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极品全能相师 > 第0608章 谈诗说爱
  回到苏杭,李艳阳和在家其实没什么两样,也十分逍遥放纵。

  先和徒弟喝了顿小酒,然后又拜访了楚中天,自然没落下李艳阳一直很尊敬的年和平。

  见到李艳阳,两个老头欣慰的同时有些唏嘘,以前,这是年轻后生,现在,这家伙都共和国上将了。

  只是李艳阳表现的依然如故,两个老人也是十分满意。

  年和平还特地看了楚中天一眼,仿佛在说这可不是陈世美了。

  楚中天笑的开心,不过内心深处还是有些隐隐担忧,因为似乎,李艳阳的身份会导致他和小月的问题更加复杂。

  只是喝了一口酒,楚中天也不再过多烦恼,小月现在也成熟了,李艳阳做事虽然有时候激进一些,但还不算糊涂,这种事就交给年轻人自己处理。

  喝了一顿酒,李艳阳也留宿一晚,第二天一早,李艳阳买了一束花,然后全副武装来到机场。

  焦急的等待中,李艳阳看到了一个高挑的身影。

  神色也带着几分焦急,没了当初的稚嫩,从内到外都多了几分成熟的气质,只是,依然那么瘦。

  女孩到处寻觅,期待那个熟悉的身影,直到看到一个带着口罩和墨镜,捧着鲜花的身影走来,女孩顿住了。

  然后抿着嘴唇,眼含热泪。

  李艳阳伸出手,递出一束玫瑰。

  女孩没有接,而是直接扑到了他的怀里,然后趴在那个愈发宽厚的肩膀上哽咽抽泣。

  紧紧的抱住可怜的女孩,李艳阳心中五味杂陈。

  “长大了,但还是那么瘦。”李艳阳说。

  “厄…...”李艳阳本想平复一下女孩的心情,哪成想接着传来一阵剧痛,都不用看,他知道,肩膀上肯定有一串整齐的牙印。

  “谁让你拉黑我!”

  “咬死你!”

  “不许拉黑我!”

  “不许什么都不告诉我!”

  “咬死你……”

  李艳阳痛的呲牙咧嘴,脸上却挂着满足的笑容。

  一把抱起钟妙可,李艳阳笑道:“不哭了!”

  钟妙可哪里忍得住,挣扎一下重新着地,李艳阳笑着拉起钟妙可的手,说走。

  脱离了李艳阳胸怀的钟妙可直接趴在了李艳阳的后背上:“不走,背我!”

  李艳阳开心一笑,背着钟妙可离开了机场。

  钟妙可魔鬼的身材加上俏丽的脸蛋自然回头率十足,这样被一个男人背着,小屁股挺翘起来,更增加了一抹香艳,所以无数汉子纷纷驻足观看。

  李艳阳赶忙逃离,生怕被人认出来,那可麻烦了。

  到了酒店,两人要开房间,钟妙可递出身份证,前台又要李艳阳的,李艳阳笑着说我不住。

  前台狐疑了一下,只好作罢。

  “你不住?”走进房间,钟妙可疑惑道。

  李艳阳笑道:“骗人的,不能拿身份证啊。”

  钟妙可突然明白了,笑道:“那万一半夜遇到查房的,你这个上将可糗大了!”

  李艳阳得意一笑:“谁敢查我我就代表星星消灭他!”

  钟妙可哈哈一笑,现在这么俗气的话估计只有李艳阳有资格堂而皇之的说出来。

  放下行李,两人轻装离开。

  吃喝玩乐一整天,对于钟妙可来说,这似乎是离开苏杭之后最开心的一天了,从来没有这么满足过。

  晚上,洗了澡,钟妙可要看猩猩。

  李艳阳觉得果然还是孩子心性,这要换了那几个,现在绝不是这个局面。

  “火星在哪啊?”看着茫茫太空,钟妙可问。

  李艳阳摇摇头:“我也看不到。”

  “火星好玩么?”钟妙可又问。

  “挺有意思的,而且还有可爱的小沙比。”李艳阳道。

  “小沙比?”钟妙可疑惑。

  李艳阳随即又把太空上的经历说了一番,当然,李艳阳这次讲述的都是轻松快乐的事,钟妙可听得极其认真,然后是无限的向往。

  “我也要去!”钟妙可说。

  “去火星?”李艳阳问。

  “离开地球,去哪都好啊,我最想去月亮。”钟妙可说。

  “想当宇航员可不容易,训练很艰苦的。”李艳阳道。

  钟妙可道:“我知道,但我身体素质不错的,要不给我开个后门呗?你现在不是上将么?”

  李艳阳道:“你说真的?”

  “当然真的!”钟妙可道。

  李艳阳有点不会了。

  “反正我也不想工作,我觉得挺好的,我想试试!”钟妙可道。

  李艳阳发现钟妙可真的不像开玩笑,于是点点头:“你要真有兴趣,我可以帮你问问,参加训练,至于成不成那就不晓得了,而且真的很困难,不仅身体素质,还有很多知识要学。”

  钟妙可点点头:“放心,我对自己有信心。”

  李艳阳觉得既然钟妙可喜欢,那帮助一下也不过分,这姑娘韧劲很足,没准真是个出色的宇航员呢,而且他觉得人能去外星走一走,真的很不错,感觉上了太空之后,心境完全都不一样了,不会再觉得俗世的纷纷扰扰有什么头疼。

  他不知道,随着自己这次登陆外星,整个世界,尤其华夏,都掀起了一阵太空热。

  就像当年国足进了世界杯,一大堆孩子开始玩足球一样。

  当然,对于钟妙可来说,她想的不是太空热,而是她希望,有朝一日,如果李艳阳还要升空,她可以陪着他!

  以前,浪漫是一个篮球场,他在场上,她在场下。

  后来,浪漫是一个美梦,他在梦里,她会醒来。

  再后来,浪漫是简单的通讯,他说你好么,她说我想你。

  然后,浪漫是茫茫太空,他旦夕祸福,她无尽思念。

  她希望,以后的浪漫是陪伴,他在哪里,她就可以跟着在哪里。

  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宇宙星空。

  ……

  钟妙可回家,李艳阳奔赴尚海。

  以前,吃一顿大排档,得林静姝放下身段,不惧各种眼光,但现在,换成了李艳阳,可惜,李艳阳即便可以放下身段,却也无法成行,因为强大如他,想吃大排档也不能戴口罩。

  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只能选择一个高档的海鲜饭店。

  “完了,再也吃不了大排档了!”林静姝笑着说。

  “其实也可以!”李艳阳靠在椅子上:“只需本座把大排档戒严了就行了。”

  看到李艳阳摆出的姿势,林静姝笑道:“看来你天生当将军的命啊,别说,这一出有点电视里军阀大帅的味道。”

  李艳阳得意一笑:“是吧?有没有张作霖的赶脚?”

  “张作霖?我看想土匪张宗昌。”林静姝笑道。

  李艳阳微微惊讶:“你还知道张宗昌?”

  林静姝笑着清了清嗓子:“大炮开兮轰他娘,威加海内兮回家乡,数英雄兮张宗昌,安得巨鲸兮吞扶桑!哈哈哈,怎么样?”

  李艳阳笑道:“比我博学,我就记得一首大明湖,明湖大,大明湖里有荷花,荷花上面有蛤蟆,一戳一蹦跶…...”

  “多生动!”林静姝很满意的样子。

  李艳阳点点头:“还真是。”

  “你也做一首?”林静姝。

  每次和林静姝聊天,李艳阳感觉都很欢畅,也十分轻松,于是随口道:“大排档兮味道足…...麻辣刺激兮好舒服……”

  两句之后李艳阳微微卡文,看着林静姝抿嘴等待的模样,灵光一闪,接道:“单论人间真美味,望尘莫及兮林静姝!”

  林静姝小嘴微张,愣了一下,然后瞪了李艳阳一眼,嗔道:“我又不是吃的!”

  李艳阳也发现随口一句有点过,哈哈一笑,道:“望梅都能止渴呢,看美女肯定能顶饿。”

  这会刚好美食上来,林静姝拿起筷子,道:“那你看吧,我吃了。”

  李艳阳也拿起筷子,刚伸手夹菜,一下子被林静姝的筷子夹住。

  这本来是下意识的动作,但两双筷子交叉在一起,两人心中都有点异样。

  虽然都还没吃呢,但那毕竟是要进嘴里的东西,怎么感觉都有点别扭。

  “你说了不吃的!”林静姝顶住慌乱,说了一句话便拿开。

  李艳阳笑着夹起小龙虾,道:“看美女顶饿那得是未来的姐夫,或者是爱慕静姝姐姐的人,像我这样有了家室的当然不在此列。”

  林静姝的手明显顿了一下,但赶忙继续动作,然后故意骂了声臭屁,开始吃龙虾。

  李艳阳也笑着吃了起来,丝毫不知道此刻的林静姝食不知味,心里跳的厉害。

  李艳阳一边吃东西一边随意的注意林静姝,发现她吃了一个,然后又夹了一个,然后又夹了一个……

  “姐,你只吃龙虾啊?”李艳阳问。

  林静姝一愣,又夹了一个螃蟹。

  但夹道碗里,却没有享用,而是抬头:“你有过一见钟情么?”

  李艳阳一愣,道:“怎么?姐姐遇到一见钟情了?”

  “我问你呢!”林静姝说。

  “嗯…...”李艳阳沉默了一些。

  “别否认!”林静姝突然道。

  李艳阳又是一愣,你不是问是否么?怎么就不能否认了?

  “你就说多少次吧。”林静姝说。

  李艳阳一头暴汗:“姐姐,我有那么孟浪么?”

  “别侮辱孟浪。”林静姝说。

  “.…...”

  “说啊!”林静姝道。

  “就…...五次!”李艳阳很认真的计算之后给出答案。

  林静姝瞪大眼睛。

  “哈哈哈,就一次!”李艳阳说。

  林静姝再次皱眉。

  “真的!”李艳阳说。

  “多大?”林静姝心中无比紧张,面上却很随意。

  “姐姐,这是**好不好!”李艳阳说。

  “谁?”林静姝问。

  “白洁!”李艳阳道。

  “不可能!”林静姝直接否定:“她年纪那么大,怎么可能让你一见钟情,肯定是你觉得这个姐姐对你好,温柔体贴,才沦陷的!”

  李艳阳吧嗒吧嗒嘴,看着林静姝的眼睛充满钦佩。

  “陆兮!”李艳阳说。

  “陆兮?嗯…...身材高挑,模样俏丽,又是空姐,应该是很多人一见钟情的对象!”林静姝思考着说。

  李艳阳笑着。

  “但是!”林静姝一个刹车:“你没那么庸俗!”

  一言不合就夸人,李艳阳有点膨胀。

  “好吧,告诉你吧,其实是大学时代,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我看到了钟妙可。”李艳阳说。

  林静姝撇撇嘴:“那么幼稚的孩子,以你的熟女情怀,肯定不会一眼看上的。”

  李艳阳怪异的不行,感觉,林静姝怎么把自己研究的这么透彻?

  李艳阳有点紧张了。

  “那秦淼呢?”李艳阳自己都不敢叫准了。

  “秦淼…...综合条件确实没的说,但冷冰冰的,你自尊心那么强,这种念想都不会起!”林静姝说。

  咕咚,李艳阳咽口唾沫。

  “不会是我吧?”林静姝突然抬头,笑嘻嘻的像在开玩笑。

  “是啊是啊!”李艳阳笑着说。

  “哎!我就知道!”林静姝叹息一声。

  李艳阳不会了,怎么到你这就没有毛病了呢?

  “其实当时我就知道!”林静姝说。

  李艳阳皱眉:“姐!”

  “嗯?”林静姝抬头。

  “醒醒!”李艳阳说。

  “别吵,再睡会!”林静姝说。

  李艳阳哭笑不得。

  林静姝道:“情感专家说的真对,男人都喜欢一见钟情,当初离开龙虎山,我就好奇你一个男孩子怎么会忐忑,还会脸红,明明想看我,还不敢看,眼神躲躲闪闪的,说话磕磕巴巴的…...”

  李艳阳受不了了:“姐,那是少不更事,原谅我吧。”

  林静姝瞪了李艳阳一眼,仿佛在说你别吵,见李艳阳闭嘴,这才道:“觉得很好玩,很搞笑,但也让我记住了你,因为你挺厉害的,能看出爷爷身体的症状,还会看着我慌乱……后来才知道,那叫一见钟情!别说话!”

  林静姝很果断的把李艳阳要说话的苗头掐灭,道:“但女人,你知道么,根本不会一见钟情,哪怕这个男人再帅,再高,都不会。女人是慢热动物,要日久生情。别说话!”

  林静姝见李艳阳开始扒螃蟹,又道:“当你成为公司的保安,当你救了我,在黑夜中抱着我走过那段很危险的乡路,那一刻,我不知道你是李艳阳,但我觉得雷恩的胸膛很温暖,他的肩膀很可靠,第一次,我明白了什么叫男人的安全感。”

  看了眼李艳阳,见他安静的扒螃蟹,没有说话的打算,只是扒的分外细致,也就满意的继续道:“然后,每次到办公室,我都会想,雷恩怎么那么厉害?他怎么会那么傻?他到底是怎样的人呢?”

  “后来我才明白,那一刻开始,我对雷恩已经产生了好奇,而对女人来说,为一个男人感到好奇是件很危险的事。”

  “直到后来,在那个宴会上,你说…说什么王权富贵,怕什么戒律清规,我李艳阳的女人,谁都无福消受…...”

  最终平淡的念着当初李艳阳说过的话,闭上美丽的眼睛,沉浸在那一刻的霸道之中,林静姝顿了一下,然后说:“那是我见过最爷们的爷们儿!那一刻,我…….”

  李艳阳安静的听着,没想到又停了。

  然后就感觉到一个眼神。

  拿着螃蟹,微微抬头,林静姝睁开了眼睛,看着自己,叹息了一声。

  “哎,李艳阳,我爱上你了,你说怎么办?”

  李艳阳是个学霸,上学时候,很多老师解不出的问题他都能给出答案,但这次,他不会了。

  世上还有这种问题么?

  看到李艳阳沉默茫然的模样,林静姝道:“你说啊,这得咋办?”

  李艳阳直接喷了,因为林静姝这个问题,这个模样太有喜感了。

  “姐姐,别闹!”李艳阳说。

  “哎!”林静姝吃了一口螃蟹:“不知道咋回事,可能不在大排档吧,感觉没有滋味。”

  “.…..”

  “可能缺点调料!”林静姝说。

  就这么帅气的揭过了?李艳阳有点激动,但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他觉得沉默可能抗住暴风雨。

  “世上美味兮……螃蟹黄!”

  “嗯……除了蟹黄有点脏!”

  “但是要想吃的好……”

  “加点调料兮李艳阳!”

  噗!

  李艳阳再次喷了,林静姝一瞪眼。

  然后突然筷子一丢,气鼓鼓道:“今天没胃口!”

  李艳阳挠头。

  “你得想办法!”林静姝说。

  “要不来点开胃菜?”

  林静姝摇头。

  “要不弄点开胃饮料?”李艳阳问。

  林静姝摇头。

  “那要不改天再吃吧?”李艳阳商量道。

  “不,我就要今天吃!”林静姝耍起了小脾气。

  “那我也没办法啊…...”李艳阳委屈了。

  林静姝皱着眉头看着天花板,然后犹豫道:“嗯……要不这样吧,你说三个字,我估计胃口就能好!”

  安静,沉默。

  良久,李艳阳一咬牙,心一横,心想你个大老爷们别抻着了!

  于是,说了三个字。

  “姐姐请!”

  李艳阳很后悔,不说还好,这一说,事大了!

  林静姝不看天花板了,看李艳阳。

  然后,紧着鼻子,咬着嘴唇,唰的一下,两行热泪。

  楚楚可怜的模样李艳阳见过,但只有这一次,最心疼。

  不敢看那能把心揉碎的脸庞,李艳阳低下头,沉重的叫了一声:“姐。”

  “别说废话!”林静姝哽咽道。

  “我爱你!”

  (..net)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