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都市修仙任我行 > 第32章 解酒
  也正因为没有被发现,丁克勤来到四个外国人身后的时候,这四人也是浑然不知的。

  嘿,真能吃呀,也是满满的一大桌,而且还在继续上着菜。

  此刻那个叫余杭力的娘们正要悄悄地打开手中的小纸包。丁克勤虽然很想看一看。却是没有时间的。他必须抢在她打开前把摄像头给反转过来。

  正所谓兵贵神速,他必须这样做。

  因为是直接来到摄像头下面,他即刻跃起来准确地将摄像头反转过来。

  这一切是那样快,一气呵成。别说别人啦,就是惟一与之面对着的洋鬼子之一也是以为自己看花了眼,把双眼揉了又揉,是呀,啥也没有。

  此举引起对面余杭力的注意,赶紧把已经打开的纸包以手遮挡着,“你怎么啦?”

  “没啥,就是感觉眼睛有些不舒服,没事啦。”洋鬼子敷衍道。

  此刻丁克勤与来时同样的方法回到了上官雪身边,看了又看,什么也没看见的美女回过头来问他,“你叫我看啥?”

  “我也没看清楚,也许是苍蝇吧?不然也就不会叫你看啦。你看清是啥没有?”反正说瞎说是他的强项,张嘴就能来。

  她一脸无奈地笑起来,“真有你的,别这样一惊一乍好不好?拜托。”

  他嘻嘻笑,“没办法,改不了啦。”

  她抬起手腕看看时间,“这吃得也差不多啦,”显得有些焦虑地看着仍然在昏睡着的林文贵,“也不知他要睡多久?”

  是呀,睡得真不短,看这样子,不弄点手段,真的不行。随之一个念头在他脑子里产生,既然都成修行者啦,看看能不能通过点手段将其弄醒?

  只是这样做肯定会折腾些时间,会不会遭到上官雪的反对?

  毕竟这样一来,肯定会叫人感到很搞笑的。而她又是那样一个女孩,会不会因此闹出笑话来。

  噢,有了,可以借助别的东西来呀。

  醋就很不错呀。民间应有醋来解酒的习俗。据说很管用的。

  冲着上官雪笑起来,“别急,有办法啦?”

  她一脸不屑,“有办法,你能有啥办法?”

  “亏你还海量呢,这都不懂,醋呀,醋解酒就见效。”

  “噢,对了,咋就把这个给忘了呢。”上官雪眉头随之舒展开来,也不征求他的意见直接对路过的服务员道:“喂,美女,麻烦给点醋。”

  服务员停下脚步,也不问有何用处,答应一声好的。快速向厨房走去。因为这桌开销太大,所以掌柜的特别向她们交待对待这一桌的态度要特别好。

  很快醋就拿来啦。

  丁克勤接过醋瓶明知上官雪对林文贵不感冒,不会帮忙,故意问她,“你来喂,还是我来喂?”

  上官雪笑看着服务员,“还得麻烦你,你给帮帮忙吧。”

  服务员皱皱眉头,她最讨厌的就是酒鬼,那喷发出来的冲人劲真是受不了。心里自然是一万个不愿意,但是掌柜交待在先,又不得不强迫自己忍受着答应下来。

  然后与丁克勤一起灌林文贵的醋。

  表面上看起来是丁克勤与她一起在灌,实际上也只有丁克勤自己最清楚,这一切只是一个幌子而已,真正灌醋的只有服务员一个人。

  而他则是在这个幌子下尝试着以功法来打通林文贵的筋脉,让他快速清醒过来。不过这事想起来倒是极其简单,真正做起来,真的是不知如何下手。

  向系统讨教,系统又是直接给与无视。而自己在这方面完全就是赶面棒做吹火筒一窍不通。尽管如此,还得自己独自想象着来干。

  什么贯顶呀,什么真元输入呀,反正想了一大堆,想得很好,就是不知该如何作手?想了想,那就意念吧。既然是修行人啦,意念是很重要的。

  其实意念是个什么东东也是不得而知的。索性来个简单明了,想象着有东西往林文贵身上灌就行。折腾了半天,究竟灌没灌入不得而知。

  倒是把自己也给弄糊涂啦,好象是达到了目的,好象又是一点点作用也没有。

  就在自己也含含糊糊的时候,林文贵明显清醒了许多。把含在嘴里的最后一口醋给喷了出来。弄得服务员和丁克勤全是一身的醋臭。

  上官雪则是被彻底逗乐,笑得前仰后倾。

  服务员则是一脸苦水,也就顾不得之前掌柜打过的招呼啦,直接把手中的醋瓶子往饭桌上狠狠一砸,“搞什么搞?”气冲冲地离去。

  丁克勤直接抬起手来狠狠地推他一把,“你这家伙,气死我啦。”

  林文贵则笑了,笑得有气无力,“谁叫你们拿醋灌我,活该。”

  那特别声音响起:“逗比值加1.5。”

  丁克勤也忍不住笑了,是呀,这家伙自从进了饭店还没有提供过逗比值呢。是该让他好好地提供一下了。又一想,算了,就他一个也不会提供多少。

  现在林文贵已看不起小分值啦,要整就整大的,再说进饭店之前,他已提供过好多回逗比值,再让他提供也提供不了几回,索性顺其自然不强求的好。

  然后问他,“哥们,这个时候感觉如何?”

  “还可以吧,就是浑身无力,软得很,肚子火辣辣的,难受。”

  “这就很不错啦,你还说呢,要不是这醋,还不知何时醒得过来。你真的该好好感谢这醋。都说了,不行就别称强,这下知道厉害了吧?”

  丁克勤之所以这样说,确实不知是自己的功劳还是醋的功劳?打心眼里想把这功劳归结于自己功法上,就是连自己也老是感觉与自己没有半毛线的关系。

  想了想才这样说的。觉得这样说比较客观,毕竟以醋醒酒在民间是很管用的。而且这样说出来也是合情合理。

  要是说全是自己功法,会不会被暴打?

  暴打自然是不会的,但是不被认可则是绝对的。

  林文贵听了他的话将信将疑地看着上官雪,“雪儿,他说得真的还是假的?”

  雪儿是你叫的?有这样亲?上官雪不客气地喷他,“喂,请注意你的语气,不然别怨我不讲情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