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四中文 > 宠物魔术师 >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斗过后的舒缓及当年缘由

第三百七十二章 战斗过后的舒缓及当年缘由

  “小帆,你这是……”

  王翦震惊的看着王一帆贴在自己身上的手,只不过是短短的十来分钟,他就已感觉全身的精气神都回来了。没有了疲劳,没有了刚才那种油尽灯枯的感觉。

  王翦用力的握着拳头,他能感觉到,现在就是一座山在眼前,他都能一拳将它给打穿了。他细细的感受着这股力量,这股澎湃的力量。

  只有在最需要的时候,才能感觉到它的万分珍贵。王翦发现自己身上的力量,还有罡气都比以前精纯多了。如果在之前他一拳打出去的罡气能达到二米,现在能差不多达到二点五了。

  每一个练武之人,特别是达到宗师级别的武者,对于自身的变化尤为之敏感。王翦自信不会弄错。只不过是一天的时间,他就已感觉受到了自己的实力有了两次的突破。

  以王一帆的本事,他本来只需要一分钟,就可以令父亲的身体恢复原来的状态,还能有些精进。只是恢复他的体力,并不需要多少的生命能量就可以解决。

  他不知道现在父亲的境界是什么,不想随意的增加生命能量,强大父亲的生命基因。对父亲这种世间一等一的强者而言,这是打破他身体原来的平衡。

  修为到了一定程度,冒然乱来,反有可能是好心帮倒忙。只有等父亲自己体会这种生命能量的注入对他有没有影响,只有他自己的感觉才是对的。

  他现在不想去理会,加上时间与地点都不恰巧。

  “爸,这是我的一个能力。其实,我在学校的时候,得了一次奇遇。上次回家的时候。我不是让你在家里种那种松露么,那也是我得到这种奇遇后的一个小小的,小小的一点作用。来,你听我跟你说,对了,我还是先带你到一个地方吧。要是跟你说的话。没有一段时间,可不能说清楚,得要找一个安全的地方。”

  本来王一帆不想那么快将生物创造仪的事情说出来。知道是一定要让父亲知道的,如果父亲是一个普通人,那倒不需要让他担心。

  可明显的,父亲王翦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个人实力甩开自己有三条街那么远的一个大宗师。他见过的世面,知道许多东西。

  让他知道,不会有任何的不妥。连秦冰她们三个都可以知道。身为一个强者的父亲又怎么让他不知道呢。

  在王翦吃惊的表情中,王一帆将所有的蜂鸟,还有青蝠收了起来,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两样动物原来也是儿子派来的。要不是儿子早些派它们过来,他有可能将会早上那么几秒钟给那些无情的机械战士给干掉了。

  一想起机械战士,他往还在那里撒着欢的板齿犀那儿看去。十多分钟了。不知道那些机械战士现在如何了。

  王一帆无言一笑,那些机械战士。早就给这十多只板齿犀给玩残了。按照有生命而言,它们此时早已命归地府。

  身体给撞得破烂不堪,断手缺腿,各种零件,掉了一地,早就被这些重大二十多吨的大家伙给踩得不成样子。

  王一帆对板齿犀挥挥手。将它们收进了宠物空间。

  这比刚才更令王翦感到震惊,只因板齿犀体形太大,只一瞬间,它们就消失。让王翦再次对自己这个儿子在学校所说的那个奇遇拥有了巨大的好奇,到底是什么东西。有着这么般的神奇。

  难道他得了什么仙家宝贝不成了?

  “爸,咱们也进去了。不用紧张,闭上眼睛就可以了,第一次多少会有些不适。不过,像您这样的大宗师,倒无所谓。”王一帆笑的对父亲道,然后轻轻的拉着王翦的手。

  “嗖”

  王翦还没有反应过来,他突然觉得时空一下子转换了。刚才还是在一处充满了杀机与鲜血的战场,而现在,却到了一处景色迷人的草地上。

  草地的前面有着一条只有三四米宽,清澈的河流,一直流向不远处的一个小湖泊中。在身后,则是一个小缓坡,坡顶是一排的树,在树后面,则是一套类似于四合院的乡下土屋。

  天空中并没有猛烈的太阳,只有微微的风,整个气候像机了中秋时分的干爽。他还看到,在这一大片草地上,还有许多的动物,它们看到自己这边,有些很兴奋的跑过来,有些看往这边,欲行又止,似乎想过来又不敢过来。

  王翦并不知道,这些想过来又不敢过来的宠物,真是王一帆平时比较少用到的宠物,也比较少与它们交流。不像鬼面獒蚩尤,比特犬海明威,鲨鱼犬史提芬等一众的宠物那样的多受他关注。

  所以,这些宠物,害怕过去会受到主人的责骂。

  在这个草原上的宠物,多数是以犬科类的宠物所生活的地方。他将每一种类形的宠物都安排在不同的地方,反正这个宠物空间,由系统智脑帮他管理,他放心得很。

  王翦有些不明白,王一帆自然明白得很。他不由拍一下自己的脑袋,平时没有时间来陪这些宠物好好的交流一下,这些可不是那些蜂鸟,杀人蚁等小动物,它们的情感世界基本没有,不像这些犬科动物那样,很需要主人陪在一起玩耍。

  他向这些宠物招了招手,顿时数十头宠物兴高兴烈的往这边撒着欢跑来。王翦这个时候已惊呆了。

  这是一什么地方,怎么会这么的祥和,这里又是那里,是属于谁的。真的是仙家宝贝么,这是仙神的洞天福地?

  尽管王翦以前在龙之魂执行过各种各样的任务,见过各种类似的事情。可却从来没有见识过如此神奇的世界。当初秦冰她来到这个系统空间时,和王翦并没有两样。

  在这个宠物空间中,王一帆就相当于是这一方空间的神,他随手一招。弄来了一桌子。然后在上面摆上了茶水与点心,他知道父亲作战良久,尽管他帮他恢复了体力。可身体早就饿坏与渴了。

  “爸,你坐下,喝杯茶,吃一点东西,我慢慢与你说说。我会告诉你,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可以进来,又怎么会与别的地方不同。”王一帆抱着要挤到身边的那几十头各种大狗,心情在此刻,竟是无比的舒爽。

  从民国回来后,这十来天的时间里,他就没有真正的舒心与快乐过。心里面,都在掂记着家里人。

  掂记着父亲,特别是给绑架的姐妹两个,更让他心里像是赌着一口气。压在心底,憋着慌。现在终于,他可以稍稍的释放一下了,可以让一直都绷得紧紧的精神放松放松,他就怕那天一不小时给绷断了。

  “好,你给我好好说说,我现在都给弄迷糊了,同时还感到十分的震惊。你就好好给我说说吧。我看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奇遇,才让你小子有如此底气。”王翦举手轻轻的锤了王一帆一下。

  “这得要从我在学校时说起。那还是在几个月前……”王一帆开始讲起了他得到生物创造仪的经过,除了去民国的那段穿越经历,其它的基本也都说了。

  当然,关于秦冰姐妹与蕾妮三个女人的事,他也和老爹说了。这事不说不行,等一会出去。蕾妮还在外面接应,两人的之间的那种关系,在王翦这个大宗师面前,根本就瞒不了。

  不过,他也直说了。他也给逼的。就是在史前岛那里,与奥林帕斯公司的第一次交手,在那里,他稍稍的改了一下事情的经过,说中了奥林帕斯公司带有着强烈春药的毒,然后就混过去了。

  王翦对此倒不在意,江湖好汉,多几个女人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看看现在的社会,你拥有多几个情人,不但不会招来别人的白眼,反而会让别人身来羡慕的眼神。你自己专一,并不能要求别人也专一,不能拿你的要求去衡量别人。

  只要这几个女孩子不闹,那就行。

  他还恨不得儿子给他多找几个媳妇,然后早些生一堆的孙子,让他和老伴带着玩呢。回村后,不需要再那么辛苦的种菜养猪,反正儿子现在有的是钱,只要他给老子弄来一堆孙子孙女,管他带几个媳妇回家。

  相信家里的老伴也是如此想的。

  王一帆听了老爸的话,只觉得脸上的黑线越来越多。他可没有想到,这个本来以为很难糊弄过去的事情这么容易就糊弄过去,但却又为自己打开了另一个更难的难题。

  同时,他就不明白了。自己的经历中那么多可以问的。父亲大人怎么就专门挑这个来问个不停呢。难道上了年纪的人,都是这副德性么。王一帆心里暗自的诽腹着。

  一堆的孩子?王一帆就想到了那猪仔,母猪生下了一窝小猪仔。

  “爸,你放过我吧。我才二十不到,我今年才十九,开学了才上大二好不好。想要孩子也得要几年呀,再说了,你要一堆的孩子干嘛,又不好玩。不如,你说说,你想要怎么样的宠物,我给你弄。”

  “这倒也是,你不说,我还以为你都差不多三十了。”王翦抽着烟对王一帆道,他靠着一个巨大的圣伯纳,舒服的都快呻吟出声来。

  这出海十多天来,他就没有一天是真正的睡得好,吃得好。特别是最近这几天,基本上都是在战斗中渡过。说起来,他也有三天两夜没有闭眼了,要不是凭着深厚的内家功法支撑,他早就倒下了。

  “爸,有你这样说儿子的吗?二十岁不到,就给你说成三十岁。那十年,时间都去那里了,都去那里了。”王一帆有种想要跪的感觉。

  “这是你这几个月来的经历,都可与别人一辈子差不多了。也许,别人一辈子都没有你这几个月的经历多呢。

  哎,真没有想到,你祖爷爷留下的手扎,竟引来了与他同年代的金福林的贪念。他也是的,都一百多岁的老头了,没几年好活,要那些个魔术手扎又有什么用,难道他可以学么。

  小帆。你是对的,对于这种不自尊的家伙,他就是该死,你完全不要为此有什么难过与内疚。再说了,他可是先对你下手了。

  要不是那次,你有宠物的帮忙。那一船的女孩子,还有你姐姐,妹妹将不知会怎么样。哼,青狼组织。竟敢动了我魔王的女儿一次,那你们也就不需要存在了。

  别人不知道你们的老巢在那里,我还不清楚。以前不想搭理你,是懒得理会,国家也没有给我这一方面的任务。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他们倒是成长起来了呀。

  二十年前,我会过几个青狼的头目,打得他们叫苦连天的。当时,他们还没有你所说那样嚣张,我也就放了他们一马,要不然,他们早就变成二三流的小组织了。”

  王翦用力的一握拳头,沉声说道。

  “爸。你觉不觉得这其中有着古怪呢。你也说过,奥林帕斯公司的人不知道姐姐和小妹是你的女儿。他们是冲我来。这个我信,要是他们知道的话,绝对不敢如此做。想想,这些天,他们所受的损失就知道,心里都不知道有多悔恨了。

  可是那个青狼组织。知道你的名号,可怎么还敢对我,对姐姐和小妹下手呢。在史前岛,要不是我有这个宠物系统,真的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那个时候,只怕就会真正的给送去做人体实验了。也许,他们当时不清楚,可过后,要是还不明白我就是你儿子的话,那他们的情报系统就可以安息了。我和你二十岁时分别不是很大吧?”王一帆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这个问题,他想了好久,都没有答案。

  在他看来,帝都罗家人,才是这个事件的主导者。很有可能,他是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为何要对自己一再的出手。

  从青狼组织开始,一直到奥林帕斯公司,这其中的麻烦就没有断开过。这到底是何原因,让罗家人对自己念念不忘,已达到了生死不休的地步。

  王翦听了王一帆的话,不由沉思下来,脸色也变得凝重。

  “小帆,看来有些事情得要跟你说说了。你是事情的经历者,两次都是如此。再不让你知道,让你蒙在鼓里,是对你的不公,同时也是一种危害。”

  “不知你修罗叔有没有跟你提起过,帝都罗家一文一武。武的那个,现在掌握着国家最强的特种部队,身居少将。

  呵呵,如果我没有退役的话,那个位置就是我的,并且,军衔可就不是少将,而是中将了。

  我与他,还有另外一个军人,当时是在军区中的最强三人。你们也是最好的朋友,只是后来,我与你母亲结婚,他就离开了,直接去了东北军区那边。

  我才知道,原来他也喜欢你母亲。只是当时,我和你母亲都不清楚,他也从来没有表达。当然了,那时我没有想过,他心里会那么阴暗。

  以为他的离开,是因为感情上一时受不起打击而已。也不想再面对着我,不过,我相信,我们三个还是好朋友,好兄弟。”

  王翦拿着烟,青烟随风飘起,磨糊了他的脸。他微闭着双眼,陷入到了回忆当中,想起了当年的青春时光。想起了军营里面的生活,那是一笔这一辈子都值得怀念财富。

  “那时,我们两个的修为差不多,在军区里,我的修为比他略为高一些。后来,我去了龙之魂,他在东北军那里打造他个人风格的特种部队。

  到了龙之魂后,我的实力才开始进展神速,不过,我听说那个家伙的速度也不差。当时军区里的最强三个,都分属不同的地方了。我在龙之魂,他在东北军区,另一个,则在西南军区。

  如此这样的过了好几年,我也闯下了些名头。而他的消息,却没有多少。当时也不明白为何,退隐后,我才明白,这是他故意如此。心性如此的阴森,也只有他这种人了。

  那时的我对他了解不深,直到有一年。中央要求几大军区的特种兵进行一次演习,同时让我们龙之魂来做为示范与裁判。当时,我们龙之魂确实是整个国家里面,特种作战最为强大的一个小队,虽然人数并不多,也就二三十人。

  在这次演习中,我再次遇见了他。惊呀的发现,他的实力增加了许多。这让我心里微微有些发愣,不是你老爸自夸,我的武学天赋绝对是千年一遇那种。

  那个家伙虽然也是很有学武天赋,但比起你老爸来,他还差了些。在开始的几年也许没有什么感觉,但越到了后面,就会发现,天赋才会开始展示出高低之分。

  而这个家伙当时的实力,竟然也达到了化境,我当时就大吃一惊。这怎么可能呢,以我对他的了解,他的武学天赋,最少也得要过五到八年才会到达化境,可现在就已达到。

  事情有些不对,我当时没有想太多,只是很高兴的与他打招呼,然后与他来个大大的拥抱。一抱时,我就发现了些不妥。

  我发现,他的身体微微偏凉。要是一般人,根本就难以发现,我因为对他有了疑惑,这一抱才发现,并且还发现他的眼角处有着微微的白芒一闪而逝。”(未完待续。。)

  ps:感觉依然没好呀,在这个孩童欢乐的日子里。我感冒还没有好,还要给弟兄们码字,你们说,是不是多打赏一些,多几张月票,以示鼓励,没功劳也有苦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举报后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