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汉末屠家子 > 第二百九十八章桥氏有二女
  刘岱的胖脸微微抽搐起来,心中忍不住开骂:好你个南阳屠家子,一口一个贼人,一口一个谋害,你可知道,你口中的贼人就是你面前的本尊?

  ”卫将军真会说笑,这里哪有什么贼人,不过是麾下不懂事的军士因为一些口角问题,与桥大人麾下的军士争吵了起来。州牧大人正与郡守大人协商呢,很快就能解决问题。您贵人事忙,不如及早回去。桥大人与州牧大人一并回返兖州,安全得很呢!“王肱上前一步,替刘岱解围道。

  ”果真如此吗?桥郡守!“何咸突然不理会刘岱和王肱,冲着远处的桥瑁吼了一嗓子。

  ”卫将军救命!刘岱人面兽心,企图取我性命,夺我军士,占我领地,乃不折不扣之奸诈小人!“桥瑁倒是个火爆的脾气,一点儿没有委曲求全,先保住性命,离开兖州军包围圈的意识,纯种的猪队友一名!

  刘岱、王肱听到桥瑁这一嗓子,顿时紧张起来,唯恐何咸听信了桥瑁之言,大开杀戒。

  何咸一愣,笑道:”桥郡守一把年纪了,没想到还如此爱开玩笑!刘公山孝悌仁慈,屈己待士,天下皆闻,岂是奸诈小人?桥老这个玩笑说过了!“

  刘岱听到何咸夸他”孝悌仁慈,屈己待士“,只能讪讪道:”卫将军真是明理之人,老桥脾气太差!为下人的一点小事情就上升到人格问题,连数年的交情都不管不顾,实在是老糊涂了!卫将军你要好好劝劝他才是!“

  ”州牧大人说得太对了!气大伤身,我一定好好说说他!桥老,快出来吧!本将送你回家去!“

  ”且慢!“刘岱突然伸手制止了何咸,问道:”你与老桥是何关系,为什么他会向你求救,而你也会不辞辛苦,回返前来救他?“

  何咸一愣,一副为难的表情道:”州牧大人一定要问?“

  “卫将军的面子本州肯定给,但是本州不能给的不明不白。让属下的将领笑话了。”刘岱笃定道。

  何咸想了一想,深吸一口气道:“久闻桥公有二女,大女国色流离,倾国倾城,小女国色天香、资貌绝伦。如今皆未婚配,待字闺中。正所谓美女配英雄!州牧大人觉得,本将可算得上英雄?”

  “算!当今天下,卫将军若算不得英雄,何人还能算得?”刘岱回道。

  “得!敢情是这屠家子看上了桥瑁的两闺女。这么说来,桥瑁算是他的老丈人,怪不得这个小子如此热心,来替桥瑁解围。今天就暂且放过这桥老二一马!”

  刘岱一咬牙,挥手作别道:“来人方长!!本州祝卫将军早日娶得美人归!我们改日再会!“

  说完,刘岱吩咐王肱鸣金收兵。王肱极为不情愿,却无可奈何。论武力,十个王肱也打不过一个何咸。他不收兵,还能怎么办?

  兖州军散去之后,何咸终于见着了一脸惨相的桥瑁。没想到,这小老头上来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咋知道我家俩美貌绝伦的女儿呢?“

  何咸顿时晕厥,实话实说道:“本将就是胡诌的!”

  “不可能!你小子肯定是偷偷打听了我家大桥、小桥的美名,想要借此要挟,让老夫拿两个女儿给你婚配,对不对?老夫告诉你,没门儿!”桥瑁怒怼道。

  桥瑁的长史实在看不下去,好不容易死里逃生,自家的这位主公这是在花样作死吗?

  他对着何咸告了一声罪,便拉着桥瑁的衣袖到了一边说悄悄话。

  ”郡守大人啊,卫将军千里迢迢赶来救援,您就不能说句好听的吉祥话吗?如果没有卫将军拔刀相助,我等就要枉死在刘岱的刀下,还背负不忠不义的骂名,您就不感谢卫将军吗?再说了,卫将军年轻轻轻,文武双全,哪里配不上两位小姐了?“

  桥瑁想了一想,自家的长史说得有点道理,刚才似乎是被刘岱气迷心了,神智有些不清醒。转身面对何咸道:“长史说得没错,老夫确实应该感谢将军救命之恩。但救命是救命,婚配之事,还是免谈!

  何咸与桥瑁的长史双双晕倒。

  何咸无奈道:“桥老放心,本将已有婚配,方才不过为救桥老的权宜之计,请桥老见谅!”

  桥瑁听到何咸如此说来,才微微点头,态度慢慢好起来。

  “现如今,刘岱已生恶意,桥老若是继续呆在东郡,迟早会遭刘岱毒手陷害。不知桥老可有什么打算?”何咸询问道。

  说到这个,桥瑁一声长叹,道:“世道不古,良心沦丧啊!想我桥瑁一心为匡扶大汉,大汉的这些皇室宗亲竟视我为不知进退的顽固之徒…”

  何咸心想:“若说顽固与不知进退,刘岱似乎并没有冤枉你啊!”

  “也罢,老夫如此惹人嫌弃,不如归去!回隐山林,与天地同朽。”桥瑁一脸落寞道。

  何咸道:“桥老春秋鼎盛,大汉朝廷、大汉的百姓正需桥老这般忠义之士以为支柱!桥老就此退隐,岂不可惜哉?”

  桥瑁道:“可惜又能如何?刘兖州无容人之量,东郡是待不下去了。”

  何咸趁机劝道:“桥老如若不弃,可往荆州就职。或郡守一方,或教化百姓,岂不快哉?”

  桥瑁一脸警惕道:“去荆州?你小子确定不是觊觎我家的二乔?”

  “你这老头,这么如此唧唧歪歪!”赵云实在看不过去桥瑁一副护女狂人的模样,出言怼道:“江夏黄月英才貌无双;颖川徐鱼歌舞双绝;中山甄毓倾国倾城,三人皆为我家主公红颜知己,岂会贪慕你家二女?”

  桥瑁一听何咸如此多情,头摇得更加厉害了:“不去不去!老夫还是辞官回乡,去庐江郡皖县,自在逍遥!”

  “庐江郡皖县?“何咸一愣,”桥老不是兖州本地人士吗?”

  “非也非也!”桥瑁摇脑袋摇上了瘾,“老夫本家在庐江皖县,父亲做官,故迁至兖州睢阳。名义上来讲,老夫依旧是皖县桥氏的族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