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官路女人香 > 第149章 合同法
  罗伊原本还放在相机窗口上的眼睛便离开了,扭头看了一眼聂飞,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一般,眼皮微微下沉,罗伊的嘴唇蠕动了一下,或许想要说话,但始终没说得出来。

  平心而论,听到聂飞的夸赞,罗伊心里是十分高兴的,她也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受到过别人夸赞她柔美,冷不丁地突然将这么美丽的词汇安放在自己的身上,她有些惊喜。

  突然的,罗伊有了一种想为聂飞变得而柔美的冲动,想以后只对着聂飞一个人笑,但是她随后又在自己的心里反对了这个想法,始终有些鸿沟是阻挡在两人中间的。

  罗伊觉得如果是为了将就自己的感觉而让聂飞陷入到一些世俗伦理的纠葛之中,那是对聂飞的一种不公平,别的地方或许对这些事情看得很淡,但是在洪涯县,却要承受非常巨大的压力。

  况且,聂飞有更好的选择,苏黎一样温柔,而且以后再事业上苏家也能够助聂飞一臂之力,而她自己,看似有很宽广的人脉和强大的后台,但这一切都是来自于梁博文父子,抛开两父子后,罗伊能帮到聂飞的,其实很小很小。

  所以罗伊现在是在极力地克制住自己对聂飞的情感,坚守那一份道德,用她那理智的思维在束缚着自己,她相信聂飞现在只不过是一时间找不到自己那清晰的感觉而已,一旦他的感觉清晰了,他就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也许是你感觉错了。”罗伊淡淡地道,她只能这样说,本来她想用一种更加冷淡的方式来表现给聂飞,但她酝酿了很久的情绪却发现自己现在压根提不起以前刚见到聂飞的那份冷淡了。

  “哦!”聂飞见罗伊又变得淡然,只能是略显失望地哦了一声,就只好站在罗伊的身边看着那一片空地和远处的郁郁青葱。

  随着照相机咔嚓咔嚓地摁下快门,罗伊选了几个景拍了下来,再观察了一下,发现没有什么遗漏的角落了,这才冲着聂飞说了声咱们下去吧。

  如果说上这个坡比较难的话,那下坡就更难了,稍不注意就容易踩滑摔跤,聂飞又只得走在前面下了一个土坎又扭身伸出手抓着罗伊的嫩手。

  小心翼翼地将她给扶下来,有的时候罗伊重心不稳,聂飞索性就扶着罗伊的腰枝,也不管她答不答应,就这么费了十几分钟的劲,两人才从那小土坡上下来,罗伊早已经面红耳赤了。

  看着罗伊这面红耳赤的样子,聂飞就乐呵呵地傻笑了起来,罗伊心里有些甜蜜,但脸上还是绷得紧紧的,极力地忍住了想要迸发出来的笑容。

  “就以小河的桥为中心点,再两边都拍一下就行了!”罗伊调整了一下呼吸说道,又举起相机将两边的景物都给拍了下来。

  “罗主任,不如我把你也拍下来吧?”聂飞见罗伊就要收拾着要走便出声道,“我觉得这风景配上你很美!”

  “拍我?”罗伊一愣,她有点不知所措了,愣在原地不知道该答应还是不答应,聂飞就伸手绕道罗伊的脖子处,将挂在他脖子上的相机取下来,手就触摸到了那柔顺的秀发,聂飞很想在罗伊的脸上抚摸一下,但还是没敢下手。

  “来,你站好!”聂飞转动了一个角度,罗伊正好就背对着那片空地,刚才罗伊也教了他如何去操作相机,他拿起来也颇有架势。

  一阵微风袭来,罗伊刚才因为热了所以把马尾给摘了,柔顺的秀发随风飘扬,有些凌乱,她便用手在耳鬓理了理,聂飞一下子就抓住了这个动作,连续摁下了快门。

  聂飞就把图像调出来看了看,一时间失了神,这个画面太美了,把聂飞心中震撼了一把,见到罗伊已经转身离去,这才将相机放进盒子里收好,两人回到了办公室把照片都调出来给洪辰去了个电话,然后通过聊天软件给他发了过去。

  洪辰的速度也很快,拿到照片之后迅速就去找了他父亲洪文涛,毕竟是文联主席,平时举办书画展之类的也跟县里一些有实力的广告公司合作,很快就把效果图给做了出来,到下午的时候,广告公司的人就浩浩荡荡地朝港桥乡进发。

  聂飞和苏黎等人在接到消息后也赶紧朝靠山村赶去,等到了河边的时候,广告公司的人已经开始在卸广告牌了。

  “怎么样?还满意吧?”洪辰指了指那六米长三米高的广告架子,是用木头搭起来的广告牌架子,这种做法比较省钱,而且主要是为了给明天来参加通车仪式的县领导看的。

  “很不错!”聂飞笑着点头道,虽然现在广告部还卷着看不到具体的效果,但看这架势也足够了。

  “聂飞,你这是干什么?”几人正在商讨该怎么架设牌子的时候,一声爆喝从后面传来,舒景华夹着公文包刚从车里钻出来。“这片地都已经不属于你了,赶紧给我走!”

  舒景华的脑子是不笨的,已经猜到聂飞估计想用这种方式在明天县领导面前博个好印象,给马晓燕加分,所以他必须得阻止聂飞的这种行径。

  “舒景华,枉你身为公务人员,你长没长脑子?”聂飞冷笑着看向一脸怒气的舒景华道,“我现在手里还拿着合同呢,就算合同作废,那也必须是靠山村委跟我同时签订合同作废声明之后这块地才不是我的,你咋呼什么?”

  “你!”舒景华就一下子被呛得说不出话来,所谓不成规矩不得方圆,写合同也是这样,合同一签字盖公章,那就得具有法律效力。

  根据合同法,废除、终止合同那也得是经过甲乙双方协商共同签署终止文字性的协议合同效力才能正式终止,协商无果的甚至还得去法院起诉打官司。

  而靠山村和聂飞现在只能说是协商完毕,但还并没有签署这些东西,这就看双方怎么理解了,如果聂飞干脆一点,朱朝洪和聂飞直接就把承包合同给撕了,那这地也就跟聂飞没关系了。

  但现在聂飞偏偏就要按照正常流程来,想要交出地,那咱们还得再签一份协议,只要这协议没签,这地就还是我的。

  舒景华也被聂飞的这一席话给弄得没有了脾气,虽然他是公务员,但法律知识毕竟不是他的强项,刚才他在楼上办公室看到广告公司拉着木头架子往靠山村进发,所以他就过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结果一下车就看到聂飞在这边忙活。

  “行!我看你还能蹦跶多久!”舒景华吃了憋恨恨地道,又折身回到了车里调头走了。

  “妈的,你不是想在县领导面前表现吗?老子让你表现不成!”舒景华凶恶地说了一句,就掏出电话来,“吴建国,是我,我安排你个事情,晚上带几个村民,去河边那块空地砸东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