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钢铁燃魂 > 第18章 最烈的酒
  尼古拉刚来的时候,依然理着她那标志性的男式短发,虽然模样很秀气,身形也比正常男性要单薄一些,但不仔细看的话,确实不容易发现她的女性身份。刚开始的时候,小糖果喊她叔叔,后来她逗小糖果说,必须叫她“姐姐”。小糖果一开始怎么都不愿意相信,直到有一次尼古拉帮她洗澡,从那之后,小糖果改口喊她“姐姐”。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姐姐”,魏斯觉得既尴尬又滑稽,可尼古拉一点也不在意。过了一阵子,他才恍然大悟,原来尼古拉是要表达她比小杨教授年轻这个事实。

  又过了将近一个月,小杨教授终于拍来电报,告诉魏斯她将在数日后带领今年的实习研究队伍启程前来,学生数量较去年翻了一倍还多,另有两名助教随行。对此,魏斯毫不意外,因为这就是“千金买马骨”的正效应——前一年,他给来洛林实习研究的地理地质学院师生发放了丰厚的补贴和奖励。对于尚在求学阶段的学生来说,实习去哪儿都一样,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来洛林实习不仅学到了东西,还有不亚于任何兼职的金钱回报,对他们来说,这是美滋滋的回忆,对于学弟学妹乃至于学院的教员们而言,这是散发着香甜气味的蛋糕。

  另一方面,洛林幅员之大、物产之丰,值得人们投入更多的精力进行探索和发掘。小杨教授带领的实习研究团队,前一次的勘探范围名义上覆盖了洛林三分之一的区域,但这种覆盖只是就活动范围而言,还有很多有可能发现矿藏的地方没有进行深入的、实质性的勘测。除此之外,洛林还有许多人迹罕至的未开发区域。战争时期,众多游击力量正是充分利用了地理上的宽度和深度跟敌人周旋。回忆起来,在那段格外艰苦的岁月,为了克服诺曼军队的封锁,抵抗者通过各种土办法找到了不少的可以利用的资源,比如说煤矿、铁矿、铜矿,魏斯领导的“洛林游击战士”就曾秘密开炉炼铁,为制造弹药、维修武器提供原料,可惜到了后面,诺曼人加大了清剿、镇压的力度,别说采矿,就连填饱肚子都成问题。

  听说小杨教授要来,尼古拉表面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一些细节上的变化却被魏斯看在眼里,比如说,她开始注重自己的衣装打扮,每天不仅干净整洁,而且用心搭配。虽说她的穿衣风格依然是走中性路线,年纪轻轻不仅有私人飞机还有“私人机场”,但胜在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又稍稍蓄了头发,无需浓妆淡抹就能攒出清新宜人的女性魅力。

  晚餐后在湖边散步,尼古拉问了一堆有关阿尔斯特理工大学师生前来实习研究的事情,甚至还关心起了他们如何安顿的问题。前一年因为时间仓促,魏斯他们将克伦伯-海森城堡作为勘探勘测的大本营,师生们出外业回来都在这里居住。如今,运河工业区里面的厂房、宿舍已经相当齐全了,加上勘探勘测偏向于矿产开采和土木工程这两个领域,而克伦伯-海森家族的经营重心是制造业,将小杨教授一行人安顿在运河工业区其实更为妥当,托滕贝尔和帕拉赫也确实是这样积极提议的。后来,联盟“七巨头”商量了一个折中的方案,那就是小杨教授跟女儿一起住在克伦伯-海森城堡,助教和学生们可以在古老城堡和工业区高级宿舍之间自由选择。师生们进行勘探勘测的分组也跟去年基本一致,只不过勘探组人手充足,可以分成两个小分队,而勘测组依然是一组人行动。再过一段时间,阿尔斯特理工大学的冶金学院和机械学院也会陆续派实习团队前来,到时候运河工业区会变得更加热闹——这里俨然成为阿尔斯特理工大学的在联邦西部的实习基地,进而对洛林工业者联盟招募中高端人才起到积极作用。

  魏斯告诉尼古拉,小杨教授一行人抵达梅森之后,照例是坐汽车或者乘船来索姆索纳斯,再按这一期的勘探勘测计划分头行动。尼古拉提出,小杨教授跟女儿分别多时,肯定是希望能早些相聚的,这几天的天气看起来不坏,她可以开飞机去梅森接人,至于同行的其他师生,按原定安排乘车坐船就行了。

  在魏斯看来,开飞机去接人根本就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可是联系起尼古拉这两天的反常表现,魏斯不由得揣摩起她的心思来——是想提前跟小杨教授打好关系呢?还是制造两人独处的机会谈些事情?都说女人心、海底针,真能猜出来就奇怪了,但不管怎么说,以尼古拉的为人,肯定不会干背后说魏斯坏话或是故意赶跑小杨教授的事情。再者,飞机无疑是当前往来于梅森河索姆索纳斯的最快方式,魏斯没有表示反对,而是询问了有关起降场地的事情。尼古拉说,梅森火车站往东大约十多里的地方有大片牧场,那里地势开阔、地形平坦,适合飞机降落和起飞,而且基本上不会打扰到周围的居民。

  “你确定那里能降落?”虽说留意地形环境是指挥官的基本素养,但飞行实在是自己不擅长的领域,魏斯心里没谱,话语自然没有底气。

  “明天我们试一次就知道了。”尼古拉以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道。

  算了,就当是探索中短途航空运输的一次尝试吧!魏斯心想,要论飞行技术,尼古拉在联邦可是排得上号的王牌,等到洛林真正开始建立建立商业航空网络的时候,还未必能请到这个级别的飞行员来开辟航线。

  第二天是个大晴天,尼古拉早早起来检修飞机,加注燃料。为防万一,魏斯给洛林工业者联盟在梅森的办公人员打了个电话,让他们派两个人、一辆车,带两桶汽油去梅森火车站东面的牧场候着。一切安排妥当之后,尼古拉在前,魏斯在后,两人乘坐这架由联邦军E型攻击机改装而成的私人飞机从索姆索纳斯起飞,朝东南方向的梅森飞去。在这个时代,还没有什么航空管制之说,只要有飞机,只要不进入军事禁区,基本上可以随心所欲的在天空中驰骋。大概是因为顺风的缘故,他们抵达梅森只用了半个小时,比预期的还要快。从空中俯瞰地面,蜿蜒的梅森河穿城而过,西岸是繁华热闹的城区,东岸是烟囱林立的工业区,横贯东西的铁路线和南北走向的梅森河构成了一个醒目的大十字。尼古拉轻车熟路地降低了高度,在梅森火车站东面的牧场上空盘旋了一圈,魏斯看到了那辆黑色轿车,于是招呼她停在附近。牧场的草地看起来非常平坦,实际上跟机场的标准还是有差距的,坑坑洼洼的地面没有人会在意,因为牲畜并不会在这里摔跤,但飞机就不一样了,如果机轮陷进去,高速滑行过程中很可能发生起落架断裂的事故。

  在降落过程中,尼古拉充分展现出她作为王牌飞行员的经验和技巧——在低空掠地两次之后,她才选定了最后的降落地点,并且一次性的成功降落,中途几乎没有太激烈的颠簸。

  飞机停稳之后,洛林工业者联盟的工作人员开着车过来接应。尼古拉摘下飞行帽,从飞机上跳了下来,昂着头对对魏斯说:“怎么样?放心了吧!”

  “有你在,当然放心。”魏斯一边笑着,一边以笨拙的姿态爬出机舱,当他在尼古拉身旁站定的时候,突然发现这家伙不知昨晚还是今晨理了头发,又变成了原先那种露耳的男式短发,于是好奇地问:“你又把头发给剪短了?”

  “怎么?”尼古拉双手抱在胸前。

  “呃……之前那种刚刚好盖过半个耳朵的长度,看起来比较有感觉。”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尼古拉遂问。

  “刚中带柔、刚柔相济、英姿飒爽的感觉。”魏斯一口气说了一连串的词句。

  尼古拉一听,当即气鼓鼓地说:“你应该早一点表扬我。现在我把头发剪了,你才说,太晚了啊!从现在开始不剪头发,也要再等上一两个月。”

  看尼古拉这模样就像只小河豚,魏斯忍俊不禁:“哎,我知道梅森有家不错的假发店,哪天有空我们去选个假发,让我看看你长发的样子如何?”

  “开什么玩笑?”尼古拉狠狠瞪了他一眼,仿佛披长发、穿长裙对她是一种羞辱。

  魏斯摊开手,表示这只是个玩笑。这时候,洛林工业者联盟的工作人员正好将车开到他们旁边,尼古拉看了看车,说道:“不用等了,就现在去吧!”

  “啊?”魏斯略感意外,他盯着尼古拉看,想知道她究竟是不是赌气说的。可是从她的微表情来看,似乎是认真的,这事……

  “让他们在这里守着飞机,我们开车去。”尼古拉又对魏斯说,见他有些迟疑,她挑眉道:“机会只有一次,要么抓住,要么放弃,自己选!”

  得,大佬心情好,愿意显露女装扮相,魏斯还有什么好说的?闲着也是闲着,走起呗!

  魏斯开上汽车,载着联邦王牌飞行员到了梅森市区,找到那家卖假发的商店。这里不仅有假发,还出售出租男女礼服。进门之后,尼古拉环顾四周,突然转过来对魏斯说:“你不后悔吧?后悔就算了啊!”

  “后悔?”魏斯笑着摇摇头,“我为什么要后悔?怕看到你长发的样子觉得辣眼睛吗?不会不会,放心吧!我的心理适应能力还是很强的。”

  尼古拉哼了一声,迅速挑了一顶黑色假发,又要了一套礼服和一双短靴,遂让店员带去里面的试衣间。人走之后,这家店的老板——一个戴着裁缝袖套的秃头大叔,在柜台后面朝魏斯投来疑惑的眼神,仿佛在问:刚刚这位……是女英雄咩?

  难不成是女装大佬?魏斯给了大叔一个嫌弃的眼神。

  尼古拉挑假发和衣装很爽快,在试衣间却待了十多分钟。乍一开始,魏斯是在安心等待,时间一长,便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看过的那些影视桥段,不由得揣测起来:一会儿尼古拉女装出场,究竟是惊为天人呢?还是闪瞎狗眼?嗯,不管怎么样,再好笑都不能笑,硬憋着也不能笑,不能笑……

  就在魏斯有点走神的时候,突然听得有人假咳两声,循声望去,顿时愣住了。第一眼的感觉,仿佛看到了一位从画中走出来的仙子,萦绕着梦幻的气息。论绝对颜值,女装版的尼古拉没法跟奥克塔薇尔那种冰山大美人相提并论的,搁在无关人等眼里,比起小杨教授也还稍逊一筹,可对魏斯来说,多年的好兄弟、好基友有朝一日以这般清纯小美女的模样出现在自己眼前,脸上还带着娇羞的表情,简直比最烈的酒还要醉人啊!

  瞧见魏斯这两眼发愣的直男模样,尼古拉双手拎起裙摆,飞了一脚在他腿上,可魏斯不仅不觉得疼,还在心里感慨她这脚穿军靴嫌小,穿女士短靴倒是大小刚好。

  “我就知道你要后悔了!”尼古拉双手叉着腰,明明是常规的姿势,此刻在魏斯看来却是绝杀的刁蛮可爱模样。他挠了挠头,嘿嘿的笑着说:“后悔什么?”

  “你觉得从此往后,我们还能像过去一样,以兄弟的关系坦然相处吗?”尼古拉说。

  魏斯没有立即回答,而是试着以中立的眼光将她打量了一遍。不得不说,她这五官清秀、皮肤白皙,挑黑色长发和浅色裙装相得益彰,但总的来说还是容貌清秀、气质清新、感觉清爽的小家闺秀模子。这世间女子千千万,容颜身形气质各有千秋,有人喜欢高挑、高冷、高颜值的类型,奥克塔薇尔便是个中代表,也有人喜欢娉婷袅娜、水灵秀气的女子,古妮薇尔也可以拿来作代表。以俗世的眼光,尼古拉的女性“硬核”不够优越,曲线不够婀娜,眼睛不够大、脖子不够长、四肢不够细,但古人有云,情人眼里出西施,循着尼古拉刚刚的话,魏斯终于意识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见识过了她的女装扮相,今后还能像从前一样勾肩搭背、无所顾忌?若要改换关系,又如何应对她那种超前的不婚主义和丁克思想?

  这些思绪在脑袋里缠成了一团毛线,剪不断理还乱。等到魏斯暂时抛开种种矛盾想法,却发现尼古拉已经换回了往常的装束,顿时倍感遗憾:怎么忘了抓她拍张照留作纪念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