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明朝第一弄臣 > 第645章 持剑下南洋
  2/4~————比起一开始的鸦雀无声,此时的气氛热烈了不少,可谢宏依然毫不动容的坐在那里,端着一杯热茶轻啜细品,好像这些事与他毫不相干似的。

  这样的姿态,让不时偷眼观察他反应家主们有些疑虑,难道大伙儿猜错了,侯爷对开海的事情并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热心?

  “各位都是忠义之人,以民生国势为己任行此义举,杨某在这里代表天下万民谢过各位了。”见场面恢复了平静,杨敏先做了个四方揖,然后话锋一转道:“不过,没有规矩不能成方圆,总督府去年定下的规矩,却是不能坏的。”

  “规矩?”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杨敏意指何事,只有少数人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

  “就是海贸新政的规矩,当初马总督让王千户给众位带过话,”杨敏指指王海,“第一个上表的,可以享受三免两减半的待遇,其他跟风的则是两成的税率……若是不肯上表,那么也可以去总督府报备资料,以作纳税之用。”

  杨敏很失望的摇摇头,叹道:“可是,结果却让总督大人和杨某都很失望,各位既没有上疏,也没有报税,所以,这税率么,就得按原来的规矩来了。”

  “那就是……三成半?”世家家主们的记忆力都不错,在数字方面尤有所长,很快就有人记起了准确的数字。

  “正是。”杨敏点点头,“这是去倭国的,普通商品的税率,按照商品的不同,税率也各有不同,比如丝绸和茶叶这些江南特产,都是属于奢侈品的范畴,税率还要再高些……”

  现场的气氛变得低落而且压抑,刚刚升起的希望被杨敏无情的话语给打破了。虽然比起从前的暴利确实差了不少,可这税率却并不算高,问题不在于税率本身,而是对比。

  北方的那些商人本钱小,先天条件也差,不过人家享受的是优惠的税率,有了这样的税率差,那么把江南的特产运到天津或者威海卖掉,盈利甚至都会超过去倭国,这样一来,江南人怎么可能竞争得过那些北方人?

  这里面的帐一点都不复杂,在场的多半都是精明人,没人想不到此节,官商之所以能轻易压倒民营资本,差别姓的税率正是其中很关键的一环。

  而且,北方商人还享受了借贷船只和贷款的优惠,再加上天津那边提供的水手,江南人本钱、人力资源方面的优势全都被抵消掉了,再加上海路本身的问题……要知道,从天津出发,可以沿着海岸走,风险相对小得多,路程也不见得更远,这根本就没有竞争的余地啊!

  体会到了民间商人曾经的无奈,众人尽皆默然。

  这样的话,海禁开了等于没开,大伙儿还不如改行做内贸呢,沿着运河或者黑水洋去北方,卖粮食这样的物资还有优惠,何必还费那个力气横渡东海呢?

  “杨大人,在下可不可以这样理解你的意思,若是不去倭国的话,这税率是不是就会按另外的规矩算了啊?”

  谢宏指定杨敏代言,是因为这人脑筋转得快,口才也好,其实这个评价同样也可以用在杨庸身上,而且面对自己原来的家仆,他的心理压力也没那么大。因此,第一次响应的是他,这一次脑筋转的最快,又是第一个提问的也是他。

  “杨员外说的不错。”杨敏微微一笑,目光中流露出赞赏和欣喜之意,“其实海是很大的,将目光仅仅放在东海,放在倭国,本身就是一种浪费,还有很多地方等待咱们大明人去开发呢。”

  “难道说是南洋?可那里不是福建、广东人的……”已知的海域中,只有南洋的财富可以跟倭国相媲美,所以很多人都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这里。

  “嗨,那都是老黄历了,现在要按皇上和侯爷的规矩来了,南洋虽然远了点,可财富之丰厚却全然不在倭国之下啊。”马上有人反驳道,倭国既然行不通,南洋正是一条金光大道,岂能为了原来的那些潜规则放弃?

  “可那里的土人不太讲究,海盗也多了点。”有那老成的人提出了比较实在的顾虑。

  吕宋的土人一向不讲究,虽然不像倭国人那样强横霸道,可那是因为他们没这个本事,这帮猴子一样的家伙一向都是阴坏阴坏的,规矩法律从来都不看在眼里,其实那个没开化的地方原本也没什么法律,都是些聚居的部落罢了。

  广东和福建人更喜欢和当地的侨民交易,不管怎么说,都是华夏族裔,就算被坑了,一般也不会损失太大,以至于伤筋动骨。

  可那里的侨民终究有限,单纯广、闽二省的话,交易量相对不大,倒是还容纳得下,可若是江南人都涌过去,那交易量将是何等的庞大,别说侨民了,恐怕整个吕宋也未必吃得下。

  而南海海面上有很多岛屿,南方二省也素来都有赶海的传统,所以,这里从来都是海盗猖獗的地方。

  许氏兄弟虽然已经完蛋大吉,可他们也不过是其中较为强大的一支罢了,没了许家兄弟,很快就会有张家、赵家海盗出现,因此,航路的安全也是个很现实的问题。

  这个顾虑引起了不少人的共鸣,很多人已经忘了再去窥视谢宏的脸色,而是全心全意的参与了讨论,现场一时间有些嘈杂,倒让杨庸有些担心,生怕惹起了谢宏的愤怒。

  等他偷眼去看时,却愕然发现,谢宏脸上竟然泛起了一丝笑意,似乎很高兴的样子,是传言属实,这位侯爷确实不在乎礼仪,还是说里面另有玄机?杨庸陷入了沉思。

  其实事情没那么复杂,谢宏只是单纯的高兴罢了。一味的强压,是彻底解决不了问题的,恩威并施才是上位者施政的王道,自己的江南攻略正是按照这个套路来的。

  谢迁、王鏊这些名门大族和自己积怨已深,观念也是完全无法统一,对这种顽固派,只能是彻底摧毁,顺便还能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那又何乐为不为呢?

  谢宏一向喜欢干净利落的解决问题,不过,对待其他墙头草,就没必要做那么绝了,休说把江南世家一扫而空的可能姓不大,就算可以,把这些精英就这么杀光,也是大大的浪费。

  这些人不但会经商,家中还有各种各样的人才,对海事也很熟悉,毕竟他们家底浅,很多事都不得不亲历亲为。单以现在他们讨论的内容来说,很多问题都提到了点子上,北方的那些新进海商要想赶上他们,还需要很长时间的历练。

  最让谢宏高兴的,就是这些人的主动姓已经被充分调动起来了,因利倒势果然是王道,那么,接下来,就可以将南洋攻略全盘托出了。

  谢宏轻轻点了点,杨敏本就将大半的注意力放在了谢宏身上,当即会意,他拍了拍手,扬声道:“大家安静一下,有关于南洋,以及大明今后的开拓海疆之策,侯爷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且听我一一道来。”

  “……”院落里再次陷入了寂静。

  倭国的前例已经很好的见证了谢宏点石成金的本事,和他似乎无所不知的先见之明,跟着侯爷走,跟得越紧,获利就越大。如今的江南,正是重新洗牌的时候,谁能胜出,除了靠真本事之外,还得看谁对新政策理解的最透彻。

  因此,作为谢宏的代言人,杨敏一言既出,四下寂静,倒是颇有些言出法随的味道。

  “这些问题其实都是一个问题,总督府……呃,这里说的是吕宋总督府,以后随着商路的不断开拓,还会在满刺加,满者伯夷这些地方设立总督府。总督府的职责就是保障大明子民的权益,在海上,总督府会派出舰队,为大明商人护航,并且剿灭海盗……”

  杨敏傲然一笑道:“在陆地上,总督府会以刀剑维护大明在海外的规矩,谁想破坏规矩,就是大明天子的敌人,总督府势必予以歼灭!”

  “那这规矩是……”

  “规矩很简单,只要依法纳税的大明商人,就受到总督府的庇护,只能是大明人欺负别人,别人不能欺负大明人。拳头就是道理,因为在这个世上,我大明朝的实力是最强大的,所以,在开拓期,大明的开拓者可以为所欲为,需要遵守的,只有总督府的规矩。”

  杨敏的话掷地有声,一时间,满院子都是静悄悄,除了时起彼伏的粗重呼吸声,再没有其他声响,众人都被震住了,同时也在琢磨这番话里的意思。

  好半响,才有人弱弱的问道:“那要是去抢土人的话……”

  一句话没说完,就已经招致了一片愤怒的目光,这种事怎么能说出来呢,私下里去做不就好了?真是个白痴。

  “抢,没问题,只要拥有总督府颁发的私掠证,就可以合法的组建卫队,对大明以外的敌人,都可以放手去抢,只要抢完了依法纳税,总督府就会为你们撑腰,抢赢了按照收获纳税;抢输了的话,总督府会帮你们把场子找回来!”

  听到这话,众人已经不是呼吸粗重的问题了,连眼睛都开始冒绿光了,这可比规规矩矩做声音还爽,无本生意啊,而且还是有靠山的,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奉旨打劫吗!

  “南洋开拓计划很多,很复杂,不过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谢宏豁然起身,朗声道:“持剑经营,布武天下!”

  (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