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汉皇刘备 > 第三百八十七章袁刘大战(十七)
  张郃闻言大怒,我还怕了你不成,于是便率部来战张飞。这边阵中,张绣率军抢出,敌住张郃。两军接阵,顿时战作一团。

  夏侯渊恐张郃有失,亦率军前来助战,这边吕布见了,哈哈一笑,率了麾下众将,一齐出阵,与之大战。

  张飞立于阵前,双眉紧蹙。自己这边虽然看上去兵强马壮,但却是数股势力混合在一起,还没有经过整编。各自有着各自的旗号和指挥体系,现在还好,等会曹操引军来战,只怕就要乱。

  曹操接报,说贝丘城下诸将大战,亦引兵来。等曹操大军到时,贝丘城外已乱纷纷,只见旌旗飞舞,烟尘四起,各家士兵在旗号的指引下,举着刀枪,呐喊着杀成一团。

  再细看时,张郃与夏侯渊已经隐隐不支。张绣与吕布各率凉、并虎狼之众,直如猛虎下山,打得冀州兵与兖州兵节节败退。张郃这边尚好,夏侯渊却是心中暗暗叫苦。吕布好歹也是诸侯级别的,除了他一个武力超群的猛将外,麾下还有张辽、郝萌、曹性、魏续等将。这些人跟随吕布厮杀多年,身负武勇,精通骑战,此时随了吕布一道出营,夏侯渊如何抵得住。

  夏侯渊正暗自叫苦间,忽然见得曹操大军,不禁大喜。曹操甫到,见夏侯渊军被吕布冲击得阵形不稳,于是连忙来救。

  吕布正率众往来纵横,撕裂夏侯渊的军阵,忽然听得一声大喝:“妙才休慌,吾来救你!”回头看时,只见曹操亲率大军前来,军未至,其阵中忽然腾起一阵箭雨,吕布措手不及,身后部曲顿时人仰马翻。

  吕布大怒,便提戟来取曹操:“曹孟德,哪里去!”

  曹操在麾盖下望见吕布纵马提戟,直取自己,不禁心慌,身后闪出护卫许褚,提了长刀,双脚一磕马腹,便往迎吕布:“吕布,某来战你!”

  吕布见那敌将五大三粗,貌甚粗豪,勒马止住,扬戟而指,道:“来将通名,某家戟下不杀无名之辈!”

  许褚听了,一阵冷笑,道:“我这无名之辈正好来斗你这三姓家奴也!”吕布闻言,面色赤红,勃然大怒,遂策马来取许褚。

  一白一玄两员大将,便于三军阵前,捉对儿厮杀起来。一个骤马向前,一个舞刀直取。丁丁当当,火星四溅,声震四野。二将相斗数十合,曹操这边与张飞那边都看得目眩神迷。张飞心道,曹操不知何处又寻来一员大将。此人却需记住。于是便命人暗暗记住许褚面目。

  又斗数合,曹操看了出来,许褚力大无穷,招式上却不如吕布灵巧,恐其有失,便道:“吕布英雄,非一人可胜也。”遂又使曹洪往助之。那边夏侯渊见了,也弃了张辽等将,复来攻吕布。

  张飞看得清楚,亦恐吕布有失,于是便鸣金收兵。吕布斗正酣处,哪里肯退,呼喝连连,战住三将,丝毫不惧。那边张辽见了,忙策马前来,挥刀敌住曹洪,乘隙喝道:“将军,益德已令收兵矣,再若不退,军法无情!”

  吕布听了,这才醒悟,自己已经不是老大了。既然已经决定投奔青州,那就得听人家的。于是虚晃一招,荡开阵脚,与张辽一道率军奔还本阵。张绣战退张郃,亦回营中来。

  吕布回营后,往见张飞,作色道:“益德,吾已占上风,为何收兵罢战?”

  张飞道:“吾军在战场,分散成数股,各不相统属,吾见曹操率军观战,恐其窥破,来攻我军破绽,故此收兵也。”

  这真是一个要命的问题,大战一起,各打各的,不能合力。到时曹操各个击破,然后趁机来攻张飞中军。那可就完了。张飞在营中,已经和贾诩、荀攸二人商量过了,曹操此来,必定是为了天子与百官。这紧要关头,不慎重不行。

  张飞之所虑,其实已全在曹操眼中了。曹操是什么人,在阵前看了一会,便已知道张飞军队的缺点在哪儿。回营之后,曹操笑谓左右道:“张飞军虽众,破之不难也。”

  曹操带兵多年,很清楚一支军队,如果不能如臂使指,会是什么样的下场。现在的张飞部队,就像当年的讨董盟军一样。张飞虽然能请动吕布、张绣,但要让他们做出重大牺牲,把部队全押上,只怕没一个人肯听。曹操和吕布、张绣等人都打过交道,对他们的小心思一清二楚。

  这些人去投奔青州刘备,不过是他们无可奈何之下的选择罢了。但凡有一丝可能,这些逍遥惯了的,又怎么会去找一个主公来压制自己。他们的部队是他们在这乱世生存的根本,要是还没到青州,在这里便打残了,到了青州谁会重视他们?又有什么好位置能安排他们?所以,两军交战时,张飞那边的指挥便必定会迟滞不灵。到时自己只要抓住机会,便可以击破诸军!

  贝丘守将在城头,观看了一出大战,回府之后,召来诸吏,道:“城外诸将混战,为免殃及我等,莫如闭城而守之。”

  有校尉道:“将军不助我冀州乎?”

  守将冷笑一声,道:“张儁乂冀州大将,亦斗不过张飞,吾等何人,敢插足期间?守好城池不失,便是大功!”

  曹操请来张郃,与之道:“儁乂,吾与张飞战时,汝看我旗号行事,如何?”

  张郃道:“曹公高义,来助我击此狂孛,但有所命,岂敢不从!”张郃其实有点后悔了,这么庞大的一支队伍,自己摆明了打不过,而且人家只是过境,搞得现在损兵折将,何苦来哉!

  第二日,曹操率了大军出营。张飞却坚守不出。曹操使人每日于营前叫骂,见张飞闭守营寨,无可奈何之下,猛然惊醒,暗道不好。清河距青州平原不远,玄德既命张飞西迎大驾,又岂能无后手策应?张飞闭守不出,只怕是在等候青州援军矣。不行,必须速战速决了。

  一念至此,曹操便心生一计,传令三军,说张飞惧己,徒有虚名,既然其不敢出,吾军便往之。明夜三更尽起大军前去劫营。

  传令之后,曹操便召来诸将于帐中饮,诈醉于宴席之上,醉后便谓左右道:“且寻一犯法军士来,待我兵出之时,斩来祭旗。”

  许褚听了,便抓小鸡似的抓了一个罪囚营的军士来,缚于帐外大旗杆之上。那军士连声叫唤,泪水婆娑,道:“我自入罪囚营颇多战功,即将脱矣,还请将军怜恤。”许褚哪里肯听,又恐吵了曹操,便提鞭来打了一顿。直打得那军士气息奄奄,这才罢休。

  晚间曹操酒醒,见帐外缚有一人,愕道:“此何人哉?”众将说如此。

  曹操道:“罪囚营乃死士也,每战先登,岂能无故而斩之。”遂使左右纵之。那军士自回己营,心道,本为罪囚,每战必前,十死险生,好不容易积累诸功,眼见能得脱身,今又受许褚之辱,不如逃奔张飞,往献曹操之计,可得富贵也。

  于是趁了夜间月黑风高,遂偷走出营,往奔张飞,来说劫营之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