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快穿之炮灰总是有毒 > 第2章.6电竞王者的黑历史
  叶睦安:“小蜜蜂,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为什么连这种动作都能和易闻桐一模一样!”

  “宿主别说话,让我安静地加几层安全程序不好么!”同样想起被某人支配恐惧的小蜜蜂忙不迭的做着程序保护。

  无视叶睦安复杂地神色,连谚十分淡定地收回手道:“要不要跟我solo几局?”

  他语气中的波澜不惊让叶睦安又有些不确定是不是自己太过敏感了,只不过男人之间互相摸头真的正常吗?至少他初中毕业后,他的哥哥们就不会再对他做出这种对待小孩一样的动作了,难道连谚有这种喜欢摸头的怪癖?

  姑且按下心内的疑惑,叶睦安说道:“好啊,不过你也知道我是个手残,你可得手下留情。”否则游戏才开始就结束也太没意思了。

  连谚没说什么,放下茶杯就端正坐好了,一副等待着叶睦安的样子。

  叶睦安也有些跃跃欲试,之前他和连谚是队友时,他看着连谚干净利落的操作,都来不及模拟出自己和他对局是怎样游戏就结束了,现在连谚主动提出solo,他自然很乐意。

  于是叶睦安暂且把一些杂念抛开,全身心投入到游戏对局中。

  不出所料,叶睦安输得很惨,九战九败,而且一局比一局花费的时间更少。

  “啊!大神你这操作太逆天了!”叶睦安扔下鼠标,趴在桌上捶着桌面说道,不过语气中倒是没有一丝沮丧。

  连谚也暂时放下了键盘和鼠标,中肯地评价道:“你进步很快。”

  他能清晰感觉到叶睦安的手速在慢慢提高,而且叶睦安的意识真的很好,叶睦安很快就能适应他的节奏,每当叶睦安企图把游戏带入他自己的节奏时,他就会提高手速来打乱对方的节奏,这才使得每局时间越变越短。

  听了这话叶睦安还是乐观不起来,这来网吧随随便便都能碰到个翻不过的高山,那职业圈他还要不要混了!

  “再来!”叶睦安坐直身子说道。

  连谚也没拒绝,不是某人自己说的嘛,要满足对方的一切要求,即使这是找虐的要求。

  桌上的茶与牛奶已凉,一室除了噼里啪啦的键盘敲击声,还有叶睦安时不时被虐而发出的抱怨。

  眼前是刀光剑影中,耳边是小孩不淡定的惊呼,恍惚见,连谚觉得自己童年被强行剥下的那一块正在慢慢被补上,和同伴一起玩游戏的感觉他已经忘记很久了,久到他已经放弃去回想那些零星的记忆,原本他觉得那些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但现在看来,其实能就这么平平淡淡玩个游戏也很不错。

  所以心情分外愉悦的某人指尖的操作也愈发轻快,而身边人的抱怨频率也愈加频繁起来。

  就在叶睦安快被虐得失去感觉时,屏幕上显示“再跑打断你的腿已退出游戏”,他疑惑地转头看向连谚。

  “天快亮了,今天就到这吧,你该回去补觉了,”连谚又从抽屉里找出一个硬盘,“这个硬盘里有几个专门训练手速的小程序,你可以拿回去慢慢练练。”

  把硬盘递过去时他又加了一句:“我晚上也会来。”

  叶睦安手顿了一下,这话是暗示让他晚上也来吗?

  连谚把外套往手臂上随意一搭:“我开车来的,需要我送你一程吗?”

  “不用麻烦了,我打个的一会就到家了,谢啦,我先走了啊。”叶睦安一边扬了扬手里的硬盘一边站起身向外走去。

  连谚眼眸里的失望一闪而过,他把叶睦安送到门口道:“那晚上九点不见不散。”

  说完就把门关上了。

  门外的叶睦安一脸凌乱:“……”他似乎没答应晚上一定会过来吧。

  门内的连谚又恢复了一副淡的近乎死水的表情,他踱步回到刚刚叶睦安坐过的地方坐了下来,伸手把近在咫尺的牛奶杯拿起放在眼前细细观摩,仿佛这是一件什么稀奇的珍宝,看了半晌,他沿着杯口那个小小的唇印处又把剩下的牛奶一口喝完,冰凉的液体滑过喉管,他的头脑也越发清晰起来。

  愉悦总是太容易退去,这就是他讨厌与人牵扯不断的原因,当情绪无法受自己控制,那就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通常这样危险的情况出现,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把源头一次性消除掉,而偏偏叶睦安是他没办法抹杀的人。

  这曾经让他很烦躁,不过每当叶睦安乖乖待在他身边,他的情绪又会莫名被抚平,一旦叶睦安离开他的视线,之前的烦躁就会加倍袭来,这样反反复复的循环让他不得不用极端的手段困住叶睦安,但当上一次叶睦安以那么支离破碎的姿态从自己面前离开,他就陷入疯狂想要惩罚叶睦安和自我质疑的两种矛盾情绪中。

  这样的情绪压迫了他很久,直到再次重逢,那一刻心内清清楚楚只有失而复得的欢喜,答案便一跃而出了——用尽一切方式留住那个人。

  即使有些方式他从没为其他人做过,正好来日方长,他不介意都试一试。

  从网吧走出来,叶睦安就被清晨凉风吹了一个冷噤,可他此刻却顾不上这些:“小蜜蜂,你是不是也觉得这个连谚和易闻桐有点像?”

  小蜜蜂:“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我觉得他自说自话这点就和易闻桐非常像,”叶睦安嘟囔道,具体表现为完全不征求他意见就擅自替他做主,“说什么晚上不见不散,这种单方面约定时间完全是易闻桐的军丨阀作风翻版。”

  小蜜蜂:“可他并没强迫宿主一定要去啊,宿主良心不痛的话放他鸽子也是可以的。”

  叶睦安看了眼手里的硬盘,叹了口气,他倒是不在乎什么良心痛不痛,关键自己下个月就要参加全明星表演赛了,一个初学者混在一群职业圈大神里那画风会有多美他不敢想。

  他也没办法去俱乐部里找教练,陆一森只是手残意识差,但这不代表他是游戏小白,自己一个连规则都还没全熟悉的新手打不了几局肯定就露馅了,目前看来老师的最佳人选就是连谚了。

  叶睦安把硬盘往自己那个坑爹的一立方米空间内一扔,又问道:“小蜜蜂,你们系统商店有没有可以消除睡意让人减少睡眠时间的物品?”他要不仅要练习提高手速,还要抓紧时间找些游戏资料来看,以及潘涧河母亲的事也不能放下,真是恨不得把一分钟分裂成三分钟来用。

  小蜜蜂:“有专门激发人体精神力的电磁波,不过有副作用,功效过了之后会加倍疲劳,而且这种电磁波对人体素质有要求,普通人刺激超过三小时后直接猝死,宿主你这个等级的上限大概要达到十七八小时才会猝死。”

  叶睦安:“……”听着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意识到宿主的不满,小蜜蜂又道:“还有专门刺激大脑皮层活跃的脉冲能量,可以让宿主在短时间内保持兴奋状态,副作用是用过这一次宿主的脑细胞会死亡很多,短时间内可能造成宿主进入痴呆状态。”

  叶睦安:“……”

  小蜜蜂:“还有一种……”

  “好了,不用说了”叶睦安打断小蜜蜂,“你放摇篮曲就好,记得三个小时后叫醒我。”

  小蜜蜂:被嫌弃了qaq。

  叶睦安找了离网吧最近的一家宾馆开了房间倒头就睡,可惜还没睡着多久,一阵手机铃声就硬生生把他从周公身边拉了回来。

  他迷迷糊糊接起电话,才“喂”了一身就听到电话那头怒吼道:“你是猪脑子吗!”

  本来被突然吵醒叶睦安就很不高兴,听到这么莫名其妙一句,他也怒了:“你才是猪脑子,神经病!”

  果断挂掉电话,叶睦安又闭上眼睛继续睡。

  没半分钟,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叶睦安拉过被子遮住脑袋,但手机铃声依然坚持不懈地折磨着他的耳膜。

  被吵得睡不着的叶睦安只好坐了起来,他拿过手机一看,来电提醒赫然显示着“陆杰”两个大字。

  叶睦安知道陆一森和他这个爸爸的关系并不算融洽,父子俩一年到头的交流甚至不超过二十句,这么突然打电话来,绝对是有重要的事,联系陆杰刚刚骂他的那句,可以肯定又是陆一森给陆杰捅什么娄子了。

  叶睦安回忆了一下陆一森之前一个月以来的所作所为,准备分析一下是出了什么事,回忆到一半他就放弃继续分析了,因为陆一森干的傻事实在太多了。

  叶睦安索性接起电话直接听陆杰是怎么说。

  陆杰这次倒没再骂他,而是冷笑了一声:“陆大少爷,你架子可是越来越大了,我以后跟你打个电话是不是还要提前预约一下?”

  叶睦安:“您又在跟我开玩笑,我之前刚好挂了一个朋友胡搅蛮缠让我跟他去鬼混的电话,您打过来时我以为又是那小子,误伤误伤。”

  陆杰冷哼了道:“你还真不如去跟他们鬼混,这样好歹我也省心些。”

  叶睦安也不生气,而是继续说:“您这话说的,您儿子现在知道要为您分忧了,哪能成天游手好闲。”

  陆杰:“别跟我说这些漂亮话,我还不知道你是什么样吗,我现在对你就一个要求,退出职业圈!”

  “不可能。”叶睦安马上拒绝道,他依然用的那副嬉笑口吻,但语气中却有种不容置喙的坚定。

  陆杰一听陆一森居然不听自己的话声音一沉:“你想玩票也要适可而止,搞得整个俱乐部乌烟瘴气不说,现在还要跑到全明星表演赛上丢脸,你知不知道现在连带我都成了笑柄,要不是胡总告诉我你要去参加全明星表演赛,我都不知道你会蠢到这个地步,居然拿钱把自己塞进去,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几斤几两,那是你能去的吗?多少人等着看我的笑话,你现在就给我宣布退役,那个明星赛的名额让出来我派别人去!”

  叶睦安收起笑脸,他很讨厌别人擅自命令他做这做那,但比起这个,更让他反感的是这种戴着有色眼镜贬低别人的话,别说是陆一森那暴脾气,连他听了都觉得很刺耳。

  于是叶睦安轻描淡写地说道:“我不!”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