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快穿之炮灰总是有毒 > 第2章.6电竞王者的黑历史
  叶睦安:“小蜜蜂,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为什么连这种动作都能和易闻桐一模一样!”

  “宿主别说话,让我安静地加几层安全程序不好么!”同样想起被某人支配恐惧的小蜜蜂忙不迭的做着程序保护。

  无视叶睦安复杂地神色,连谚十分淡定地收回手道:“要不要跟我solo几局?”

  他语气中的波澜不惊让叶睦安又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只不过男人之间互相摸头真的正常吗?至少他初中毕业后,他的哥哥们就不会再对他做出这种对待小孩一样的动作了,难道连谚有这种喜欢摸头的怪癖?

  姑且按下心内的疑惑,叶睦安说道:“好啊,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手残,你可得手下留情。”否则游戏才开始就结束也太没意思了。

  连谚没说什么,放下茶杯就端正坐好了,一副等待着叶睦安的样子。

  叶睦安也有些跃跃欲试,之前他和连谚是队友时,他看着连谚干净利落的操作,都来不及模拟出自己和他对局是怎样游戏就结束了,现在连谚主动提出solo,他自然很乐意。

  于是叶睦安暂且把一些杂念抛开,全身心投入到游戏对局中。

  不出所料,叶睦安输得很惨,九战九败,而且一局比一局花费的时间更少。

  “啊!大神你这操作太逆天了!”叶睦安扔下鼠标,趴在桌上捶着桌面说道,不过语气中倒是没有一丝沮丧。

  连谚也暂时放下了键盘和鼠标,中肯地评价道:“你进步很快。”

  他能清晰感觉到叶睦安的手速在慢慢提高,而且叶睦安的意识真的很好,叶睦安很快就能适应他的节奏,每当叶睦安企图把游戏带入他自己的节奏时,他就会提高手速来打乱对方的节奏,这才使得每局时间越变越短。

  听了这话叶睦安还是乐观不起来,这来网吧随随便便都能碰到个翻不过的高山,那职业圈他还要不要混了!

  “再来!”叶睦安坐直身子说道。

  连谚也没拒绝,不是某人自己说的嘛,要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即使这是找虐的要求。

  桌上的茶与牛奶已凉,一室除了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还有叶睦安时不时被虐而发出的抱怨。

  眼前是刀光剑影中,耳边是小孩不淡定的惊呼,恍惚见,连谚觉得自己童年被强行剥下的那一块正在慢慢被补上,和同伴一起玩游戏的感觉他已经忘记很久了,久到他已经放弃去回想那些零星的记忆,原本他觉得那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现在看来,其实能就这么平平淡淡玩个游戏也很不错。

  所以心情分外愉悦的某人指尖的操作也愈发轻快,而身边人的抱怨频率也愈加频繁起来。

  就在叶睦安快被虐得失去感觉时,屏幕上显示“再跑打断你的腿已退出游戏”,他疑惑地转头看向连谚。

  “天快亮了,今天就到这吧,你该回去补觉了,”连谚又从抽屉里找出一个硬盘,“这个硬盘里有几个专门训练手速的小程序,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练练。”

  把硬盘递过去时他又加了一句:“我晚上也会来。”

  叶睦安手顿了一下,这话是暗示让他晚上也来吗?

  连谚把外套往手臂上随意一搭:“我开车来的,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不用麻烦了,我打个的一会就到家了,谢啦,我先走了啊。”叶睦安一边扬了扬手里的硬盘一边站起身向外走去。

  连谚眼眸里的失望一闪而过,他把叶睦安送到门口道:“那晚上九点不见不散。”

  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门外的叶睦安一脸凌乱:“……”他似乎没答应晚上一定会过来吧。

  门内的连谚又恢复了一副淡的近乎死水的表情,他踱步回到刚刚叶睦安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伸手把近在咫尺的牛奶杯拿起放在眼前细细观摩,仿佛这是一件什么稀奇的珍宝,看了半晌,他沿着杯口那个小小的唇印处又把剩下的牛奶一口喝完,冰凉的液体滑过喉管,他的头脑也越发清晰起来。

  愉悦总是太容易退去,这就是他讨厌与人牵扯不断的原因,当情绪无法受自己控制,那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通常这样危险的情况出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源头一次性消除掉,而偏偏叶睦安是他没办法抹杀的人。

  这曾经让他很烦躁,不过每当叶睦安乖乖待在他身边,他的情绪又会莫名被抚平,一旦叶睦安离开他的视线,之前的烦躁就会加倍袭来,这样反反复复的循环让他不得不用极端的手段困住叶睦安,但当上一次叶睦安以那么支离破碎的姿态从自己面前离开,他就陷入疯狂想要惩罚叶睦安和自我质疑的两种矛盾情绪中。

  这样的情绪压迫了他很久,直到再次重逢,那一刻心内清清楚楚只有失而复得的欢喜,答案便一跃而出了——用尽一切方式留住那个人。

  即使有些方式他从没为其他人做过,正好来日方长,他不介意都试一试。

  从网吧走出来,叶睦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