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来自瓦歌世界的琥珀 > 第两百八十六节 旅途15
  前面说过,两个人这是比拼运气。所以从第一张牌开始,两个人没有任何犹豫的把赌注堆到了最高。

  接下去也就没什么了,分牌完成了,大家亮底牌就是了。

  虽然说表面上玩牌,一半看运气,另外一半看技术,看心理博弈。但是那是正常情况下,眼下这种情况就要另外说了。

  至少荷官自己很清楚双方都是什么牌。毕竟眼下才是第三轮洗牌,两个人会出现什么牌他是烂熟于胸。双方的牌面上,陆五有一对八,而痨病鬼是一对六,看起来陆五有优势。然而陆五的底牌是一张杂牌,而痨病鬼的底牌则是一张六。也就是说,最后开牌,陆五会出现一对八,而痨病鬼手里则是三条六。这是非常不错,适合诱骗敌人上当的好牌面。当然现在也不说这了,反正都已经达到上限了……总之,这将是一次毫无悬念的胜利。痨病鬼直接就把之前那一局输掉的钱全部赢回来了。

  牌发完了,痨病鬼将手里的底牌一亮,三条六。他得意洋洋的看着陆五。而陆五则示意边上叫过来增加运气的陌生女子翻底牌。显然正如他说的,要借助一下美女的运气。

  这种迷信,倒是自古以来就有的。赌场里更多。人们总是相信一些贵人、美女之类的人有着天生的好运气,并且希望通过各种各样的办法来沾染一点这种好运气。但是,这一次可和运气无关,而是一切都被事先决定了。正如前面说的,别说一个无名美女,哪怕美国总统来帮你翻牌,你也照样得输。

  美女的纤纤玉手轻轻拈起了那张覆盖的牌。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只手上,那只手轻巧的一放,将牌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张八!现在是三条对三条,三条八压倒了三条六。围观的人群,哪怕是那些不知道真相的赌场工作人员,都忍不住发出了底底的惊呼声。

  痨病鬼的脸色瞬间就从苍白变成了铁青。他怒视了一眼边上的荷官,而荷官则愣愣的看着三条八对三条六,没有任何悬念的牌,一脸不敢置信。

  周围人倒没有怀疑。哪怕是一个老经验的老手,估计这种牌局也是很少看到的吧。当然了,痨病鬼那就是典型的迁怒了。明明自己手气不好,但是你很容易迁怒那个发牌的。

  边上的工作人员将筹码推到了陆五这一边。因为看着发牌的同事还在发愣,他忍不住用手轻轻拉了一下对方的衣角,提醒对方不要发呆了,要开始下一局了。

  荷官这才回过神来,连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鬓角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他收牌重新洗牌的时候一个不小心犯了一个小错,导致一张牌留下了折叠痕。因为这个缘故,他换了一副新牌,重新开始洗起来。

  别说是他了,监控屏幕前方的一群人都很惊讶。

  每个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赌桌对峙的两个人身上。现在,两个人面前的筹码差不多相等了。之前痨病鬼从陆五和任健那边赢过来的,已经一大部分都输了出去。最重要的是,他脸上已经出现了一丝不安。

  这是正常情况下,一个赌徒绝不会出现在脸上的表情。这比面无表情还要糟糕。所幸,赌王就是赌王,伴随着唰唰的洗牌声,他的表情逐渐恢复了镇定。

  几乎没人注意到荷官停下洗牌动作的时候,手臂有些轻微发抖。对于荷官来说,这可不是好兆头。洗牌是一个极其精细的动作,身体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会导致洗出不一样的牌。

  新一轮发牌开始了。这一次终于不是“比拼运气”了。两个人如常规一样的逐步加注。但是在最后一轮,陆五毫不意外的再次推上高额筹码。

  如果洗牌一切正常,那么这一轮应该是顺子胜过两对。痨病鬼这边是顺子,陆五这边是两对。陆五的底牌是一张没有任何用处的杂牌。

  痨病鬼亮出了底牌,凑成了一副顺子。应该不会错,不会错,荷官自己心里告诉自己。一切都很正常,陆五应该是两对……正常情况下他完全可以肯定。但是……荷官现在也不敢说自己又百分百把握了。

  陆五笑了笑,示意自己临时请过来的美女帮助开牌。

  “葫芦!”有人叫出了声。荷官的脸色苍白,双腿发软——要不是身边的同事察觉他不妙及时扶住他的话,估计他就这样直接摔倒了。几个人都察觉到了荷官的问题,有人把他扶到一边坐下,一名热心的同事还给他倒了一杯水。但是他两手捧着杯子,只是机械的盯着赌局,不明白到底什么地方出了错。他的洗牌术,他引以为傲的技术,现在却一而再的失败,而且是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的,莫名其妙的失败。

  当然,他的离开不影响赌局。大笔筹码被推到了陆五这一边。这种情况下,一位新的荷官来到了赌桌边上。

  在邮轮另外一个地方,几名完全傻眼的策划者已经察觉到不对头了。这不正常,不,这不对头!有人已经下令把刚才的镜头重放,慢镜头的那一种。

  包厢里有好几个摄像头。虽然不能凭此偷看玩家的牌,但是看清楚赌桌之上发生了什么却很方便。毕竟大家都知道,只要动作和速度够快,其实很多人都可以做到一些让人根本无法察觉的事情。所谓的魔术,很多就建立在这个基础之上。

  但是,在慢镜头回放的时候,所有这些招数都会曝光。

  荷官因为发了急病而身体状况不佳,所以理所当然换了一个荷官。这位新荷官的动作很慢,简直可以说慢吞吞的。他还特别换了一副新牌,但是哪怕再慢,他还是完成了洗牌的工作,开始发牌。

  两个人面对面,陆五的笑容依旧,而痨病鬼则正襟危坐,满脸都是一种凶狠的表情。

  此时筹码上,陆五已经比对方多出一堆来了。这就是高额赌注的好处,稍微来几次,大笔筹码就易手了。小胜小负来回几十个回合,还比不上这么一局的输赢呢。

  现在,前赌王已经确定对手出千了。虽然哪怕现在也搞不清楚对手是怎么做到的,但是作为一个赌王,他可以百分百的相信其中一定有鬼。

  陆五从自己前面随意拿起一枚大额筹码,放在身边美女手上。后者一脸笑容的收了起来。

  他们两个人挨得紧紧的,一副眉来眼去的样子。任健虽然觉得很不妥,但这种情况下却也顾及不了这么多了。事实上,看着那个痨病鬼脸色的变化,他心里真的是很爽。

  其实吸引一个人赌下去的,有一半叫做“不甘心”,另外一半则是“憎恶”。是的,其实不是为了赢钱,就是看着对方这么一副挑衅的表情非常不爽罢了。看你牛逼,也就这档次啊!遇到一个比较狠的就不行了!

  荷官开始慢吞吞的给两个人发牌了。

  在另外一边,陆五刚才的动作已经开始被慢镜头回放。这个时候才让人突然意识到,陆五从头到尾都不曾碰过牌。因为大家都单纯的比拼运气,所以陆五连底牌都没看的。

  但是,你不碰牌不等于不能出千。就像是魔术表演一样,有的时候,魔术师本人就是一个幌子,真正的手段都在助手那边呢。虽然他们知道理论上这个女人和陆五是没什么关系的,但是也有可能两个人根本就是同伙。

  镜头在翻牌的那一瞬间简直就是一幅幅画面播放过来了,而且还放大了。但是,那个女人轻巧翻开牌的动作,并没有任何问题。你可以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你不能不相信这些一丝不苟,绝对忠实的记录下一切细节的机器。

  大家都感觉到事情有些真的不妙。理论上来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看着那位至今依然坐在角落里,捧着水杯发呆的金牌荷官……却又觉得事情很可能只是一个偶然。所谓人有失足马有失蹄。

  但是眼下,却没有任何办法了。他们现在总不能直接冲进去,宣布对方作弊出千然后把他逮捕起来——这样做倒不是不可以,但是拿不出证据来,事后一定会被起诉。

  在那些允许赌场开放的国家里,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找不到出千的手段那就是没有出千!赌场最多只能让你离开,宣布不接待,但是不能做更多了。

  但是呢,考虑到那一笔数十亿的惊人财富,似乎什么规矩都可以暂时忽略不计了。

  就在几个人认真考虑,以及轻声私下交谈这个问题的时候,屏幕上的赌局又结束了一局。没有任何意外的,陆五获得了胜利。前赌王已经竭尽所能,但是架不住对手的底牌太好。

  赌王也不等于必胜。前面说过,牌类游戏,一半运气,一半是技巧和心理博弈。真的彼此运气差别太大的话,那其实怎么做都赢不了。他已经很不错了,在对方惊人的运气面前居然撑了好几轮,避开了不止一次的陷阱。但是最终还是掉了进去。

  现在,几乎没人对前赌王的职业水平有什么信心了。不过这其实已经无所谓,他们经过一番权衡,已经决定用最后一手了。哪怕事后必须把这艘邮轮低价转售也在所不惜!

  这个时候,有人突然打了个电话过来。

  要特别说明的是,为了演戏逼真,船上的wifi是真实的被关掉的,但是电话依然连通着。至少船上的高层手机都能用。

  克鲁格拿起手机,却看到的是一个自己不曾想到的号码。是那个浪荡子!

  他接起电话。果然是汤玛士!汤玛士用很愉快的声音通知自己的“按扣”,他刚刚收购了一家外国小银行。或者具体点说,他得到了那个小银行的大部分股权,从而得到控制权。

  克鲁格的脸色立刻变得难看起来……汤玛士收购的银行正是陆五和任健借款的银行。是的,一家不起眼的外国小银行。如果说汤玛士是随机的,毫无目的性的收购了这家银行……说出去连他自己都不相信!

  被发现了……虽然不知道是怎么泄密的,但是显然汤玛士将这个阴谋连根拔起,根本没给他任何一点机会。不过收购银行……

  “不可能,你应该在……”

  “我是在科考队里,”汤玛士回答。“但这不妨碍我找个朋友来代理收购。嗯,顺带说一下,银行我也已经委托朋友打理了。应该很快就会上轨道吧。”

  说完这句话,汤玛士就挂掉了电话。

  克鲁格脸色铁青。他当然知道汤玛士这么一个电话过来是什么意思。他的计划已经曝光了。汤玛士直接来个釜底抽薪,现在一切手段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监控室里的几个人都已经听见了双方的对话,彼此默默的对视了一眼,转身离开了监控室。虽然此时此刻,屏幕上正在显示双方最后一局。这真的是最后一局了,因为痨病鬼已经没剩下什么赌注,根本玩不了下一局了。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