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绝世邪君 > 第一千三百二十六章张浑交底
  那倩影悠悠然的落于半空,尽管被朦胧的面纱遮住玉面,让人看不清其真容,但是那婀娜的身姿,白皙粉嫩的肌肤,无处不向众人展露着,她天生的傲人与美貌。

  “是她?”秦石不由皱起眉。

  “小家伙,你认识她?”奇青侧目问道。

  秦石沉吟片刻:“怎么说呢,也不算是认识,就是之前她曾出手救过我。”

  “救过你?”奇青好奇道。

  秦石点点头:“嗯,也是我进入剑宗后的事,在剑宗外的一个小村子,我当时被苏辄重伤,是她出手逼退了苏辄。”

  秦石道出,邪魔也是有所印象的道:“哦,小子,你是说,为了救喵儿,那次遮天三魂出现的那次?”

  “嗯,就是那次!”

  秦石点点头,旋即他又古怪的望向那倩影,因为他记得当初遮天三魂退走,也是因为周遭有股强烈气息。

  “会是她么?”秦石好奇的想道。

  而这时,除了秦石以外,另两个被这女子所震撼的,分别是剑擎与鲁山。

  两人的身躯都是在刹那间僵硬。

  特别是剑擎,那倩影是他无数个夜晚挥之不去的梦靥,莫说是被面纱遮住了面,哪怕是化成飞灰他也能够认出来的。

  鲁山老朽的身躯在这时也是瞬间苍老百倍,他已经记不起是在多久以前,他听闻到那噩耗后的痛苦。

  他永远记得,他一夜间白了发。

  “是,是她……她回来了?”

  “她没死,她没有死?她真的没有死?”

  张浑在见到那倩影时皱起眉,旋即他老眼间闪烁起几分异光。

  显然,他也是看出女子身份。

  “张浑,你没想到吧?时隔七十年了,我们还会再次见面。”女子开口,吐出与她极为不符的沙哑之音。

  “是你!”张浑老眼森寒:“梅天娇!”

  “梅天娇?”

  张浑道出女子身份,瞬间在全场引起轩然大波。

  “梅天娇?那不是当初那个,鲁山大师的得意门徒吗?”

  “是啊,据说她炼丹天赋异禀,是鲁山大师亲口承认说,要不了百年便能够超越她的超级炼丹师。”

  “但是,不是听说,七十年前,一次外出任务时,她遭受到魔界袭击,陨落了吗?怎么会又出现在这?”

  “不知道啊,这就奇怪了。”

  那倩影缓缓的揭开面纱,露出动人的娇颜。

  当看见那倾世容颜,全场都是不由为之动容,全场的男儿都是不禁倒吸口冷气,真的是很难想象,世间竟还会有如此佳人。

  秦石见状,也是微微一惊,因为除了沁雪心几人外,他已经很少能见到能与其睥睨的美女了,他干巴巴的咂了咂舌:“原来,她就是梅天娇?”

  “怎么,小子,又动心了?”

  “滚犊子!算下来,我还应该喊他声师姑呢,我动你大爷的心!”秦石没好气的瞪了眼邪魔。

  邪魔哈哈大笑,旋即较有深意的道:“不过不得不说,这女子真的是罕见容貌。”

  “天娇!”当那无数个夜晚中的容颜浮出水面,剑擎真的再也控制不住,他失声的狂吟。

  梅天娇的娇躯也是轻轻一颤,玉眼瞬间被泪水阴湿,她柔情似水的望向剑擎,那消瘦的样子让她心疼。

  “对不起……对不起……这些年,让你一个人。”

  剑擎疯狂的摇头:“不,不,都怪我,当初都怪我,是我没能保护好你。”

  梅天娇也是甩动马尾:“都过去了,以后让我陪在你的身边……”

  旋即,她余光落在那苍老的枯影上,一股莫大的歉意与内疚涌上心头,那在眼圈中打转的泪水再也控制不住,哗哗而落。

  “师父……!”她哽咽道。

  鲁山哭着笑,摇头道:“无,无需多言,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张浑在远处老眼如冰,突然掌心运转擎天雷光,猛的冲着梅天娇拍下:“哼,有时间在这里献殷勤,你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你若是不回来说不定还能够安稳的度过下半生,是你自己非要回来送死的,那七十年前你没丢掉的命,今日我就帮你收了!”

  轰隆隆!

  那狂雷顿时化龙,从九霄之上落下。

  “天娇!”剑擎怒喝:“张浑,你敢伤他,我与你不共戴天!”

  “哈哈,不共戴天?我选择这一天,就没想过让你们活下去!”张浑狂笑。

  “嗡嗡嗡!”

  而骤然间,天地轻颤,奇青玉手托起道屏障,从梅天娇的倩影前撑开。

  砰!

  那屏障顿时将张浑的狂雷抵挡。

  张浑老眼一沉:“奇青,你是铁了心要与我做对是吗?”

  奇青一笑:“张浑,你觉得剑擎刚刚的话很可笑,但我觉得你这句话比他还要可笑。”

  “你……!”张浑哑口无言。

  奇青转身冲梅天娇道:“小丫头,你知道什么,尽管说出来吧,有我在这里为你做主,没人能够伤的了你。”

  听闻奇青之花,梅天娇还有些吃楞,毕竟她并不认识奇青,在她的记忆中剑宗应该是由方青执掌。

  “天娇,说吧。”

  方青这时也道,梅天娇这才犹豫下,轻点螓首的道:“七十年前,我与剑擎师兄外出任务,那次任务出现意外,魔族溟组搅入其中,当时我被三位溟组之人追杀,后来侥幸逃脱,这才免遭迫害。”

  “那你为什么不回宗门?”剑擎有些埋怨的低吟,道:“你可知道?这些年我为了追查真相,找到杀害你的真凶,我是怎么度过的吗?”

  梅天娇玉眼迷离,失声的点头:“我,我懂,我懂,我都知道,这些年我也无数次,默默的跟随在身后……我也想,我也想回宗,也想与你见面啊,也想摸摸你的脸。”

  “但是……我不能……!”梅天娇突然道,旋即她控制住情绪,深吸口气,道:“当初,我逃脱追杀,本来便想要回宗,但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碰到了溟组之人与我宗一人,私下交汇……!”

  “我宗之人?是谁?”奇青冷喝,玉眼喷射寒气。

  张浑则是微微凝神,咬牙切齿。

  梅天娇冷笑一声,玉眼缓缓的从全场环顾,当她落在张浑身上时,全场的气息仿佛都停顿一下,然而却仅仅是片刻功夫,她便转过头去,这让张浑也是一愣,似是松了口气。

  而未料,她的玉眼,却是落在一名已经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上……那尸体,是范炎。

  她伸手一指:“就是他,范炎长老!”

  “范炎?”奇青玉眼凝聚:“你可记得,他们在谈论什么?”

  “当然!”梅天娇冷笑:“不然,我也不会隐忍这七十年。”

  她望向张浑,一字一句,道:“我清楚的记得,范炎与溟组所谈,便是再替我宗的某个大人物转达什么,而这个大人物,便是张浑长老!”

  梅天娇冷笑逼问:“其中,就有你们的争吵,似是在说三千年前,你为溟组在剑宗做内鬼,牺牲了诸多,却没有得到溟组的帮助,并且要求溟组为你出手,助你争夺剑宗宗主一位,我说的对吗?张浑长老?”

  梅天娇望向张浑。

  静!

  瞬间,全场死寂,鸦雀无声。

  全场目光,全部集中在张浑身上。

  待梅天娇的话落下,奇青玉眼中寒光四起,喷射的是无尽寒光。

  她冲着张浑点头:“张浑,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张浑呲了呲牙,这时候沈天阳等人都是变的紧张起来,此时的状况已经与他们预料的大有偏离。

  在他们的计划里,没有奇青出现的话,早在刚刚那斩尽仙躯下,方青便会陨落黄土,剑宗成为他们的囊中之物。

  而如今,事态有变,并且变的对他们越发不利。

  “大哥,我们该怎么办?”沈天阳声音露怯的道。

  张浑深吸口气,突然间他仿佛释然许多,冷道:“怕什么,我们本身就是要推翻剑宗,就算真相被他们知道又如何?”

  沈天阳张了张嘴,似是有什么要说的,然而最终还是微微闭合。

  张浑道:“去准备,无论如何,今日我都要攻下剑宗。”

  沈天阳无奈的一咬牙,抱拳答应:“是!我知道了。”

  沈天阳退后,张浑老眼才犀利的扬起,他先是死死的瞪向秦石,因为,这一切的种种,都是因为秦石所引起,他冷笑的道:“小子,真没想到,我最后竟然又吃亏在你的身上,难怪连那个组织对你都束手无策。”

  秦石耸了耸肩:“谢谢夸赞啊。”

  张浑老眼一寒,旋即他愤怒的哼声:“哼,不过,你们也别得意,你们真以为这样就能让我束手就擒了吗?不错,你们说的对,三千年前便是我联合溟组,对剑宗进行偷袭,只是可惜啊,当初本来便可以拿下剑宗的,却没想到奇青你竟然如此坚强,而且还有高人助阵,哼,但是,三千年了,今日无论如何,剑宗都是我的!”

  “你们说的没错,我是与溟组联络,但是你们就没有考虑过吗?我既然与溟组有所关系,难道今日我就不会在与其合作吗?你们以为,溟组就会任由看着我惨败吗?哈哈,哈哈哈,白痴们,我告诉你们,这是不可能的!真正的游戏,才刚刚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