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美人临安 > 第一百八十章:撞墙
  老太太似乎是铁了心不让宋琳姿去见柳卜玉最后一面,无论宋酒如何求情,她都没答应。

  宋酒见求情不得,只好先回浮翠居,然后再想办法。

  黄昏时分,海棠斋那边突然传来消息:宋琳姿见看柳卜玉最后一面无望,心灰意冷之下撞墙,殁了。

  浮翠居的烛火燃了一夜。

  十六,宋家上下开始料理宋琳姿的后事。举园皆白,食素三日。

  二十三日,宋琳姿的尸体下葬。

  大李氏李瑞娇几度晕厥,宋淮臣一连几日都是面如菜色。

  老太太伤心过度,在床上躺了三日。

  “有情人终成不了眷属,到了还是要到阴司去结成一对儿。”

  宋酒情绪低沉,宋琳姿的事情给她的打击不小。原本宋琳姿可以不用死的,如果她当时劝住了老太太,那么宋琳姿有可能会活下来。

  忍冬替她拢好斗篷,安慰道:“娘子,有些事情是命中注定的,你千万别揽在自己身上。就算当日劝住了老太太,让四娘子去见了柳郎君最后一面,四娘子最后也会跟着去的。”

  月心也道:“那日瞧四娘子的深情,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恐怕四娘子在听到柳郎君死的时候,便没了活下去的念想。让娘子去求老太太,不过是为了支开我们。”

  “柳卜玉的墓在哪里,我替四姐去看一眼。”

  忍冬和月心相视一眼,“娘子,天这样冷,还是过些日子再去吧。”

  “过几日还有其他的安排,今日就去见一见吧,我怕以后就没机会去看了。”

  忍冬和月心一听,猜到了宋酒之后将会做什么,就不阻拦了。

  两人先去打听了一下柳卜玉的住处,吩咐车夫驾车。

  宋酒在等待的时候,恍惚间见到一个和柳卜玉长得极像的人站在远处。

  那人似乎发现了她在看他,急忙转过身离去。

  宋酒那里肯让他走,快步追了上去。

  那人似乎没料到宋酒会跟上来,在宋酒抓住他的那一瞬间惊叫了一声。

  宋酒将他扯过来一看,两眼瞬间睁大了。

  “柳卜玉,你不是死了么?”

  忍冬和月心追上来,看见柳卜玉以为是在大白天见鬼了。

  宋酒松手,冷眼看他。“看来大叔叔说你已经死了,是假的?”

  柳卜玉目光闪躲,嗫嚅道:“谁说我死了?”

  “哼,这是可笑!四姐为了你命丧黄泉,而你却活的好好的!”宋酒讽刺道。

  柳卜玉道:“我不知道她会死!当时宋家的二老爷找到我,说只要我放弃琳姿,就能饶我一条性命。我家中还有母亲要奉养,不能……”

  宋酒冷笑着看他说下去,心中一片冰凉。

  宋琳姿看错了人,信错了人。

  “柳卜玉,你还是不是男人!你知道四姐死之前求我什么吗?她求我去跟祖母求求情,让她去见你最后一面!她宋琳姿是什么人?是家里公认的才女,她从小就是被人仰望的,却为了你,毅然决然的撞墙而死!”

  宋酒一把推过去,质问道:“那个时候你在哪里?你可曾想过来看她一眼?她在冰天雪地里长跪不起的时候,你在做些什么?你读了这么多圣贤书,上养父母你是做到了。可是你却愧对了宋琳姿!什么狗屁忠孝仁义,你身上除了有孝,还有什么?”

  柳卜玉还不了嘴,只得步步后退。

  他越是如此,宋酒就越瞧不起他,认为是他高攀了宋琳姿。

  “你还记得当日在县学里说的话吗?你亲口说的,为了四姐,你可以殉情!呵,可你如今在做什么?苟且偷生!你不是想活么?好,我让你活着,让你生不如死的活着!”

  “我告诉你,四姐到死也没有忘记你,自然到了阴司也会念想着你!”

  柳卜玉吓得面色惨白,浑身哆嗦躲在墙角。

  “宋淮宥都给了你什么好处,才让你把那个锦囊交出去的?你又是用那只手接受他的恩惠的?”

  柳卜玉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左手。

  宋酒勾唇一笑。“从今往后,你就牢牢记住宋琳姿这三个字!”

  一道银光闪过。

  柳卜玉的左手落地,鲜红的血液四处喷溅,有的甚至溅到了宋酒的衣衫上。

  “啊!”柳卜玉又惊又怕,空出来的右手不知所措,不敢去握已经断掉的左手。

  忍冬和月心没有料到宋酒会如此做,皆咬牙站在身后。

  宋酒提着手中的匕首,走上前去对柳卜玉道:“柳卜玉,你该感谢我还是宋家的人。不然,我就算被抓进大牢也会要了你的命!这是你欠宋琳姿的,余生你就慢慢偿还吧!”

  柳卜玉痛红了双眼,咬牙切齿的骂道:“宋玉姝,你这个魔鬼!宋琳姿死了,干我何事?当初是她不知廉耻的巴结我,我才肯和她亲近。”

  “你最好立刻闭嘴,否则我将你的舌头也割了!”宋酒晃了晃手中的匕首,朝刀刃吹了一口气,只听见嗡嗡的响声。“我手中的匕首有多快,你方才也感受到了。我告诉你,我是个生意人,生意人不是没有做过杀人越货的买卖!”

  柳卜玉的脸色更白了,虽然更多的原因是因为失血过多。

  宋酒失望的看了柳卜玉最后一眼,吩咐身后两个吓呆的婢女:“忍冬,月心,回家!”

  柳卜玉面部狰狞的看着地上的那只原本属于自己的手,忍痛弯下腰去捡起来。随后又扯了外衫将受伤的左手包裹起来,一颠一颠的走了。

  宋琳姿的死,因为柳卜玉的断手而落下帷幕。

  只是可怜了宋淮臣和大李氏两人。宋淮臣和大李氏已是中年,膝下只有宋琳姿一个女儿,如今连女儿也没了,两人伤心之深可以想象。

  宋酒认为宋琳姿的死,她是有一定的责任的,尤其是知道柳卜玉是那样的伪君子之后。为了弥补从前的过失,宋酒每日都会去陪着大李氏,以防她一时想不开也跟着宋琳姿而去。

  宋淮臣还好些,伤痛了几日便恢复如常,只是头上多了许多白发。

  三房正值伤心之秋,二房却迎来了春天。宋淮宥和杜氏近日颇多动作,三天两头就往老太太房里送东西,献殷勤。

  忍冬道宋酒面前念叨的时候,宋酒只笑笑就过去了。

  眼下他们动作弄得越大,将来也许跌得越惨。宋酒这是在用欲擒故纵的招数在吊着他们,因为老太太那边无论如何也不会再高看二房,所以他们做再多的事情,也绝对不会重新获得老太太的喜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