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大撞阴阳路 > 38.红绣鞋05
  《佛系大仙女》与《大农场主》

  陈阳迟疑了瞬:“也不是没有能力化解。”

  “陈哥有办法?”

  陈阳看了眼毛小莉,又见寇宣灵也有意想知道,他便说道:“赤脉贯瞳是横祸,并非她的命数如此。只要避过横祸,自然能化险为夷。”

  “何天娜是横祸?她是遇到什么横祸了?”

  “无非是无妄之灾。”

  无妄之灾,不测、意外的灾难。鬼神都无法提前预测,也许青天白日走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偏有花瓶从天而降砸死人。这就叫无妄之灾。

  假如这无妄之灾是人为算计,掺杂进鬼神,便叫横祸。

  有些鬼缠上人,想要找替身,就会让被缠上的人遭遇各种横祸。幸运的就化解了横祸,不幸就会死。遇横祸者,十有八九活不长,所以才会断言命不久矣。

  陈阳说道:“与其担心别人,不如担心你自己什么时候能升授盟威箓。”

  毛小莉惨叫一声,直接把脑袋磕在车窗上装死。

  陈阳摇摇头,不说她了。转而悄声问度朔:“晚上回家吗?”

  度朔:“回。等会不跟你一道回去,我还得走一趟酆都。”

  “那行。我回去等你,今晚吃些什么?我回去的时候买些菜做好了等你,对了,回去的时候把脸变回去。我可不想吓坏其他人。”

  陈阳还不想让分局里的人都知道他对象就是总局局长度北,那样太引人注目。至少等到他稳定下来,确实有能力胜任分局局长,再宣布两人之间的关系。

  “依你。”

  度朔对此无所谓。反正回去用的是他真正的脸,真正的名字,至于总局局长的身份也不过是个名头,倒是不重要。

  陈阳抿唇笑,抓起度朔的大手一根根放在手心玩。度朔的手比他的大上一圈,十指修长有力,指腹间长了些薄茧,应当是经常执笔的缘故。

  听闻他在阴间是个文官,虽也办些抓鬼的活计,更多时候是批改登记文册。第一次见面,是两人定亲的头晚,只有一盏供灯亮着,陈阳只能看到度朔的半边身体,另外半边藏在黑暗里。

  脸看不清,但能察觉到他的目光一直落在自己身上。他注意到度朔的左手大拇指上戴了个玉扳指,像古代的王公贵族。

  结亲后,头一年还能见到他手上戴着玉扳指,后来再没见他戴过。陈阳开始还疑惑度朔生前是不是哪个没落王朝的富家公子,可惜度朔从不谈及生前事。

  “你以前手上戴的扳指呢?”

  度朔闻言,瞥了眼陈阳颈间的红绳子。“你想要?”

  “不是。我以前见你戴过,挺好看。怎么后来不戴了?”

  “还戴着。”

  “嗯?”陈阳满眼疑惑,歪着头的样子格外乖巧。

  度朔忍不住捏住陈阳的脖子,没太放肆,很快改捏成摸。他把左手无名指露出来给陈阳看,说道:“切成两块,当聘礼了。”

  度朔无名指一直戴着枚硕大的玉戒指,是两人的结婚戒指。陈阳那枚套了跟红绳挂在脖子上,一直藏在衣服底下。

  “原来是同一块。”

  陈阳有些诧异,也有些不出所料。他本是想过把戒指拿出来戴手指上,只是现在的工作跟鬼神打交道,容易磕碰坏戒指。

  度朔笑了声,借着角度问题凑近陈阳,碰了碰他的耳朵尖,轻轻咬了口。陈阳微瞪瞳孔,怕被前面两人发现。幸好毛小莉正懊恼着,寇宣灵看见了大抵也会以为两人在说悄悄话。

  车子开到深春社区停下,陈阳和毛小莉下车跟两人道别后便目送他们离开。等车子开到看不见的时候,两人才转身走,走了几步,陈阳手机发出信息提示音。

  拿出来一看,发现是银行账户打钱的信息。整整四百万,已经入账。自从陈阳成为局长,马山峰就给了陈阳一个个人账户。一旦完成单子,钱就会自动打入他的账户中。与此同时,毛小莉的账户到款信息也到了,当即大呼起来:“我的法器有了!”

  陈阳也眯起眼,给度朔攒功德的第一笔经费有了。

  路过小区菜市场的时候,陈阳进去买菜。毛小莉虽不明所以,还是跟着他进去,出来时,两人手里大包小包的提着东西。

  毛小莉:“陈哥,你要做菜吗?”

  “嗯。”

  “陈哥,你会做菜?!”毛小莉看起来惊讶不已。

  陈阳点头,又说道:“今天我对象也会过来,正好介绍给你们认识。”

  “嫂子要过来?”

  嫂子?

  陈阳微微眯眼,却没有要解释说明的意思。反而心里有点期待,度朔被人喊嫂子的反应。

  两人提着菜到分局,马山峰还没下班。分局里灯火通明,透着温馨。见到他们回来,便招呼他们过去喝茶,此时电视机正播放完广告,开始放起电视剧。

  正是何天娜饰演然后大火的那部古装剧。

  马山峰看到两人手里的菜,便打趣:“小莉终于想要学做菜了吗?”

  毛小莉不客气的坐下,端起泡好的茶大喝一口,摇头晃脑的说道:“做菜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陈阳拒绝喝茶的邀请,剥了颗糖放进嘴里,然后说道:“我去做饭。”

  闻言,马山峰眼睛亮了一下,决定留下来吃晚饭。又听毛小莉说陈阳的对象今晚要过来,更坚定留下来的决心。

  “对了,”马山峰抿了口茶,说道:“求道回来了。”

  “他把那起三星单子解决了?”

  马山峰摇摇头,又比了个手势:“回来睡了两天,今天一整天都在玩游戏。”

  毛小莉愣了一下:“这起单子很难?”

  “难。”

  陈阳还没走,闻言疑惑的看向毛小莉。毛小莉解释:“张求道,就是分局的第四个成员。之前接了桩三星单子,现在回来了。一般遇到很难的单子,他都会累得睡上几天,然后再打整天的游戏放松自己。”

 

  本章未完,点击[ 下一页 ]继续阅读-->>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