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剑道师祖 > 第九章入门
  剑道师祖第九章入门

  阮泠音拜入红楼前乃是韶关豪富之家的大家闺秀,其贴身的荷包无论是做工还是绣线都十分考究,做成后用名香烟熏,荷包上花香经久不散,与寻常女子的粗糙荷包截然不同,整个拜剑红楼只有阮泠音有这样的荷包。

  对女子而言荷包乃是平常之物,不过放置一些细小之物罢了。但荷包是女子贴身之物,若是一名女子向一名男子赠送荷包往往便是定情之物了。

  “陆兄,您与大师姐......“,

  陈风对陆鸿的称呼也变了。

  阮泠音在拜剑红楼是出了名的冷若冰霜,对于男子向来不假辞色,只与几位师妹有些来往,除此之外就连与她同时入门的二师兄樊烈也几乎没有半点交集。

  阮泠音容颜极美,家境豪富,剑道造诣又是极高,这些年不少师兄师弟苦苦追求,但从没听说她与谁亲近过,难道竟是因为心中有了这陆鸿?

  看此人也是一表人材,人中龙凤,大师姐倾心于他倒也不是不可能。

  陆鸿微微一笑,向三人投去一个略带深意的眼神,没有多言。

  三人心中却是刹那间百转千回,只当他是默认了这件事。

  “陆师兄请随我来,虽然我红楼招选已经结束,但外门弟子还有两个名额,若不嫌弃师弟先给您挂个名,日后再由大师姐替您美言几句,拜入几位师叔门下并非难事“,

  在拜剑红楼刚入门的弟子若是无人关照可谓寸步难行,陈风三人虽然已入门近三年了,但苦于势单力孤,虽然日夜苦练也终究不过是中人之能,若是日后有大师姐照顾一二,哪怕只是每月多领几枚灵石那也是受用不尽。

  当下连呼陆鸿“师兄“,将他带往五楼十二城。

  陈风和柳烟一左一右与陆鸿攀谈,林墨插不上口,于是默默跟在三人身后,忽然间却看见陆鸿腰上挂着的金色剑锋,剑鞘上淡淡金光流转,剑柄熠熠生辉。

  她心中一动,道:“陆师兄,这是正阳剑?“,

  她这一问陈风和柳烟也都注意到了陆鸿腰间的正阳剑。

  这柄剑做工华美精致,内有凛然剑威,本是十分显眼之物,但方才三人都吃惊于大师姐的情事,反而忽略了这柄剑。

  陆鸿取下腰间的正阳剑笑道:“剑茶会上所得,与我也算是殊途同归“,

  陈风立刻道:“俗话说鲜花送美人,宝剑赠英雄,这正阳剑与陆师兄可是配的很“,

  柳烟亦笑道:“陆师兄年纪轻轻便在剑茶会上崭露头角,入了门后稍加修炼必也是我拜剑红楼栋梁之才,日后师妹少不得要仰仗师兄照顾“,

  两人心中都想,这陆鸿与大师姐果然是伉俪情深,竟提前约好了在剑茶会相见,在门中若是得这两人照顾,日后必然方便的很。

  林墨有心与陆鸿亲近,日后也能由他照顾一二,但又羞涩不敢上前,好不容易提了个话茬却给陈风和柳烟做了嫁衣裳,见陆鸿与两人聊得开心,心下不由得黯然神伤,默默跟在三人身后。

  耳边风声呼啸,重重楼宇渐行渐远,云雾渐近,拜剑红楼十二楼五城的奇景与这会阴山的蜿蜒连绵交相辉映,勾勒出一幅既壮观又秀美的场景。

  一行四人从山脚一直飞到山巅,下方梦幻景象一览无余。

  陆鸿这几年来遍踏山水,访问名家,见过江南的小桥流水,江北的秀丽山河,河朔的金戈铁马,东海的波澜壮阔,但这云雾朦胧,灵气充沛的仙家之景却是见的极少。此时身处烟云之中,灵气入口只觉得说不出的沁人。

  陈风本想将自己的备用飞剑借给陆鸿,但却见陆鸿负手在后,脚下轻点间如有云雾相托,心下暗暗惊奇,只觉得大师姐的看上的人当真是不同凡响。

  飞行间有重重楼宇和巍峨山峰迎面而来,楼顶上,白云间有一名白衣人凌空剑舞,身形如电,衣枚飘飘,宛如下凡谪仙。

  楼巅仿若有灵纹扩散,陆鸿察觉到自己腰间的正阳剑轻轻震动,发出微弱的剑鸣。

  知道是受这白衣人的剑意所感,陆鸿伸手轻抚剑柄,正阳剑这才逐渐安静下来。

  那如谪仙般的白衣人似有所感,收剑在后仰起头,恰与陆鸿四目相对,他微笑着点了点头。

  陆鸿亦颔首一笑。

  “这是烟雨楼,公孙大师兄住的地方,每到黄昏时分大师兄便会在此练剑“,

  陈风介绍道。

  陆鸿笑道:“拜剑红楼小麒麟,名不虚传“,

  陈风心中得意,看来公孙师兄的名声果然大的很,连凡间的人也知道“小麒麟“的名号。

  “那是抱月楼,是怜心副楼主的居所,副楼主修为通神,来去无踪,连我们也很难见到她的“,

  柳烟道:“河洛是我红楼分部,楼主常年坐镇于会稽山,副楼主事务繁忙,这里的日常事务由师叔青阳子和大供奉杜合欢打理“,

  说到“杜合欢“这个名字的时候她的语气明显有些不自然,陈风脸上现出尴尬之色,林墨脸上则是一片绯红。

  在拜剑红楼,甚至整个修界,大供奉杜合欢的名声都比两位楼主要大。

  陆鸿也知道这位供奉是个妙人,但在女子面前还是不提的为好。

  说话间已到了山巅之上,云雾飘渺之间,往下看隐隐看见各个山峰,各重楼宇上都有新人入住。

  陆鸿心知这些便是本次红楼开楼招选的弟子了,略扫了一眼,道:“陈师弟,不知这一届的首席弟子是谁?“,

  陈风道:“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女,名为独孤伽罗,上山时并没见有什么不凡之处,但青阳子师叔却亲来栈道,将她带往若虚峰,收归门下。青阳子师叔向来看人极准,当年公孙师兄便是青阳子师叔慧眼识珠收归门下,这位独孤师妹能被师叔看中,想来必有过人之处“,

  独孤伽罗?陆鸿心中一动,忽而想起拜访江南名家时那个一直悄悄跟在自己身后那个背着木剑的青衫孤女。

  四人从高耸入云的若虚峰侧面飞过,坐在窗边的程瑶珈仰头望月时恰见四道虹光从山侧飞过,隐约看见虹光中陆鸿的身影。

  心中不由暗叹,这个人真是神通广大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