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建设盛唐 > 第六三九节处死韦氏
  上官婉儿的话,宣布了韦氏的死刑到来,武则天这等刚硬之人,不听话的儿子都敢杀了,何况儿媳!

  她着上官婉儿拟旨,以庐陵王李显之妃韦氏口出大不敬之语,心怀仇恨为由,赐死!

  至于证据?不需要,武则天甚至都没提起陈氏的举证。??

  杀了就是杀了!

  因是明正典刑,遂走流程,经三省走制书形式颁布,让人知道后,这下可急坏了许多大唐的忠实粉丝。

  他们有所耳闻庐陵王在房州期间,惊慌失措,恐慌十足,只因韦氏坚强,鼓励他才维持至今。

  韦氏若挂,李显只怕难逃一劫。

  必须保住她,李唐的忠臣们积极磋商,想办法怎么样保住他。

  “迟了!”同凤阁鸾台三品岑长倩说道,对找上门的崔玄暐连连摇头。

  “岑相公有以教我?”崔玄暐带着三分不信地道。

  因为面前的这位宰相,权势赫赫,在诸相中独占鳌头。

  朝廷中权贵,武承嗣、武三思、武懿宗因与太后同姓而得天独厚,深受太后信任,可惜没有什么才能处理军事政务。

  驸马韦晞军政两方面能耐出众,但太过突出,军界里几乎是一统天下,一定程度上,武则天用他也在防他,连带防备他的代言人郭待举。

  只有岑长倩中庸,有水平,却不那么突出,反倒深得重用。

  见崔玄暐不信的样子,岑长倩也不着恼,细细地为他分析道:“太后为人,最恨谋逆,韦氏被她先入为主地作出判断,实难翻盘,我也说不动太后。”

  “太后最信释法宗、武家侄子们,但你能够叫得动他们为韦氏说话?”

  崔玄暐摇头。

  至于那些酷吏,也可以在武则天面前说得上话,能指望他们?!

  “另一个人,驸马韦晞,要是他在,他责无旁贷,毕竟他与韦氏同宗!”

  原来,韦晞认的叔叔韦待价出身于京兆万年县,韦氏也出于此地,乃同宗亲戚,若韦氏求到韦晞,以当时的社会风气,不关照亲戚,会给人喷死。

  更妙的是,武则天知道他是个假货,他给韦氏出面,不会受到诛连。

  他真要出面,有比较大的机率,可能让武则天接受,赦免韦氏。

  然而,他出征去了!

  可惜满朝文武,居然找不到一个合适的人、有勇气的人去为韦氏说话,所以韦氏就得死掉了。

  ……

  当侯思止在韦氏面前宣读完处死她的制书,同时还有黑盘上准备好的白绫,韦氏居然坚强地道:“请让我与王爷道别!”

  “嘿嘿!”侯思止哪会犯这等低级错误,给她与李显说话,告诉他以后来报复他,来报仇?

  他冷酷地手一挥,四位强壮的武士取了白绫,向韦氏逼近!

  “放我进去,放我进去!”从外面传来了李显的疯狂的叫喊声,可能感觉到什么了,李显试图冲进屋内。

  他难得雄起,但现在是侯思止话事,没得他的命令,李显根本进不去!

  当他被放进来时,他看到的是韦氏的尸体,与他苦命相依的妻子再也不能够响应他的呼唤了。

  他趴在妻子身上痛哭,满脸泪水地站起来,戟指怒吼道:“侯思止,我必杀汝!”

  “是吗?”无动于衷他的愤怒,侯思止冷笑道:“天官侍郎邓玄挺听着谋逆的话不出而被处死,你的王妃说着大不敬的话,你也不出,是为同谋,等着太后对你的处置吧!”

  一句话让李显满腔怒火化为烟气,脸色变得煞白!

  侯思止再吓他道:“我立即向太后弹劾你,看你怎么着!”

  ”取纸笔来!“侯思止吩咐从人道。

  一个惊人的场面生了!

  李世民的孙子,武则天的三儿子,曾当过皇帝的李显,刚刚才给侯思止杀害了妻子的李显向杀人凶手侯思止下跪道:“请天使看在罪臣才丧妻的份上,说过的话是激愤之语,脱口而出,绝非有意冒犯!”

  “罪臣对太后那是无比忠诚,绝对不敢有二话!”李显咬咬牙道:“犯妇韦氏,那是罪有应得!”

  “呵呵呵!”看到一个前皇帝向他下跪,连连叩头,侯思止只觉得无比的舒爽!

  “你放心好了!”侯思止脸上尽是笑容地道:“我会四百里加急,把弹劾你知情不报的奏折送到神都!”

  “啊!”

  看着李显目瞪口呆的样子,侯思止爆出了阵阵大笑。

  “你!你!你!”一连三个你字,李显浑身乱抖,出离了愤怒,双眼一闭,竟然晕倒过去!

  侯思止着从人抬李显回去,立即作奏折,再以陈氏及添加其他人等的举证,说李显听到了朝廷对韦氏的处置,心怀不满,口出对朝廷怨恨之言,恳请朝廷将他严惩!

  他害了韦氏,事到如今,不可能放过李显,否则将来李显卷土重来,岂有他的好果子吃!但是直接去害死李显,又有点不敢,干脆将他的行径添油加醋,上报朝廷,请朝廷进行处置。……

  接到了侯思止的又一份奏折,武则天拿不定主意,乃将侯思止的奏折召群臣示之。

  武家亲戚们及党羽、酷吏们卯足了劲去鼓动武则天将那个大逆不道的儿子斩,以儆效尤,他们甚至拿出了武则天当初处置李贤造反的话来辩驳,当时李贤因藏甲三百余副而被囚禁,高宗皇帝想赦免他,武则天却认为:“为人子心怀谋逆,天地不容,大义灭亲,何可赦也”。

  “天地不容,不可赦之!”一伙人叫嚷嚷地道。

  同凤阁鸾台三品岑长倩站出来道:“虽然庐陵王说了那些话,但应怜其丧妻之痛,口不择言,且侯思止并未有庐陵王与他人勾结谋逆实证,罪不当诛!”

  “郭卿你认为呢?”武则天问另一个宰相郭待举道。

  “庐陵王乃太后亲子,公主之兄,若杀之令公主有丧兄之痛,人死不能复生,日后悔之晚矣!但正如太后曾言的天地不容,不可赦之,臣恭请太后明断!”郭待举说了等于白说地道。

  最终武则天决定遣使去责备李显,但不杀他。

  只是侯思止接到消息后,心生一计,决定置李显于死地。8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