七点六二毫米。也有人觉得琼海军目前广泛装备的多功能匕首很好用,就没必要再在五六半上设置折叠刺刀了,装一个刺刀卡口,必要时把短匕首插上去就够了……

  各种各样的看法都被提出,不过在这方面,军事组成员能够发表的意见可就多了——从前研发琼海i型步枪时。他们没见过没玩过,只能根据技术人员的描述来判断。但这回却不同,五六式半自动步枪在后世那支人民军队中装备接近半个世纪,历经数场国战,它的优缺点早就被彻底摸熟摸透了。相应的战术,以及从训练到实战中可能会出现的各种状况……就连普通军迷都能说得头头是道,更不用说北纬唐健等正牌子军人。

  而经过军事组成员的一番讨论,最终得出的结论是什么都别改,包括三棱枪刺在内,只要是技术和材料上能达到的,都按原样仿制——因为他们选用五六半不仅仅是可以直接仿造那两支样枪,也包括唐健等人原本掌握的战斗规程。训练方式等“软件”方面,也都可以用得上了,基本上就是完全按后世解放军的操训大纲来做。

  况且他们带过来的那两支步枪本身就属于七十年代重开生产线之后的最终定型产品。经历过越战洗礼之后,能挖的潜力,需要改进的地方,相信后世那些老军工肯定考虑的比他们周全。就半自动步枪的各方面综合性能而言,五六半应该算是作到了极致,最终被淘汰是因为它对抗不了全自动的冲锋枪。而在这个时代。完全不存在这个要求。

  连小地方都不动,至于口径什么当然更不能改——武器口径一改。所有相应配件都要调整,原有参数要全部重新测算。这花费的时间和精力可就多了去了,还不能保证不出错,所以什么都不改才是最好的。

  有了五六半,当然就不能不提到五六冲——大名鼎鼎的ak47式冲锋枪,叶孟言就马上提出既然能生产五六半了,那技术上制造五六冲肯定也不成问题了,询问能否大批量生产?

  ——当年那“十万ak横行天下”的豪言壮语他可一直还记着呢。

  对此冯宇飞倒是给了个肯定的答复,不过对于军方是否需要装备五六冲,决定权恐怕更多要取决于后勤——冲锋枪浪费的子弹太多了,在一贯讲究精准射击,要求做到“一颗子弹消灭一个敌人”的中**队眼中向来就不受待见。就连后世解放军装备的九五式全自动步枪,还是努力追求精准性,就是连发也尽量打长短点射,扳机扣到底一扫一梭子被认为是最愚蠢的做法。

  而对于目前的琼海军来说,五六半的火力强度都已经远远超过实际需要了,再弄一款五六冲来似乎毫无必要——本来这次全方位采用金属定装弹药。就已经对琼海军的物资储备,生产能力,以及运输保障能力是个大考验。冲锋枪带来的火力优势,与愈发大幅增加的后勤压力相比,孰轻孰重?

  ——军事组成员中有所谓“ak情怀”的人并不是那么多。

  商讨到最后,大伙儿决定还是少量制造一些五六冲,配属于内卫部队和侦察部队——也就是叶孟言和北纬的部下,但暂时不作为主力部队装备。待日后有了更充裕的资源,再考虑全面配发这种自动武器。

  不过提起自动武器,北纬倒是又提出一个要求。

  “这几天我一直在研究前方发回来的旅顺之战总结汇报。”

  ——按照琼海军的规矩,每一场战斗之后,上至总指挥官,下至普通一兵,都要求作战后总结。普通士兵乃至于班排长只要求做个口头总结,大家内部谈谈说说也就行了。但是到了连长以上,就要求把下面报上来的经验教训统统汇总起来,连同本人在指挥方面的心得体会,形成书面文字,最终由参谋人员汇集成册,用于编纂军事操典——琼海军那本全面到近乎繁琐,号称几乎可以解决任何问题的步兵操典大全就是这么来的。

  这次旅顺之战是琼海军头一回面对后金军,其实战经验对琼海军自然是无比重要。肖朗虽然受伤,但他下面的三个连长,以及当时跟在肖朗旁边的一批现代伙伴,连同陈俊在内,都各自写了战后总结,这段时间陆陆续续通过电报转发回来。北纬一封没落下,全都仔仔细细研读过,并且做了总结——这时候只见他拿出一本笔记本,对照着上面文字,开始细细阐述:

  “结合前几次战斗的总结报告,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在一百米之外,这个世界基本上没有任何敌人能够威胁到我们。唯一例外是解席当年在琼州府保卫战时用步兵硬抗西洋战舰,被实心炮弹砸死几个——在我们的海军和炮兵力量成型之后,这种情况已经不可能发生。”

  “所以迄今为止,我军在战场上的伤亡几乎都是在百米之内,而绝大多数又是在五十米之内发生。大家之所以一直觉得纸壳弹步枪还‘很好用’,就是因为我们光用纸壳弹步枪便已经可以在敌军冲进五十米这条线,对我军实施有效杀伤范围之前,把他们的数量和勇气都削弱到一击即垮的水平——这最后一击是由手榴弹来完成的。”

  “远程用火炮,中程用步枪,近程丢手榴弹——这是我们当前应敌战术中最核心的部分。依靠这套战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支部队能迫近到与我们打肉搏战的范围,所以我们与敌军伤亡的交换比一直都很好看。”

  北纬先是慢悠悠说了一通好话,不过所有人都在屏息静气,等着他那一声“但是”。

  “——但是,旅顺口这一战,却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这一战完全没有炮兵介入,彻底考验了一回我们的轻步兵装备和战术……”

  “那是肖朗自找的。”

  下面忽然有人插口道,显然是对肖朗的指挥很不满意,北纬笑了笑,点点头:

  “确实,战术指挥上是有些问题。但战士们打得并不差,他们在没有火炮支援的情况下,完全靠轻步兵装备,硬是用步枪和手榴弹击溃了敌军。而我们也应该看到——琼海步枪的潜力差不多也到头了。”

  北纬挥了挥手中那关于战斗总结的笔记本:

  “三个连长,包括陈俊他们发回来的报告,都提及一点:在他们丢完手榴弹,发起反冲锋的时候,他们是真正做好了与敌军肉搏的准备的。也就是说那时候琼海步枪的削弱作用已经用到底了,如果手榴弹丢出还不能击垮对手,接下来就是一场硬碰硬的肉搏战——也是我们这种全火器部队最大的短板。”

  “好在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敌军在最后时刻还是崩溃了——但如果没有呢?这一次后金军主力还是以孔有德叛军和汉军旗为主,八旗精锐并不算多。接下来我们迟早会遇到真正的满蒙八旗,他们的战斗意志和决心肯定比汉军旗要高昂,这一次的后金军如果是以他们为主,那这一战的胜负后果,还真难说。”(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