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快穿之打脸狂魔 > 96|10.1
  周允晟回到久违的星海空间后抹了把脸,颇有些哭笑不得,原来找了那么久的人其实一直就在身边。

  他没法感应到爱人,爱人却每一次都能准确的找到自己,让周允晟不得不怀疑他的编码级别恐怕还在自己之上。是病毒、程序、亦或某个与自己一样被主神控制的灵魂,种种猜测在脑海里不停打转。

  但是很快他就没有心思想别的,比以往任何一次轮回都要庞大的多的能量疯狂向他席卷而来,顷刻间就修补好了之前所受到的伤害,还让他灰色的灵魂转变成了亮白色,隐隐夹杂着几缕游移的金光。b级世界的能量果然不一般。

  发现更多的能量朝不知名的空间流去,他微微一笑,点开了手腕上的智脑。

  许久未曾开启的007显得很激动,屏幕跳跃着‘欢迎主人归来’的字样。

  “去下一个世界。”周允晟点击传送键,颀长的身影刹那间消失在广袤的星河中。

  再睁眼时,他正跪在一个空旷而又巨大的殿堂中,正前方是一座五米高的雕塑,其形象是一名身穿白色长袍头戴荆棘环的中年男子,正用悲天悯人的目光注视着跪伏在自己脚边的信徒。

  几乎是下意识的,周允晟便知道这是光明神亚度尼斯的雕像,这里是萨迦亚帝国的光明神殿。殿内没有旁人,甚至没有多余的摆设,只在雕像前放置了一张长方形的桌案用来供奉献给光明神的鲜花、水果、素饼等物。

  空气中漂浮着庄严的气息,让周允晟不敢多待。他双手交叠平放在地面上,额头垂下抵住手背,向光明神行了一个大礼,然后缓缓退下。

  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女立即走上前为他披上洁白的斗篷,一个在前引领,一个在后照应,毕恭毕敬的将他送回房间。

  房间不比正殿宽敞,但摆设却极尽奢华,最为显眼的是一张巨大的挂着金色纱幔的四柱铜管床,床的对面有一扇小门,其后隐藏着一个室内天然温泉。

  看来原主很懂得享受,地位也很高。周允晟脱掉斗篷,从酒柜里拿出一瓶红酒,一边慢慢啜饮一边读取脑海内的记忆。

  没错,这次不用007黑进主神数据库盗取资料,他从记忆里就能得知原主将来会经历的一切,因为原主是重生的,新旧两个灵魂在叠加中对彼此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眼看在双双消亡之际却被007探知,便把主人的灵魂引入这具身体。

  两个灵魂都消失了,留下的是一段极其深刻极其黑暗的记忆。

  原主名叫约书亚,因为天生就具有光明属性,被萨迦亚帝国光明神殿的主教收作义子精心教导,只等成年后就把主教之位传给他。

  说起光明属性,就不得不谈一谈萨迦亚帝国所在的这块大陆。几千年前,这块大陆非常繁盛,存在许多不同的种族,有精灵、巨龙、兽人、矮人、地精、人类,每一个种族都有各自信仰的神明,在神明的庇佑下,他们过得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神明开始抛弃他们陆续离开大陆。没有神力压制,黑暗深渊中的魔气开始在大陆上蔓延,沾染到魔气的种族灵魂会被魔物吞噬,变成肆意残杀同胞的怪物。

  一场战争不可避免的爆发了,却并没有扼制住魔物,反而让地精、矮人、巨龙三个种族彻底灭绝,只留下精灵、人类和兽人还在苦苦挣扎。在三族祭司的联合祷告之下,本打算最后离开的光明神留了下来,赐给众生灵光明之力以驱逐魔物。

  三个种族得以延续,而光明神则成了这块大陆唯一的信仰。

  光明之力可以识别寄生在生灵体内的魔物并加以驱逐,还可以遏制魔气的蔓延。光明神居住于九天之外,不可能巡游在大陆上拯救每一个生灵,于是挑选体内含有光明属性的生灵作为自己的使者,在大陆上播撒希望的种子。

  但是这种人非常少,说是凤毛麟角也不为过,几乎每十万人中才会发现一个。如果没有足够数量的光明祭司向光明神布下的结界中注入光明之力,黑暗深渊中的魔气早晚有一天会蔓延至整片大陆。

  到时候,真正的世界末日将会来临。

  翻看到这段记忆,周允晟惊讶的挑眉,觉得魔物的特征跟丧尸有点类似,只不过被魔物抓伤的人不会感染,除非那魔物将诞下的魔种植入这人的体内。

  他点击智脑,让007搜寻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也就是主角,然后继续翻看约书亚的记忆。

  为了尽可能的培养出更多更强大的光明祭司,每一个种族的幼崽在三岁时都会进行属性测试,但凡发现有光明属性的幼崽,都会即刻送往都城的光明神殿加以培养。

  约书亚就是这样离开了父母来到加戈尔(萨迦亚帝国的都城),并在主教的精心教导下长到16岁。在这一年,他遇见了生命中的劫数,萨迦亚帝国的二皇子阿尔杰·奥顿,被他俊美不凡的容貌、优雅高贵的气度所吸引,不可自拔的爱上了。

  他答应二皇子要帮他争夺皇位,于是给主教下了一种迷药,在主教昏睡时将‘二皇子将成为萨迦亚帝国主宰者’的所谓‘神谕’灌输入主教的耳朵。

  主教醒来后对此深信不疑,在为二皇子进行成人礼的受洗时亲口向皇帝传达了神谕。

  时人对光明神的崇拜已经达到了狂热的地步,自然不敢违背。在成人礼过去后的第三天,二皇子越过大皇子被册封为皇储。

  正当约书亚以为可以与二皇子过上幸福的生活时,一个名叫宝儿·布莱特的少年出现了。他不但拥有精灵般迷人的外表,还拥有极其骇人的光明之力,身上更带着光明神的信物,是真正从九天之外的光明神殿中走出的使者。

  他把二皇子迷得晕头转向,排除万难也要与他结为灵魂伴侣。这让约书亚嫉恨的失去了理智,施展各种手段暗害宝儿,却都被宝儿的爱慕者们一一识破。

  宝儿轻轻抬一抬指尖,璀璨的金光就洞穿了约书亚的肩膀,如此轻描淡写却又如此强大,让世人震惊的同时更崇拜不已。约书亚准主教的位置被宝儿夺去,因为约书亚身具光明属性,二皇子不能处死他,就把他骗至黑暗深渊推了下去。

  约书亚摔断了腿,为了不被魔气侵蚀只得不停向光明神祷告。光明神并未抛弃他的信徒,奇迹般的,约书亚在黑暗深渊中活了下来,且一直把试图侵入体内的魔气排除在外。他活了两百年,在这两百年的每一分每一秒中都在向光明神祈祷。

  他坚信光明神听见了自己的心声,看见了自己的苦难,以光明之力庇佑着自己。这份仁爱让他大彻大悟,放下了对二皇子的执着和对宝儿的仇恨,成为了光明神最坚定也最狂热的信徒。

  两百年后,在弥留之际,他向光明神忏悔自己的罪过,并发誓如果有来生,定然会把所有的热爱都倾注在父神身上,再也不沾染丝毫凡俗。

  这份记忆很沉重,就算是历尽千帆的周允晟也不得不为约书亚叹息。

  恰在这时,007把命运之子的资料传送过来。密密麻麻,如流光一般闪过的字幕并未对周允晟的阅读造成障碍,五秒钟不到,他就已经了解了这个世界的大概背景,然后讽刺的笑了。

  这是一个bl的世界,与以往的世界不同,这个世界的主角受是个万人迷,身边围绕着六个主角攻,而且个个身份不凡,实力超群。其中有未来的萨迦亚帝国的国王,有统辖这片大陆所有光明祭司的大主教,有兽人族的兽皇,精灵族的精灵王,居住在黑暗深渊的黑暗神,还有居住在九天之外的光明神。

  但凡屹立在这个世界顶峰的王者,都逃不开宝儿的魅力,并且愿意共同拥有他。因为几位攻君之间保持住了微妙的平衡,魔气不再扩散,生灵得到了和平,宝儿也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无冕之王。似乎每一个人都在围绕宝儿打转,他们无法抵挡他的魅力,但凡见过他一面的人,都会对他产生不可告人的情愫,当然那些恶毒配角除外。

  什么主神听见了自己的心声,看见了自己的苦难才会庇佑自己活下去,简直是个笑话!这其实是黑暗神和光明神给予约书亚的惩罚,就为了让他生不如死的在深渊里煎熬。可怜约书亚还为此感激涕零。

  蠢货!周允晟对着镜子里披着一头铂金色长直发并拥有湛蓝色双眼的少年轻嗤了一句。

  但这个蠢货却让他怜惜,所以他打算完成他的心愿,当一个称职的光明祭司。不然又能如何呢?这个世界有神灵存在,所以属于a级,他刚获得的b级世界的能量在这里根本不够看。黑暗神和光明神只需一个目光投射过来,就能让约书亚的身体化为烟尘并重伤他的灵魂。

  灵魂受创的感觉糟糕透顶,周允晟再也不打算尝试第二遍。

  远离宝儿和一切纷争,等成年后就申请去大陆上游历,成为一个传播福音的祭司,这样做同样可以改变约书亚既定的命运。

  想到这里,周允晟略微波动的心绪终于平静下来。目前唯一的问题是——他是个无信仰者,根本做不到全心全意的去信奉光明神,而这个世界的祭司是依靠向光明神祷告而获取力量。

  祷告词越优美,祷告的心意越虔诚,光明神洒下的光明之力也就越多。天赋虽然重要,但也有很多资质一般的祭司在日复一日的虔诚祷告中积累了雄厚的光明之力,一跃成为某个城邦或帝国的主教。

  试问一个无信仰者怎么做到虔诚?光明神具有透视人心的神力,他绝对不会给一个伪信徒赐福。光明之力如果太低微,周允晟不用走出加戈尔就会被极度仇视光明祭司的魔物撕扯成碎片,让约书亚遭受比前世更悲惨的命运。

  周允晟按揉眉心,觉得世道越来越艰难了。

  他脱掉外袍,赤-身-裸-体的走入温泉内,一边放松紧绷的神经一边改造约书亚的身体。约书亚的天赋算不上很好,测试的时候只能让属性石发出微弱的白光,经过007的调整却能得到最顶级的天赋。

  但是很遗憾,在这块大陆上,资质的好坏与实力的强弱并不存在绝对的正比关系。很多资质超群的孩子由于自视甚高而忽视了对光明神的虔诚之心。他们体内的光明之力会越来越少直至消失不见。

  而很多资质普通甚至下等的孩子,因为认识到了自己的低微而对光明神越加虔诚。他们通过每天的祷告积蓄力量,过上十几二十年,往往会获得惊人的成就。

  看来,光明神很需要信仰之力,他与光明祭司之间应该是互惠互利的关系。你给我信仰之力,我给你光明之力,没有信仰就没有光明。

  作为一个没有信仰的人,周允晟感到很受伤。

  约书亚体内的杂质被一点点排除,本就白皙的肌肤此刻像一块毫无瑕疵的玉石,散发出莹润的光泽,湛蓝色的眼眸比辽阔的天空更幽远,比广袤的海洋更深邃,极致俊美的五官敛去许多艳色和锋芒,变得内敛而又悲天悯人。

  当他垂眸看过来的时候,一种安宁而又温暖的感觉在空气中静静流淌,被他凝视的所有生灵都不会愿意让他的目光再移往别处。

  作为一个神棍,这样的外貌条件已经把逼格提升到了极限,多一分少一分都是画蛇添足。周允晟披上浴袍,满意的看着镜子里的少年。

  身为恶毒男配,约书亚的外貌丝毫不比主角受逊色,只是少了主角受那种纯洁干净的气质。然而经过周允晟的加持和改造后,现在的约书亚就是一汪碧水,一捧空气,没有人能比他更温和纯净。

  他如果走出去,就是存在于所有种族想象中的最伟大的光明祭司的形象。

  外部硬件已经齐备,接下来就应该解决虔诚之心的问题。周允晟躺在床上思考对策,不知不觉就睡了过去。

  翌日清晨,他在约书亚一惯起床的时间醒来,眨眨眼,很快就有了想法。遣退两名侍女,他洗漱过后走到巨大的落地镜前,凝视身形纤细的少年,喃喃自语:“我爱光明神,用我的全部生命乃至于灵魂去爱他,为了得到亲吻他袍角的资格,为了他最漫不经心的一顾,我愿意为此付出一切。”

  停顿了一瞬,他慎重其事的强调道,“我爱他,爱到失去自我,爱到粉身碎骨。”

  话音刚落,少年略有浮动的眼神变得坚定起来。没错,周允晟催眠了自己,唯有这样才能让他的潜意识也焕发出虔诚的光芒,否则光明神一眼就能看透。

  最高超的骗术不是骗倒别人,而是骗倒自己,在十二个小时的有效期内,周允晟会变成光明神狂热的信徒,时效过后,他又会变成原本的自己。

  当然,如果修炼需要的话,他也可以给自己下一个时间更长久的暗示。

  理了理袍角,新出炉的光明祭司顶着两位侍女敬慕的眼神来到正殿。

  主教已经等候在雕像前,低声道,“我的孩子,你已经十六岁了,再过两年就要出去游历。魔物对光明祭司非常仇视,为了不被它们杀死,你最好加长祷告的时间,务必在游历前积累足以自保的力量。我爱你,但愿光明神也像我这样爱你。”

  他用指尖碰了碰少年眉心,神情中隐约透出几分忧虑。

  因为与二皇子陷入热恋,约书亚哪里有心思祷告,体内蓄积的本就微弱的光明之力几近溃散。而他是萨迦亚帝国寻找了五十年才找到的唯一拥有光明属性的孩子,如果他不成器,萨迦亚帝国将成为魔物肆虐的炼狱。

  一星期前,主教让约书亚点亮属性石,他差点没能做到,这让主教接连好几个晚上睡不着。沉默了片刻,他终究没法放心,把一块属性石递过去,吩咐道,“用你的全力去点亮它,我的孩子。”如果属性石没有动静,他就该考虑换一个继承人了,也许可以让国王派军队去别的国家抢一个。

  身体刚经过改造,体内的光明力量增加了很多。周允晟并不担心,神色平静的接过石头输入法力。

  属性石由普通的灰褐色变成了透明的亮白色,还隐有金色的流光在其间转动,耀眼极了。就算是自己,也只能让石头发出白光,而非金光。金光只有最虔诚的祷告才能获取,是光明神难得的恩赐。

  看来这孩子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并向父神忏悔,而父神也仁慈的宽恕了他。这很好,萨迦亚帝国终于要出现一位强大的祭司了。

  主教拍抚少年单薄的肩膀,说了些勉励的话,然后缓缓走出正殿。到了他这把年纪,再多的祷告也没用,老迈的身体已经无法再负荷更多的力量。未来是年轻人的天下。

  周允晟躬身目送主教走远,这才回头去看主神的雕像。他的目光里满满都是炽热的爱意,甚至因为压抑不住内心的渴望,绕过长桌去亲吻雕像的脚背。

  “父神,你永远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爱你。”他轻声呢喃,退至长桌后,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开始祷告。

  祷告既然是获得力量的源泉,自然是祭司们不可外言的秘密。各个神殿之间并无流传什么祷告词样本或光明圣经之类的东西,一切全凭祭司自己的本事。他们必须倾尽全力去打动父神的心。

  现在的周允晟对光明神爱得极其深沉,连灵魂都镌刻着‘我爱父神’四个字,一看见父神的雕像,眼眶中自然而然就浮现许多泪水,虔诚而又热烈的祷告词几乎张口就来,完全不用思考。

  “我的父神,感谢您抚育我,挑拣我,试炼我,

  让我做您最忠实的信徒,承受您无处不在的光耀。

  您的全能在感召我,您的仁慈在眷顾我,您把我从迷茫中拉回,把我从黑暗中拯救。

  我是如此渺小而不配得到您的照拂,

  但我依旧跪伏在这里,请求您将我驱使、责难、鞭挞,

  让我时时刻刻不要将爱您的心遗忘。

  我愿以我的灵魂为祭品呈上,求您接纳,

  当您穿透它阅览它时,但愿您对存放于其中的卑微的爱意稍作凝视,

  那将成为我此生最大的幸福。

  父神,求您看我,

  父神,求您听我,

  父神,求您用我,

  父神,求您施展最强悍的法力击碎我。

  但是如果,您有幸在此时此刻聆听我的祷告,

  求您千万向我容情而使这具残破的身体活下去,因为爱您的心让我软弱,

  它惟愿跟随您,直至永恒。”

  袅袅余音在空旷的大殿内回荡,如玉石撞击金属,如流水跃上河岸,如鲜艳的花朵顶着朝露绽放,如徐徐微风从树叶与发丝间穿过。

  那么舒缓、轻柔、令人难忘。

  在九天之上,一名金色头发金色眼眸,长相华美之极的男子正侧耳倾听,紧皱的眉头不自觉舒展开来,严苛的嘴角竟染上了一丝笑意。

  他斜倚在宽大柔软的矮榻上,周围环绕着或清纯、或妩媚、或娇俏的少年。其中一人似乎特别受到宠爱,悄然爬上他的膝头,软着腔调问道,“父神,您怎么不理我们了?”身为凡人,他们自然听不见从神殿传来的声音。

  少年的嗓音很甜很糯,细细品尝也别有一番韵味,却好巧不巧的打断了男子的聆听,以至于错过了最后几句话。

  男子舒展的眉头重新聚拢,因为上千年的沉积而形成几条深深的沟壑,这使他本就威严的气质变得越发叵测。他只是抬了抬指尖,如精灵般美好的少年就在顷刻间化为烟尘,仿佛从未存在过。

  其余人等吓得脸色惨白,立即退开老远跪趴下去,战战兢兢的等待宣判。

  男子却再无动作,用时光回朔的法术召唤出一面只有他才能看见的镜子。

  镜子里,一位比在场任何人都要美丽温柔的少年正虔诚的跪在神殿中徐徐念着祷告词。他闭着双眼,浓密卷翘的睫毛因为太过热烈的爱意而沾染了一些泪珠,看上去比清晨初绽的花朵还要脆弱可怜,却又比荷叶上滚动的水滴还要灵动可爱。

  他粉嫩的唇瓣一开一合,吐出比花露还要甜蜜的爱语。

  “父神,求您看我,父神,求您听我,父神,求您用我,父神,求您施展最强悍的法力击碎我……”他可怜兮兮而又虔诚的祈求着,让男子冷硬了亿万年的心首次变得柔软。

  他伸出指尖去撩拨少年映照在镜面上的浓密的睫毛和晶莹的泪珠,喃喃回应,“我在看着你,我的孩子;我在听着你,我的孩子;我会用你,只要你能来到我身边。但是击碎你,那我可舍不得。”

  他忽然轻笑起来,使用了好几次时光回朔,将这段话听了一遍又一遍,这才心满意足的挥手,让几欲吓至昏厥的少年们离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