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纯阳剑尊 > 章千零八零 入正一道
  凌冲道:“就算如此,也请师伯传授些心得妙法罢!”贺百川笑道:“那有何不可!”将九火照天炉之妙用以及这些年自家一点心得尽数说了,末了道:“你师傅真是麻烦,还要你护送九火照天炉去正一道作甚!若是路上有何差池,放走了老魔,岂不得不偿失!”

  凌冲苦笑一声,拜别贺百川,出了离火殿,又往掌教大殿中谒见郭纯阳,依照贺百川所授法诀一指,九火照天炉应手而起,越来越小,收入他袖中去了。

  郭纯阳道:“此行还需小心谨慎,随机应变!”凌冲躬身称是,正说之间,师徒二人同时转头望向雁门关之地,只觉一道通天魔气生出,尚在不断扩散之中。

  郭纯阳看了几眼,冷笑不语,凌冲忧心忡忡,有心问询,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出了太象五元宫,纵起剑光直扑中原之地。数日之后,已来至雁门关之地。

  但见方圆十万里之内尽是魔气肆虐,其中又有无数尸魔、僵尸、行尸走肉,相互厮杀吞噬不绝,竟已有数头脱劫级数的尸魔诞生,甚至有一头尸魔背生双翅,翼展之间,掀动魔气,四下乱飞,耀武扬威之极。

  凌冲看罢,摇了摇头,自语道:“真是人间地狱!阳世的魔国!天尸教主这般肆无忌惮,不怕报应么?”这片魔地吞噬了百万人口性命精气,连雁门关这等千年雄关也被一朝击溃,不复存在。这等上干天和之举,必有报应临头!

  一道魔气自地下穿出,正是阴神之身,接口道:“魔道逆天而行,哪管甚么报应劫数!”凌冲阳神将手一挥,一道魔光裹着伽薄鬼祖尸身飞出洞虚真界,阴神将手一指,将魔躯收入噬魂幡中,略一用噬魂真气祭炼,微微喜道:“不愧是玄阴魔躯,有无穷妙用!”

  阳神道:“当年得了薛蟒一具旱魃之身,可惜彼时道行不够,驾驭不得,如今又得了魔祖魔躯,以你脱劫级数的修为,能将此物运使精妙么?”

  阴神道:“魔躯被师傅用祖师神剑断绝一切生机,内中尚有极处创伤,须用噬魂真气温养些时日,就便祭炼,若是我修成待诏,得了一道先天魔气,便能勉强驱动这尊魔躯!”

  阳神道:“师傅赐下魔躯时,千叮万嘱,不可轻易显露人前,免得被人捉住马脚!”阴神道:“我自省得!”阴神阳神一问一答,宛如两人,实则一体。

  晦明童子钻了出来,指着魔地叫道:“里面的魔气我也能炼化了收归己用,我等且去盗取一些如何?”阴神摇头道:“不可!天尸教主尚未离去,天欲教主殷九风亦在此处闭关,稍有异动,只怕打草惊蛇,我等还是快些赶往正一道来得妥当。”

  阳神道:“既然如此,那便立时起程!”阴神点头,化为流光钻入洞虚真界之中,静坐下来,安心祭炼魔躯。伽薄鬼祖元灵被斩,连带魔躯亦有残破之处,还用魔气重新炼过,方能应用。

  不过魔躯是玄阴级数,要祭炼还原,非是一日苦功能及,最好还是回到冥狱之中,借无尽冥气魔气祭炼的好。阴神不过先用噬魂魔念探查魔躯伤势如何,就便探索伽薄鬼祖修行之秘。

  每一尊以肉躯成道之辈,其肉躯皆是无上宝库,若是细心揣摩,不难从中悟出直指长生的玄妙法诀。但哪位老祖肯让他人研究自家的肉躯?唯有死去的老祖,才有这等好事。

  阴神在太乙飞星符阵中打坐,摸索魔躯之事非是一日之功,一面用心祭炼,一面修炼噬魂劫法,修补道行。七情魔念连番被斩,杂念一去,正念反倒清明起来,修炼正是事半功倍。

  凌冲阳神以剑遁飞遁,数日之后已来至正一道山前。正一道总坛位于正一山中,离大明京师尚有数万里之遥。正一山位于一条巨大龙脉起兴之地,亦即是龙首之处,汇聚八方灵气,传闻正一道初代祖师曾于山中炼制长生丹药,丹成之时,天地元气结成龙虎之形,蔚为壮观。

  龙虎者,在玄门道家中乃是神物,又可代指气血之物,极受玄门修士看重。正一祖师炼成神丹,服食之后便即飞升,留下一脉道统,由其门下弟子发扬光大。

  正一道与楞伽寺一般,号称玄门正宗,历代受朝廷册封礼遇,门中所传符法、剑术,尽皆冠绝玄门,只是其后先有太清门立派,又有清虚道宗崛起,遮掩了其光华罢了。

  正一山中幽静非常,号为人间洞天福地,有三十六处绝景,七十二处佳地,令人流连忘返。不过凌冲乃是得道之士,又有要是在身,不曾贪恋一眼,越过一座白玉牌楼,径自上山。

  越过白玉牌楼,便是一座巍峨宝殿矗立,其后有无数宫室绵延而上,皆是依山势修筑,就近采取山中木料,古色古香,隔着极远似也能闻到清新的檀香之味。

  凌冲在半山腰按落剑光,自有正一弟子瞧见,知是同道练气士来访,便有两位青衣道士迎了上来,凌冲抢先开口道:“烦劳两位师兄通秉,就说太玄派凌冲,求见张掌教!”

  那两位青衣道士面色惊异之色,年岁较大的一个忙打稽首道:“原来是太玄派凌师叔驾到,我二人乃沈朝阳沈师座下弟子,常听师傅念叨师叔大名,两位老祖前些时日回山时更曾吩咐,若是师叔到此,不须通秉,径请入正一宫便是。”

  当下二人为凌冲引路,穿过层层宝殿,直上正一山金顶。山巅之上立有一座正一宫,乃是正一祖师当年清修之地,凌冲入得宫中,就见张随真大笑而来,说道:“郭掌教真是信人!一月方至,果然你就来了!”

  凌冲稽首施礼,问道:“不知张掌教现在何处?”张随真道:“大兄受伤不轻,虽有你的先天灵根吊命,还须苦修静养,如今正在山腹密室之中,借龙虎丹鼎丹气气机,调理阴阳。九火照天炉可带来了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