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军婚,染上惹火甜妻 > 第379章 动了小东西,我跟你玩命(2)

第379章 动了小东西,我跟你玩命(2)

  不要她顾念兮多事?

  那可不看看,她秦可欢戴在手上的戒指是谁的!

  这样,她顾念兮还能不多事?

  想到这,顾念兮继续开了口道:“你看,我的戴在这里,大小正好!”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嘴角带笑,将自己还戴着那枚钻石戒指的小手放到了秦可欢的面前。那样没心没肺的笑意,仿若她顾念兮真的只是为了在秦可欢的面前炫耀她的这枚戒指。

  “我爱戴哪里戴哪里,你管得着么?”看到顾念兮摆弄她的无名指,秦可垂放在大腿双侧的手紧了紧。

  这个顾念兮,看来还是不知道她的戒指已经被掉包了。

  所以现在她才能这么没心没肺的拿着戒指在她秦可欢的面前炫耀。

  虽然那欠扁的笑容,让秦可欢有些想要撕裂她的脸的冲动。但一想到本该属于她的戒指,正戴在自己的手上,秦可欢的心情也好了不少。原本已经紧握成拳的手,也在这个时候松了开来。

  而秦可欢这么大的动作,自然也全然落进了顾念兮的眼里。

  那一刻,顾念兮微眯起了双眸,视线正好落在秦可欢的戒指上……

  “兮丫头,这是我们两人的约会,凭什么让些不三不四的人才参合?”就在顾念兮盯着秦可欢的戒指看的时候,一旁的苏悠悠开了口。

  其实,苏悠悠的想法也简单。她只是不想要让顾念兮和这个秦可欢独处。不然,还指不定这个女人怎么暴打她的兮丫头。

  上一次在军区发生的事情,苏悠悠可直到现在都没有忘记。

  “什么不三不四?嘴巴放干净一点,不然小心吃不了兜着走。”秦可欢自然也受不了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奚落。当下,已经摆出了她太子女该有的架势。

  “有背景就了不起了?”苏悠悠脾气也冲,被秦可欢说一句,她必然是连本带利的想要讨回来的。

  可就在苏悠悠和秦可欢的这场拉锯战开始的时候,顾念兮的声音却从一侧传来:“我们到外面聊聊吧。让悠悠,继续在这里喝东西。”

  顾念兮和苏悠悠坐的位置,正好靠近床边。

  从这个角落看出去,窗口正好有一个湖。

  不过因为天气冷,这湖面已经结了冰。

  从这个角度,也看不出冰面的厚度。

  顾念兮不是不知道,到外面去的话,秦可欢可能对自己动手。但她也清楚,呆在这里,看着谈参谋长送给自己的戒指戴在别的女人的受伤,她也会忍不住的暴跳。到时候,两人要是扭打一通的话,一定会成为大家的笑柄的。再者,顾念兮也不想拖累,她家谈参谋长……

  “也好!”说这话的时候,秦可欢也转过身,大步朝着外面走了出去。

  “兮丫头,这女的不简单。要是你和她单独出去的话,她一定会对你动手的。不行,姐姐也要跟着去,给你当保镖!”说着,苏悠悠也赶紧将自己的大衣拿了起来,收拾着准备跟着出门。

  “悠悠,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真的拿不出手,小心你打不过她反被她揍。”

  “被揍什么呢?我当然也知道我那还练不出什么花样的跆拳道,只能用来吓唬人。可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被她给欺负去,是不是?走,姐姐跟你一起去。要是打起来的话,多一个人多一个帮手!”

  说着,苏悠悠便拉着顾念兮,准备跟着走出去。

  “悠悠,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你放心好了……”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掐了掐苏悠悠的手,然后大步跟在秦可欢的身后走了出去。

  而苏悠悠则在看着顾念兮离去的背影,眸子里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如果苏悠悠没有猜错的话,刚刚顾念兮离开的时候,在自己的掌心里掐了的那一会儿,写了一个“谈”字……

  这,是什么意思?

  从咖啡厅里出来,顾念兮又套上了自己那件厚实的羽绒服,跟在秦可欢的身后。

  “这个湖,每年的冬天都会结冰!很美,对不对?”秦可欢的脚步,在来到湖面的附近,就停下了。“以前逸泽没有去部队之前,我们每年都来这里溜冰。”

  听着秦可欢的话,顾念兮的视线又再度落在冰面上。

  看来,秦可欢所说的,就是当初他们拍那张照片的那个时候。

  “这里离谈家也不远。”顾念兮的眼眸里闪过一丝诧异之后,便开了口。

  她看似无意,却又死死的掐住了最关键的命脉。秦可欢说着她和谈逸泽的过往,无非就是为了挑拨他们之间的关系。而顾念兮的话,无非也在提醒着她,那只是一段过往,对于现在没有任何意义。

  “是不远啊。不过逸泽那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里了!冬天的时候在这里溜冰,夏天的时候在这里游泳。”秦可欢又道。

  “喜欢的是地方,这没什么!”顾念兮更想说的是,其实谈逸泽喜欢的是地方,而不是人!

  但这人迹罕至的地方,顾念兮觉得还是不要太明目张胆的挑衅秦可欢。不然激怒了她,她大开杀戮,到时候被抛尸在这里就吓人了。

  “谈逸泽喜欢的并不只是地方,你根本就不知道,我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根本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被送到另一个地方去。如果不是因为那些事情,我和谈逸泽根本就不会分开。你顾念兮也不可能有机会,介入我和谈逸泽之间!”

  或许,顾念兮刚刚的那一句,还是刺激到了她。

  当下,秦可欢寻常的冷静,早已抛在脑后。

  “可秦小姐说的,那只是曾经。”是曾经,就不是现在。

  就算以前是喜欢,那现在也不是那么骤定,不是么?

  “是,我们之间的那些,确实已经成为了曾经。可顾念兮,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直到现在逸泽都没有告诉你,我和他以前的那些事情?难道你就不害怕,其实他只是将那些事情都压在心里,其实从未忘却过?”她哄着眼眶,朝着顾念兮吼着。

  而顾念兮也在听到她的这番话之时,眼眸里有着异样的光芒流窜过。

  不过,那只是一瞬间。

  很快,所有的情绪都归于平静。

  顾念兮,还是那个顾念兮。

  她的唇角上,依旧勾勒着美好的弧度,刺眼的让秦可欢,有些睁不开眼:“其实有些事情,无所谓瞒着,和不瞒着。就像今天我上了一趟大号,是在我老公没有回来之前上的,我也没有必要告诉他说我上大号了,上大号的时候我用了家里的几张纸之类的。这些无关痛痒的事情,就算不说好像也没有什么吧!秦小姐,别太把自己当一回事了!”

  后面的那一句,其实顾念兮早就想要对秦可欢说了。

  只是,一直都没有找到比较恰当的机会。

  一口气说完自己想说的那些,顾念兮看到秦可欢的眼眸里那错愕的情绪堆积成灾。

  怎么?

  没有挑衅得成他们夫妻关系,秦可欢很失望?

  不过,这失望是秦可欢家的事情,不是她顾念兮的。她顾念兮现在,还有事情想要办。

  眼看,秦可欢的红唇动了动,又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顾念兮赶紧开了口,打断了秦可欢即将要出口的话:“现在秦小姐想说的大概都说完了吧?那现在,应该轮到我了吧?”

  听着歌和顾念兮的话,秦可欢的眼眸里有些错愕。

  而顾念兮也不等秦可欢反映过来,便大步来到她的面前。

  “把东西,还给我吧!”

  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本来因为害怕寒冷,一直都躲在羽绒服口袋里的小手从里面探了出来,在秦可欢的面前,直直的摊开。

  寒风下,顾念兮那头随意披散在肩膀上的长发,被卷了起来。

  有几根,挡在她的下巴处。

  唯一清晰露出来的,是她的双眸。

  而让秦可欢有些莫名恐慌的,是顾念兮眼眸里的犀利。

  这个看似柔柔弱弱的小女人,竟然敢这么和她秦可欢正面挑衅?

  “你说什么?”秦可欢转过头,假意不知道顾念兮在说些什么。

  而转身的时候,她也悄悄的将自己的手放进了口袋里,顺便将她小指上的那枚戒指,掩藏在厚实的棉衣之后。

  因为她不觉得,顾念兮会那么快就察觉到,她将他们的戒指给掉包了。

  “我说的,是我老公送给我的戒指!”说这话的时候,顾念兮的小手依旧忍受着这蚀骨的寒风,摊开直直摆在秦可欢的面前。

  蚀骨的冷意,顾念兮不是没有感应到。

  可拿回谈参谋长送给自己的东西的心,却又是那么的迫切。迫使她,根本就没有时间想那么多。

  “你……”秦可欢万万没有想到,顾念兮竟然一早就知道了,她小指上戴着的戒指才是谈逸泽买的那一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