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穿越到大秦的武器大亨 > 4690铁锹引发的冲突
  很多时候,犹豫才是最大的伤害,图普利不希望局势变得极为的有利。这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想控制在自己的预期范围之内,这样的话,他的局势才能变得有利的多。这是他想的结果,可问题是,很多时候,很多事情都是超过他本人的预期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很多事情都会变得难以控制,最后形成最大的灾难,等到灾难降临的时候,就会变得极为的难以控制,这就是他们当前处于的一个态势当中,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很多事情,时间上依然会超过他自己的预期,让自己的情况变得难以控制起来。

  韩国,新郑,最高统帅部。

  “王上,波斯的战争比我们预想的还要早。这可能是一场大规模的混战的开始。”张良看到这样的消息的时候,他是这样说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样说,这只是一种感觉,因为面对安息这样一个狼子野心的国家,他们的很多情况远远不如他们状况展开的有利。

  “这点我也清楚,不过,波斯方面还是希望能够停止战争,不要扩大战争,他们还没有完全准备好,他们计划。只要安息人停止在他们的第一道或者是第二道防线的位置上,他们进行谈判就可以了。至于其他的事情,他们还是不认为不要扩大的好,毕竟,这对他们来说,没有太多的好处。”韩淑这样说到。

  实际上,对于这样的一个结果,韩淑也不是很满意,她本人都认为,波斯方面实在是太过于软弱了。但波斯政府就是这样一个意思,在他们看来,这已经是他们最好的一个结果了。面对这样的一种状况,他们也不知道意思继续持续下去了。所以,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是非常的多的。

  “嗯,只是我担心,这样一个基本的条件,恐怕都无法完成。”张良这样说到。

  “不管怎么样,我们要给他们争取一些时间,毕竟,没有这样多的时间,其他的事情还是很难完成的,这对我们的考验也是很大的,面对这样一些压力,我们的事情依然处于一种不利的态势当中。”韩淑这样说到。韩淑很快就抓住了一个重点,那就是,他们需要争取时间,更多的时间,只有争取更多的时间,他们才能把很多其他的事情才能完成,这就是他们需要做的一个结果,在这样的一个结果上,他们需要做的事情还是非常的多的。

  “这点,我本人是同意的。”张良点头说到,看来,局势只能是如此了。波斯的战争来的太快。他有一种感觉,安息人绝对不会这样轻松的说是占领一些防线这样简单,至于冲突升级到战争的状态的借口,理由,以及原因,张良反而不关心了。因为不管有什么样的借口。反正开战是肯定的了。

  国防部。

  “一把该死的铁锹。真是有意思。”国防部长这样说到。他对这件事情的态度是觉得非常的可笑,安息人和波斯人发生矛盾的理由是,波斯人指责安息人偷走了他们一把铁锹,他们辱骂对方是小偷,然后发生口角。口角发生到了动手的状态,有不知道这场冲突是真的和铁锹有关系,还是无意之间,一名安息加盟军士兵被铁锹打中,吃了大亏,然后他们反击,接着对方的一个火力点开始扫射,他们吃了大亏,战斗迅速的升级起来。这可真是一把铁锹引发的血战了。不过对于这样的原因,很多人是不会关注的,他们关注的是,如何结束,或者是,今后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这才是他们最关心的地方,其他的,都只是一个乐子而已。

  “部长先生,从现在看来,他们似乎不愿意扩大这样的一个战果,甚至是,在很多地方,他们都不愿意扩大这样一些事情上来,这就对我们形成了很大的不利状况,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的发展速度就会遭受到很大的搓着,甚至是,一大堆的不利状况形成不妙的状况。”一名军事顾问这样说到。

  “这样的情况我也清楚,波斯人不愿意打,但这不是他们不愿意就不愿意的事情,关键还是看安息人,如果安息人的进攻犀利,他们一下子打开缺口的话,就会彻底的崩溃。这种局势,我们也帮不上多少忙,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看着他们自己发起这样的进攻了。这对我们来说,反而是一件好事情,至于其他的,我们就不清楚了。”国防部长这样说到。显然对于安息人的进攻,韩国方面做的准备严重不足。而波斯人也意识到了这样一点,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不愿意开战,开战的话,他们的情况就会处于完全不利的态势当中。

  这会让他们损失极为惨重的。这绝对把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战争有的时候,就是这样不可避免的发生,以及改变的。

  秦国,咸阳,丞相府。

  “哦。知道了。不就是安息人自己发起了进攻,这没有什么。等到事情发展到了我们难以控制的地步上来的时候,我们再做这样的一个打算。明白吗?”李斯竟然这样说到。

  “这。好了。我明白你们是怎么想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是不是有一些不利。这和我们没有关心,他们打的越是厉害,对我们反而越有利。告诉我们的银行,我们会给他们送上一份大礼的,安息人如果打的很大的话,可能他们就会变得极为有利了。”李斯说完就继续埋头工作了。他要处理的事情非常的多,比如,一些污染企业的管理,这引起了秦王的注意,矿产资源的开发,以及能源上的需求等等,秦国到现在依然需要从赵国进口大量的电力,尽管电力一度达到平衡,但是一旦饱和开工的话,就会失去平衡,秦国依然需要很多发电设施。李斯需要处理的就是这样一些事情,对于安息人的事情,他认为,这是小事。小事而已。

  助理只是记录下来,既然是小事,自然而然就是小事了。至于其他的,他反而认为事情不会太有严重的。这就是当前他们的状况,至于其他的,这不是他们考虑的情况。

  安息大使馆内。李灵通已经被任命为安息特使。上面还会给他派遣一个副手来这里,据说是告诉他国内一些重要决策的。不过通过电报,他已经知道了是一些什么样的内容。

  “该死。这些军人根本不顾及是什么后果,直接开战,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我们的损失就会变得极为的疯狂,甚至是更多,这样的一种状况,他们能够负责起来吗?简直就是开玩笑的事情。”李灵通这样骂道。对于开战这样一件事情,他个人是要有计划,最起码要通知在某一条战线内,但军人的胆子就是太大了。他们根本不会顾及国内的财政状况,以及他们自身的因素来决定战争的决策。这对他们来说,这就是他们最不愿意看到的一个结果。

  “战争的情况往往比我们想的要疯狂的多。”李灵通这样说到。

  “大使先生,我们该怎么办?”助理这样问道。

  “我们还能怎么办?唯一的办法就是筹措更多的资金,如何筹措这样多的资金,是一个麻烦,**烦。看来我们必须联系一下秦国银行了。如果我们能够得到他们的支持的话,我们的事情就会顺利的多,但如果不能做到这样一点上来的话,结果就会变得更加的困难。这对我们来说,是一个巨大的灾难。”李灵通这样说到。

  诚然,战争的情况远远比他们想的还要疯狂的多。

  对于安息军人的决策,他也不好提出更多的反对,他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筹集更多的军费,希望那些该死的军人能够考虑到,如果他们没有充足的军费是不会支持他们进行更多的战争的,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他们想要发展更多的状况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希望对方能够明白这样一种状况。至于其他的,他已经不太该奢望了。

  波斯,北方前线。重炮轰击终于停止了。

  波斯加盟军和一部安息人发动了进攻。

  “呸。呸。”国民军第四十七军,五百八十七步兵团,团副田文从坑道当中爬起来,他感觉浑身就好像被拆散的感觉一样。很难受,不过他自己检查来一下自己的零部件,还好,除了差点被活埋之外,其他的地方都还很好。这是极为有利的一点,这样的一种情况对他来说,这是最有利的一种情况。

  “呸,呸。有活的没有。”田文大声的喊道。他的军服极为的肮脏,打仗,就是这样,即便是笔挺的军装,经过剧烈的炮火,也会变得破败不堪。看看周围的情况,情况非常的惨烈。他的指挥所被彻底的打掉了。

  “团长,团长。”田文看到他们的指挥部被炸掉了一个大坑。一些电台的零部件也被散落在地上,天线被炸的很远。一些黑色的液体,混合的泥土。看看那些情况都知道是什么。炮弹直接命中他们的团部。团长也在里面,他负责去前线督查修建防御工事,结果,他准备返回来的时候,就遇到重炮轰击了。然后他被炮弹掀翻在地。可现在看看团部,他们的团部一下子被打掉了。

  “二营长?”田文大声的喊道。阵地上**静了。这让他感到很是着急,他从来没有这样惶恐不安过,他们是一个杂牌图。从番号上来看就知道,在修建防御工事之前,他们还只是一个名义上的民兵团。这个团的编制上是两千五百人,但实际在补充兵员前,只有不到五百人,然后补充一次,勉强达到了一千五百人,全团只有五百多条士兵使用的武器,其他的都是一些杂牌货。他们只是负责修建防御工事,结果,他们遇到了战斗。

  “长官,长官。”一名老兵爬出来这样说到。看来对方也是受伤了。嘴角还有血。

  “还有没有人?”田文这样问道。老兵说不出来话来。

  估计是感到炮停了,这时候,坑道那边过来一名中尉。

  “长官。团部?”中尉看了看团部一下子吓傻了。他也没有想到,竟然遇到这样一种状况,这对他们的打击太大了。

  “我,我就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了。你们连,你们营的情况如何?”田文这样问道。实际上,他这个中校副团长是买来了。也就是花费了不到两万波斯币吧。他觉得自己还是找见了一个发财的门路,但现在看来,这简直就是地狱。

  “长官,我们营只有不到五十人了。”中尉这时候跑过来这样说到。

  “我们,我们撤退吗?”中尉这样问道。

  “为什么只有这点人了?”田文这样问道。

  “重炮。重炮太可怕了。一炮下去,一个步兵连就没有了。”中尉这样报告到。田文听到这里惊呆了。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一炮下去,一个步兵连就没有了。

  “我们都躲避在钢筋水泥工事内,一炮下去,就把工事给砸中了。我应该距离比较远,幸免于难。可一个连,一下子就没有了。其他步兵连的情况大部分都是这样,一个排,一个班的被打掉。我们的工事根本一点作用也不起,根本没法抵挡对方的猛烈的进攻,这对我们来说,这就是最糟糕的状况,这非常的,疯狂。”中尉这样说到。

  田文听到这里,感到十分的震惊,他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甚至觉得,不应该是这样一个结果,他们的工事修建的很好的。可,可为什么,用什么理由来解释,被炸死的弟兄们。他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了。反正战争很惨烈。太惨烈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