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大明1630 > 第一百二十七章误会
  “那是自然!”刘成笑道:“从小学一年级一下子灌到六年级,我就不信灌不倒她,什么叫填鸭,这就叫填鸭,就算他顶得住因式分解,我后面还有一元二次方程,二元一次方程组、三角函数、解析几何,立体几何,要是还不行我不定积分和线性代数、离散数学还没忘光,看你还能是高斯再世不成?”

  郝摇旗被刘成口中说出来的乱七八糟一堆名词给砸的头昏眼花,他也不敢开口询问,只是在脑袋里苦苦思索,过了好一会儿他得出结论,所谓的“小学一年级”和“小学六年级“应该都是一种酒,当然这两种酒应该是稀罕的很,因此自己就没有听说过。不过自己原本不过是一个庄稼汉,见识浅的很,将主爷喝过的酒自己不认识也是寻常事。将主爷拿酒去灌那个蒙古公主,想要把她灌倒了,那接下来发生了啥,就不问可知了。那个小公主虽然是个蒙古鞑子,可长得和天上的仙女一样,将主爷动了心思倒也是寻常事,男人嘛,看到漂亮娘们不都这样?就是那小公主遇上将主爷满打满算也就十几天时间,怎么就这么快怀上呢?将主爷果然不是凡人呀!想到这里,郝摇旗看刘成的目光也变得敬畏起来。

  正为自己终于在智力上扳回一局的刘成全然没有想到自己方才无意间的炫耀居然给郝摇旗造成了这么致命的误解,他刚才一口气将从小学一年级的四则运算一口气讲到了因式分解,其中当然有许多遗漏跳跃之处,要是后世哪个老师敢在小学里这么摧残祖国的花骨朵,唯一的结果就是被愤怒的家长在教育局投诉,被从学校里赶出去。当然在明末没有教育局,巴图尔也不会为了女儿受到的精神迫害向刘成报仇雪恨,因此刘成可以噬无忌惮的采取这种填鸭教学,对敏敏打击报复,同时享受知识上的巨大优越感。其他穿越者剽窃古诗还要担心因为不会断句,不会对句而被揭穿老底,刘成这么干却绝对不怕,伟大的牛顿还要过七八年才出生。仅凭受过的十六年正规教育,刘成可以毫不客气的自称自己站在这个时代科学的最巅峰上。

  “你不是想学吗?好,我绝不藏私,就是怕你学不会!”这种狂拽霸帅的龙傲天感觉刘成已经好久没有享受过了,可还没等他享受够。便当头挨了一棒。

  “将主爷,我要不要去请两个老妈子来?”郝摇旗小心翼翼的问道。

  “老妈子?”刘成闻言一愣:“我们明天就会朝邑了,要老妈子干嘛?”

  “自然是侍候敏敏别吉呀!”郝摇旗答道:“咱们这些当兵的粗手粗脚的,根本不会侍候人。”

  “侍候她?她不是带着一个贴身女奴吗?”刘成越听越是奇怪,自己这个手下是个天生的粗胚,啥时候关心起这种事情了,当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

  “那怎么够!”

  “怎么不够,她在马背上比我强多了,给她请老妈子还不如给我请。”

  “若是平日里自然是不需要,可既然那敏敏别吉有了身子。又是将主爷的骨肉,自然得小心看护些!“

  听到这里,刘成的脸顿时黑了,怒骂道:“有了身子,我的骨肉,郝摇旗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些东西?“

  “不是将主爷您自己说的吗?“郝摇旗闻言一愣,他将进来时看到敏敏在外边呕吐,以及说出来的话说了一遍,肃容道:”大人您刚才不是说灌醉了那个蒙古公主吗?将主爷,其实咱们爷们玩了个漂亮娘们没啥。可这敏敏别吉不是一般人,又有了您的骨肉,还是小心看护些为上!“

  刘成听到这里,已经被手下的丰富想象力气的全身无力。他发现自己根本无从解释,只得有气无力的说:“事情不是你想的这样,摇旗你退下吧,这件事情不要在外面乱说,知道了吗?“

  “大人请放心,摇旗不是个多嘴的人!“郝摇旗赶忙应道:”不过那老妈子的事——?“

  刘成终于再也忍耐不住。跳了起来,手指着门口骂道:“滚出去!马上!“

  郝摇旗的误解让刘成开始考虑自己是否应该保持点与敏敏的距离,但作为事件的另外一方,敏敏却全然没有意识到这些,在回到朝邑后她就开始继续向刘成求教。她虽然不太相信刘成讲的这些与那些水力机械有什么直接关系,但她也本能的感觉到这些也是了不得的大学问,至少在计算行军里程、后勤补给、建设工程、武器制造、商业贸易等方面都有着极其广泛的用途。更重要的是,她学的越多就发现自己不知道的更多,偏生刘成就好像传说中那无所不知的智者一样,总是能轻而易举的解答自己苦心思索而不可得的问题,这让这个从小就以聪颖过人而自负的少女有时候也有种气馁的感觉。

  两人的过从甚密很快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不过作为一个武将,刘成的婚配并不像文官那样受到各种限制,至于敏敏蒙古人的身份也不是什么障碍,毕竟在大明军中本来就有许多蒙古人,边军将领中有人讨个蒙古媳妇并非什么稀奇事。就这样,两人之间的这种颇有些奇怪的关系就这样维持了下来。

  一天下午,刘成给敏敏“填完鸭子”之后,正准备去搬迁来的水力纺织厂看看施工进度如何,却听到亲兵进来说外面有人持着鄜州陂塘局的名刺求见,刘成暗想莫不是马仁成那边又出了什么事情,自己虽然已经打算将锻造厂与纺织厂搬迁到水源更充沛、也更稳定的朝邑来,但毕竟经过修缮水利工程之后,那陂塘局每年收上来的钱粮里还有自己的一份,赶忙下令领那人进来。约莫半盏茶功夫后,便从门外进来一个微微发胖的中年汉子,身着一件绿色拷绸直缀,头上戴着顶瓜皮小帽,当中镶嵌着一块白玉,刚刚进得屋来便敛衽下拜道:“草民赵有财,拜见参将大人!”

  刘成听得声音耳熟,却对名字没什么印象。暗想应该只是在某个场合打过个照面罢了,便笑道:“既然是从鄜州来的,也算得上是我刘成的半个乡党,起来说话吧!”

  “多谢大人!”那汉子又磕了个头。站起身来。刘成此时才看清楚他的容貌,不由得脸色大变:“怎么是你,赵三爷?”

  “正是小人!”那汉子陪笑道,只见其满脸横肉,腮帮子刮得干干净净。唯有嘴唇上面留了一片短须,却是那个曾经与马仁成争夺陂塘局的控制权,被刘成插手杀了十几个手下的鄜州缙绅:“在大人面前如何敢称‘爷’,都是乡下人那里乱叫的。“

  “有财?“刘成冷哼了一声,一时间却还拿不住这厮的来意,虽说以他现在的官职,赵老三这样区区一个乡绅已经不再放在他眼里,但毕竟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样又是磕头又是作揖的,刘成也不好做的太过分:”那我要怎么称呼你?赵老爷。赵老三,还是赵有财?“

  “当不起,当不起!”赵有财脑袋摇的和拨浪鼓一般,谀笑道:“有财是小人的大号,家中行三,大人叫有财也好,叫老三也好,都随您的意。”

  看到对方这般服软,刘成不由得笑了起来:“那好,赵老三你今天来我这儿干嘛?莫不是为了过去的事情跑来向我赔礼来了?”

  “那倒不是!”赵有财笑道:“小人先前眼拙。不识得真英雄,于大人多有得罪之处。但大人是何等胸怀,何等气度,又岂会与小人这等蝼蚁一般见识?绝不会。绝对不会!”

  “那你来我这儿作甚?”刘成见对方这等做派,倒有几分疑惑起来,问道:“莫不是陂塘局那儿又生出什么事端来?”

  “没有,没有!”赵有财赶忙连连摇头:“自从上次您在局子里大显神威,还有哪个不开眼的敢出来造次?眼下里局子里都是马世侄一个人说的算,小人都已经好几个月没有登过那陂塘局的门了。”他唯恐刘成再生出什么疑心。指天发誓道:“大人,小人这辈子若是再去沾半点陂塘局的事情,便生子为贼,生女为娼!”

  赵有财发下这等毒誓来,刘成倒也有几分不好意思起来,强笑道:“你也是那陂塘局的帮办,便是去走动走动也是应有之事,何必发下这等毒誓来。“

  “大人,我是真心不再去碰那陂塘局的事情了!”赵有财肃容道:“我这次来朝邑求见您,就是想要和那马世侄一般,在大人马前奔走的!”

  “与马仁成一般在我马前奔走?”刘成闻言一愣,若不是不方便他几乎向找个镜子照照,莫不是自己什么时候有了主角模板,霸气侧漏便能收到一群小弟纳头就拜。那赵有财见刘成不信,便赶忙解释起来。原来自从他那次在刘成手下吃了亏,反倒醒悟过来自己眼拙,不知世事变化。他本想那时便投到刘成手下,但看到刘成在鄜州的大小事情都已经被马家父子和吕知州包圆了,他赵有财又不甘心屈居人下,便只好等待时机。后来他看到刘成出兵袭击贺人龙后,移镇朝邑,又开始将工厂搬离鄜州,别人都觉得刘成失去了杨鹤的庇护,已经大势已去蠢蠢欲动,而他却觉得这正是千载难逢的良机。

  “大人,您要在这朝邑大展拳脚,有所作为,定然有许多必须做而又不好自己动手做的事情。小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自问不比那马仁成差,还请大人念在小人一边赤诚之心,将小人收在麾下!”

  刘成听到这里,也不由得暗自感慨这赵老三的用心良苦,无论是看出了时势想要卖身投靠还是为了报仇忍辱负重屈身事仇,这心性、这脸皮、这眼光都不是一般人能有的。谁说没有人才了,世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呀,这赵有财要是用得好,又何尝不是一个千里马呢?

  “赵有财!“刘成沉吟了一会说:”既然你不念旧仇前来投奔,我自然也不会把过去那些事情放在心上。只要你在我手下实心办事,我将来自然也会给你一个交代。“

  “多谢大人!“赵有财闻言大喜,跪下磕了两个头站起身来:”小人虽然没有什么本事,但宗族中也有百多个壮丁,家中也薄有钱粮,大人若有所需,尽管开口!“

  “那暂时倒是用不上!“刘成被赵有财的殷勤弄得有些狼狈:”我手上倒是有一件事情需要你来做。“

  “大人请吩咐!“

  刘成便将自己打算修建战船与浮桥的事情透露了一部分给赵有财:“工匠、苦力什么的我手下倒是不缺,但却没有船匠,你明日便带人在四下看看,招募一批船匠来。”

  “大人何须这等麻烦?”赵有财听道这里不由得一愣,笑道:“您手下有兵,又有总督大人的军令,只需将渡口一封,看到哪条船何用钉封了便是,要不和买也行,岂不比自己造船省事多了?”

  “钉封?和买?”刘成一下子被赵有财的这两个新名词给弄糊涂了,赵有财见状赶忙解释起来,原来钉封便是在战争时期,官府以各种理由强行将民间船只征为己用,而和买本是双方两厢情愿公平交易的意思,但唐宋之后代指官府向民间采购物资之意,一开始还是比较公平的价格,到了后来干脆是只给市价几分之一的钱帛,甚至干脆不给钱财直接强征。白居易的名诗《卖炭翁》中描述的便是宫中使者强行和买民间的木炭的情景。像刘成这类情况,当时官府十有**都是强行和买或者钉封船只的。

  听了赵有财的一番解释,刘成不禁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新手下办事不可谓不得力,但好像方向有些错误。于是刘成不得不废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让对方弄明白自己是打算用钱购买或者自己制造船舶,而非用这种近乎抢劫的办法达到自己的目的。虽然赵有财最后还是表示将依照刘成的命令行事,但从他有些不以为然的神色来看,他应该是认为刘成有些迂腐了。(未完待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