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丹皇武帝 > 第42章 退路
  罗一笑送走三皇子后,急忙从暗匣里掏出了十只空间戒指,依次带在双手十指上,然后从顶楼开始,逐一开始收拾东西。

  各楼层的镇守都被他挥退,到天华殿外面警戒。

  他知道自己这次离开了,短时间里回不来了。

  如果血狱盯住了这里,也会强行霸占。

  能带走的都要带走。

  这可是他二十年的心血,绝不能便宜了姜王府。

  然而……

  当罗一笑从顶楼一路扫荡到三楼的时候,心头一阵狂跳。

  这里的火烛熄灭了大半,只剩下寥寥几支,摇曳着微弱的光芒。

  宽敞的厅堂里,或蹲或站的分散着三十多道身影,披着腥红的血衣,带着惨白的面具,手里的镰刀正缓缓抬起。

  “各位,来错地方了吧。”

  罗一笑嘴角抽搐了几下,勉强露出笑容。他又竖起耳朵听了听外面,非常的安静,难道……守卫们都被处理了?

  “三皇子在哪?”

  一道声音在他身后突兀的响起,接着冰冷的镰刀挂在了他肥硕的脖子上,森森寒气直透皮肉。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罗一笑艰难咽口唾沫。

  “他,藏哪了。”

  镰刀缓缓拉紧,轻易的割破了皮肉,鲜血缓缓流淌。

  罗一笑深提一口气,恢复了镇定。

  “我是天华会在白虎城的负责人!”

  “天华会什么地位,你们很清楚。”

  “我要见姜洪武!”

  “立刻……”

  噗嗤!!

  镰刀猛地上提,刹那斩首。

  罗一笑肥胖的脑袋重重落在地上,脸上还保持着那份镇定和骄傲,只是瞳孔渐渐没了色彩。

  第二天,天华殿歇业整顿!

  三皇子得到消息,立刻绝了要见姜洪武的念头。

  但也不敢轻易露面。

  外面潜伏的沧州武院和王府强者们焦急又不安,却也不敢冒险硬闯白虎城。

  一直到了十天后,白虎城里防御稍稍放松,重新开放,女婢才带着精心伪装的三皇子逃出白虎城,跟外面等待的王府武院强者会合,暂时到沧州武院落脚。

  重新商量着对策。

  姜毅没有理会外面发生的事,沉浸在闭关里,昼夜不停的苦修。

  在距离比武只剩两天的时候,终于把七重天的境界顶到了八重天。

  古灯和残刀起到了很好地辅助作用,但关键还是那十八颗兽元。

  “我的龙元呢?”

  姜毅正准备拿出龙元,吸收一点,刺激一下气海里的火鸟。

  但意识扫遍了青铜小塔,却不见了龙元。

  “不可能啊。”

  “我没用龙元。”

  “明明就在里面的。”

  姜毅着急了,之前一直都舍不得用,准备留到将来冲击灵元境。

  “咦?”

  姜毅的意识停在了小塔的角落里,一颗蛇蛋正散发着耀眼的光芒,还蒸腾着浓烈的妖气,驱散着角落里的迷雾。

  这是当初从深洞里带回来的那颗蛇蛋,一直在等着孵化。

  然后……

  龙元好像也放到那附近了。

  “我的龙元啊!”

  姜毅差点破口大骂,蛇蛋吸收了他的龙元?

  蛇还能吞龙?

  你特么不怕撑爆了!

  姜毅立刻把蛇蛋取出来,气恼更肉疼,恨不得一巴掌拍碎了它。

  “吼……”

  蛇蛋里回荡着低沉的嘶啸声,浓烈的妖气伴在周围凝聚成了一个夸张的轮廓,像是条蛇,却展开了宽大的肉翼。

  姜毅从里面感受到了强大的生命力,也感受到了一股强烈的煞气。

  这里面的东西又是被青铜塔照耀,又是吸收母兽玉珠,现在还吞了龙元,会变成一个什么怪物?

  姜毅犹豫再三,还是呼了口气,摇着头把蛇蛋放回了青铜小塔。

  算了,都这样了,留着孵化吧。

  但愿能出来个惊喜。

  “准备好了?”

  姜洪武和姜婉儿已经在等着姜毅了。

  “八重天的境界,八年的猎杀经验,我不比把白华差。”

  姜毅对自己很有信心,更对此去沧州武院充满了期待。

  姜洪武交给姜毅一个锦盒:“这是一颗血魄丹,收好了。如果出现意外,这颗丹药可保住性命。我很愿意看到你替婉儿报仇,但绝不能允许你再有任何意外。”

  “父亲,等我们好消息吧。”

  “我不会让您失望的。”

  姜毅收下锦盒,带着乔装打扮好的姜婉儿离开了姜王府。

  “沧溟,不管发生什么意外,确保他们兄妹安全回来。”

  “城里局面还算稳定,给我把血狱全部带上。”

  “谁敢对他们兄妹伸黑手,给我剁了。”

  姜洪武对房间里的阴影吩咐。

  毅儿年纪还小,想展现勇气胆魄,他应该鼓励,但也要做好保护。

  如果姜洪阳他们忍不住要抓姜毅,正好,血狱可以直接处理掉。

  “王爷放心,不怕他们出手,就怕他们不出手!”

  “不过王爷,北疆军营那里还没有回应。”

  “我们是时候考虑退路了。”

  阴影里走出一位消瘦的男子,披着血衣,带着面具,由内而外的散发着冷气。

  “一个都没有?”姜洪武微微皱眉。

  “二十天了,他们没有回应,以后应该也不会有回应了。”

  早在二十天前,他们受王爷之命秘密联系了曾经归属于姜王府的北疆三十六处军营关隘。

  希望他们能联名上表皇室,以沧州百姓为重,不要插手白虎关。

  以此制衡三皇子。

  结果二十天过去了,三十六处军营关隘竟然集体沉默。

  不是他们放弃了姜王府,就是得到了皇室的密令。

  不管前者还是后者,都意味着姜王府危险了。

  “我姜洪武镇守白虎关二十年,无愧沧州,也不负先祖教诲。”

  “如果皇室执意杀我姜洪武,我们也不能坐以待毙。”

  姜洪武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沧溟微微低头:“血狱,誓死追随家主。”

  姜毅和姜婉儿没有通知任何人,只想秘密离开,可刚走出城区,还是碰到了熟人。

  “燕姑娘,好久不见,这是要去哪?”

  姜毅从燕轻舞身边走过去,随便打了个招呼。

  “你什么境界了?”

  燕轻舞一阵气恼,她前后消失了四十多天,这家伙竟然都没问一句她去哪了?

  “还不到九重天。”

  “我还是那句话,擂台挑战不比森林,你无处借力,需要实打实的硬拼。你既然境界不够,我替你出战。”

  “我有把握。”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死了,不可惜,你死了,姜王府承受不起。你明白我的意思。”

  燕轻舞严肃的提醒着姜毅。

  “我没那么容易死的。”

  “轻舞姐姐,你是在关心毅哥哥吗?”

  姜婉儿忽然笑语,她能死,但哥哥不能死?

  感情都这么深了吗?

  “谁关心他,我是关心姜王府。”

  燕轻舞轻哼,别人不知道姜毅的灵纹,她却很清楚。

  如果死在擂台上,对姜王府乃至白虎关来说,都是巨大的损失。

  “姜毅,婉儿,我还有事通知你们。”

  “别这么严肃嘛。”

  “我希望你们能加入金阳宫。”

  “为什么?”

  “你们如果能成为上宫弟子,金阳宫就会倾力的保住你们。以金阳宫在北疆的地位,就算皇室都要给几分薄面。”

  燕轻舞很清楚白虎城里的局势,现在只是暂时安定而已,随时可能会有更大的风暴。

  如果姜王府真有遭遇剧变的那一天,她希望能给姜毅和婉儿找个退路。

  如果金阳宫能够因为姜毅和婉儿而跟姜王府结成联盟,那就更好了。

  姜婉儿摇头道:“轻舞姐姐,以姜王府现在的局势,金阳宫是不会接受我们的。”

  “我师尊已经在来的路上,接不接受由她自己决定。”

  燕轻舞没有直接提圣灵纹,只是保证师尊不会失望。

  她相信师尊在看到姜毅的圣灵纹的那一刻,定会不遗余力的把他带回金阳宫。

  姜毅想了想,没接受,但也没直接拒绝。“轻舞姑娘有心了。你是要一起去沧州武院吗?”

  “当然要一起去。不过有个条件,从这里到沧州武院要一天一夜,路上很可能有危险,到那里也会有人挑衅,答应我,从现在开始,一切事情都我来应付,你不要暴露实力。”

  姜毅笑语:“燕姑娘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要是不天天冷着脸,就更好了。”

  “嗯嗯嗯。”

  姜婉儿用力点着头,对燕轻舞挤个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